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确信的怀疑

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确信的怀疑

    第七百四十章确信的怀疑

    这声音之中,包含了无法形容的愤怒,更蕴含了一种强烈至极的难以置信。

    大罗金道巅峰的存在,居然在攻击一名大罗散道的时候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势,这对于这四面八臂的存在而言,简直便是颠覆了他的价值观。这让他怎能不有一种被侮辱的愤怒,又有一种无法形容的难以置信?

    这声音之中蕴含的强烈情感直接被罗帆所感知到。

    但罗帆对此却毫不在意,他所发出的那毁灭力量没有丝毫的停顿,反而是更加强烈的对着那些无数世界组成的沙雾进行绞杀。让那无穷世界的损毁速度变得愈发的快速,让其中生灵的灭绝愈发的彻底。

    而这,让那四面八臂的存在变得愈发的愤怒起来。

    只是,虽是愤怒,但这四面八臂的存在毕竟也是成就了大罗金道巅峰这一无上境界,对于自己心绪的控制之强,到达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

    只是过了他本人所在时空的一小会,他便已是恢复了平静,并直接做出了应对。

    他又是有另外两只手臂以与之前两只完全不同的方式向着罗帆所在的那片时空抓去。

    大罗金道巅峰的存在,其神通威能早已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距离圣人级别虽有着天壤之别,但相比于其他在这境界之下的存在而言,与无所不能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因此,改变自身所处位置的时光流速,对他而言根本便没有任何难度。只不过他并没有罗帆那种对时光的执念,而且深知九黎大天地的长生理论,故而从来不曾将这种加快时光流速的方法用在自己身上罢了。

    但此时此刻,他若是再不改变自己所处的时光流速,不让自己所处的时空与路佛按所处的时空持平,那等待他的,便是那两只手臂完全被罗帆所抹灭,他耗费在这两只手臂之上不知多少亿年时光的努力,也将化为泡影。

    在这种情况下,由不得他不十分不情愿的改变自身所处的时光流速,努力的向着罗帆所处的时光流速靠拢。

    只可惜,他还是太慢了。

    对他而言,将自身所处的时空加速到外界的数千万倍并非一件不可能的事。但,那却并不是指他能够随时随地的将自身所处的时空加速到那个层次。

    大罗金道巅峰对于在其下的存在而言近乎无所不能,但毕竟非是圣人,非是真正的无所不能。

    他想要将时光加速到与罗帆所处时光流速持平,让自身的动作能够跟得上罗帆自然不是难事,但那却需要有一个过程。

    十万倍,这已经是他短时间内所能加速到的极限倍数了。

    若是要再加速,哪怕是以他大罗金道巅峰的道行境界,也需要耗费若干年的时光,而且也还需要其他种种条件方能做到。

    “该死!这人绝对是疯子!不是疯子,怎会将自身所处的时光加速到这等层次,这简直就是在找死啊!”这存在在达到自己所能加速的极限之后,心神意念之中唯有这般一个念头在不断环绕着,表达着他的愤怒与无奈。

    瞬间将时光流速加速到原来的十万倍,这在任何洪荒天地的生灵,哪怕是在罗帆眼中,都是一种近乎不可能的强大手段,但在此时此刻,却依然比起罗帆所处的时光流速要慢上数百倍之多。

    这数百倍时光流速的差距之下,待得那存在的两只手臂破入罗帆所处的时空之中之时,他原来的那两只手臂已经只剩下两道若有若无,似虚似实,好似没有任何实质存在,又好似乃是无穷宇宙无穷天地之间最为坚固,最不可破除的奇异虚影。

    这两道奇异的虚影形如手臂形态,若隐若现,在罗帆身处的时空之间缓缓的划动着。

    其每一次的划动,都划过道道玄奥至无法想象的轨迹,努力的想要凝聚什么一般。

    虽只是两道手臂虚影,似乎比起之前那两只手臂脆弱了无数倍,但,罗帆所引发的,那能够将无穷世界绞杀的毁灭力量,却对其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

    那毁灭力量不断的冲击,不断的绞杀,不断的扭转,都没有让那两只手臂虚影有哪怕一丝丝的损伤。

    便好似那两只手臂虚影真的只是虚影,完全不受外界一切力量的影响一般。

    罗帆见此,终于暗自叹息,抬手一转,便有着两个奇妙的黑洞凭空生成,化为两只手掌一般,对着那两只手臂虚影便兜了过去。

    这两个黑洞黑黝黝的,其中有着时间也有着空间。

    但那时间、空间的构成形式却是无比的奇妙,无比的玄奥,乃是用一种便是此时的罗帆也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方式构筑而成。

