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二章 离去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二章 离去

    第七百四十二章离去

    这拉扯力并不甚强大,但却自有一股无法抵挡的气势,将那存在的一切力量都完全压抑,让那存在只感觉自己的一切都在这不甚强大的拉扯力量之下不断的向这黑洞的深处沉去。

    那存在大吃一惊,头顶那一方印玺剧烈的震荡,无穷不可思议的丝线从那印玺之中抽出。

    这些丝线并非能量所凝,甚至都没有实体,而是玄之又玄的,好似大道规则所凝一般,一旦出现,便让那印玺周围因为印玺的存在而显现出来的那一个时空猛然一凝,那存在感猛增千百倍。

    刹那间,便从一个虚幻的时空化为无比真实的存在。

    一股股无法形容的意念更是从那印玺之中渗出,直接充斥在这时空之中,让这时空之内那时时刻刻发生无数次变幻的景象生出莫名的改变,隐隐间遵循着某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规则,形成了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让这时空随着而变得越来越稳固起来。

    只是,这时空的变化却依然无法阻止那一股无形的拉扯力量对其不断的拉扯。

    虽说这拉扯力量的效果减弱了许多,让那存在向着黑洞深处沉去的速度减慢了数倍,但毕竟依然还在不断的向着黑洞深处沉沦而去。

    在这一瞬间,那存在的十二只眼睛之中各自透出一种惊惧的光芒。

    这拉扯力量实在是太诡异了,太不可思议了。

    本来,以他的实力,这种程度的拉扯力量该是无法对他的身形造成丝毫动摇的,甚至连扯动他身周,因为他的存在而有所变化的哪怕一颗最细微最普通的微尘,都不可能做到。

    但,此时此刻,这种不甚强大的拉扯力量之中,居然包含着某种他完全无法理解,甚至有种他即便再提升千万倍也绝对无法理解的奇异法则。

    这种法则似乎不属于这一方天地,更与九黎大天地的一切法则完全不同,好似更在他们之上,能够统治他们一般。

    而正是在这一种玄奇的法则之下,这一股不甚强大的拉扯力量方能让自己几乎无法反抗,让自己的一切都在不断的向着那黑洞深处沉去。

    再这一瞬间,这存在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般念头:“果然是圣人级别的力量。这般一来,我即便此时退缩,师尊也定然不会再怪我了。甚至会因我发现某个其他大天地的存在对这一方天地的图谋而对我有所嘉奖也说不定。”

    如此念头闪过之后,他再不迟疑。

    张口轻喝道:“如此看来,阁下已是接下了我的这一招,我也有话与师尊交代了,便如此别过吧,日后若是有暇,或可来九黎大天地一会。”

    他说着,一股无法形容的玄奇力量忽的从他体内深处,某个罗帆此时完全无法找到任何痕迹的所在浮现而出,刹那间裹住他的身躯,将他的身躯转化为一道若有若无,更散发出一股不死不灭,万劫不磨气息的力量。

    这一股力量出现之后,直接冲入他头顶那一方紫色的印玺当中。

    那印玺得了这一股力量,那原来在罗帆眼中所存在的一切不完美,一切漏洞瞬间被弥补,整方印玺散发出来的无穷冷意之中被增添了一股万劫不磨的气息。

    这一股气息一出现,那之前让这存在完全无法抵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不断向着黑洞深处沉沦的拉扯力量好似化为虚无一般。

    虽说依然存在着,依然在努力的作用着,但却再无法对这印玺产生任何效果。

    便好似这拉扯力量只不过是虚幻,只不过是影子,根本不会对现实时空产生任何效果一般。

    而那印玺周围的时空,更是产生疯狂的变化。

    一切光影,一切意念结合在一处,居然组合成一片不可思议的场景,在刹那间重演了开天辟地的过程,清浊两分,地水火风演化,无穷时空从无到有的诞生。似乎只是一刹那,又似乎过去了千百万年之久一般,一方奇异的蛮荒天地,已是出现在那印玺周围。

    这一方天地是如此的奇妙,其中的空间并不甚巨大,但却完整无比,其中的时间、空间的稳固程度,都远超大千世界,几乎达到了洪荒天地的层次。

    那其中,有着滚滚的奇异元气充斥着其内部所有虚空,让那天地之中弥漫着奇异的云雾之中一般。

    整方天地,透出一股无法形容的蛮荒气息,完全取代了那黑洞的所在,完全占据了那湮灭力量所早就的那一片虚无的位置。

    便如同一方嵌入洪荒天地的奇异时空一般,牢牢的固定在星空之中,任凭洪荒天地的规则、法则冲撞,任凭洪荒天地的无上大道不断的侵蚀,都不能让其动摇分毫。

    便是罗帆所引发的,那掌控天地大劫,控制一切变化的奇异存在的力量,也不能对其有丝毫动摇。

    那并非那存在的力量比不得这一方天地,而是罗帆所能引发的,那存在的力量,远比不得这一方天地所蕴含的力量。

    罗帆早已在之前那黑洞出现之时便直接被那拉扯力量轰出黑洞,来到洪荒天地的星空之中,从外界遥望着那黑洞。

    那四面八臂的存在之前在拉扯力量不断沉沦之时所说出的那句话语在当时对他而言简直便是死要面子,死不认账的典型。

    毕竟,都已经在那黑洞之中不断沉沦,眼看这便要步入他之前两只手臂的后尘了,居然还敢那般大言不惭的说出就此别过,日后有暇再聚之类的话语出来,这种不顾形势的大言,自然是让他相当的看不惯。

