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七章 律令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七章 律令

    第七百三十七章律令

    这强大的存在虽有着时间能够发出如此感慨,但他却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对罗帆的动作做出反应了。

    罗帆的法力,终究还是带着无穷威能轰击在那印玺之上。

    法力乃是一种至为玄妙的力量,这种力量,包含着无穷规则、法则的威能,蕴含了无穷不可思议的奥妙,想要凭之炼法、炼器、引动天地威能、引动时空玄奥,自然需要让法力的形态发生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才可。

    但,若是只是要让其爆发最强的力量,特别是在外界天地的力量都排斥法力主人的情况下,却是完全由法力的本体来进行攻击反倒是最好的选择。

    咔轰,一声震动整个洪荒天地每一寸虚空的轰鸣声响刹那间从法力与那印玺相撞之处爆出,向着整个洪荒天地席卷而去。

    这轰鸣震响并非普通,而是蕴含了两者相撞之时所产生的某种至为精微,至为玄妙的力量。

    这种精微而玄妙的力量加载在那声波之上,却让那些声波瞬间化虚为实,如同道道长龙一般,从那两者相撞之处游向整个洪荒天地的每一处位置。

    甚至,这些长龙隐隐间还似乎有着淡淡的,弱小的灵识,能够在飞遁的过程之中做出种种不可思议的玄奇动作,展现出种种让人惊叹的灵活性。

    若是这种变化出现在其他天地,哪怕是一个大千世界,这些声波也足以打碎虚空,让虚空崩溃,甚至让整个世界,整个时空都破碎为虚无了。

    但,在此时此刻,在这洪荒天地之间,这种种变化却根本算不得什么。

    甚至连洪荒天地之间的山石物质都不能损坏,只能徒劳的撞击,徒劳的破碎,徒劳的消散,却没有造成丝毫的损伤。

    如此强烈的撞击,借由法力传递到罗帆身上,让罗帆只感觉自己的身心皆是剧震,隐隐间更有着无数细小的损伤在他的体内出现,任凭他的法力冲击而久久缠绕,不肯消去。

    连罗帆那大罗散道巅峰的身躯都不能在这撞击之中保持完好,那紫色神光凝聚而成的印玺自不可能对如此撞击毫不在意。

    因此,在这撞击之后,那紫色光芒所凝聚而成的印玺微微一震,接着便脱离了那存在的掌控,向那存在的身后飘去,虽只是飘开数尺,但对于罗帆而言已经是足够了——他发出法力撞击这印玺,为的便是让这印玺不能直接影响他之前凝聚整个洪荒天地一切种类的力量所凝聚而成的那一股力量。

    此时这印玺虽并非被他的法力击溃,但却已是无法直接面对那一股力量,即便再有影响,也比起之前要减弱许多倍了,自然是达到了他的目标。

    便在这一刻,那一股无形无色的力量终于铺天盖地的罩住了那存在。

    这时,那一方印玺微微一震,有着一股奇异的,无比威严,无比尊贵的波动好似命令一般从中传出。

    这波动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在其扫过的范围,一切力量都瞬间变得驯服和缓,再无任何攻击力。

    而这之间,自然包括了罗帆凝聚整个洪荒天地一切种类的力量而来的,威能强大至不可思议境地的那一股无形无质的力量。

    只是,这一股力量毕竟与星空中的那种种星辰精气完全不同。

    不单单是本身威能强悍亿万倍,便是其上面有着罗帆的意志附加,对那波动的抵挡能力便不是周围星空的星辰精气所能比拟的了。

    特别是此时此刻,这一股力量并非迎头撞上那印玺散发的波动,那一股波动虽波及了它,但毕竟是隔了那存在在中间,待得其发生作用之时,已经是太晚了。所起到的效果被削弱了不知多少倍之多。

    那存在显然也预料到这一点,却并不曾将自己的所有希望寄托在那印玺之上。

    他的八只手臂向着四面张开,如同一张大网一般,向着那一股力量包裹而去。

    那一股力量虽因为罗帆的种种做法而受到那波动的影响变得极小,但毕竟是受到了影响,其威能比起原来弱了百倍以上。

    原本是绝对碾压的力量,到了此时,却也只是不过如此而已,虽依然能够让大罗真道的存在身受重伤,但想要让其失去性命,身死道消,却已经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那存在此时四张脸上的神色皆是凝重莫名。

    他的八只手臂各自划过一道玄之又玄,好似引动整个洪荒天地一切规则、一切法则的轨迹,似乎凝聚了整个洪荒天地的所有力量一般,与那一股量撞在一处。

    一边是一股无形无质,强大至无法想象的力量,一边乃是有形有质的八只巨大手臂,这两种形态完全不同的存在原本是绝对无法相撞的,但此时两者相接触,却产生了两种有形有质的存在相撞才能产生的效果。

    惊天动地的震荡从两者相撞之处向着四面八方传递而出。

    无数空间裂缝如同蜘蛛网一般从那八只手臂之上延伸而出,转眼间便波及了方圆数百万里范围的虚空,直接将这一片虚空完全裹住。

    这些蜘蛛网一般的裂缝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最终终于完全连成一片,直接将虚空崩碎,显现出了背后一片无比深邃的虚无——连时间都不存在的虚无。

