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二十六章 生灭逆转

正文 第七百二十六章 生灭逆转

    第七百二十六章生灭逆转

    能量有着某种类似水流的特质,那便是会从浓郁的所在流向稀薄的所在。

    那十八重地狱之中的能量甚至浓郁得能够扭曲时空,形成那十八重地狱之中那种奇妙的时空特质,其能量浓度有多大可想而知。

    在这种情况下,那稀薄的黄泉支流对于十八重地狱而言,便是能量倾泻的下游!

    刹那间,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从那十八重地狱之中疯狂的向着黄泉支流涌入,让那黄泉支流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变满,这些完全由十八重地狱之中的力量转化而成的无穷黄泉泉水本身更比原来黄泉之中存在的泉水更为纯粹,其中的至阴至浊之气更多!

    这些黄泉泉水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流向整个黄泉网络,几乎只是呼吸之间,便已是将整个黄泉网络因为强制抽取那无数黄泉支流所引起的泉水损失完全补足,让黄泉网络重新恢复了之前的状态!

    但,到了此时,那十八重地狱之中涌出的无穷力量依然源源不断的灌入黄泉网络之中,依然是在疯狂的转化为黄泉泉水,不断的融入黄泉之中。

    这种融入的速度,惊天动地。

    几乎只是数个呼吸之间,便已是超越了这黄泉网络的承受极限,直接将黄泉网络的每一道黄泉都完全撑开,爆裂开去,通过某种玄之又玄的转化,疯狂的融入周围的大地之中!

    天地开辟之时有清浊二气,轻者上升化为天空,浊者下沉,化为大地。

    因此,这些至阴至浊之气可以说便是大地的根源所在。

    此时这些冲开黄泉网络限制,通过某种玄之又玄变化之后融入周围大地的至阴至浊之气,居然再现了当初洪荒天地开辟之时的那一个过程,居然再度转化为无穷的土地!

    从十八重地狱之中涌出的至阴至浊之气浓郁到无法想象,数量也多到无法形容的地步,这般多的至阴至浊之气化为土地融入周围的大地之中,这所产生的结果很显然,便是让洪荒天地的大地以超乎想象的速度不断的加厚着!

    这些新产生的土地相比于洪荒天地之间存在了百多个元会,时时刻刻承受着天地相合压力的大地而言,其致密程度,坚固程度自然都是远远不及的。

    若是没有其他变化,至少还需要千百个元会,这些新产生的土地方才能够真正与大地完全融合,再无任何分隔。

    但,此时此刻情况却完全不是如此。

    此时,每时每刻的,都有着从无尽星空降落下来的星辰轰击在大地之上,轰击在那黄泉网络之上!

    这种轰击,不单单让星辰毁灭,化为无穷星辰精气,同时也对大地产生不可想象的压力。这一股压力对于原来大大地而言,都能够将震荡传递到最下方,甚至让黄泉网络都只能用断裂自身来化解这种压力,这种震荡,对于这些新产生的土地而言,那压力自然是更为难以承受,只能不断的变得更加的致密,更加的稳固,最终达至巅峰,完全融入周围的大地之中,方能再不受影响!

    这种过程,便好似那无数巨大无匹,蕴含无穷力量的星辰化为铁锤在不断的锻打着大地,让大地不断的凝合一般。

    当这全新的土地不断生成之时,洪荒大地的厚度在不断的增加着,其广阔程度,也在随着而不断的扩大着。

    这整个过程虽不算太快,但也绝对称不上慢,一颗星辰撞击让大地的厚度增长几十里,扩张数百里,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此处所言的洪荒大地,并不单单指那一块块已经被撞得四分五裂的陆地,而是整个洪荒天地的下层,包括那陆地,包括那无边的海洋。如此这般,整个大地的不断扩大,却是无法将压力排解出去,只能将所有压力都作用在整个洪荒天地的时空之中!

    随着这些压力的出现,整个洪荒天地的时空开始微微颤动。这种颤动一出现,便引起了惊天动地的反应。

    那因为无穷星辰爆散而变得比之前浓郁了不知多少倍的巨量元气,也开始随着这颤动开始作用在洪荒天地的时空之上。

    这便好似,一个水库的堤坝,若是完整无暇,没有任何的破损,那自然能够长久稳定的留存下去,只要水库之中的水不曾超过堤坝的承受极限,便不会将这堤坝冲垮。但,只要这水库之上出现那么一个哪怕是再细小的小孔,都会瞬间打破那水库的稳定,水库中的水会不断冲击这一处小孔,最终让这小孔扩大成为不可收拾的破洞,最终让整道堤坝毁于一旦!

