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二章 大统一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二章 大统一

    将自身的存在本质不断提升,最终让这本质能够强烈到影响周围的时间、空间的节奏,从而让外界时空屈从自己的节奏,这便完全超脱外界的一切束缚,真正的做到完全的自我,真正的有了能够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生存的前提。

    得出这个结论并不是什么难事。

    毕竟,混沌状态之中时间、空间、物质、能量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处于某种无比混乱的状态,根本便没有承接生灵存在的天地、时空,在这种情况下,生灵想要在其中生存,自然便必须自造时空,自成天地。

    若是自身的存在连外界时空都无能影响,无能让外界时空的存在形式屈从于自身的存在形式,在混沌状态之中又如何能够不受影响?又如何能够在其中保持自身的**存在?

    在以往,罗帆只是知晓想要真正在混沌状态之中生存便必须证得混元道果,成就圣人级别,但却完全不知晓到底为何证得混元道果为何能够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存在。

    换句话说,他根本百年无法理解混元道果或者圣人级别的存在到底是以何等形式存在着,到底拥有何种不可思议的神通。

    而此时此刻,生出这种明悟,眼前打开了另一扇门户之后,混元道果、圣人级别的存在对他而言依然是高深莫测,依然是强大得超乎他的一切想象之外,但他却已是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一点痕迹了。至少,便已是知晓圣人级别的存在之所以在混沌状态之中能够自由存在的其中一点原因所在了——虽说这点原因,相比于圣人级别能够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存在的真正原因来说,或许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细小原因,相比于以前完全不理解,完全看不透而言,已经算是超乎想象的进步了。

    对于这一点而言,却已是足以让罗帆自傲良久。

    心念微微一动,罗帆体内的法力微微波动起来。这波动玄之又玄,妙不可言,让他的整个身体生出无比奇妙的变化。

    在这变化之中,罗帆的存在形式发生了奇异的改变。在改变之间,罗帆身体周围的时间、空间都生出奇妙的变化。

    空间的节奏,时间的节奏,都渐渐的向着他本身存在的节奏靠拢,渐渐的与洪荒天地正常的空间时间节奏区分开来。

    在这变化之时,罗帆的身形渐渐的隐没消失,如同下方那一个大陆一般,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似乎这洪荒天地之间从来没有他这么一个生灵存在一般。

    这种变化是如此的奇妙,如此的诡异,却又让人感觉那般的自然,便好似本来便是这样,本来这世间便从来不曾有有过罗帆这般一个人一般。

    而此时的罗帆,却是陷入了一种无比奇妙的境界当中。

    这种奇妙的境界,却并非完全都是美好的境界。而是一种极其复杂的,夹杂着无穷自在,无穷孤独,无穷寂寞,无穷黑暗,无穷凄凉的境界。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复杂,让罗帆那亘古不动的道心也跟着而七上八下,起伏不定了起来。i

    他之前所使用的,正是他从那九黎天经之中抽取出来的一些精髓妙法,一种那九黎童子成就散仙之境之后能够借助三头六臂之身让自身身躯拥有圣人身躯特质,能够让周围时光节奏屈从自身的那些精髓妙法。

    这一精髓妙法隐藏得无比深邃,若是其他生灵,哪怕是将那九黎天经修至巅峰,哪怕是修至圆满,甚至哪怕是将之修行至圣人级别,也绝对难以将这一精髓妙法提取出来。

    但罗帆却不同。

    不单单因为此时罗帆已是大罗真道境界,还因为这九黎天经乃是他根据那圣人之躯所蕴含的奥妙而整理出来的,一种完全出自他心意而成的玄妙法门!

    正是因为这一法门乃是完全他整理出来的,故而他才能够对这九黎天经有着比起将此法修行圆满之人更深的了解,更强的体悟。只要有着一些指引,他自然便能够明白这一奇妙法门的特指精髓,能够知晓何种妙法能够让这一法门拥有某种奇妙的威能。

    故而,他才能够在瞬间从中提取出让自身拥有圣人身躯那种改变周围时空,让周围的时间、空间节奏都屈从于自己的精髓妙法,从而借助这精髓妙法让自身也拥有那种奇妙威能。

    这一法门虽是精妙无双,但毕竟只是一种法门而已,并非让罗帆的存在本质真正提升到圣人级别那一层次。

    故而,想要御使这一法门,所需要耗费的法力之多,却是达到了一个超乎想象的地步。

    甚至以罗帆此时有着识海世界产生的无穷法力单元,有着那大罗道果时时刻刻生成的那巨量法力单元,也根本及不上那法力的消耗速度。

    也即是说,处于这一状态之中,罗帆体内的法力只会不断的消耗,而无法做到消耗与补充相持平而法力永不消减。故而,他却是如同九黎童子一般,不可能永远处于这一状态之中。

    当然,他的法力比起九黎童子深厚了不知多少亿万倍,想要在这不断补充不断消耗的状况下将他的法力完全消耗一空,那难度自然是相当的巨大。故而,他能够在这状态之中待着的时光比起九黎童子要长上不知多少万倍。九黎童子只能呆上所在时空短短的一刻钟不到,而罗帆却能够在其中呆上哪怕洪荒天地过去数十个元会都是没问题的。

