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办法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办法

    第七百四十一章办法

    既然已是如此,罗帆自然也不会客气,当下便道:“我说没有,你定是不信,那再说也没有意思了,阁下不如说说到底是如何打算的吧。”

    那存在听得罗帆此言,那四面各自露出果然如此之色,便好似罗帆所言之事完全是在他的预料之中一般。

    “果然如此,看来那一方他大天地的圣人所谋甚大,即便是到了此时居然也不愿透漏出一丝一毫的痕迹。不过,我却也是代表九黎大天地而来,当初师尊发现这一方天地在这方天地的百多元会之前,其他大天地的圣人不管如何都是后来者,若我便这般离去,我自然是无所谓,对我师尊的威严却是一种伤害。”那四面八臂的存在淡淡的道。

    他却也没有追问罗帆那隐藏在他背后的圣人到底是来自何处,到底有什么谋划。

    毕竟,对他而言,此时罗帆所代表的,乃是一名圣人级别的存在。他在九黎大天地生存了那般漫长的时光,对于圣人的威严比起罗帆更加的清楚,既然圣人的意思是不透漏分毫,那他若是定要追问,便是对圣人威严的挑衅,若是激怒了圣人,那他的小命怕便交代在这里了。

    而且,罗帆的表现也正和他之前的猜测。

    既然最开始没有说出那圣人的存在,如今自然也不可能说出那圣人的存在了。若是罗帆直接说出来,他反而要怀疑罗帆是否在虚言哄骗他了。

    至于他所言的,不能就此离去,那却也是正理。

    他乃是听从九黎大天地的某位圣人之命前来洪荒,若是仅凭自己的一点猜测便不战而逃,那又将九黎大天地的那圣人置于何地?

    罗帆感应到这人的话语,微微一笑,道:“那你又打算如何?”

    那存在笑道:“很简单,你将我的两只手臂还回来便可以了。既然那两只手臂既然被你借助外力抹去,自然也能借助外力还回来,而这两只手臂回来之后,那上面自然带着圣人力量的烙印,日后回归九黎,我也就有话对师尊说明了。”

    罗帆听得这般话语,摇了摇头,道:“这却是无能为力。将阁下的两只手臂抹去,这已是耗费了我的一切能力了,我甚至不知那两只手臂是用何种方法被抹去,哪里有办法将两只手臂交出来?阁下还是换个条件吧。”

    那存在眉头一皱,不过转眼间便显出恍然之色。

    他已经想到了罗帆的道行境界是如何的“低微”,若是罗帆有着他此时这般道行境界,对圣人级别的力量自然能够做到勉强的控制,至少能发能收,在抹去某种存在之后,自然也能将之找回来。

    但,以罗帆如此“低微”的道行境界,能够触动那圣人级别的力量已是无比难得了,想要能发能收,那简直便是做梦。

    明白此处,这存在不由得露出了无奈之色。

    那两只手臂是他耗费了不知多少年时光的精力方才淬炼而成的,如今居然已经再无法回归,这让他如何能够不无奈?

    他之前提出的那个提议自然是能够勉强的和自己的师尊交代过去,但同时也包含着他的一点私心,一点重新得回两只手臂的私心,此时这等私心却化为泡影,他也只能换个方法来与自己的师尊交代了。

    没错,此时此刻,他心中所思所想,便都是向自己的师尊交代了。

    他并非圣人级别的存在,穿越无边混沌状态来到此处所凭借的自然不是自己的力量,而是他师尊,一名在九黎大天地至高无上的圣人赐下的一道力量。

    这道力量玄妙至极,能够护着他穿越不知多少旹空的混沌状态,能够让他在一瞬间拥有圣人级别的神通威能。

    但也仅仅是如此而已。

    这力量虽是玄妙,但毕竟只是一道力量而已,或许在平常其能够做到源源不绝,永不损耗,但当借助这力量做到圣人级别方能做到之事的时候,这道力量便会被极快速的消耗——比如,穿越那不知多少旹空的混沌状态,这一道力量便已经消耗了足足一半之多。

    剩下的那一半力量,他若是想要回归九黎大天地,或者离开洪荒天地,便绝对不能使用!

