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 天崩,地裂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 天崩,地裂

    鸿钧走出那茅屋之后,心念微动,那紫霄宫便微微一震,直接挪移虚空,刹那间便跨越了不知多少亿万里的距离,穿过了千山万水,直接直接在那不周山顶部现身而出。

    那一座三十三层的宝塔有一人高下,跨虚而来的瞬间,激起了无穷激烈的时空波动,好似一张布帛被猛然揉成一团再将之重新展开来一般。

    这一股如此强烈的时空波动,若是在平常,怕是可能让千万丈的高峰直接粉碎崩溃,但在此时此刻,在这不周山顶部,却只是扩散出方圆三丈便无力再扩散,而是直接消退,仿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之所以如此,正是因为此时此刻这不周山顶所承受的,那从无尽星空而来的那无穷压力的作用!这种压力,并非只是针对实体物质,而是针对一切有无形的存在,其中,自然是包括时空!

    顶着这种如此惊人的压力,想要扰动时空,需要的力量自然是比起正常情况要强上不知多少倍了。

    故而,才有着此时这种,时空波动虽在平常能够覆灭千万丈的山峰,但在之力却只能扩散出三丈之外,甚至连那液化混沌元气海洋都不曾真正扰动。

    这宝塔出现之后,一转,鸿钧便从塔中走出,而那宝塔也随着渐渐缩小,最终从鸿钧的脑后被其收入体内。

    “弟子鸿钧,叩见师尊。”鸿钧离开紫霄宫之后,直接便对悬浮在这液化混沌元气海洋之上的罗帆悬空跪倒,口中称道。

    罗帆微微一笑,抬手将他虚虚一扶,便将他扶了起来,道:“不必多礼,你能在这般短的时间里面成就半步太乙,着实难得,让为师颇为欣慰。”

    鸿钧连忙道:“不敢当师尊夸奖·弟子能有今日,全靠师尊传授**精妙。”

    罗帆摇了摇头,道:“你不必谦虚,一切**都只是条件罢了·虽必不可少,却并非决定性因素,你能有今日的成就,全靠你自身的能力。”

    鸿钧听了,若有所悟。

    罗帆却再不说这个话题,他此次召唤鸿钧前来,并非是为了专门夸奖鸿钧而来·而是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让鸿钧去做,这些话自然是点过即止便好。

    因此,他摆摆手,道:“你可知此对洪荒形势为何?”

    鸿钧一听罗帆询问,连忙道:“弟子稍有猜想,却不敢确信,还望师尊指点。”

    “呵呵,些许时日不见·你倒是变得谨慎许多了。”罗帆笑道。

    “弟子不敢。”

    “也罢,此次要你到来,却非是要考校你·而是有些事情要你去做,你且听为师道来便是。”罗帆笑道,“洪荒天地此时此刻正遭遇一次天地大劫,此次大劫比起上一次天地大劫更加巨大,若是一不小心,整个洪荒天地都可能随着崩溃灭绝,但若是渡过此次大劫,无论是对洪荒天地来说,还是对能在大劫之中生存下来的生灵而言,都将有天大的好处。”

    鸿钧听得罗帆所言·不由得身躯一震,眼中透出惊叹之色。

    对于天地大劫,鸿钧可是无比了解,上一次域外天魔之劫是如何的宏大,如何的惊人,他都一一看在眼中。自然是知晓天地大劫是怎么一回事。

    天地大劫·可以说乃是整个天地的大劫!

    这种劫数,比起任何生灵突破境界所承受的劫数要强悍上不知多少亿万倍!只要一种劫数能够被冠以天地大劫的名称,便代表着亿亿亿万生灵的死亡,便代表着整个天地即将发生巨大的改变!

    上一次天地大劫,让洪荒天地之间多了十二亿九千六百万方洞天,让那洪荒天地之外无穷无尽的域外天地覆灭一空,让这天地间多了无穷异兽,让洪荒天地之间的先天神只剩下如今这么一点。这天地大劫的恐怖,可想而知。

    而此次自己师尊居然说天地大劫又再度到来,这怎能让鸿钧不感到震惊?

    罗帆见鸿钧如此神色,知晓他已是明白此次劫数到底是多么的严重,也不再形容此次劫数的后果,只是说道:“此次天地大劫乃是人妖之劫,为洪荒天地确定天地主角的劫数。却是你二师弟与六师弟之间的争端所引发,此时已是发展到了极致,完全脱离他们两人的掌控,你作为他们的师兄,却有义务为他们引起的后果善后。”

    鸿钧自然不敢多说什么他是大师兄而罗帆还是他们的师尊之类的话,只是躬身连连说是而已。

    罗帆见此,道:“要善后此事,你便在此处补天吧。”

    “补天?!”鸿钧一听,不由得惊呼出声。

    补天虽只是两个字,但所代表的意义,却是无比的惊人,与传说中的开天辟地甚至有得一拼。

    若是说自己师尊说要自己补天,鸿钧自然是不敢有任何质疑,只会敬仰罗帆,但罗帆此时要他补天,这却是瞬间击破了他这不知多少亿万年以来所形成的冷静从容,神色瞬间大变起来。

    罗帆笑了笑,道:“正是补天,此次无尽星空与洪荒天地之间刂的屏障将要破灭,无穷星辰即将坠落洪荒,若是不将这屏障补全,待得无穷星辰完全坠落之后,便将有无穷混沌涌入洪荒天地,从而将洪荒天地完全覆灭,让洪荒重归混沌。因此,补天之事,无比重要,稍有不慎,便要覆灭洪荒,你切要认真仔细。”

    鸿钧一听,更是着急,连忙道:“弟子不是不愿,只是弟子此时方是半步太乙,如何有补天之能?!还望师尊明鉴。”

    罗帆笑道:“你放心便是,为师既敢让你补天,自然便会让你有补天之能,何须担忧?”