    只不过,他若是呆上数十个元会,对他的损伤之大,也将达到一个远不是九黎童子所受的损伤那般能够比拟的。

    毕竟,他的法力乃是由大罗道果以及识海世界时时刻刻产生的法力单元所补充。若是这样的法力也被消耗一空,自然便代表着他的大罗道果以及识海世界都受到了无法弥补的损伤,已经到了再无法产生法力单元来补充法力消耗的境地了。如此消耗,那里是九黎童子那种只是法力消耗一空所能够比拟的?

    有着这一个前提,哪怕这一状态再美妙,罗帆也绝不会在这状态之中呆上太长时间。

    更何况,这一状态对于九黎童子而言是超脱一切束缚,得到无上大自在的无上美妙。但对他而言,情况却复杂了无数倍。

    九黎童子毕竟只是一件法宝,虽是被罗帆通过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段炼制而成的生灵法宝,其灵识与真正的生灵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其毕竟是一件法宝,一件承担九黎天经,承担那圣人身躯一切力量的法宝。

    对于他而言,只要身躯存在,他的一切修行都不是问题,那体内深处神秘时空之中的奇妙力量完全能够带给他他所需要的一切。

    因此,超脱外界时空的束缚,让自身处于自身的时空节奏之中给他所带来的那种种负面情绪,却是完全作用不到他的心灵之上,他所感受到的,唯有那种无上的大自在,那种超脱一切束缚的轻松、喜悦。

    而对罗帆,情况则完全不同了。

    罗帆的道行境界虽比起九黎童子要高深不知多少亿万倍,但距离圣人级别毕竟同样有着不知多少亿万倍的差距。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见识,他的目力,他的感知,他的法力,他的一切的一切,都比起圣人级别要差上不知多少亿万倍。

    如此这般,他虽是进入了那种唯有圣人方才能够拥有的,完全超脱一切外界时空束缚,完全身处自身所在时空节奏的状态之中,但他也同样承受了这种状态的种种负面效果。

    正是因为这些负面效果,此时罗帆的感觉方才会那般的复杂,方才会那般的矛盾。

    身处完全超脱外界时空束缚,完全**的时间、空间节奏之中,固然是前所未有的脱离外界的桎梏,但同样的,他也完全失去了一切依凭。

    在这状态之中,外界的一切天地对他而言,都已经化为虚无。

    整个天地,无穷时空之中,便唯有他自己存在着,天地万物,宇宙万灵,对他而言,都再不存在了。

    他那原本几乎能够感应整个洪荒天地的无上感知更是再难产生作用,完全被切断了对外界的感知,只能够感知到他自身所在的时空,也即是他自身的存在。

    他的眼光,更是只能看到自身的存在,外界的一切对他而言,都只是一片黑暗,一片虚无。

    这些对他而言,都还是能够忍受,也能够克服的。

    更让他无法克服的却是,他的过去、现在、未来都似乎都在这一刻重合在一处,让他身处一种无比奇妙、无比诡异的状态之中。在这种状态中,他好似便是自己的过去,是自己的现在,又是自己的未来。但同样的,他又好像是没有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的诡异存在。

    有着这种诡异的存在形式却是自然而然的。

    每一位生灵,每一样物质,甚至每一种能量,都是无穷天地,无穷世界之中独一无二的存在,都是拥有与其他任何生灵,任何物质,任何能量完全不同的时空节奏的。

    这些时空节奏,有些是忽快忽慢,有些是扭曲盘旋,有些是旋转转折,有些更是忽正忽逆,千奇百怪,各自不同。

    这种时空节奏,也并非是一尘不变的,而是会随着生灵、物质、能量的提升、进化而发生改变。

    这些改变,并不一定是朝着某个节奏靠拢,而是向着能够最大程度完善自身,最大程度让自身获得圆满的节奏演变。

    而对罗帆而言,他的存在本质虽不能强烈到如同圣人一般能够直接扭曲外界时空,让外界时空屈从自身,但却也已经强大到某种程度了。而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时空节奏自然也会比起九黎童子更加靠近他自身获得圆满的节奏。

    也即是说,因为罗帆的道行境界更加高深,故而,他自身的时空节奏,变得比起九黎童子的时空节奏更加的强烈,更加的玄奥。

    罗帆修行的目标,乃是最终让自己自成大道,他的时空节奏自然也向着这个方向演变。

    而要自成大道,自然便要将自己的过去,自己的现在,自己的未来统一在一处,达到一个无论在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这几个方面都无比圆满的境地。