    但,当那人说出那句话语之后,那一股散发出不死不灭,万劫不磨气息的力量从其体内浮现出来的瞬间,罗帆便明白,那存在所说的话语绝非大言,绝非死要面子死不认账,而是有着绝对的把握,有着强大的依凭方才敢说出来的话语。

    因为,他在感应到那一股力量的瞬间便明白,那一股力量非是其他,而便是圣人级别的力量。

    圣人级别,乃是一种远远超过罗帆此时道行境界的力量,甚至比起此时那大罗金道巅峰的存在都要强大不知多少万倍的无上存在。

    这种存在的力量,罗帆别说了解其奥妙,便是看都不曾看见过。

    但,不曾看见过却不代表他无法认出这种力量的存在。圣人,与道果大道证得混元道果该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或许称呼不同,玄妙不同,但级数上,必定是相似的。

    而这一级数,最大的特点,最明显的特征,便是不死不灭,万劫不磨!便是天地覆灭,宇宙重生也不能让其消亡的不死不灭,便是天地大劫加诸其身也不能让其有丝毫消磨的万劫不磨。

    在这等情况下,能够产生出散发不死不灭、万劫不磨气息力量的存在,便唯有圣人级别的存在方能做到。

    因此,他在感应到那一股力量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便瞬间明白,那力量的来源之处了。

    圣人乃是无所不能的无上存在,对于这种存在而言,若是罗帆同样拥有证得混元道果的道行境界,自然能够有办法抵挡。

    但他此时此刻的道行境界甚至只不过是大罗散道巅峰,勉强算是触摸到大罗真道的境界而已,距离证得混元道果还有着不知多少亿万里的距离。这种差距,即便是他能引动掌控天地大劫的无上存在的力量,也绝对无法抵挡。

    故而,在这力量出现之后,他便明白,那四面八臂的存在自己是绝对留不住的了。

    虽是如此,但罗帆却也不感到气馁。

    他原本便没有奢望能将这存在留下来,此时这存在的脱困方式有些才出乎意料,但却并不能对他构成打击。

    他反而是因此而感到无比的庆幸,无比的喜悦。

    圣人级别的存在乃是比罗帆高上不知多少亿万倍的无上境界,能够提前见识到圣人级别的力量,对罗帆而言也是难得的机缘。若是能够从中有所领悟,对他自然有着数之不尽的好处。

    因此,在知道无法留下那存在之后,他便将一切杂念消除,全心全意的关注着前方的一切哪怕最细微的变化。

    故而,在那圣人级别的力量裹住那存在的身躯,让那存在似乎别那力量所同化,从而被那力量裹挟着涌入紫色印玺,以至于印玺变得无比完美,从而再演开天辟地的整个过程都被他毫无遗漏的看在眼中。

    甚至,被他以绝**力镌刻在自己的神魂深处,永生永世都不会忘怀。

    这整个过程乃是开天辟地,再造时空的过程,对其内部而言,时光自然是没有任何意义。也就是说,对其内部而言,时光,几乎是无穷无尽,直至永久的。

    但,在外界看来,那无穷无尽时光的整个变化过程,却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

    在罗帆的眼中,那一股力量出现,直至那一方奇异的,比起大千世界都要高级不知多少倍,隐隐间可以与洪荒天地相媲美的天地成型,时间只不过是过去了亿万分之一刹那。

    几乎可以说,那力量的出现与天地的成型乃是同一时刻。

    这么短暂的时光,即便罗帆已是体悟过剑疯子开天辟地那一过程的场景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却也无法在这段时光之中对这再演开天辟地的过程有任何体悟。

    他只是隐隐的感觉到,这一再演的过程比起剑疯子开天辟地那一过程更加的完善,其中蕴含的玄奥更多,包含的道理更加的深邃,但却不如剑疯子开天辟地那一瞬间的场景那般的真实。

    便好似,这一个过程,只不过是一种演练,只不过是将过往的某些场景再演出来的一种光影一般。

    换句话说,剑疯子开天辟地那一瞬间的场景给罗帆的感觉,便是那乃是真实的生活。而眼前所展现的那再演开天辟地的过程便是一场电影一般。

    电影一般都比起生活更精彩,更富有戏剧性,更跌宕起伏,更引人入胜,但,生活就是生活,生活的真实性,绝非电影所能比拟。

    这种真实性的区别自然非是两者区别的全部,只是,这一过程发生的时间毕竟是极其短暂,故而虽知晓其中还有着更多的区别,但罗帆却没有时间去分辨。只能将之完全镌刻在神魂深处,等待日后重新去体悟而已。

