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结束,开始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结束,开始

    第七百三十五章结束,开始

    因此,在这变化过程之中,整个洪荒天地之间所拥有的元气浓度,早已是减少到了最开始未曾有任何变化之时的百倍而已。

    如此元气浓度虽说极其浓郁,足以让任何生灵开灵悟道,但却再不能凝成液态,更别说那种堆积的固态形式了。

    当此之时,洪荒天上地下,星空与幽冥自然流转。

    一股股无法形容的神奇力量在两者之间不断的交换着。在这交换的过程,这星空与幽冥都变得无比的坚固。足以承受无穷尽的力量压迫,渐渐的,让整个洪荒天地稳定了下来,再没有之前那种漂泊无依的感觉。

    很显然,在其自然流转的过程之中,有无穷玄妙的力量生成,将这洪荒天地支撑了起来。

    到了此刻,罗帆方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随手一松,手中黄泉网络的核心便一缩,直接被吸入周围那在外界看来几乎毫无任何厚度的幽冥之中。

    随着这核心的进入,那幽冥剧烈震荡起来。接着,整片黄海向内猛然一缩,眼看着便要将罗帆淹没在幽冥之中。

    见此,罗帆毫不在意,抬步轻轻一跨,便已是跨出了幽冥,直接来到了幽冥上方的土地之中。

    低头一看,之间的那一个原本在核心之处有着一个空隙显露出下方无边黑暗的所在,渐渐的被那镜子一般的门户所淹没,整个镜子,或者说整个门户再无任何空隙存在,变得无比的圆满。

    随着其变化,那虚拟世界的核心,在那一处刚刚成型的位置一闪而过,出现了一个刹那之后,便完全隐没于无形,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让那一处位置只是显现出虚拟世界漆黑无比的虚空而已。

    在这变化出现之时,那如同镜子一般的场景之下的幽冥也生出了无数不可思议的变化。

    一瞬间,所有在幽冥之中诞生的生灵,无论是由洪荒天地之间生灵的生命烙印所化的生灵,还是幽冥之中自然生成的生灵,其灵识之中都自然出现了无穷的信息。

    这些信息的量不算多,但却包含了一切他们在幽冥之中生存所需要的种种知识,包含了足以让他们踏上修行之路的种种玄妙道理。

    这些信息的出现,便如同在无边的漆黑之中点亮了一盏灯,对于那幽冥之中生存的无穷生灵而言,其刺激之大,达到了无法言说的境地。让每一名在幽冥之中出生的生灵都瞬间明悟了自己到底是什么形式的存在,更有许多生灵由此确定了自己的生存目标。

    这之中,获得好处最大的,当然便是那些洪荒天地之间生灵的生命烙印所化的生灵。

    毕竟,他们虽已经完全失去了以往的一切记忆,完全失去了一切意识,但他们毕竟曾经拥有完整的灵识,完整的意识,对信息的理解能力自然是比幽冥土著更强,所得自然便更多。

    而其中,更有前身极为强大的生灵直接便从中悟得修行法门,由此牵引无数的幽冥灵气灌注身躯,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却是直接便踏入修行之路。

    除了这信息凭空出现在幽冥之内的一切生灵灵识之间的变化之外,幽冥之中还有着更大,更明显的变化。

    在幽冥的中央之处,一个奇异圆盘雏形凭空出现。

    这个圆盘雏形有百万里直径,悬浮在半空中缓缓的转动着。因为只是一个雏形而已,故而这个圆盘此时依然显得极其不不完整,虽大概看得出乃是圆盘的形状,但其形态却极其不稳,不断的波动着,好似随时可能崩溃,却又勉力的凝聚起来一般。

    在这圆盘转动的过程之中,整个幽冥都似乎产生了共鸣一般,有着淡淡的伸缩之意产生。

    无穷无尽的幽冥灵气从幽冥的各处向着这圆盘雏形凝聚,好似正在不断的补充着这圆盘,要让这圆盘渐渐变得完整一般。

    而便在这圆盘成型之后,幽冥众生隐隐间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召唤,召唤着他们前往这圆盘所在的位置而去。

    好在这种召唤微弱得几乎无法察觉,故而却不曾真正引起什么不可测的后果。

    罗帆此时的意念依然有着一部分留存在黄海,也即是幽冥之中,故而对这幽冥的变化却是有着没有丝毫遗漏的把握。这圆盘的出现,直接便被他看在眼中。

    见得这圆盘,罗帆面上现出果然如此的神色,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原来这便是**的雏形,看样子只需时光推移便能自然成形,却再不需再有大神通者以身化之了。”