    因此,可以想象,罗帆的时空节奏,必定是包含着种种可以想象到的变化,忽快忽慢,忽正忽逆,却是必然的。

    正是因为如此,罗帆在借助神通威能让外界时空屈从自身的时空节奏,让自身身处那一个让自己渐渐趋近于圆满,趋近与自成大道的时空节奏之时,便相当于将过去未来的无数个自我叠加在一处,形成一个统一体一般。

    这对于未来证得混元道果的罗帆而言,也许是一种无比完美,无比圆满的存在形式。

    但对于此时的罗帆而言,这种诡异的存在形式,却已是超脱了他的承受极限了。

    他在此时此刻,只感觉亿万种不同的情绪,不同的情感同一瞬间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让他无所适从,无从面对。

    若非这亿万种情绪、情感之中有着相同的大自在,相同的自我,他此时怕是已经被这种诡异的变化逼疯了。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过去了亿万年,又似乎是只是一刹那而已。

    罗帆终于凭借自身超卓的意志力找到了自己的现在,控制自身体内的法力猛然平息下来,让周围的时空节奏重新恢复过来,重新的回到洪荒天地的时空节奏之中。

    他的身形,也随着而出现在洪荒天地之间,整个过程自然无比,便好似一个影子从虚化实一般,让任何人感觉不到任何的突兀。

    身形重新出现之后,罗帆已是全身大汗,脸色也微微有些苍白,神情之间有着遗憾,有着庆幸。

    他遗憾的,乃是重新回到无穷时空的束缚当中,不得自在。庆幸的,却是自己能够脱离那种自身依然无法承受的状态,能够重新恢复过来。

    这两种感觉都是强烈无比,都已是超越了他道心所能镇压的极限。

    故而才会显现出来,让他的身体表现出这种与平常不同的变化,更让他流下了不知多少年来不曾流过的冷汗。

    “可惜,这一法门毕竟只是大罗真道的我所使出,所能合并而来的未来,也只是大罗真道级别的未来,若不然我便能借助未来的道行境界来提升现在的道行境界了。”罗帆的道心毕竟坚韧无匹,转眼已是恢复过来,反而是开始思索如何应用之前那种过去、现在、未来统一在一处的状态了。

    念头闪过,罗帆的身形脸色都已是恢复了正常。

    他此时比起任何人都要明白,自己此时的道行境界,根本无法承受方才那种奇妙的状态,在道行境界没有获得本质的突破之前,却再不好运使之前那一法门,否则却是得不偿失。

    他这一次能够从那种诡异的存在形式之中找回现在,下一次可就不一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若是一个不好,让他的未来主宰了现在,那可就会造成不可测的后果了。

    念头已定,罗帆终于完全平静下来。

    他心念一闪,抬步轻跨,身形直接却是直接跨越了三十万里的距离,来到了那块大陆原来所在的位置——那一处原来乃是不周山所在的位置,此时却只是一片无边无际海域的位置之上。

    他悬浮在海面之上,身处离地数百丈的半空中,双眼之中闪过点点奇光,似乎是智慧的光芒,又似乎是无穷的意念光华。

    过得好一会,他的身体周围的时间、空间都开始微微的波动起来。

    接着,他的身形渐渐化虚,过得数个呼吸之后,已是完全消失于无形之间,便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而罗帆在此时,却已是进入了另一个时空节奏之中,直接踏入了那一块凭借自身强烈的存在本质影响了外界的时空节奏,从而隐藏于无形之间的那块大陆之中,他所站立的位置,便是在这块大陆的一个山谷之处,也是当初承受无穷星辰坠落撞击的那一点。

    很显然的,罗帆在方才乃是借助自身的无上神通,将自己周围的时空节奏改变到与那大陆的时空节奏相同的地步,从而让他的跨越了时空的阻隔,重新踏入了这一块大陆之中。

    这一过程,罗帆却并没有借助他之前让周围时空节奏屈从自己,让周围的时空节奏改变到与自己的时空节奏相合的那一精髓妙法。

    他所使用的,只不过是自己成就大罗之后所拥有的,改变洪荒天地时空的种种威能罢了。

    他改变的,也并不是自身的时空节奏,而是用大神通将自己周围的时空与洪荒天地分割开来,将这时空凝固,改变其节奏,从而让这片时空与大陆的时空节奏同化,从而进入那大陆之中。

    此时此刻,他看这块大陆,依然并不与之前相同,而是好似隔着一面玻璃一般,虽看似无比清楚,但无论看什么都一种无法触摸的感觉出现。

    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他此时看着块大陆,也并非凭借自己的双眼,而是凭借他凝固在身体周围的那薄薄的时空之上的意念的感应所得。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