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 一念灭世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 一念灭世

    第七百五十四章一念灭世

    在这数万亿年之间,虽每隔五六十亿年这一个小千世界便要经历一次灭世大劫,但每一次的大劫,都会让那小千世界之中的修士产生一次质的爆发,让从那小千世界之中飞升上一层中千世界的修士数量又一次井喷。

    这般近万次生灭轮回,那中千世界之中所拥有的数亿地仙三境修士之中,有着三分之一是来自这一个小千世界,只有剩下的那三分之二之中,又有一半,是从其他两千九百九十九个小千世界之中飞升上来的,剩下的那三分之一,方才是这中千世界之中成长起来的。

    这数亿地仙三境的修士之中,最多的,当然便是散仙之境的修士,再往上的真仙之境修士其数量只有数百,至于更往上的金仙之境修士,却是完全没有,顶多只有那么几名修士能够隐隐间摸到金仙之境的边缘,算是勉强踏入半步金仙之境罢了。

    当然,那中千世界是如此的广阔,其中的生机更是如此浓郁,自然不可能仅仅容纳这数亿地仙三境的修士。事实上,此时此刻这中千世界之中却是有着比起地仙之境修士更多上不知多少万倍的其他智慧生灵存在着,事实上,这中千世界之中除了这些智慧生灵之外,更是有着数量更多的种种兽类,禽类,虫类在生存着……

    这些生灵的存在,显然并非从各个小千世界之中飞升而出的,而是这中千世界自然演化之功所创造出来的。

    每一种生灵都有着这中千世界的特色,每一种生灵,都蕴含了这中千世界的造化之功。

    正是因为数量如此众多的生灵存在于这中千世界之中,因此虽只不过是过去了数十亿年罢了,但这中千世界却已是到了不堪重负,几乎随时可能在任何一点细小的导火索之下爆发灭世之劫,让整个中千世界走完这一次的生灭轮回了。

    罗帆此时站在那平台之上,这数万亿年间各个小千世界所凝聚而来的,那连数字都无法描述其具体数量的生灵所凝聚出来的,那无穷的灵感都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奔涌波荡着,让他在感觉心神意念获得难以形容的涤荡的同时,也明白了这数万亿年间整个虚空无极宫内部所发生的种种变化。

    将种种灵感沉淀在自己的心神意念深处,罗帆脸上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抬步轻跨,已是直接来到了那一个即将崩溃的中千世界之中,直接来到了这一个中千世界的道宫之上。

    这道宫,乃是璇玑童子与至方童子两件法宝的分身结合这中千世界的规则、法则所凝聚而成的,乃是这整个中千世界一切道理的显化,也是这整个中千世界之中最为尊贵,最为玄奇的一处所在。

    而此时此刻,在这道宫之中,那被整个世界尊为至尊的璇玑童子与至方童子却是十分肃然的来到罗帆身前,躬身拜倒。

    “参见主人。”两人皆道。

    罗帆微微一笑,抬手一拂,便将他们扶起,道:“你们做得很好,这中千世界比起我预想当中还要繁华。”

    “多谢主人夸奖,只是毕竟还是不够快,这些生灵之中根本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在这个世界轮回之前飞升,有负主人之命,求主人责罚。”至方童子无比惭愧的道。

    “何须惭愧?要成就太乙岂是那般简单的?洪荒天地得天独厚,在这么多年之中除了本门中人,哪里还有生灵成就太乙?若是这中千世界能够在短短的数十亿年便有生灵成就太乙,那我反而要感到惊讶了。”罗帆摇头笑道。

    说话间,他已是来到道宫之中坐定。

    这道宫连接整个中千世界的规则、法则,更占据了整个中千世界的生机之源,坐在其中,自然能够感应到整个中千世界的脉搏,感应到整个世界的气息流转,那感觉却是相当的美妙。

    “果然已是到了极限,好在在世界流转之力的作用下,绝大多数生灵的生命烙印会在其他世界转生,却算不上真正的消亡。不会浪费了这数万亿年的造化之功。”罗帆心中念头微动,如此想着。

    便在他这个念头闪过之时,整个中千世界忽然开始震荡起来。

    一股绝灭气息忽然从虚无之中诞生,瞬间弥漫整个中千世界,让整个中千世界的元气都开始变得暴虐起来。

    同一时刻,这中千世界之中的生灵受得这一股绝灭气息刺激,以往积聚了无数年的矛盾都在瞬间爆发出来,几乎所有生灵都变得不顾一切,哪怕是会造成世界毁灭,会造成众生灭亡,也要将以往积聚的仇恨了结。