    而罗帆凝聚整个洪荒天地一切种类的力量所凝聚而成的那一股无形无色的力量,在这虚无之间完全显现出来,化为一种灰蒙蒙的,好似混沌一般的色泽,被那八只手臂从八个方向直接抓住,牢牢的固定在那里。

    在这一股灰蒙蒙的力量周围,无穷的空间碎片如同雪花一般在环绕飘动,甚至显得有些唯美。

    那存在悬浮在那无边的虚无之间,脸上神色有些吃力,有些凝重,体内传出种种力量奔涌的奇妙波动,好似其体内的力量已经运转到了某个极致一般。

    猛然间,他头上的四张脸同时发出一声暴喝。

    这暴喝声响亮无比,让那空间碎片都在这暴喝之中剧烈的波荡起来,好似被这暴喝声直接给扰乱了一般。

    随着这暴喝,这存在身后有着一个巨大的虚影一闪而过。

    这个虚影也是一个四面八臂的巨人模样,足足有万丈高下,形如真实存在的巨人一般,看其面目,赫然便是与那存在一般无二,显然,这便是那存在类似洪荒天地修士修行出来的元神或者法相之类的存在。

    这虚影虽只是出现了一瞬间便消失,但却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效果。

    在那虚影存在的那一瞬间之间,那存在的实力暴涨万倍以上,猛一用力,罗帆凝聚出来的那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比那瞬间被其压得粉碎,重新化为洪荒天地之间存在的种种力量,渐渐的逸散开去。

    随着其逸散,那些星空的碎片也渐渐的重新凝合,不一会间便已是重新化为一片完整的虚空,与之前看起来几乎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而那逸散出来的力量,在这时也早已通过了种种神秘的渠道,回归了其原本被罗帆聚集而来的那一处位置,除了稍有损耗之外,好似从没有离开过一般。

    在这一会的时间里面,罗帆努力的压制着其体内所受到的那些损伤。

    以他此时的那大罗散道巅峰的道行境界来说,身躯所受的任何损伤,哪怕是整个身躯都被碾碎成为齑粉,他都能够轻松的重新凝聚出来,甚至连法力、神魂、意念都不会有丝毫的损耗。

    但此时他所受到的伤害却不同。

    这伤害乃是他的法力与那紫色光华凝聚的印玺相撞所产生的,乃是那印玺的威能产生作用而出现的。

    因此,在他的体内那些细小的损伤之中,却是依附着一种极其玄妙的力量。

    这种力量虽不甚强大,但却精纯得无法想象,甚至比起罗帆的法力都要精纯百倍以上。若只是如此,罗帆耗费千倍的法力也能将之驱除,让自己体内的损伤瞬间恢复过来。但,这力量除了精纯得无法想象意外,更是带着一种无比尊贵的律令气息。

    这种律令气息让这一股力量如同是一切力量的主宰,一切力量的帝皇一般,能主宰一切力量,号令一切力量。

    罗帆的法力乃是他自身所凝聚而来,可以说乃是他自身体内天地所形成的力量,与外界的力量完全不同,故而受到这种律令气息的影响并不算大,故而还能够在这律令气息之下对这一股力量进行绞杀,进行驱逐。但,既然是影响并不算大,那便说明还是有着影响的,这种影响,使得他对这力量的绞杀、驱逐速度变得极为缓慢。

    故而,却是直到虚空恢复正常,直到那存在缓过手来,他方才将力量的影响完全消除,让自己体内的损伤恢复过来。

    至于为何要修复损伤驱逐力量,这自然是不必多说——在这种级别的战斗当中,将对手的力量留在自身体内,哪怕是再少,都是找死……不将之消除,根本便不必再战,直接认输可也。

    罗帆回过神来,也懒得再说什么。

    直接念头一动,那虚空无极宫的力量从他体内渗出,化为一件长袍,覆盖在他的身上。

    虚空无极宫通过之前罗帆的重炼之后,不单单与罗帆一般,完全脱离洪荒天地而存,同时也突破太乙,成就了大罗,化为一件大罗天宝。

    成就大罗的要求,便是要达到大圆满的境地。因此,能够成就大罗天宝的虚空无极宫,其威能,自然不可能仅仅限制在洞天法宝之上。其力量通过种种转换之后,化为防护力量,又算得了什么?

    虚空无极宫的力量笼罩着罗帆,让罗帆身上散发出另一股**天地,自给自足,超然脱俗的气息。

    在长袍成型之后,罗帆没有丝毫迟疑,抬脚一跺虚空。

    虚空在他这一脚之下,好似化为实质一般,生出无数细微的裂缝,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只是这裂缝毕竟只是他随意一跺而生,远比不得之前产生的,那足以将虚空化为空间碎片的裂缝,故而只是瞬息间,便被洪荒天地的种种规则、法则所修复,转眼间虚空已经重新恢复了正常。

    罗帆脚跺虚空之后,身形一震,如光一般,跨越虚空直接来到那存在身前,双手一搓,体内法力从双手发出,化为无边的雷霆,向着眼前这巨人的头颅直轰而去。

    这雷霆不同于洪荒天地所存在的一切雷霆,反而是与那都天混沌神雷有些相似,但却增添了一种无比强烈的意志,那罗帆的意志!

