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修士与世界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修士与世界

    第七百四十四章修士与世界

    这其中,最震撼的,反而是道行境界最高,已是突破地仙**颈踏足太乙的罗浮。

    正因为他比起广菩等人更加强大,故而,他对这些光影的感悟,自然是更加的多,而这种多,自然便让他更加认识到这种变化的宏大与浩瀚,从而受到更加强烈的震撼。

    在之前,罗浮自以为自己在整个洪荒天地掀起主角之争,指引人族与妖族争夺天地主角,在整个洪荒天地的各处点燃战火已是宏大至极,足以在未来洪荒天地无穷岁月之中留下不朽的传说。

    但,与这脑海之中所见的天地剧变相比,他所引发的那些,便是称之为小打小闹,都算是有些抬举了。

    无穷广阔的洪荒天地在这剧变当中,覆灭又重生,漫天的星辰坠落,崩散,又重聚,十八重地狱从洪荒之下挤入洪荒,整个洪荒天地的元气浓度先增长到原来的不知多少千万倍,接着又渐渐缩减,最终稳定在此时只是原来的百多倍而已,便是洪荒大地也在这过程之中碎成一千多块,整个洪荒包含的区域更是获得了超乎想象的增长,天空高了百多倍,大地厚了百多倍……

    如此种种之中的任何一种拿出来,都足以让罗浮震撼得无法言语了。

    此时所有变化在瞬间展现出来,对罗浮的震撼程度提升了何止千百倍,这让他甚至连体内的力量都无法再控制,隐隐间便要沟通洪荒天地的无上大道,牟取无穷大道玄奥要自然证就太乙道果了。

    好在,此时此刻,他乃是在罗帆的面前。

    罗帆不单单已是大罗散道巅峰的无上存在,更因为种种机缘而**天地而存,再不受洪荒天地规则、法则乃至无上大道的拘束。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身周一定范围之内,自然会对洪荒天地的无上大道形成一定的排斥。

    因此,在罗帆身边,罗浮想要沟通无上大道的难度却是比起在其他地方大了许多倍。而这,便让他有着充足的时间在自己完全沟通无上大道,接引无上大道的无穷玄奥入体之前回过神来。

    故而,在体内法力即将被引动,地仙道果即将破灭之前,罗浮终于还是从震撼之中回过神来,将体内的种种异状压下,脱离了那种沟通无上大道的状态。

    沟通无上大道,接引其中无穷大道玄奥入体以突破道行境界,这乃是普通修士梦寐以求,甚至愿意为之抛弃其他一切情感的机缘,但对罗浮而言也不过如此而已,与之相比,他更愿意与自己的父亲再呆上久一点的时间,而不愿意将与罗帆相处的时光浪费在那上面。

    罗帆对罗浮的动作自然是完全看在眼中,但却并不曾阻止。

    其中自然有着尊重罗浮选择的意思,更多的还是他早已看透了罗浮的道行,知晓以他此时的积累,无论将这种沟通压下多少次,都不会对他有丝毫影响,他依然能够在任何时刻沟通无上大道,能够在任何时刻证得太乙道果。

    罗浮受到的震撼远远超过广菩三人,但他毕竟是中间有着差点突破道行境界的异变,故而,当他回转过来之时,广菩三人反而依然处于震撼之中,神色微微惊愕莫名,眼神之中透出一股无法置信的神采。

    不过,他们三人虽是比罗浮慢了一点,却也慢得不多。

    毕竟那些场景只是罗帆话语出口所引起的天地变化所凝,信息量虽多,却也远不如罗帆直接将信息灌入,更不如亲眼所见,想要脱离其影响,难度却并没有多大。

    当几人醒过来之后,罗帆方才抬手一拂,口中说道:“机缘难得,莫要耽搁时间。”

    他的这一拂并不曾包含任何力量,更不曾引起洪荒天地的元气改变,但这一拂却是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效果。

    刹那间,罗浮等人便如同被清风吹起的羽毛一般,身形轻轻浮起,接着时空极速流转,在他们还未曾反应过来之前,便已是来到了一个他们无比熟悉,却又显得那么陌生的天地之中。

    这里,赫然便是已经在天地剧变之中也同样发生剧变的明界。

    显然,方才罗帆那轻轻一拂,已是在并不曾引起洪荒天地任何时空波动,任何能量震荡的情况下,直接让他们跨越了无限虚空,来到了那依附在日月之上的明界之中。

    明界乃是当初罗帆专门为罗浮与广菩两人炼制而成的奇妙天地,其中早已深深的刻下了他们两人的烙印。

    当明白此处已是明界的瞬间,罗浮与广菩两人的心灵同时受到牟宗很难过极其微妙的触动。

    这种触动好似是某种奇妙的引子一般,让无穷无尽的信息从某个玄之又玄的所在通过这引子疯狂的涌入他们两人的心神意念之间。

    这些信息,非是其他,正是这明界在天地剧变过程之中所出现的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