    这种构筑方式,让这两个黑洞事实上的成为了两个门户。

    两个通往不知何处的门户。

    这两个门户威能玄妙至极,那两只手臂的虚影虽连罗帆所发出的,能将无穷世界绞杀的毁灭力量都无法丝毫动摇,但却对这两个门户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能力,直接被这两个门户一吞,便消失在那黑洞之中,到达了这门户所连通的所在。

    便在这时,整个洪荒天地都剧烈的震荡起来。

    这种震荡是如此的奇妙,如此的不可思议,好似整个洪荒天地忽然间重新回到了之前天地大劫最为**之时一般,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在瞬间发生,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再度出现,整个洪荒天地的星空,那下方最深处的幽冥,都再度开始了奇妙的演化。

    星空之中的无穷星辰精气凝聚体好似时光加速一般,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凝聚壮大,整个星空的周天星斗大阵似乎在那一瞬间加速了千百万倍。

    下方地底最深处的幽冥之中,那在核心之处存在着的那一个玄奇的轮盘更是在瞬间将自身的流转速度加快了千百倍,但这种加快,却并没有对整个幽冥造成太大的压力,而是好似整个幽冥之中的时光都加速了千百倍一般,虽那轮盘吸收幽冥灵气的速度加快了千百倍,却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自然,自然到在幽冥之中的那些生灵都不曾感受到任何哪怕一丝丝的异常之处。

    便在这一瞬间,那四面八臂的存在猛然间发出一声惊天的怒吼。

    这怒吼声之中所包含的除了之前那种无边的愤怒,难以置信之外,便是一种幽深无比的恐惧——一种生命受到威胁,一种自己随时可能没命的恐惧!

    这种恐惧,在不知多少亿万年以来,他便唯有在面对圣人师尊之时方才可能泛出,甚至他都以为这无边混沌状态之中便唯有圣人级别的存在才可能让自己恐惧,但此时此刻,面对着罗帆这么一个,在他看来如同蝼蚁一般,他甚至在平常只需要自己的气息微微一个波动便能让其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存在,他却居然生出了这种如此强烈的恐惧出来,这让他更是恐慌,更是难以置信起来。

    “不可能的,我那两只手臂怎么可能被这么一只蝼蚁完全抹去?这怎么可能?难道这蝼蚁身上有着什么东西能够对我的存在造成威胁?!”此时,这四面八臂的存在心神意念之间唯有这般一个念头。

    随着这个念头出现,他那两只已经渐渐破入罗帆所处时空,要对罗帆进行攻击的两只手臂不由自主的收了回来,却是在心中的恐惧驱使之下,不敢再对罗帆动手了。

    这四面八臂的存在作为一名后天生灵,拥有着超越绝大多数先天神祇的长生之心,长生意志,这既是表示他有着比绝大多数先天神祇更加强大的潜力,能够有更大几率成就圣人,但同时,也表示他比起绝大多数先天神祇更加的怕死。

    长生之心,长生意志,便是生存之心,便是生存意志。这种心灵,这种意志越是强烈,对生命的眷顾,自然便越是强烈,自然也便越是怕死了。

    而他能够再被圣人收为弟子之前那十万个元会的时光里面在繁盛无比的九黎大天地之间活下来,除了他有着许多保命神通之外,他的谨慎,方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此时此刻罗帆居然能够使用他所不能了解的手段将他两只手臂的存在完全抹去,让自己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两只手臂,这生存下来的无数年都是四面六臂,而不是四面八臂一般,这已是足以威胁到他的生命了,这让他怎能不感到惊骇,不谨慎对待罗帆?

    由此,他忽然间退缩,也便是合情合理了。

    对于这四面八臂的存在有着这种反应,罗帆虽有些惊讶,但却并不觉得难以理解。

    罗帆的长生之心,长生意志也是极其惊人的,对于那存在的心态,自然是能够清晰的把握,甚至他觉得,若是自己遭遇到那存在所遇到之事,他的表现说不定也不会比那存在好上多少。

    “好在方才悟出了一点东西,要不然这一次怕是真的麻烦了。”罗帆此时已是稍稍放松了一些,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般一个念头。

    之前,那他绞杀无穷细小如同微尘的世界之后所残留的,那两只手臂的虚影非是其他,正是那两只手臂的存在本源所在,更是那四面八臂的存在这不知多少年来,对这两只手臂乃是自己的那种强烈的意志具现化而成之物。

    可以说,只要这两道虚影存在,便是那两只手臂被绞杀多少次,其上面的一切血肉,一切世界被抹杀得多么彻底,这两只手臂都必定能够恢复过来,甚至便是其所需要花费的时光,都不需要多久。

    但,只要这两道虚影被抹去,那哪怕那两只手臂没有任何损伤,对那存在而言,都相当于已经失去这两只手臂了。换句话说,只要这两道虚影被抹去,那两只手臂就算是完整的,也已经相当于普通人被斩出来的两只手臂,变成了两件死物,再非那存在所有。

