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一章 明悟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一章 明悟

    第七百五十一章明悟

    三大分身对于雷九逍而言重要无比,几乎是雷九逍超脱罗帆传授种种法门窠臼的所有成就的总结。

    其威能对罗帆而言或许算不上什么,但对雷九逍而言,不单单是其渡劫灭魔的无上神通,更是他日后成就自我之道的依凭所在。

    在这种情况下,这三大分身被罗帆封印,这对雷九逍而言,这惩罚可以说已经是严重到极点,几乎关系到了他日后能否拥有真正自我之道了。

    但,即便是如此,雷九逍此时却是完全放松下来,心神意念变得清明无比,对罗帆躬身行礼,告辞。

    罗帆微微一笑,道:“去吧去吧。机会难得,不可浪费。”

    雷九逍躬身拜过,转身化为一道长虹向着直觉指引的方向而去了。

    “这三大分身的威能虽说是一般般,但却包含一种深层的玄奥,乃是一种大道的种子,以你如今的道行境界根本无法感悟到那种玄奥,若是一直使用,反而会形成灯下黑,待得你拥有感悟那玄奥的道行境界之时,反而是无法感悟到那玄奥了。百个元会过后,你或许便能拥有感悟到那种玄奥的道行了吧。”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般念头。

    他封住雷九逍三大分身,自然并非是为了惩罚雷九逍,而是发觉了那三大分身有着成为雷九逍自我之道的潜力,乃是一种大道种子,故而借助惩罚的机会,帮助雷九逍去温养壮大那种大道。

    以便让雷九逍成长到此时鸿钧这般,超脱他所传大道的窠臼,真正找到适合自己的大道。

    洪荒天地比起雷九逍等人被罗帆收入袖里乾坤之前,已经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极少数极少数的痕迹之外,几乎让他们以为这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天地了。

    雷九逍等人在与罗帆相见之时,没有什么心思关注周围,只知面前的罗帆,但在离开罗帆之后,他们却不由得被眼前这玄奇莫名的,与他们以往所见相比已是有着翻天覆地不同的洪荒天地所震撼。

    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玄妙,那般的新奇。

    他们几人的道行境界都极其高深,更有罗帆所传的种种精妙难言的飞遁法门,那飞遁速度之快,自然是不必形容。

    在数日之后,连同雷九逍在内的六人,已是各自去到了他们的目的地所在。

    这些地方,有些是在洪荒大地一千二百九十六块大陆之中的某一块,有些则是在虚空之上,洪荒与星空之间的交界,有些更是直接便是在无边星空之中,还有的则是在无边的海洋之间。

    但不管是在何处,那一处位置都必定隐隐的散发出与他们本身相合的气息,透出一股股能够冲击他们几人心神的意念,撼动着他们的心灵,故而才会指引着他们的直觉,让他们去到那里。

    花费在赶路之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数日,雷九逍几人自然不会再浪费时光,而是毫不迟疑的便在他们的目的地所在之处触动罗帆之前传授他们的那一部法诀。

    那法诀无比的玄奥,其中的繁复精微之处,几乎超越了他们以往所见过的一切修行法门。

    好在这法诀与道果大道一脉相承,哪怕是榈鸾天娥流霞他们三人对于这法诀的脉络都似乎曾经见过,故而想要修行这一部法诀对他们而言却并没有什么难度。

    因此,哪怕是榈鸾三人,也只是花费了数个时辰之间,便将那法诀运转起来,隐隐间感应到了冥冥中存在着的,那甚至比起大道都要深邃,都要浩瀚,都要玄奥的奇妙存在。

    那,正是无边混沌状态之间,掌控一切完美天地天地大劫的玄妙存在。

    这一存在的玄妙之处,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即便是罗帆借助更加繁复,更加精妙的法门,也只能引动其中的一丝丝皮毛而已,他们几人所使用的法门比罗帆简陋了不知多少倍,粗劣了更不知多少,所能引动的自然更只能达到罗帆的皮毛。也即是说,这这浩瀚存在皮毛的皮毛。几乎便是微不足道,完全能够忽略的。

    这几人之间,雷九逍自己已是金仙之境巅峰,距离太乙道果只剩下一层薄薄的薄膜,似乎只要轻轻一捅便能证得太乙道果,是几人之中最强大之人。

    在他之下的古灵、林天南几人,虽不如雷九逍远甚,但却也皆有金仙之境的道行。只不过古灵、林天南两人修行的乃是道果大道,比起并不修行道果大道的榈鸾天娥流霞三人要强大千百倍罢了。

    这等道行,已是站立在整个洪荒天地的巅峰一层,但此时此刻,在这玄妙的存在面前,却几乎比蝼蚁的蝼蚁更不如,这让他们几人忽然感觉自己是那般的渺小,前面的道路是那般的漫长。

