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惩罚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惩罚

    九黎童子此时所在的位置乃是在虚空无极宫内部的大千世中,其中所发生的一切变化,自然都不可能超脱罗帆的感知。

    故而,九黎童子那三头六臂之躯所带来的那种种奇异的威能,都被他直接看在眼中。

    让他即便是此时再无多少注意力放在九黎童子身上,也不得不感慨那圣人之躯的强大之处。

    不过,也仅仅是感慨罢了。

    不管那圣人之躯到底是有多么强大,此时此刻对他而言都没有多少意义。他却有着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做。

    他念头微微一动,意念已经回归身躯。

    抬目向天空望去,双眼透过无穷遥远的距离,更穿透了时空,直接看到了那隐藏在明界核心所在之处,借助那明界由小千世界向中千世界转化那一瞬间的跃迁之力提升自身道行境界的罗浮一家四口。

    在他的眼中,他们四人身上的气息,体内的力量,识海之中的神魂的一切变化,都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掩,让他轻轻松松的便看了个通透。

    “浮儿证得太乙道果已是必然,广菩虽比浮儿难上一些,但也没有多大问题。纯阳与果儿两人道行境界毕竟太差,顶多也只能成就金仙之境罢了。却是有些可惜了这一机缘。”刹那间,罗帆已是将他们四人借助这明界跃迁力量所可能获得的好处了悟于心。

    明白这些之后,他再不顾他们几人如何去体悟玄妙-,抬手轻挥。

    便有数道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却是雷九逍、古灵、林天南这三名弟子,以及榈鸾天娥流霞这三名拜在罗帆门下的先天神。

    这六人在当初罗帆收取洪荒天地幸存生灵之时,便已是被罗帆收入袖里乾坤之中了。

    在这十数万年之间,他们一直是呆在罗帆的袖里乾坤之中,虽能保持清醒,却难以修行,无法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提升分毫。

    这比起罗浮自然是差了许多·但比起其他浑浑噩噩,甚至连时光感觉都凝固,变得好似雕塑一般的其他众多生灵来说,却又是好了不知多少倍了。

    他们六人此时出现在此处·第一眼便发现了罗帆,当下表现得如同罗浮几人一般,在没有注意到周围洪荒场景的变化之前,便翻身拜倒,大礼参见。

    罗帆微微一笑,抬手轻拂,将他们几人扶起·口中道:“此次天地大劫波及极广,为师却也无法守护住你们,唯有将你们收入袖中,你们莫要有所不满才是。”

    几人一听罗帆此言,自然是皆称此乃师尊、老师慈悲,绝不会有任何不满,甚至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挖出来让罗帆看看,表示自己所言绝非假话。

    罗帆也只是随口一眼·微微一笑,道:“好在此时洪荒天地依然处于大劫余波,种种变化并未曾完全稳定·你等也可细细观悟一番,定可获得无数好处。此处为师有一部法诀可助你等体悟变化。”

    说着,他念头微微一动,也不需要动作,虚空便有无穷光影凝聚。

    转眼间便在他的面前凝聚出一大片文字、图案的影像,复制分化,化为六道光华,直接冲入他们六人的识海之中,让他们六人瞬间明悟了那些文字与图案所记载的种种奥妙。

    那上面的法门非是其他,正是一部罗帆之前所创造出来的·借助那掌控天地大劫的玄妙-存在的威能来补益自身的法诀。

    只不过,是稍稍有些改变,将其中一些雷九逍等人此时的道行境界完全无法理解的种种变化去掉,增添了许多应用之法罢了。

    这一变化,固然是让那一部法诀妙-用大减,顶多也只能引动罗帆所能引动的那玄妙-存在的皮毛——而罗帆本身所能引动的·便已经是那玄妙-存在的皮毛了。因此,想要借助这一部法诀来证道成圣,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但,即便是如此,这一部法诀相对于他们几人原来所悟的种种法诀来说,已经是精妙-到了无法想象的境地。怕也唯有当初罗帆所传的那些法门能够与之媲美一二了。

    如此精妙-难言的法门,足以让他们耗尽一生去体悟,让至少让他们突破此时所处的境界,自然没有什么难度。

    因此,在感应到这一部法诀之后,雷九逍等人都只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喜悦,大喜过望的再度拜倒,谢过罗帆传法。

    罗帆微微一笑,挥手扶起他们几人,道:“去吧去吧,此时机缘着实难得,若是再耽搁下去,机缘过去了可便再难找寻了。”

    他们几人一听,连忙向罗帆再行一礼,之后遵循着各自的意志,向着洪荒天地各处而去。唯有雷九逍却是落在后面,待得其他几人消失之后,雷九逍方才返身而回,重新来到罗帆身前。

    罗帆对雷九逍的到来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微微笑着看着雷九逍,也不开口,等待着雷九逍。

    雷九逍原先的神色有些犹豫,待得见到罗帆那柔和的神色之后,一咬牙,向罗帆拜倒,道:“弟子心中有着一个疑惑,已经积压了数十万年,不知师尊可否为弟子解惑”