    “怪不得那存在不努力体悟圣人级别的力量,而是要来洪荒借助洪荒天地的天地大劫来成就圣人,原来是因为如此。”罗帆暗自叹息。

    此时此刻,他对于成就圣人级别的难度有了更深一层的认知。

    眼前这重演开天辟地的过程看似已经开辟出了一方比大千世界要高级不知多少的天地出来,似乎已经勉强可以让这四面八臂的存在能够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往来,让他从此不死不灭,万劫不磨。

    但,这天地,事实上那却是那一股圣人级别的力量的威能所致,相当于是这存在的师尊,那一名曾经以意志降临此处的圣人亲自出手开辟而成,其中所蕴含的道理,所蕴含的大道,都是那圣人自身所悟。

    正是因为这一过程乃是那圣人所悟,整个过程只不过是重演当初那圣人级别的存在开天辟地的过程而已,故而方才显得有些不真实,好似放电影一般。

    而这种不真实,更是阐述出来一个无比重要的概念。

    那便是,不是自身从无到有悟出来的开天辟地法门,哪怕是完美的复制出来,都无法让一名修士获得本质的突破,成就不死不灭,万劫不磨的位业。

    即便是圣人级别的力量亲自将圣人开天辟地的过程复制出来都有着这种不真实之感,更何况他人复制圣人的开天辟地过程了?

    正是因为这一概念,方才使得圣人弟子成圣的难度与其他生灵并没有本质上的降低,不会因为他们乃是圣人弟子,能够听从圣人教诲便会较容易成圣。依然是必须求取成圣机缘,依然是必须如同普通修士一般抓住每一个成圣的机会。

    顶多,只不过是他们有着圣人庇佑,能够有更多的机会来到他们身前供他们去抓住而已。

    认识到成圣的艰难,罗帆心中反而涌起了一股无穷的斗志。

    “我有着这般多的机缘,不单单拥有直达混元道果的修行法门,更拥有两道先天不灭灵光,有着两种不同的开天辟地场景,甚至有着地球宇宙的不同大道支撑,还有着洪荒天地的数次天地大劫之机缘,若是如此还不能证得混元道果,那也妄自为人了。”他心神意念之间涌现出这般一个坚定无比的念头出来。

    便在他心中涌起无穷斗志之时,那印玺周围,因为印玺变得完美而开辟出来的那一方天地已是微微一震,直接便将洪荒天地的时空震碎,刹那间消失在洪荒天地之间。

    整个过程诡异到无法想象,玄妙至无法形容。

    似乎那一方天地原来只是虚影,忽然间失去了产生虚影的根源,直接消失于无形一般。

    罗帆刹那间便明白,这乃是那四面八臂的存在借助那圣人级别的力量依然残留着的机会,直接被那一方时空裹挟着,震碎洪荒天地的时空,进入了他进入洪荒天地之前的混沌状态之中,向着不知多少旹空之外的九黎大天地而去了。

    明白这些,罗帆不由得暗自可惜。

    “可惜我的道行境界实在太差,若不然的话,方才那天地震碎洪荒时空的瞬间便能感应到混沌状态的存在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一般情况下,震碎洪荒天地的时间、空间,便会出现一片虚无。便如同之前那一股湮灭力量将这一片星空的能量、物质、时间、空间都完全震碎之时诞生出那一片虚无一般——将时间、空间震碎化为虚无,以罗帆此时大罗散道巅峰的道行境界便能勉强的做到了。

    但,这并不是结束。

    这虚无,虽说不属于洪荒天地,隔绝了洪荒天地的规则、法则,甚至便是无上大道的影响也被削弱到微乎其微。

    但不管如何,毕竟还是在无上大道的影响之下,在广义上来说,依然是属于洪荒天地,只不过是即将脱离洪荒天地,与洪荒天地做到相对的**罢了。

    在这虚无背后,方才是混沌状态。也就是说,若是有一股更加恐怖,更加玄妙的力量能够将这一片虚无也震碎,便能够真正的脱离洪荒天地的无上大道影响,真正的脱离洪荒,进入混沌状态之中。

    这一股更加恐怖,更加玄妙的力量,非是道行境界突破极限而证得混元道果的存在,绝对无法产生。更非是此时的罗帆所能做到。

    方才,那一方天地,便是凭借自身所拥有的圣人级别的力量,直接将洪荒天地的时间、空间乃至隐藏在这背后的虚无瞬间打破,从而直接从洪荒天地脱离。在这过程之中,混沌状态定然是有着一瞬间从那被震碎的虚无之中透出,若是罗帆的道行境界足够,便能直接感知到其存在。

    可惜的是,那一股震碎的力量实在是太过恐怖,太过玄妙,那虚无都被震碎,罗帆那没有足够道行支撑的目光,感知,意志,以及其他一切能够到达那一处位置,让其察觉到那一瞬间变化的存在,同样都会被那力量所震碎,自然不可能直接看到那混沌状态了。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