    眼看着这种种变化,罗帆知晓一切变化都再不需自己去掌控,终是完全放心下来。念头微动,那溶于黄海之中的意念便被他收回体内。

    接着,他抬步一跨,直接跨越了一千二百九十六万里的地层,来到了地面之上。

    一来到地面,整个洪荒天地的宏大扑面而来,刹那间,他只感到心胸一片开阔。

    虽之前凭借自身的意念感应已经对整个洪荒天地的巨大变化有了清晰的认知,但凭借自己的双眼来感受这种变化,对罗帆而言却还是第一次。

    而显然的,用意念感知去感应与用双眼直接观察的感受却是完全不同的。

    此时,他悬浮在离地万里的半空中,举头四望,无边无际的大地,无边无际的海洋,无穷高远的天空瞬间灌入他的眼中。

    大地在之前近乎无限的基础上又放大了十倍,那种震撼性,却绝不是说说所能表达出来的。

    罗帆虽已是大罗散道巅峰,但却也无法压抑这种无边宏大所带来的震撼,只感觉自己的身心都好似受到了这片宏大的洗礼一般,连心神意念都清明了许多。

    深深吸了一口气,苍茫无极的气息蜂拥而至,与眼前的无边宏大的场景相配合,更增他心神的震撼。

    至于对众生而言影响最大的,那虚空之中元气浓度的变化,对罗帆而言却反而是影响最小的。

    毕竟,以罗帆此时之能,念头一动之间,自身便能诞生出足以充斥一个小千世界的先天元气,念头一动便能将自身体内所消耗的所有法力完全补充完成,这外界的元气变化对他而言哪里还有什么意义?

    别说这洪荒天地之间的元气浓度只是增长了百倍,便是再增长个几千万倍,也绝对无法让他投以太多的关注。

    感受着心中的震撼,罗帆念头微动,身形化为一道长虹往上直冲。

    这道长虹的速度并不快,甚至对罗帆而言只能算是蜗牛一般,但却也达到了地仙道果这一层次所能达到的巅峰速度了。只是刹那间,他便跨越了一千二百九十六万里的距离,来到了洪荒与星空的交界处一落,重新化出罗帆的身形。

    果然,正如他之前所感知到的那般,洪荒天地与星空之间,并没有任何的间隔!

    也即是说,洪荒天地与星空虽乃是两个时空——洪荒天地乃是盘古开天辟地所开辟而成,而这星空却是十二亿九千六百万方洞天世界交织融合转化为虚空而成。但,在某种无比玄奇,无比奥妙的道理作用之下,两个时空无缝的连接在一处。

    从洪荒天地之间能够无比轻松,不引起任何变化,通过任何屏障的跨入星空之中。同样的,从星空之中,也能无比轻松,不引起任何变化,通过任何屏障的进入洪荒天地之间。

    两个时空,在某种程度上已是成为了一个时空。

    罗帆之所以使用哪种对他而言效率低下得几乎无法接受的身化长虹赶路,便是为了细致的感受这洪荒天空与以往相比的变化。也正是通过这种亲身的,细致的感知,再加上一点点推测,他方才有了对洪荒天地天空会与洪荒天地完全合一的猜测。故而此时才会并不显的惊讶,反而是显得一切尽在把握一般。

    他抬步一跨,不使用任何神通,甚至不借助自身成就大罗散道之后的特殊威能,如同普通人走路一般,他轻轻松松的便跨过了洪荒与星空的间隔。

    这一跨过,他便感受到了两者的区别,更感受到了洪荒与星空的结合方式所蕴含的秘密。

    却是这星空因为其构造的特殊性——只有虚空,没有大地,没有天空,甚至可说是无上、无下,无左无右,本身便不甚完整,也不能**,故而却是需要一个依附,让其能够永久的留存下去。

    而在这里,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依附,只能是洪荒天地。

    因此,这虚空,自然而然的便依附于洪荒天地之上。而也因为之前这虚空的屏障已经完全被打破,故而虚空直接便与洪荒天地的时空相连。之后,因其乃是在变化过程之中与洪荒天地的时空接触,却是直接便被洪荒天地的时空所影响,从而让这些靠近洪荒天地的时空被洪荒天地所同化。

    显然的,正是因为这种同化,才使得这星空能够与洪荒天地无缝相连。

    罗帆的感知无比的敏锐,站在这星空之中,便轻松无比的发现这片星空的时空与洪荒天地时空的不同之处——毕竟只是被洪荒天地时空同化而成的时空,却不可能与洪荒天地时空没有任何差别。

    除了无法如同洪荒天地的时空一般蕴含种种玄奥,非达到某个境界无法打破影响的玄妙之外,这星空与洪荒最大的不同便是,其乃是处于一个渐变的过程。

    越是远离洪荒,这星空比那愈是与洪荒不同,空间便愈是脆弱,规则法则也愈是不同。

    按照他这么几步所感应到的变化幅度,只要距离超过十亿里,那星空的空间、时间、规则、法则,便将变得与洪荒天地再无任何相似之处,完全变成两个**的时空。

    这星空无边无际,十亿里的距离相对于整片星空而言,比纸张的厚度厚不了多少。

    由此而言,或许也能将这十亿里的距离当成是洪荒天地与星空的屏障所在。

    这看起来,与当初的无尽星空相比似乎只不过是将屏障的形式微微改变一下而已,似乎再无任何区别一般。

    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

    这星空与之前的无尽星空却是有着本质的不同。

    之前的无尽星空一样是无边无际,一样的广阔无边,但从洪荒天地看来却更像是一层布幕而已。站在洪荒天地之间,只要能够将感知送入无尽星空,不管感知能力是如何,便能轻松的将无尽星空从洪荒天地出发直至接近无尽星空那一直线方向尽头的一切都纳入感知之中——虽说无法真正接触道那尽头,但这已是极其类似看一幅画了。