    至少,不能借助那一股力量使出唯有圣人级别方才拥有的神通威能。

    而他此时已是大罗金道巅峰,距离圣人级别虽激起遥远,但神通威能上早已达到了圣人级别之下的巅峰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他若是到了不得不借助圣人级别的力量之时,所使用的,必然是圣人级别的威能。

    而显然的,面对一名背后有着圣人级别存在作为靠山的对手,他并没有绝对的信心能够不动用这一股力量便能战而胜之。

    既然如此,那他唯一的选择,自然便只有退缩,唯有如何向自己的师尊交代了。

    他乃是大罗金道巅峰的无敌存在,心念电转之间,已是有着亿万个念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交织闪烁而过。

    转眼间,他便已经想清楚了一切,明白了该如何去做方可了。

    “既然如此,你便再接我一招吧。若是这一招你都能够挡得过去,我绝无二话,转身便走,如何?”那存在淡淡的道。

    这,便是他想到的,面对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

    哪怕这种办法,可能会让他的身躯损失更多,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要证明对方身后有着圣人级别的存在,除了那对自己的伤害之处能留下圣人力量的烙印之外,最好的办法便是证明自己已经用尽了全力,却依然无法取得胜利。这两点之间,这对自己的力量无比自信,认为自己乃是无边混沌状态之间圣人之下第一人的这存在而言,第二种办法反而是他最为倾向的方法。

    显然的,此时第一个方法无法奏效,自然便唯有选择第二个方法了。

    罗帆感应到那人所说的话语心念一动,暗道一声果然。

    他的心思无比的清明,却是绝不相信只凭之前那一番猜测,便能兵不血刃的让对方完全放弃,直接退出洪荒天地。

    此时这等接对手最强一招的情况,已经是他预想当中最好的一种情况了。

    因此,他当下便道:“又有何不可?你且动手吧。”

    那存在明白罗帆绝对不可能将战斗环境放在外界,而只能将这战斗环境放在这一处连时间、空间都没有的虚无之处。罗帆又岂会不明白,唯有在这一片虚无的环境之中,他方才有着一丝丝的胜利机会,因此,他们两人都没有要将这一片虚无区域消除,将战场放在外界。

    那存在感应到罗帆的回答,深吸一口气。

    他的四面尽皆生出莫名的变化,十二只眼睛之中有着无穷光芒在不断的闪烁,每张脸的第三只眼睛都隐隐间有着紫色的光华在吞吐着。

    这些紫色的光华没有任何之前那种尊贵的气势,反而是无边的冷,一种没有任何情绪,没有气息,没有气势,乃至一切对不曾存在的冷。

    这种冷,深邃到生命烙印的深处,若是一般生灵看到这种紫色光芒的生灵,都会由心生出一种整个身躯都被冻住,被完全凝固的感觉出来。甚至会觉得在这种紫色光芒之下,连时间都会被冻住,变得不再流动一般。

    而只要他们生出这种感觉,那他们自然便会失去行动能力,甚至失去对外界的感知,好似时间真的被凝固住一般。

    这紫色光芒在那存在的四只第三只眼睛之中不断的吞吐,每一次吞吐,都有着微微的壮大。

    数十亿次吞吐之后,这光芒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巅峰,几乎完全凝成了实质,猛然一冲,一凝,转眼间便在他的头顶凝成了一方紫色的印玺出来。

    这一方印玺的颜色看起来与之前所凝聚的那一方印玺一般无二,但其本质却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在这印玺之上,似乎有着无数个世界在纠缠,在争斗,在壮大,在覆灭。更有着无穷无尽的生灵在其中祈祷赞颂,凝聚出一股股不可思议的意念在其中堆积,在其中精粹一般。

    那印玺之中无数个世界的构筑方式与他之前两只手臂的构筑方式完全不同。

    显得更加的玄妙,更加的繁复,也更加的坚固。

    整方印玺出现在那存在的头顶,自有一股奇妙的波动从印玺之上扩散出去。

    这一股波动玄妙至无法形容的境地,任何遇见这波动的存在,哪怕是虚无,都直接退避开去。便是那一股造成这一片时间空间都不存在的虚无的那一股湮灭力量,在碰见这一股波动之后,都自然消散,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只是,这一股湮灭力量在消散之后,取代那湮灭力量的却并非洪荒天地的星空,而是一个奇异的时空,一个奇异的领域。

    那是属于这印玺所带来的,由于这印玺那强烈到极限的存在感所带来的,映照那印玺内部存在方式的奇异时空。

    这一个时空玄妙至无法形容的地步,其中的景象每时每刻都在千变万化着。

    似乎每时每刻的,这一个时空都有着亿万个世界在其中生灭一般。

    随着那波动的扩散,这一个时空内部的体积也在不断的增大着。不一会间,居然已经是将罗帆所在的位置包裹在这时空之内。

    罗帆在那印玺出现的瞬间便已经瞬间察觉到那印玺的奇妙所在,知晓那一方印玺比起之前出现的印玺要强大了不知多少亿万倍以上。

    只是,显然的,这一方印玺要施展出来,对那存在的压力之大,也比起最开始那一方印玺要强大不知多少亿万倍。

    至少,此时此刻,在这一方印玺出现在那存在头顶的瞬间,那存在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轻松舒畅之色,反而是显得无比的痛苦,好似无穷天地的压力都加载在他的身上,让他周身颤抖,面色苍白,神情凝重到极致,甚至隐隐间还有着点点冷汗从他的身上不断的渗出。

    这也让罗帆明白了为何最开始之时这存在不凝聚这一方印玺出来将这一片虚无完全驱除。

    不过,即便是明白此处,罗帆却也并不打算直接任由这存在施为。

    将这一片虚无驱除并非这一方印玺的全部威能,而只是这一方印玺的存在所带来的影响而已。也即是说,这一方印玺的威能,绝对比起这一股将这一片虚无驱除的那波动强大无数倍以上,绝对比起之前像自己抓来的那两只手臂要强大无数倍。

    有了这种认知,罗帆哪里还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

    凭借他自身的力量,连之前那两只手臂的攻击都不一定能够接下,这比起那两只手臂要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印玺,他又哪里有可能接得住?