    在这意志之下,这都天混沌神雷能隔绝一切外来意志,外来律令的影响,能将其所有的威力集中起来,让其所有的威能都能灌注于他所要攻击的目标。

    这一道雷霆一出现,方圆千万里范围之内的一切星辰精气、先天元气、混沌元气便在瞬间被隔绝,在他们两者周围瞬间出现了方圆千万里范围的一片能量真空区域。

    甚至便是规则、法则乃至决定一切规则、法则的无上大道,都似乎退避或是沉寂下去,避开这一道雷霆一般。

    如此强大,如此恐怖,如此不可思议的一道雷霆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直接轰向那存在的头颅,越是离开罗帆的身躯,这雷霆便越是耀眼,其散发出来的气息也越是强大。

    待得来到那存在的面前之时,这雷霆已是铺天盖地,好似足以将整个洪荒天地重归鸿蒙,再化混沌一般恐怖。

    那存在的道行境界比起罗帆还要高深,虽说之前需要解决的问题比起罗帆要严重百倍,但反应速度却也不会比罗帆少稍差上半分。

    在那雷霆出现之时,他便已是反应了过来,八只手臂光速一转,在虚空凝成了一个奇异的形态。一个好似将一切天地,一切大道,一切规则,一切法则都凝聚在其中的玄妙形态。

    这形态出现之后,那一方已经重新飘到他头顶的那一方印玺猛然往下一沉,而在他八只手臂之间则是在同时生出一股罗帆从没有想象过,更没有见识过的一股奇异的力量。

    这力量拥有某种混沌性质,又有某种风性,更包含着某种奇妙的火性,风火更好似在这力量之间产生之无穷无尽的反应,生出无限种奇异的变化,产生似乎可以在混沌之中开天辟地的威能。

    这一股力量出现的瞬间便往上直冲而上。

    在那印玺下沉到他面前的瞬间,与那印玺融合于一处,让那印玺气势暴涨万倍,其色泽更是直接化为奇异的暗金之色,上面所透出的任何一丝丝波动,都让印玺周围的空间、时间都随着波动起来,好似要被这波动所打乱,覆灭一般。

    没有任何声响传出之间,那类似都天混沌神雷的,罗帆所凝聚出来的那一道雷霆已经与那印玺撞在一处。

    那印玺看似实质,事实上也只是一股力量而已。因此,看似是雷霆与印玺相撞,但事实上却也只是两股力量相撞而已。

    而这两股力量的相撞,却是产生了无比奇妙的湮灭效果。

    两股力量本身、时间、空间、物质、能量,都在这湮灭效果之下完全消失,一个越来越大的黑洞从两者相撞之处不断扩大,瞬间便将那存在包裹在其中,继而再将在不远之处的罗帆也包裹在其中,足足扩大到直径千万里方才停了下来。

    若这黑洞只是普通的时空孔洞,那到了这一刻,便已是这黑洞在规则、法则乃至无上大道的作用下重新缩小,最终完全消失的时刻了。

    但,显然的,这黑并非普通的时空空洞。

    大罗级别的力量,并非那么简单便能消除。此时此刻,在这时空空洞之中,那湮灭的效果依然不曾消失,依然是时时刻刻的持续着,将其中任何一丝丝恢复的迹象完全剿灭,让这黑洞似乎能够永久的存留下去一般。

    这变化看似粗陋,事实上却包含了无穷无尽的奥妙,蕴含了无穷大罗之玄机。

    这湮灭效果连时间、空间都能湮灭消除,但对于那存在与罗帆而言,却并非致命的存在。

    罗帆自不必多说,此时他身上覆盖的那件长袍乃是虚空无极宫的力量所演化而成,他身着这长袍便相当于在虚空无极宫之内,这湮灭的效果自然不可能作用在他身上,而只能够作用在那虚空无极宫的力量之上。而虚空无极宫的力量却是无穷无尽的,湮灭一点,便生出一点,足以支持罗帆在这时空孔洞之中生存到永久。甚至,便是到了这力量消失的时候,罗帆也能够凭借自身的法力来护住自身,那效果也不会比借助虚空无极宫来护住自身差上多少。

    因此,这时空孔洞的湮灭效果,对罗帆而言根本便没有任何威胁。

    而那存在,他能够在九黎大天地跨越无穷旹空的混沌状态来到洪荒天地,这时空孔洞的湮灭效果又如何能够比得上混沌状态?自然对其同样不可能对其有什么影响了——哪怕他在混沌状态穿梭借助的不是自己的力量,也不会改变他能够在混沌状态穿梭的事实。

    “这样一来,不管你有什么手段律令天地,也不可能再有任何效果了吧。”见得这变化,罗帆淡淡的开口说道。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