    鸿钧一听罗帆此言,心中虽依然有些犹疑,但却只能躬身应是了事。

    罗帆间鸿钧的样子,知晓鸿钧并不十分自信,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道:“你且过来,星辰便要坠落了。”

    说着·在他们头顶有着一声惊天的霹雳声响忽的震天爆响。

    这霹雳声响是如此惊人,刹那间传遍了大半个洪荒天地,让大半个洪荒天地的一切生灵都瞬间生出一种天破了的奇异感觉。

    在那霹雳声响响起的同时,那一个好似虚影一般的巨大洞穴似乎破开了虚无与真实之间的间隔·直接从虚影一般的存在形式转化为完全真实的存在方式,显得无比的真实。

    同时,更有着无穷无尽的破灭力量从那洞穴之中蜂拥而出,如同亿万接天连地的瀑布联合在一处从那洞穴之中直冲而出一般!

    鸿钧见此,哪里还敢迟疑,身形一跨,便直接来到罗帆身边。

    当其接近罗帆身边一丈的瞬间·他的身形好似瞬间成为了罗帆的一部分一般,周身上下的气息完全与罗帆的气息混合在一处,再无任何区别。

    当这变化出现,那他来到这不周山顶部之后所时时刻刻承受的,那惊天动地的,足以将他的身躯,将他的生命本源都牢牢压迫,甚至几乎便要将他直接碾成齑粉·让他化为虚无的压力完全消失,让他感觉自己似乎回到了紫霄宫中一般的惬意。

    显然,他跨入罗帆身周一丈方圆的瞬间·他身上所承受的一切,便完全被罗帆所承受了,换句话说,他接近了罗帆身周一丈的瞬间,便已是受到了罗帆的守护,只要罗帆不灭,他便绝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便在他跨入罗帆身周一丈之后的一刹那,那头顶之上洞穴之中蜂拥而下的,铺天盖地的无穷破灭力量直接冲刷而过,穿过他们两人·直接轰向他们脚下的那不周山!

    这一股破灭的力量,强大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洪荒天地的时空稳固至极,甚至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玄奥,让不成金仙之境便不能将这虚空扭曲。但此时此刻,在这一股破灭力量之下·虚空几乎扭曲成为一片被揉烂的破布一般,变得皱皱巴巴,变得不可收拾,让视线都因为这种扭曲而变得怪异无比。

    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这一股破灭的力量并不是单纯的力量!而是一种破灭的规则!这种规则,比起金仙之境所悟得的种种玄奥还要高深,还要精妙-,自然能够拥有金仙之境修士的威能,自然便能够扭曲洪荒天地的空间,破灭洪荒天地的虚空了。

    如此力量,只要一缕,便已是能够让鸿钧吃不了兜着走了,此时却是铺天盖地而来,将方圆数亿里范围完全笼罩住,那数量之多,达到了一个数字都无法描述的境地,其威能之强,怕便是太乙金数的修士都会在刹那间被完全抹去其存在的痕迹。

    但,此时此刻,这些力量冲刷而过,鸿钧却并不曾感受到任何的异常,甚至根本没有感觉到这些力量拥有什么威能。

    便好似这只是一些和缓冲刷而过的普通空气气流一般,别说受到什么压力了,便是稍稍的不舒服都不曾感受到,反而是觉得颇为凉爽,颇为美妙-!

    便在这变化出现之时,鸿钧便瞬间明白,自己和师尊的差距之大,已经达到了一个天壤之别都无法彻底描述出来的境地。

    以往所积累的,自己师尊无所不能的感觉,再度暴涨,原本鸿钧所拥有的这种感觉已经是颇为强烈,此时再度暴涨这般多,却是几乎要如同林天南那般形成信念了。

    便在鸿钧几乎生成罗帆无所不能的信念之时,那一股从洞穴之中铺天盖地冲刷而下的破灭力量已是直接撞上了下方的不周山!

    这一撞,便是火星撞地球都不能形容其万一!

    刹那间,整个洪荒天地剧烈的摇晃起来。

    虚空片片粉碎,无穷的空间裂缝刹那间从两者接触之处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出,刹那间便遍布了方圆数十亿里范围。

    在这一范围之中,虚空好似化为了无数的碎片,这范围之内的洪荒天地,好似在这一瞬间变成由无数碎片组成的一般,变得无比的诡异,无比的玄奇,同时也是无比的危险!