    此时此刻,这洪荒天地时空的颤动,便好似这个小孔一般。

    原本整个洪荒天地已经在承受着某种惊人的压力,甚至连天空都在这种压力之下不断上升了,此时忽然间有这么一个小孔出现,这些压力自然便几乎全部转嫁到这以方面上了。

    因此,只是瞬间,整个天地,无论是上面无尽星空坠落的那无穷星辰,还是下方从十八重地狱之中涌出的那无穷力量都在对洪荒天地的时空产生极其巨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相合,终是突破了洪荒天地时空的桎梏,让整个洪荒天地的时空都开始微微的改变起来。

    而这种改变,几乎全部集中在空间方面,对时间方面的改变却是微乎其微。毕竟,洪荒天地的时间稳固程度,罗帆甚至到了太乙金数方能面前的打断,但空间却只需要拥有金仙之境的道行境界,便能轻易的将之扭曲,撕裂了。从这一点上已是能无比直观的看出洪荒天地的时间稳固程度比空间稳固程度要强大不知多少倍了。

    故而,这对时空改变的压力所产生的效果,更多的还是针对空间。

    而这种针对,使得洪荒天地的空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向外扩大着。

    这种扩大的速度,相对于整个洪荒天地而言,只能算是相当缓慢,但以其绝对速度而言,那扩大速度却是相当的惊人。

    几乎每一刹那间,都有这千百万里的空间区域凭空在洪荒天地之间衍生出来。

    这些空间区域,并非只是堆积在洪荒天地的边缘——对时空的改变,并不同于单纯对空间的改变。若是单纯对空间的改变,自然便是在洪荒天地的边缘不断的开辟出全新的空间出来,这些新出现的空间自然也便是出现在那边缘所在了。对于时空的改变却是遍及整个洪荒天地,所有改变的区域,近乎均匀的分散到洪荒天地的每一寸虚空之间!

    正是因为如此,这些每一个刹那洪荒天地所增加的空间区域,却也是分散到整个洪荒天地的每一寸虚空。

    这看起来便是整个洪荒天地按照其原来的比例正在以每一刹那增加千百万里的速度在整体放大一般。

    当如此变化出现之时,那弥漫在整个洪荒天地之间的,天地虽是可能倾覆的气息猛地一收,虽依然存在着,但其中却已经多了一股无法形容的生机。

    这一股生机虽弱小,但却坚韧得无法想象,弥散开来,让整个天地都似乎生出了无法形容的巨大改变。

    从原本正在走向灭亡,走向覆灭,转而化为一种分娩之前的阵痛,转为正在走向无比光明,无比美妙的未来!

    这种改变是如此的玄奇,足以让任何修行与生灭有关之道的生灵能够感受到至为精微奥妙的生灭至理,若能将之体悟清楚,甚至可能直接扫清他们成就太乙之前的一切障碍,让他们只需时光堆积之下将自身的力量积累足够便能轻松成就太乙。

    此时此刻,鸿钧正在洪荒天地的某一处位置努力的放出自己的法力。

    这一处位置处于虚空之上,隐藏于原来的罡风雷火层之中。在这一处位置某一个若有若无,似虚似实的位置,存在着一个奇异的存在,其中的时空有着极其微妙的扭曲。

    那,赫然便是一个洞天世界的入口!

    鸿钧所放出的那无穷法力正是依凭某种无法形容的规则不断的灌入这一个入口,显然是正在使用罗帆所传授的法门,要努力的将那洞天世界炼化。

    便在此时,整个天地忽然生出那种微妙的变化,那种弥散天地之间,让每一名生灵生出一种整个世界正在走向末日,正在走向死亡,走向崩溃的气息忽的一改。

    鸿钧虽并非修行生灭之道的修士,但其感知之敏锐,其道行境界之高深,却足以让其体悟其中的些微奥妙。

    当悟得这些玄奥,鸿钧猛然感觉似乎有着一块无比奇妙的抹布将自己眼中的世界轻轻的擦了一遍。

    整个世界似乎变得比起之前清晰了许多,许多原本他看不清楚,悟不明白的玄奥在他眼中变得无比的清晰。

    刹那间,他感觉自己的道行境界又向前跨进了一步。那太乙屏障也似乎由此而减弱了数分。

    只是,他毕竟修行的乃是道果大道,而非是生灭之道,故而道行境界虽有所进步,但却不足以让他直接证就太乙道果。在这道行境界获得提升之后,他的道行境界依然是处于半步太乙的层次。

    “可惜,就差了一步。”当感觉到这一变化,即便道心圆满如同鸿钧,也忍不住微微有些遗憾。

    不过这遗憾也只是出现了一瞬,瞬间过后,他已是陷入了莫名的敬仰当中。

    “师尊果真是无所不能,这天地眼看便要倾覆,居然只是轻轻一推,便将这种倾覆的命运完全扭转,将绝灭转为生机,让覆灭化为新生。”鸿钧心神意念之间如此念头快速的闪烁着。

    这念头闪了好一会,他便重新收拾心情,再度投入对这洞天世界的炼化过程之中去了。

    一天要收取近三十方洞天世界,这对于此时的鸿钧来说还几乎是不可能的,他哪里还有时间去继续感叹?不抓紧一切时间去熟悉师尊所传法门,哪里能够完成师尊所吩咐的目标?!