    而此时的星空则不同。

    此时的星空在生灵的感知上,已是与洪荒天地没有多少区别。生灵想要将星空直线距离直到尽头完全纳入自身的感知,需要将自身的道行境界,将自身的感知能力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才可以。

    不然的话,他平常能够感知多大范围,在星空之中因为时空的差别或许能够感知大范围一点,但却绝不可能如同之前那般全部纳入感知之中。

    这是无尽星空与星空最为明显,也最为容易发现的一点区别。

    除了这区别之外,更为隐晦,更为难以发现,却也更为巨大的区别,却是这星空的范围。

    以前的无尽星空之中,洪荒天地只是好似是一颗奇异的星辰一般而已,站在无尽星空之间四处观望,都只是无尽的虚空,无穷的星辰,便好似是一个如同地球宇宙一般的宇宙星空一般。

    而在变化之后的星空之中,无论身处何处,只要低头一看,都能看到洪荒天地就在下方,而且无论走了多远,飞了多少亿万里,只要在一条直线上,洪荒天地的大小,便绝不会有任何变化!

    一样是铺天盖地的陈列于下,让任何人心生震撼,自觉渺小,甚至心生绝望。

    如此变化只是表象,引发这一表象的原因,便是无尽星空的存在形式与此时星空的存在形式所存在的差别之上。

    直观的来看,对无尽星空而言,洪荒天地便如同一个球形,如同其内部无穷星辰之中比较特殊的一颗星辰而已。

    其特殊之处,便在于这一颗星辰好似便是完全由无数座不周山环绕成一个球形而成。

    无论从任何一个方向出发,最终到达洪荒天地位置的,只能是不周山。除非有修士能够在洪荒天地之间留下所谓的空间坐标,方能直接撕裂虚空,从无尽星空之中来到洪荒天地之间那空间坐标所对应的位置。不然用在无尽星空之间飞行的办法,是绝对无法来到除不周山顶之外的任何位置的。这虽是废话——任何敢踏入无尽星空的生灵,哪里可能不在洪荒天地之间留下空间坐标。但事实便是如此,不因没有人那般做而改变。

    用另一种角度来说,便是,在洪荒天地之间的生灵,无论从任何位置,任何方向突破无尽星空与洪荒天地的屏障进入无尽星空之中,回头一看,所看到的,离他最近的洪荒位置,都必然便是不周山。哪怕他原来撕裂屏障踏入无尽星空的位置是在距离不周山最为遥远的东南之极也是如此。

    而此时的星空则与无尽星空完全不同。

    此时的洪荒对于星空而言,便是一个最大的支撑点,便是其存在的关键所在,更是一个比起整个无尽星空都要广阔的时空。

    这种意义的不同,自然便让洪荒天地在星空的角度看来不会如同一颗奇异星辰那般存在。

    此时此刻,若是在星空之中横移,所看到的,洪荒天地的位置也会跟着移动。其移动的距离绝对与在星空之间移动的距离相同。

    当然,因为星空在各个方向都是无边无际的存在,故而当在星空之中移动到接近洪荒天地尽头的时候(只要是时空,只要是天地,都有着其尽头所在,洪荒却也不例外),这种距离的对应方式自然便会生出变化。

    到得那时候,在无尽星空之间移动,同样会引起在洪荒天地之间移动的距离增加,但无论如何移动,都不可能到达洪荒天地的尽头,除非有生灵能够打破洪荒天地的屏障,突破洪荒天地的桎梏,踏入混沌状态。

    对于这种情况,罗帆有着一种十分直观的比喻,无尽星空之间的移动距离,便好似y=1/x这一函数图的y轴,而在洪荒天地之间的移动距离,便好似这一函数的x轴一般。在x接近尽头,接近零的时候,y依然可以无限的增长,但无论如何增长,x都不可能真正为零……

    这种种念头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一闪而过,甚至都不曾真正引起他的注意。毕竟,这些区别对于罗帆而言乃是几乎如同常识一般的存在,他自然不可能还专门为这些常识来寻找一些解释。

    此时的罗帆站在这星空之中,举目四望,细细感知着这星空的种种变化,感知那三百六十五颗巨星如何的对漫天无穷无尽的星辰精气凝聚体产生作用,让其壮大,最终成为真正的星辰。

    便在这时,一股无法形容的奇妙感应从他遍及星空的法力之中传出。

    “外来者?!”刹那间,罗帆面色大变,心神意念之间闪过如此念头。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