    由此爆发了无数越来越激烈的战斗,波及的范围也越来越广,对这中千世界产生的破坏也越来越大。

    这个中千世界之中足足有着数亿地仙三境的生灵,而地仙三境,哪怕是散仙之境的生灵,也已是拥有不可思议的大神通,即便是对于洪荒天地来说,也已是有着相当的破坏能力了,更何况对这一个比起洪荒天地低上两个大级别的中千世界了。

    对于这中千世界而言,哪怕只是散仙之境的修士,都已是相当于神魔一般,每一次战斗的余波,怕都能让万千里方圆的天地覆灭消亡,化归混沌了。

    在这种请款下,所有的生灵失去一切顾忌的发挥自己的力量去战斗,对中千世界产生的破坏是如何的巨大,可想而知。

    只是战斗开始的一小会,整个中千世界之中的绝灭气息,便已是比起最开始之时浓郁了数千倍。

    而这种越来越浓郁的绝灭气息,则让那整个中千世界之中的生灵变得越来越没有顾忌,那战斗也随着而变得越来越恐怖,产生的破坏越来越严重,从而刺激那一股绝灭气息越来越浓郁。

    如此这般,却是形成了一个无比惨烈的恶性循环。

    “没想到居然是我的一念来引发这一次灭世之劫。”罗帆在这道宫之中,不必靠自己的感知,便已是将这整个中千世界之中的一切变化都看在眼中,不由得喟然一叹。

    罗帆的见识比起十数万年之前已经增强了不知多少倍,只是微微一感知,便已是明白为何会如此之巧,会在自己那一个念头刚刚闪过之时,这中千世界的灭世大劫便会被触发。

    那分明是,这中千世界的灭世大劫便是罗帆这一个念头所引发的。

    也即是说,正是因为罗帆产生了这个念头,方才使得原本依然需要一些时间酝酿的灭世大劫直接被提前引发出来。

    这其中的道理似乎很是玄妙,但其实却是无比简单。

    正是因为,这中千世界乃是罗帆借助都天混沌神雷所开辟出来的,罗帆可以说乃是这中千世界的创世主。

    而他本身又是有着大罗真道的道行境界,其神通未能,早已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他的一举一动,一心一念,都自然会形成种种不可思议的规则、法则。

    这种规则、法则或许并不稳固,影响力并不算大,在洪荒天地之间并不能真正的对洪荒天地造成巨大的改变。

    但在这中千世界之中,这些规则、法则,几乎可以直接压下这中千世界本身所存在的那无数规则、法则,直接取代那掌控了这中千世界不知多少亿年之久的大道。

    如此一来,他的那个念头要触动已经酝酿到接近极限,几乎随时可能被引发的灭世大劫,又哪里是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只是,世界毁灭,毕竟是一件惨烈到极致的场景,哪怕罗帆道心圆满,心灵圆融无暇,哪怕他曾经看过洪荒天地的天地覆灭之劫,哪怕他知晓这乃是世界演化的必然,也依然忍不住有些悯然,无法淡然以对。

    故而他却是不得不发出这样一声喟叹。

    便在罗帆喟叹的这段时间里面,这一次的灭世之劫已经发展到了不可抑止的地步,形成了类似多米九天文学一般,遍布整个中千世界,让整个中千世界都被这一张蜘蛛网一般的空间裂缝包裹在其中,让整个中千世界变得好似破碎的瓷器即将崩溃之前的那一瞬间一般。

    整个中千世界有着如此剧变,这作为整个中千世界枢纽,与整个中千世界一切规则、法则,乃至其生机之源结合在一处的道宫之上也布满了无数的裂缝。

    显然,随着中千世界的崩溃、破灭,这道宫,也即将崩溃、破灭。

    罗帆叹息一声,抬手一指,这道宫便瞬间从整个中千世界剥离开来,变成了一座纯粹的建筑,完全失去了之前的种种妙用,不再与这中千世界发生任何联系。

    虽是失去了妙用,但同样的,因为隔绝了联系,这道宫也再不需与中千世界同一命运,不会再随着中千世界的崩溃破灭而崩溃破灭。

    “多谢主人搭救。”至方童子与璇玑童子的分身向罗帆躬身拜谢。

    中千世界的破灭,对至方童子与璇玑童子的本体而言自然没有丝毫影响,他们不会因为其破灭而受到损伤,但对于两具分身而言,这中千世界的破灭却是灭顶之灾,会将他们这数十亿年之间发展出来的意志完全破灭,让他们完全消亡。

    虽说,在世界重生之时,他们会因为本体的存在而在这中千世界重生出来,但那已经再不是他们,而是另外的,全新的分身,全新的化身。即便是依然拥有着这些年的记忆,拥有着这些年的感知,但感情上,却已是与此时再非同一了。

    他们乃是法宝的分身,并没有自我,但毕竟有着其他正常生灵所拥有的一切,对生命的渴求,自然是不缺的,若是消亡的命运无法改变,他们或许能够坦然接受,但若是能够生存下来,他们哪里可能会选择死亡?