    光是这一种感觉,便让他们心境有着不小的提升,让他们那在洪荒天地占据了不知多少万年之久的巅峰地位所引起的一丝躁动平息下来。

    这种清明的感觉,让他们感觉大有收获,甚至觉得光是这种感觉的出现,再没有获得任何好处,已经足以让他们心满意足,甚至惊喜莫名了。

    不过,罗帆所传的法诀自然不可能只是有着这么一点好处了。

    他们在感应到那浩瀚无极的玄妙存在之事,隐隐间感应到似乎有着某种不可思议之物通过某种他们所无法理解,更无法想象的渠道流过他们的身躯,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了一些他们完全察觉不了,原本也并不存在之物。

    这种残留之物,他们虽无法感觉,却明白这种残留之物的存在,对他们而言将是这一生第二重要的机缘所在——第一重要的机缘,自然便是当初遇见师尊、老师了。

    当那残留之物出现之际,他们尽皆晋入了某种玄之又玄,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境界之中。

    虽同样是无法用言语描述,但每个人所进入的境界却都是独一无二的,与其他人完全不同的,对他们每个人自身都是有着最大好处的境界。

    在那一境界之中,他们对于自身,对于外界,对于洪荒天地,对于以往经历的种种,都有着超越以往的认知。

    便感觉自己忽然间增加了某种远超他们本身所处境界的眼光、视角,能够用一个更加高级,更加玄妙的角度来观察一切一般。

    这种角度,对他们而言,自然是有着无穷的好处,不单单能够让他们用更敏锐的感知来体悟外界的变化,更让他们对于以往的种种经历有着更深入的解析,让他们对自身的道该走何种轨迹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在这种变化之下,他们六人都完全失去了对时光的感知。

    一切心神,都沉浸在那感知之中,努力的体悟着那种种变化,自身的道行境界也在那过程之中以微不可察的速度缓缓的提升着。

    罗帆站在那不周山原来所在的位置,目光穿越了无穷时空,直接看到了他们六人的表现,不由得满意非常。

    他们几人的表现虽没有给他惊喜,但毕竟没有让他失望。对于那玄妙存在的借助,并没有达到巅峰,但却也大概的将其威能发挥出来了。

    按照他们此时的这种表现,待得那玄妙存在远离洪荒,他们的道行境界都必定会有着一个巨大的进步。便是那雷九逍,怕也有着一两分的机会能够突破地仙道果而证得太乙道果——要知道,他此时虽已是金仙之境巅峰,距离太乙道果看似只有一层薄膜的差距,但这一层薄膜的突破难度却甚至比起他从普通人修至此时这般境界都要困难,此时能够有着一两分的机会突破,这已经是惊天的进步了。

    见得他们几人踏入正轨,罗帆也再不管他们几人。

    念头一动,抬步往上一跨。转眼间便已是来到了距离地面三十万里之上。

    低头俯瞰,只见得下方的那块陆地的边缘,已是隐隐间出现在遥远的远方。

    这块陆地在整个洪荒大地一千二百九十六块陆地之间并不算大,但却也有着不知多少万万亿里方圆。离地三十万里的距离看似极远,但相对于这块大陆的面积而言,却是根本算不上什么。能够在这距离之下极目远眺看到这大陆的边缘所在,这已经是罗帆的目力超乎想象的强大了。

    罗帆来到此处,自然并非只是为了测试自己的眼光是多么的强大。

    他此时来到此处,正是因为这一块大陆,正在发生着莫名的变化。

    这种变化,乃是整个洪荒天地要走向完整,走向稳定的必由之路,却非是罗帆所能够阻止,而罗帆也并没有意愿去将之阻止。

    只见得,在罗帆来到离地三十万里之上的时候,下方那块巨大无匹,坚固至极,元气浓郁到极限的大陆忽然间发生微微的颤动。

    这种颤动并非是地震,而是这块大陆,连同上面的时空,连同其中所有的一切一同产生的颤动。

    在这颤动之下,一种虚幻之感从这大陆之上传出,好似整块大陆正在渐渐的变得虚幻,正在缓缓的化为无形一般。

    这种变化是如此的惊人,如此的不可思议,让罗帆也双目微微一凝,努力的找寻着这变化的根源所在。

    “原来是这里。天地宇宙的流转变幻,果然是精妙难言。”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猛然闪过这般念头出来。

    待得他的念头消退,下方那整个无边无际,即便是以罗帆此时的目力在三十万里之上只能隐隐间看到其边缘的大陆已是消失得无影无踪,被一片无边的海域所取代,便好似这一块大陆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整个变化快速得超乎想象,几乎只是一眨眼间,便天地变幻,大陆消失。

    这种变化,在其他人看来或许是无法理解,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罗帆在方才这变化还没有完成之前,便已是看透了这变化的根源,知晓这变化的原因以及具体的过程。