    炼化洞天世界,自然不可能使用蛮力。

    若是要使用蛮力,即便以罗帆此时大罗散道巅峰的道行境界,怕也需要以万年计算的时光方能将一方洞天世界完全炼化。那鸿钧这半步太乙更是完全不可能做到。

    因此,罗帆所传授鸿钧的方法,却是借助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段,直接将法力送入那洞天世界的规则交织之处,借助那洞天世界本身的规则流转,最终将整方洞天世界炼化,再凭借种种规则法则的凝化,直接将原本完整时空的洞天凝聚缩小,化为实质收取起来。

    这一过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的难度自然是相当的惊人。

    光是要将洞天世界的规则交织之处找到,便需要对洞天世界有着相当深入的了解与感悟方能做到了。要凭借这规则流转将法力送往各处洞天世界的关键之处将整个洞天世界炼化,那所需耗费的法力之大量,更是超乎想象。

    以鸿钧此时半步太乙的道行境界,也只有竭尽全力方能勉强做到。

    至于后来凭借种种规则法则的凝化来将洞天世界凝聚缩小,化为实质,这难度也是整个过程最为困难的一点。

    这种困难,并非这一过程需要耗费多少法力。事实上,这一个过程反而是任何法力都不需要使用,而只不过是心念、意志流转便能控制那洞天世界生出这种变化。

    事实上,这最后一点之中,最为困难的乃是时机的把握!

    就像枪击飞碟,若是没有抓住时机,开枪太慢还是太快,都只能打空。这借助规则法则的凝化来缩小洞天化洞天为实质比枪击飞碟更复杂上亿万倍,对时机把握的要求自然是更高上不知多少亿万倍。

    在这种情况下,这最后耗费力量最少的一步,反而是鸿钧收取整个洞天世界的过程之中所耗费时光最长的时间!

    之前那一年时光他收取了百多个洞天,已是将前面几步做到能够压缩在两三个时辰之内做到,剩下的时间,都是浪费在最后一步的时机把握之上。

    换句话说,前面收集的百多个洞天世界的过程之中,鸿钧花费在前面几步的时间加起来顶多也只是一个月,花在最后一步的时间加起来,却足有十一个月之多!

    此次,却也是与之前那么多次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鸿钧很快的,只是花了不足两个时辰,便已是将那前面几步做完,算是将整个洞天完全炼化了。

    接着,他开始进入最后一个步骤,努力的在那流转不休的无穷规则、法则之中寻找最恰当的时机切入自己的意志,让规则法则凝化,让洞天世界缩小,化为实质。

    虽已是做了百多次,但这一步对他而言已是无比困难的一步。

    一次,两次,三次……耗费了数日之久,足足试验了三十多万次,鸿钧方才在某个偶然的机会,抓住了那亿万分之一刹那都不到的一个恰当时机,将自己的意志切入那洞天世界之中,让那整个洞天世界轰的一震,所有规则、法则猛然停滞下来。

    接着,时空一阵,整个洞天世界对外界洪荒天地的抵抗能力瞬间消失,在洪荒天地那稳固无比的时空所产生的压力之下,开始急速的缩小。

    不一会间,便已是缩小成为了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奇异珠子模样,化为实质存在,出现在鸿钧面前。

    这一颗珠子只有拇指大小,似乎实心,但其内部却隐隐间有着一个天圆地方的细小天地存在着。

    这个细小天地玄之又玄,具体入微,若是将之放大亿万倍,甚至能够看到那其中一株小草的完整脉络。

    那一个小天地好似笼罩在一层奇异的迷雾之中,停滞在那珠子中央,其内部隐隐间透出一股无法形容的强大气息,便好似是一个完整的世界陷入了沉眠之中一般。

    这,便是洞天世界珠,那凭借罗帆所传之法炼化洞天世界、收取洞天世界之后所形成之物。

    此物虽只是罗帆为了收集洞天世界而专门为鸿钧所创,但,事实上,此洞天世界珠也可看做是一件强大无匹的法器。而且是洞天法器!

    其中蕴含一个洞天世界的力量,若是有修士将这事一颗洞天世界珠炼化,便自然能够拥有那洞天世界的恐怖力量!若是用这一股力量来对敌,足以碾压一切金仙之境的对手。若是用之为依凭以力证道,成就太乙之前的一切**颈,都绝不会再成为其道行境界提升的障碍!

    这洞天世界珠的玄妙之处,由此可见一斑。

    虽这洞天世界珠是如此神奇,鸿钧见之,神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抬手随意的一抓,将这珠子抓在手中。再轻轻的一送,便已是将这洞天世界珠送入他的脑后那一个他一年前专门开辟出来装载这些洞天世界珠的一片奇异虚空之中。

    此时此刻,在那奇异虚空之中已经有百多颗颜色各异的洞天世界珠在其中沉浮不定。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