    说着,将头叩地不起,等待罗帆回答。

    罗帆收了笑容,叹息一声:“你果然是说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想清楚了呢。”

    “师尊神通无限,定知弟子要问何事,求师尊为弟子解惑。”雷九逍斩钉截铁的道,虽是头叩于地,周身上下却散发出一股倔强无比的气势,似乎不得到答案誓不罢休一般。

    罗帆见此,又是一声叹息,抬手轻拂,雷九逍便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整个过程他甚至生不出一丝丝抵抗之意,便感觉似乎唯有站起来方能更好的表达自己的心意,似乎自己天生便要站着,而不是跪倒在地一般。

    这种情况对于掌控了亿亿万妖族不知百多个元会的妖祖而言,简直便是不可思议的事,毕竟对于洪荒众生而言,妖祖雷九逍乃是整个洪荒天地除道尊之外最强大的两人之一,如此强大的存在,又怎会连想要跪都做不到?

    但此时此刻,一切却是显得那般的自然。

    甚至便是雷九逍自己,也无法生出什么无法接受的想法。毕竟,罗帆的强大被罗帆纳入小千世界不知多少千万年的他比起其他任何人,哪怕是鸿钧,哪怕是罗浮,甚至便是将罗帆无所不能当成是一个信念的林天南都要清楚,都要明白。

    因此,即便自己已是金仙之境巅峰,甚至有着无数次感受过自身掌控太乙威能也依然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师尊面前甚至连蝼蚁都算不上,师尊的一个念头便可将自己的一切存在完全抹去,便可让自己不知多少万年的一切努力完全覆灭。

    在如此情况下,对于此时所发生的事,他自然是没有一丝一毫疑惑的。

    “你所问的,必定是为师为何在当初你与你二师兄兄弟二人的争斗当中,如此偏向你二师兄吧。”罗帆叹息道。

    “正是此问求师尊解惑。”雷九逍知晓自己无法抵抗师尊的意念,也不再强求跪倒,但却是第三次说出让师尊解惑这句话显然这一疑惑已经在他的心底压了不知多少年了。

    这也是必然的,罗浮虽是师尊的儿子,但他又何尝不是师尊的弟子?师尊在自己与二师兄的争斗当中偏向二师兄,这点他自然是可以理解,也是预料得到的。但,罗帆的偏向却也实在是太明显,太夸张了。

    那种偏向,简直便只差亲自动手来将自己打败了。

    如此明显,如此夸张,让雷九逍如何接受得了?没有在心中生出怨恨已经算他心智坚定,理智超卓了。

    罗帆听得雷九逍如此说来,摇了摇头,道:“九逍徒儿,你看这洪荒天地。他是如此广阔,如此浩瀚但整个天地之间的生灵,哪怕是最繁盛之时,相对于整个天地而言也是稀疏得近乎没有的。在这如此寂寥的天地之间,为师能获得你们几名弟子,是多么难得之事,你可知晓?”

    说话间,罗帆随手指点,整个洪荒天地似乎直接铺陈在雷九逍面前一般,让雷九逍自然而然的受到浸染,感受到他的心境,感受到在罗帆眼中的洪荒天地。

    罗帆此时已是成就大罗真道,虽只是刚刚踏入,但其道行境界,其神通威能,其眼光感应,都已是超越了金仙之境巅峰的雷九逍不知多少亿万倍了。

    在这种情况下,罗帆眼中的天地,对雷九逍而言自然是有着无法形容的震撼,瞬间便影响了雷九逍,让雷九逍忽然间觉得自己心中的不满与疑惑相对于整个天地而言是那般的渺小,那般的不值一提。

    他口中喃喃:“弟子明白,能在茫茫天地之间找到师尊并拜在师尊门下,实乃弟子一生最为幸运之事。”

    “既然你知晓你我师徒一场是多么难得,多么幸运,自然便明白,在为师眼中,你等皆是为师最亲近之人,你二师兄虽是为师之子,但为师对他与对你们,却也并无多少区别。”罗帆叹道。

    “那,为何······”雷九逍一听,神色怔忪,但双眼之中依然有着一种倔强。

    雷九逍的心性经过在小千世界之中淬炼了那不知多少千万年的时光之后,早已是达到近乎圆满的境地。但这种圆满的心性,却并非代表他在什么时候,什么人面前都是一副云淡风轻,一切尽在把握之中的神态。

    事实上,心性的圆满,只是让他看透一切人情世故,让他心中没有多少疑惑,故而才能够云淡风轻,一切尽在把握之中。哪怕是偶尔有一些疑惑,有一些不解,他也能够通过心性的压制而保持原来的那种平静的神态。

    而此时此刻,他心中却是有着强烈的不解,有着压制在他心底不知多少万年的疑惑。而且在他面前的又是这天地之间,他唯一在意的师尊,他自然是不会表现得如同在其他人面前一般云淡风轻、一切尽在把握之中了。

    因此,他此时的表现,便是如同普通凡人一般,没有丝毫掩饰,没有丝毫的虚伪,只是最真实的心灵反应。

    罗帆微微一笑道:“这,是天地的大势啊,难道你到现在都看不明白?若是我不帮助你二师兄,这天地大劫如何可能如此顺利的被掌控这洪荒天地如何可能在大劫之后显现出如此一副场景?”