    “天地崩灭了吗······”刹那间,在天京之上的雷九逍众人同时生出这种莫名的感觉。

    他们距离不周山的距离相对于这整个洪荒天地而言,自然是极其接近,但具体而言·却也不是区区数十亿里而已。

    因此,他们虽在此处,能比其他任何位置的生灵都明显的感受到那破灭力量撞击上不周山所造成的严重后果,但本身本体却并没有受到真正的波及·整个天京并没有因为这种撞击,因为这种虚空的破灭而受到破坏。

    甚至,便是正进入无人无我体悟状态的罗浮,也没有因为这种震荡而脱离出来,反而似乎因为这种危机,而更深入的进入那种体悟状态,便是身上的气息·也似乎在这时开始不断的提升起来。

    咔咔咔咔……

    在这震天的霹雳声响之中,有奇异的,似乎十分细小的碎裂声响刹那间传遍了整个洪荒天地的每一寸虚空,传入了每一名洪荒天地无论灵识多完整还是多简陋的生灵耳中。

    这种声音是如此的细小,但在某种诡异的规则作用下,却显得如此的显耳,几乎在刹那间占据了整个洪荒天地一切生灵的心神意念。让那无穷生灵在某种冥冥中的奇妙扌f引下,将自己的目光猛然转向洪荒天地的西北方向——那不周山的所在!

    甚至·隐隐间,几乎所有生灵心神意念之间都因为这咔咔的碎裂声响而自然而然的形成一幅或模糊或清晰的影像。

    一座顶天立地的,巍峨壮阔的·散发出无穷不屈,无穷苍茫的巨大山峰周身忽的凭空出现了无数的细微裂痕。

    这些裂痕从上方开始出现,之后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向着下方蔓延而下,只是数个呼吸之间,便已是将整座山峰,从上到下,甚至连同山峰周围数十亿里方圆的土地都包裹住了!

    而这些咔咔咔咔的碎裂声响,正是这些裂痕在不断蔓延之时所产生的奇妙-声响!

    “那是不周山······”几乎每一名生灵,无论灵识完整还是粗陋,都瞬间闪过这个念头。

    接着·一股无法形容的,毫无来由的悲伤忽的完全占据了每一名生灵的心神意念,占据了他们的所有神魂,所有意识。

    刹那间,眼泪便从他们的眼角流淌而下。

    而这些生灵之中,几乎九成九·是一生当中都不曾流过眼泪的,甚至有着许多没有流泪功能的生灵眼角留下了两道鲜血,用这种惨烈无比的方式来宣泄他们忽的凭空生出的那种巨大悲伤!

    便在这时,那一座顶天立地,从洪荒天地的地下直接耸立而上,顶住上方无尽星空屏障的不周山,那盘古脊梁所化的,撑住天地的无上存在,轰然崩溃,瞬间化为无数碎块,再被那一股无穷无尽的破灭力量冲刷着,向着四面八方飞溅而出!

    当这变化在一切生灵的心神意念之间展现出来的瞬间,整个洪荒天地之间的所有生灵几乎都不可抑止的便跪倒下来,被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压迫着,向着不周山所在的方向轰然拜倒。

    在这一刹那间,几乎每一名生灵都知道,那撑住天地,让整个洪荒天地能够保持稳定,开天辟地的盘古大神所遗留的唯一身躯部位,崩塌了!

    随着不周山的崩塌,整个洪荒天地剧烈的震荡起来。

    这种震荡,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遍及洪荒内外,遍及时空所及,甚至便是那十多亿的洞天世界,都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振荡起来。

    如此震荡不同于之前那种隐隐的,好似世界末日一般的震荡。

    而是整个洪荒天地正在分崩禺析的震荡!

    是整个洪荒天地本源正在被破灭的一种震荡!

    在这震荡之中,洪荒天地渐渐的倾斜,一道道巨大的裂缝从不周山所在之处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出,形成了一道道不知多少亿里宽的巨大裂缝,将整个洪荒天地不断的分割,让整个原本无比巨大,无比完整的洪荒大地开始分成一块又一块!

    那无边的海水,从四面八方灌入这些裂缝之中,让这些裂缝渐渐的充满了海水,而随着这些裂缝的增大,这些裂缝渐渐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海洋!

    而即便是那些被裂缝分开的大地之中,也在时时刻刻的,不断的出现着裂缝,这些裂缝不如那巨大的裂缝大,但却也绝对不小,将那些分开的大地划出一道道巨大的峡谷,将之不断的分割着!

    这整个过程快速到无法想象。

    那裂缝裂开的速度以超越一切生灵遁光的速度不断的游走蔓延着,亿万里距离几乎只是刹那间便被跨越。

    只是数个呼吸之间,大地的分割,无数裂缝的形成,便已经完全成型。

    不周山,乃盘古脊梁所化,乃是盘古为了撑住这他幸苦开辟出来的洪荒天地,保持这洪荒天地天地不合,保持这洪荒天地能够永远留存的天地脊梁。

    不周山的崩溃,对整个洪荒天地而言,乃是最为惨烈,最为巨大的一种伤害!仅次于整个洪荒天地直接覆灭!t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