    若是他人,这些信息足以将任何一名与他们两人同样道行的修士撑爆,但他们毕竟是罗浮与广菩,乃是这明界的主人。

    因此,这些信息的量虽是无穷无尽,但他们却无比轻松的将之完全容纳。

    甚至只是呼吸之间,便已是完全明白了这些信息所述一切内容,更是在这过程之中已是明白了罗帆为何会要他们在这个时间来到此处,甚至连与他们认真聊一聊的时间都不愿浪费了。

    明白这种种,罗浮与广菩对视一眼,眼中皆有喜悦与庆幸。

    也没有什么时间去感怀与罗帆相聚的时光实在太短,当下便由罗浮开口道:“明界即将提升为中千世界,这对我们将是一个极大的机缘,纯阳,果儿,你们快快随我与你母亲一同融入明界之中,体悟其中奥秘。”

    罗纯阳与罗果在罗浮说话之前已然没有从之前的变化之中回过神来,已然是沉浸在罗帆之前所展现出来的那无限神威之中,此时听得罗浮这般一说,不由得皆是双眼大亮,将种种复杂心绪直接压在心底,口中直答应。

    连罗帆也没有浪费时光,罗浮与广菩更不会浪费。

    他们乃是这明界之主,这明界的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他们只是念头一动,几人便直接挪移虚空,来到明界最为核心的一处所在。

    这里,乃是一处看似十分普通的虚空,甚至便是元气的浓度,也与其他位置并无太大的区别。只不过,此处位置牵连甚广,整个明界的一切规则、法则,都隐隐间经过此处。

    他们四人来到此处,罗浮与广菩便身形一震,他们体内的法力同时散发出来,直接将他们四人完全裹住。

    法力,乃是修行道果大道的修士一生所修之道的显化,其中蕴含的威能强大至不可思议。

    罗浮与广菩两人的法力依然处于地仙级别,自然远比不得罗帆那种一颗法力单元都能化为能覆压一切太乙级别的无上威能。但却也拥有无穷威能,可以做到无数在普通修士看来神乎其神的事情。

    此时,罗浮与广菩两人的法力,便做到了这种神乎其神的事。

    这些法力在将他们四人裹住之后,自然生出某种无法形容的变化,这变化让他们四人的身形直接消失无踪,好似直接融入明界之中,从而成为明界的一部分一般。

    便在他们四人借助法力的玄奇威能融入明界的瞬间,漫天星辰在同一时刻微微一震。漫天星辰核心所在的太阳与月亮在这种震荡之中,生出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冥冥中似乎有着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好似包含了整个洪荒天地一切道理,一切规则、一切法则的不可思议存在从虚无之中流出,直接贯通了日月,让太阳与月亮的关系生出了某种微妙的变化。

    在这变化之前,太阳与月亮同为周天星斗的核心,彼此之间力量流转,玄奥互补,隐隐间有自然流转的意思,但他们两者之间的力量性质毕竟是近乎完全相反的,彼此之间虽有互补,却也依然有着相斥之意存在,让他们之间的力量在流转互补的过程之中,依然有着许多相互湮灭,消失于无形。

    但在此时此刻,在那微妙变化出现之后,太阳与月亮隐隐间的那种相斥已经被削弱到近乎不存在。这种相斥之意被削弱,太阳与月亮之间的力量流转瞬间加快了十倍,便是每一次流转的力量,也暴增了十倍以上。

    这种变化是如此的显著,显化于外的景象,便是在刹那间,天空之上的太阳与月亮的亮度猛然收敛。

    转眼间,已是化为一红一银两个圆盘高挂在虚空之上,彼此遥遥相对,光芒伸缩之间,好似呼吸相合一般。

    如此变化,使得整个洪荒天地的亮度降低了数筹。

    若说原来洪荒天地如同被暴晒一般,那此时,便好似在柔和的晨光之下。因此,虽说是光芒减弱了,但却能引发更强大的生机,让整个洪荒天地的环境变得更加的适宜生灵诞生。

    之所以如此,原因正是因为太阳与月亮之间力量的流转效率获得超乎想象的提高。正因为太阳与月亮之间力量流转效率提高,使得从中散逸出来的,辐射整个洪荒天地的力量再度减弱。

    而这种力量的表现,便是那照亮整个洪荒天地的光芒。

    因此,才造成了洪荒天地的亮度减少,从原来的过度照耀变成了亮度适中。

    这变化对洪荒天地有着这般影响,对于依附在日月之上的明界,其影响自然是更加的巨大了。

    便在这时,整个明界好似也被那一股玄之又玄的存在直接贯通。

    刹那间,明界的一切规则、法则都受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存在冲刷,每一道规则,每一道法则,都在这冲刷过程之中变得更加的稳固,更加的晶莹,更加的玄妙。

    而这种变化,对于明界而言,便如同在已经不堪重负的骆驼身上加上一根稻草一般,直接让明界突破了原来的**颈,从原来只是近乎中千世界,真正的成就中千世界!