    因此,在那印玺之上的波动将他包裹住的瞬间,他的心念沉浸在某种玄之又玄,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境界之中。

    隐隐间,某种至尊至强,包裹整个洪荒天地,甚至渗透而出,遍及无边混沌状态的奇异存在被他若有若无的感知到。

    这种若有若无,更近于无,有的方面极其的细微,近乎完全不存在一般。

    但,便是这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已经让罗帆清楚的了解那存在是如何的浩瀚,如何的强大,如何的不可思议。

    那无限强大,其中有着无穷时空,无穷力量的洪荒天地相比于这存在而言,简直便连微尘都算不上。在罗帆的感觉之中,甚至亿万个洪荒天地加在一起,方能勉强的充当这存在面前的一粒微尘。

    对这么一股如此不可思议的存在进行感知,让罗帆不由得生出一股无法形容的信心,一种即便是面对圣人也能有所作为的绝对信心。

    在这信心之下,他忽然觉得眼前那存在所施展出来的那一方印玺是如此的弱小,如此的脆弱,甚至能隐隐的感觉到,那一方印玺之中有着许多的构造不合的弱点,这些弱点使得这一方印玺的威能比完美的状态要弱上许多,也让罗帆感觉自己想要破除这印玺并非什么难事。

    那存在自然不知道罗帆如何看他的印玺,此时此刻,他的全部心神,全部力量都已是投注在这印玺之上。

    这印玺,非是实质,而是一种果,一种位。可以说,这一个印玺,便是他一生修行的总结,是他一生修行而成的果位。

    这印玺之上的每一丝痕迹,每一点构造,其中的每一个世界,每一名生灵,都代表着他修行的某一方面。

    这所有的一切结合在一处所形成的印玺,便是他的一切,代表着他从古至今不知多少万亿年的一切修行,是他一起神通,一切威能的结合。这印玺所能发挥的威能,甚至比他本身更要强大不知多少倍,乃是他名副其实的最强手段。

    也是他认为自己乃是无边混沌状态圣人之下第一人的依凭所在。

    若是罗帆连这印玺都能挡住,那即便他背后不是圣人,这存在也再不敢与罗帆作对了。

    至于那印玺之上那好似连时光都能凝固的了冷,正是这存在的修行本质——为求长生永存,一切的一切都能抛弃,哪怕是时光,哪怕是过去,哪怕是现在,甚至是未来,都能完全抛弃。正是这种抛弃一切的道心,构筑成了这种连时光都能凝固的冷!

    因为这印玺乃是这存在的修行果位所凝,故而,到这一方印玺真正变得完美,真正能超脱天地,在混沌之中自由往来的时刻,便是这存在突破大罗金道成圣之时。

    罗帆处于那种奇妙的状态之中,对于周围袭来的那一方时空毫不在意,只是抬起自己的双手在虚空之中缓缓的划过。

    刹那间,洪荒天地的某一处位置微微生出一种微妙的变化。

    这种微妙的变化通过无数繁复至不可思议的变化不断的变大,不断的传递,从那距离罗帆所在之处不知多少亿亿亿亿亿万里的位置刹那间便传递到了此处。

    当此之时,这变化已经引发了惊天动地的变化。整个洪荒星空都随着而生出了极其精微奥妙的转变。隐隐间,那巨大无匹的周天星斗大阵的运转方式已经产生了玄妙的变化。

    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在这变化之中忽然凭空凝聚在罗帆与那存在所呆的这一片虚无之上。

    随着力量的凝聚,这一片虚无之中忽然有着无数时空碎片凭空产生。

    这些时空碎片出现的方式诡异到无法形容,出现之后按照某种比无上大道更加复杂的方式连接在一处,形成了一个繁复到极限,玄妙到尽头的形态,让这一方虚无居然化为一个奇异的黑洞。

    这黑洞,不同于之前罗帆随手拍出的那两个实质上是门户的黑洞,而是一个包含了无穷力量,能剿灭一切,能破灭一切的黑洞。

    在这黑洞之中,罗帆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受到一股无穷的排斥力,让他向着黑洞之外快速而去。

    而那四面八臂的存在,却只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在受到拉扯,拉扯着他向着黑洞最深之处沉去。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