    正是因为这两道虚影是如此重要的存在,故而,想要抹去这两道虚影的难度,却绝不同于之前那两只手臂的实体。

    毕竟,要将手臂的实体抹去,只需要超越这两只手臂的强大力量便能够勉强做到。而要让那存在承认自己从出生到如今已经拥有了不知多少万亿年之久的两只手臂居然不是自己的,居然是不存在的,那难度之大,便可想而知了。

    罗帆此时乃是大罗散道巅峰,勉强算是触摸到了大罗真道的门槛,算是颇为强大的存在。但相对于大罗金道巅峰的那存在而言,依然是如同蝼蚁一般,想要抹去那两只手臂的实体存在都已经需要耗费数十年准备,爆发自身所有的实力,以有心算无心方能勉强做到了。对这两道虚影原本该是无能为力才是。

    但,别忘了,在这之前,他却是通过那存在的话语,悟得了掌控天地大劫的某种玄妙存在的存在。更是通过这种感悟,创出了借助那种存在来为自己谋求好处的法门出来。

    而此时此刻,更是洪荒天地天地大劫余波依然残留的时候,也即是说,乃是那种玄妙存在依然在洪荒天地之间有所残留的时刻。

    这,便让罗帆能够有办法通过自己所创出的玄奇法门来借助那玄妙存在的威能了。

    之前他抬手发出的那两个黑洞一般的门户,便是他引动那玄妙存在的威能所构筑而成的。

    可惜的是,他的道行境界毕竟只是勉强触摸到大罗真道的境界,距离能完全掌控那玄妙存在的圣人境界还有着不知多遥远的距离。

    故而,这般两个黑洞虽是他引动那玄妙存在的威能构筑而成,但他本身却对那种构筑方式完全无法理解,甚至连那两个黑洞一般的门户到底是通往何处,那两道虚影到底是被送到了什么地方,在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引起洪荒天地这般变化都完全不知,更别说要体悟那构筑方式的玄妙了。

    这种无法理解,这种不知,便如同他对于天地大劫到底为何会发生,为何会让洪荒天地有那般种种好处完全无法理解,完全不知一般。

    那两个黑洞一般的门户在吞入两道虚影之后,微微一震,便直接化归无形,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过了不知多久,似乎又是数十年过去了。

    一把叹息之声方才悠然传来:“莫非在这这年之间还有着其他大天地的圣人来到这一方天地?不知那是哪一方大天地,阁下可否告知一二?”

    这声音已经无比的平静,好似之前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一般。

    这一片虚无之间,一切交流凭借的都是心灵、意志,罗帆能够感知到那生灵的存在,便自然能够接触到那生灵的意志,故而他们的交流却并没有什么时光的交错,因此却是没有什么障碍存在,也没有什么延迟。那存在发出意念,罗帆自然便接收到,而罗帆发出的意念,那存在也不会觉得太过快速。

    罗帆一听这存在的话语,心中已是明白他的心态了。

    “看来,他对于自己的自信已经深入到神魂深处,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打破他的这种自信了。”他的心神意念之间有着这念头闪过。

    从那存在的话语之中,罗帆轻松便能知晓,那存在还是自认为自己的实力乃是圣人之下的第一人,无论任何天地,无论任何生灵,哪怕是与他同等境界的存在,只要不成圣人,便绝不可能伤害到他。

    而既然此时罗帆能够伤害到他,那便表明罗帆背后一定站着圣人级别的存在。虽说不可能是圣人级别的存在直接出手,也定然是那圣人级别的存在残留的力量在起作用。

    至于自己为何没有感觉到那圣人的出手与力量,也只不过是因为圣人级别的神通威能非是他这种未曾成圣之人所能理解的罢了。

    正是这种心态,让他说出方才的那句话语。

    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那个念头闪过之后,他瞬间便变得更加放松了。

    因为,他已经明白,眼前这四面八臂的存在对自己的威胁,对洪荒天地的威胁,已经变得极小极小。至少,他主动出手对付自己的可能性,已经变得极其微小了。

    绝对自信之人一旦确信自己的看法,便绝不会因外人的言语行为而改变看法。眼前这存在,明显便是这种绝对自信之人。因此,接下来,无论罗帆再说什么,哪怕是他摆出一大堆无可质疑的事实来否认有另一个大天地的圣人站在自己背后,他也绝不会相信,而只会认为罗帆在虚言哄骗,有不可告人的阴谋正在针对着他。无论那种事实是多么的无可辩驳,多么的完美,都不会改变他的这种看法。

    而只要他的这种看法存在,那么,他主动攻击罗帆的可能性,便会极其微小。

    毕竟,哪怕是再自负,再自信之人,只要不是圣人,便绝对不敢主动去找人一名圣人级别的存在。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