    这块大陆,自然不可能凭空消失。甚至可以说,此时此刻,这块大陆,依然存在着,依然是那般的坚固,依然是有着那般浓郁的元气,依然是隐隐间与洪荒天地的无上大道,与那一千二百九十五块大陆有着无比玄妙,无比紧密的联系。

    事实上,这块大陆,看似已经消失了,事实上却只是被隐藏在更深层次的时空之中,一个时光流速与洪荒天地相比显得混乱无比,但却与这大陆无比契合,让这大陆能够在其中存在得更加稳固,更能获得更大壮大的时空之中。

    这种变化,与那圣人之躯所带来的,那时光流速的特殊节奏十分的类似。但却更加深入,因为,其连空间,都有着自己特殊的节奏。

    正是这种特殊的,奇妙的,与外界完全不同的节奏,使得这整个大陆虽依然存在于洪荒天地之间,甚至连位置都和之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但却再难以看到,便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甚至便是有生灵渠道这大陆原来所在的位置,也只会感觉到那是一片海域,而无法发现那大陆的存在。

    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

    因为洪荒天地的任何生灵,都与这块大陆处于完全不同的时空之中。或者说,那一块大陆,处于与洪荒天地,与洪荒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都完全不同的,无比自我,无比**的时空之中。

    那种存在形式,比起圣人的存在形式并不一定更强,但却更加的不可思议,对这大陆而言,也有着更多的好处。在这种存在形式这下,这一块大陆能够隔绝一切外界的负面影响,能够任凭自己用最好,最自在的方式发展,壮大,直到巅峰。

    而之所以会有着这种玄妙的变化,正是因为这一块大陆的特殊性所决定的。

    这一块大陆乃是原本不周山屹立的所在,也是当初盘古开天辟地之后所站立的位置,在这洪荒天地存在以来,便支撑着不周山,支撑着整个天地,可以说,乃是整个天地的枢纽所在。

    而在这一次天地大劫之中,这一块大陆更是承受了不知多少亿万颗星辰从天而降的撞击,让不知多少亿万颗星辰由之而崩溃覆灭。这对于那些星辰而言,这一块大陆乃是他们的破坏者,是让他们崩溃覆灭的祸首所在。但对于这块大陆而言,那些星辰却是最无私的奉献着,奉献着他们的力量,奉献着他们的身躯,不断的淬炼着这块大陆,不断的用另一种方式来祭炼这一块大陆。

    这种淬炼,这种祭炼,在不断考验这块大陆坚固程度的同时,也让这一块大陆变得越来越玄妙,越来越不可思议。

    最终,在天地大劫过后,终于让这一块大陆拥有了不可思议的威能,真正的成为了整个洪荒天地的核心枢纽所在。

    这种变化,让这一块大陆的本质变得与洪荒天地之间的任何物质有所不同,变得超凡入圣,从而拥有了这种类似圣人的奇异特质,用自身存在的本质改变了自身所处位置的时间、空间的节奏——让整个天地,让无上大道,都屈从自己。

    而之所以这种特性在此时此刻爆发出来,却是因为在之前整个洪荒天地的变化依然剧烈,洪荒天地的时空还是处于那种玄妙存在的绝对统治之下,根本不可能屈从于这块大陆,直到此时那玄妙存在在退去的过程之中已经放松了对洪荒天地时空的统治,方才让时空屈从于大陆,从而产生了此时这种玄妙的景象。

    明白这些玄妙,罗帆忽然若有所悟。

    “自身的存在本质提升到某一程度便能能够影响外界时空,让外界时空屈从自身,这原来并不只是圣人的专利,也不是修士的专利,而是一切器物都能够拥有的威能。”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般念头。

    恍然之间,他终于明白了为何自己已然将与洪荒天地的一切联系完全切断,自身已是完全的**开去了,但却依然无法获得真正的大自在,依然还需要依附在洪荒天地之上方能生存。

    “或许,我便是无法将自身的存在本质提升到能让自己的时空节奏影响外界这一层次方才无法真正获得大自在吧。”罗帆心神意念之间念头电闪,转眼已是获得了一个结论出来。

    只是,虽已是获得了这不知真假的结论,但罗帆却也无法可想。

    要让自身的存在本质强烈到让自身的时空节奏让外界时空屈从,这除了不断提升自己的道行境界之外,根本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哪怕如同九黎童子一般,借助某种神通法门能够拥有这种威能,也是需要时时刻刻消耗无穷力量来维持,也只不过是一种神通罢了,甚至便是这种方式获得的这种威能,也是脆弱无比,能够轻易的被打破,根本便算不得大自在,自然是不能算的。

    明白此处,罗帆感觉眼前打开了另一扇门户,忽然间有了另一个努力的目标。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