    罗帆的话语很是简单,但却如同一道闪电一般,瞬间撕开了雷九逍心神之中积聚了数十万年之久的疑惑。

    刹那间,无数光影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瞬间闪过,让他瞬间汗流浃背。

    “若是当初二师兄的实力无法与我持平,这天地大劫将会以什么形式出现?”这个问题瞬间便在他的心中有了答案。

    天地大劫,乃是一种非人力所能消除的劫数·雷九逍自然不会有那种若是罗浮的实力远远弱于自己,自己轻松获得生灵便不会打碎无尽星空,让星辰坠落的大劫出现。

    他修至如今的无上道行,让他明白,即便是当初自己轻松击败罗浮,天地大劫也必定会出现,而且将可能以另外一种形式出现。或许,可能会妖族之中忽然出现分裂·或许可能是忽然有着什么种族凭空崛起,或许天地忽然受到什么冲击忽然崩溃之类的情况出现····…

    雷九逍的思维快速无比,刹那间在他心神意念之间·洪荒天地已经崩毁了千百次。每一次的过程,都比起此次产生的天地大劫要严重不知多少倍。每一种天地大劫引发的可能性,都远远比起此时天地大劫的过程要危险无数倍,要难以控制无数倍。

    如此这般种种念头闪过之后,雷九逍终于恍然大悟,冷汗狂泻之际,眼中也现出惭愧之色,向罗帆直接跪倒,口中称道:“弟子惭愧,如今方才知晓师尊深意·之前弟子居然心怀不满,实在罪该万死,求师尊惩罚!”

    罗帆并没有一直阻挡雷九逍跪倒,因此雷九逍心神激荡之下,却是突破了罗帆之前所残留的意志,让他直接跪倒在地了。

    罗帆的道行境界高深莫测·一切生灵的真实情感在他眼中皆是一览无遗,因此,他却是直接看出雷九逍的话语乃是发自内心的真实情感,而不是明白形式之后的客套话语,不由得十分欣慰。

    他笑道:“何必惩罚,你有此心,也是自然而然的,要怪便怪为师不曾在之前便给你们讲清楚。”说着,他又是一抬手,雷九逍再度如同之前那般不可抑制的,甚至没有产生丝毫反抗意念的便站了起来。

    “师尊不必安慰弟子,此事事关重大,若是事前讲清,说不定便会生出莫测变化,产生不可预测的严重后果,如何能够讲清?此事实乃弟子之过,求师尊惩罚,不然弟子心中不安,无法静心修行。”雷九逍面色涨红,道。

    他的话语真诚无比,让罗帆清楚的感应到他的意志是多么的坚定。

    罗帆见得雷九逍如此坚定,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唯有叹息一声,道:“既然如此,为师便给你施加一点惩罚,也好让你定下心来。”

    “多谢师尊。”雷九逍面色大喜,道。

    对他而言,在明白罗帆行为的深意之后,他对于自己之前怀疑罗帆用心,认为罗帆是太过偏向二师兄,是对自己情感的伤害这件事无比的介怀,认为自己辜负了师尊的心意,认为自己简直不配为师尊的弟子。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罗帆不给他惩罚,只是轻轻的放过他,甚至温言抚恤,他都会在心中生出严重的不安,更觉自己的行为实在恶劣,心神由之而难以安定下来,这对修行一道来说简直便是致命的,他自然是无比期待罗帆能够给他施加一定的惩罚,让他为自己之前的想法付出代价,这样才能够让他的负罪感消减,让他的心神安定下来。从而才能够更好地方修行。

    因此,雷九逍求罗帆惩罚的话语,却着实是出自真心,而非是虚言。

    罗帆正是看出这一点,方才同意给雷九逍一些惩罚。当然,也只是名义上的惩罚而已。雷九逍需要这一惩罚来安定自己的心神,但罗帆却不可能专门为雷九逍因为误会而产生的想法而给他施加惩罚,这其中却是有着一个度的把握。

    这个度的把握对于其他人或许困难无比,但对罗帆而言,却是轻松至极,他有着千百万种方法能够给雷九逍施加看似惩罚,事实上却是对他进行锻炼,让他能在这“惩罚”之中获得好处,获得提升的方法。

    当此之时,罗帆随手一指雷九逍,道:“为师便罚你百元会之内不能使用天子分身吧。”

    说着,冥冥中有着一股奇妙-的力量降临在雷九逍身上,直接将雷九逍身上的某种玄妙-存在封印,让雷九逍恍然之间已是完全失去了原本他幸苦修炼出来的那风天子、雷霆天子与祝融天子这三大分身的感应。便好似他从来没有修出这三大分身一般。

    如此惩罚,对于雷九逍而言,简直便是废去了他大半战力,不可谓不重了。

    但,对此,雷九逍却没有丝毫的怨言,反而是松了口气,道:“多谢师尊成全。”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