    而罗帆这般将道宫与中千世界分割开来的做法,显然便是将他们身死的命运改变了。

    故而才会有着这般拜谢出现。

    罗帆摇摇头,并没有说什么。此时这道宫已经失去了一切妙用,他想要观察这中千世界,却只能凭借自己的感知,凭借自己的双眼。

    对他而言这自然是没有任何难度的,但这种角度的变化,对他而言却是让他对这中千世界正在破灭的过程看得更加的清楚,让他对于这灭世的场面感觉更加的直观。

    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没什么心思去管璇玑童子与至方童子的感激了。

    这道宫虽依然在中千世界之中,但中千世界之中发生的一切对其而言已是如同发生在另一个时空一般,丝毫没有影响到这道宫,哪怕这道宫所在的虚空已经完全粉碎,也无法对道宫的存在造成任何一丝丝的影响。

    中千世界的变化是如此地激烈,不一会间,整个中千世界的虚空之上,空间已经片片崩溃,化为无数细小的空间碎片化为条条风龙在中千世界的虚空之上游转不休,随时随地的剿灭着胆敢进入其影响范围的一切物质,一切生灵。

    而大地早已是裂开了不知多少万个部分,岩浆煞气奔涌而出,与周围的海水发生剧烈的反应,产生了无数有毒的烟雾,渐渐的弥散到整个中千世界各处。

    在如此剧变之下,哪怕这中千世界之中的众多生灵都比起正常的普通生灵要强大,生命力要顽强,但也无法承受这等剧变,有大片大片的生灵不断的死去。

    只是数刻钟之间,这中千世界之中的生灵已经减少了九成以上,只剩下那些有些修为,有些道行的修士、散仙、真仙依然在不死不休的争斗着。

    到了此时此刻,他们的灵智都早已被仇恨充满,外界发生的一切对他们而言都已经变得无比的次要,变得无比的虚幻,根本不能激起他们哪怕一丝丝的注意力。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如何会为众多生灵的消亡而对自己的动作稍有收敛?

    如此过程不断的发展着,那些有些修为,有些道行的修士也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身死,不断的消亡着。

    其中每一个生命消亡之后,都会有着某种奇妙的规则作用在他们的生命烙印之上,让其中的绝大部分生命烙印都通过这规则消失在这中千世界,向着另外的小千世界或中千世界转生而去。只有一小部分生命烙印无法承受这规则,在规则作用的瞬间便轰然崩溃,完全消亡。

    过得数个时辰,整个中千世界终于再也无法保持其基本的结构。

    一声震得所有幸存生灵神魂崩溃的巨响凭空响起,整个中千世界终于完全崩溃,所有的空间,所有的时间,所有的物质,所有的能量,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一声巨响之后,完全解体,如同被搅拌机搅拌过一般,混合在一处,形成了一片类似混沌一般的状态。

    这种状态无大无小,无内无外,在其中感觉似乎无边无际,永远找不到其尽头,找不到其边缘一般,但在外面看来,其却是无比渺小,几乎便如同一个细微的奇点。

    罗帆此时在道宫之中,而道宫又在这无比混乱的状态之内,感觉上自然是无边无际,永远看不到尽头了。

    “世界毁灭,总归是一部惨剧。”罗帆叹息一声,站起身来,抬步轻跨,身形已是直接跨出道宫,跨出这中千世界的残骸,来到了上方的平台之上。

    念头一动,便已是看到了那三层世界系统,看到在第二层的那个中千世界。只见得那是一个细小的小点,在那小点周围,三千个小千世界依然如同那中千世界完好无损之前一般,环绕其间,并没有因为那中千世界的崩溃覆灭而有所改变。

    毕竟,对于外界而言,那中千世界依然存在着,其世界本质,其力量,其时间,其空间都依然在那里,根本没有任何总体上的变化。

    在这等情况下,其对外界的作用自然是没有丝毫变化,自然不会破坏世界系统的完整了。

    罗帆亲身进入那中千世界之中观察那中千世界的覆灭,所为的便是为了感受这世界系统之中的世界如何完成一次世界的生灭轮回。

    之前的种种发展虽说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但毕竟是完成了一半的目标。

    此时另外一半目标即将完成,他自然不会放过,注意力却是集中在那一个中千世界之上,等待着那中千世界接下来的变化。

    便在这时,在其他近九百万方世界之中各自有着丝丝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奇妙存在通过神秘莫测的渠道流过那个小点。

    这一过程之中,这些奇妙的存在没有丝毫的减少,但那小点却因为其流过而产生种种玄妙变化。好似这些流过这小点的存在乃是某种不可思议的催化剂,正在催生这小点发生玄妙的变化一般。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