    中千世界与小千世界看似只是一级的差别,但其中的差距,却是巨大到不可思议。这一点从一个中千世界之中能够承受三千个小千世界在其中开辟这一点上已是可见一斑了。

    除了中千世界能够承受数千小千世界在其中开辟依附之外,中千世界能够诞生散仙之境的修士这一点,让这中千世界在本质上已是远比小千世界强上无数倍。

    在罗帆的虚空无极宫之内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大千世界形成了三级的系统。

    其中,小千世界之内能够诞生不成仙道的修士修行,也即是说,在小千世界之中修行的生灵,只要成就长生,便再不可能在小千世界之中修行。必然是被小千世界排开,进入上层的中千世界之中。

    这其中的原因,并非因为小千世界不能承受能够长生的生灵在其中生存。而是因为,只要生灵成就长生,其对小千世界的本质,便会造成某种莫名的危害,让小千世界在这过程之中会渐渐的退化,最终到某一层次,便会让小千世界退化为普通空间,最终崩溃。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罗帆虚空无极宫内部三层世界系统方才会有着那种法则出现。

    毕竟,这种长生的生灵在小千世界之中修行对小千世界的损害虽小,但若一个小千世界要长久的留存下去,这种损害便不可不管。不然总有一日,会因这种损害而然小千世界崩散消失的。

    而中千世界则不同了。

    中千世界与小千世界却是有着本质的不同。这种不同,便是,小千世界之中不能源源不断产生的,那种因为长生生灵修行而必然吸取的某种本质是会不断产生,不断恢复的!

    正是因为这种特点,中千世界方能够让地仙三境的修士在其中修行而不会有丝毫损害,不会因为在其中生存的地仙三境修士数量太多而无法承受。

    这一点,便是中千世界与小千世界最大的不同,也是中千世界之所以比小千世界珍贵无数倍的根本原因所在。

    至于罗帆的虚空无极宫之中为何要有修士突破地仙三境成就太乙三境之时便将之从中千世界排斥出去,让其职能飞升大千世界,那自然便是因为太乙三境的修士只要在中千世界之中修行,便自然会造成中千世界的某种损伤,最终与长生生灵在小千世界之中修行一般,让中千世界退化,最终可能崩溃消失。

    当然,太乙三境的修士在中千世界之中修行所吸取的,自然非是长生生灵在其中吸取的那种存在了。

    太乙三境的修士已是见得太乙,所吸取的,自然便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其到底是何物的太乙——这一过程乃是任何修士都无法控制的过程,哪怕这修士甚至不知道太乙如何吸取,吸取之后又到了何处,对自己又有什么作用,都无法改变这个结果,只要他修行了,中千世界所蕴的太乙,便自然会向其流淌,自然便会不断损耗,最终让中千世界受到损伤。

    以此类推,小千世界之中所损耗的,便是某种长生的本质,或许可以名之为地仙。

    而再往上的大千世界,又另有玄妙。

    其中或许能自生太乙,无论损耗多少都能用最短的时间恢复过来,从而让大千世界整体之上的太乙不会受到削减。

    正是因为如此,大千世界方能承受太乙三境的修士在其中修行。

    对于自己的虚空无极宫在三层系统小成之时能够有着那种奇异的法则自然生成,罗帆在当时并不完全了解其中的原因,只知晓这般规则的出现,能够对三层世界系统的稳定有着无数的好处。算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但,在见识了洪荒天地渡过这一次天地大劫,生出这种如此不可思议的剧变,更是与那四面八臂的存在一番争斗而触摸到大罗真道境界之后,他对于三层世界系统为何会生出那种奇异的规则已是再无任何疑惑了。

    三层世界系统乃是自然生成,其中玄妙之处,并非在罗帆的控制下而成。而是那九百多万近千万的世界在出现之后,自然按照能让整个系统最长久存在下去所自然形成的一种形态。

    三层世界系统之中所包含的规则,包括这种飞升的法则,自然也是这近千万世界为了长久留存下去而自然生成的。

    也即是说,这飞升法则的出现,正是修行生灵的存在所引发,是对修行生灵本质的某种折射。

    那长生生灵修行之时对“地仙”的吸取,太乙三境生灵修行之时对太乙的吸取,乃至在之上大罗三境修士修行对某种奇妙存在的吸取,对之前对罗帆而言乃是隐晦到完全无法察觉的存在。

    但那也只是在之前而已。

    在之前与那四面八臂存在的争斗之中,他被那四面八臂的存在所触动,甚至能够隐隐间感应到洪荒天地之上,无边混沌状态之中,那某种掌控天地大劫的存在,这三大境界的生灵对世界的索取哪里还能够逃脱他的感知?

    再结合三层世界系统的形态,他自然是只需稍稍思索,便明白了其中本质。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