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 太乙之劫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 太乙之劫

    第七百五十八章太乙之劫

    那虚无长河之中,有着一千二百九十六万方虚拟天地,赫然便是当初罗帆为了让众多先天神祇提升道心境界所专门开辟出来的所在。

    这些虚拟天地自从开辟出来,便是为了对能够投入其中的生灵心神进行淬炼,因此却是拥有一股无法想象的奇妙力量,能够作用在一切投入其中的心神之上,让这些心神完全忘记自己的一切记忆,只留下最根本的心灵本质凝成虚拟化身,在一方又一方虚拟天地之中沉沦,直至能够看透其所在的虚拟天地,从中找回自我,方才能够超脱这些虚拟天地,拥有相应的道心境界。

    罗浮正是借助虚拟天地的这种特性来帮助这真仙抵御那无穷无尽的心理压力。

    这真仙所受的乃是那无穷拥有各种特性的星辰精气结合在一处生出的某种不可思议变化之后所产生的,对心灵的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躲过这种压力最好的办法,自然便是直接将他对自我的认知完全混淆,让他的心灵再不成为心灵,如此一来,哪怕那压力再强大,也再无法对其产生任何作用了。

    而那虚拟天地,正是这种解决办法最好的选择。

    再加上,这真仙怎么说也触动了广菩突破地仙道果证得太乙道果的机缘,让其心神进入虚拟天地之中,对其也是一种机缘,却是足以回报他触动广菩机缘之事了。

    正是因为这种种理由,罗浮方才会将那法诀传授给这真仙。

    这也是他之前为何说出摇看这真仙的机缘到底如何的原因所在。

    便在那真仙的心神进入虚拟世界,再进入那虚拟天地之中淬炼道心之时,在明界之中,那广菩证得太乙道果所牵引而来的劫云已经堆积到极致,黑麻麻的将整个明界的天空完全笼罩,让整个明界之中除了下方的一些发光之物所发出的光芒之外,几乎变得一片黑暗。

    一股无法形容的压迫力直接覆压而下,笼罩整个明界之中的一切物质,一切生灵。

    其中,压迫之力最为集中之处,便是这明界的正中央的广菩身上。

    这劫云,毕竟是因为广菩而来,其针对的,自然便是广菩,其他罗浮等人之所以承受压迫,也只是因为他们靠广菩实在太近罢了。

    罗浮早已成就太乙散数,这求证太乙道果的劫数对其而言根本便算不得什么,他只是心念一凝,便自然将那一股压迫之力排除出去。

    但,他可以这般做,在他身边的罗纯阳与罗果两人,却是不能如此这般轻松了。

    甚至,这一股压迫之力几乎已经超过了他们承受的极限,让他们两人只感觉自己的身躯好似承受了亿万座高峰覆压一般,几乎颤抖都无法做到了。

    这还只是那压迫之力的余波而已,要知道他们所承受的余波甚至连广菩所承受的压迫之力亿分之一都不到。

    罗浮反应快速无比,在刹那间便发现了他们两人的异状。念头一动已是知晓到底是怎么回事,叹息一声,一手一个的抓住他们两人,念头一动,抬步虚跨,身形直接跨越虚空,来到了明界的边缘之处。

    此处位置依然属于明界,也依然是在劫云的笼罩之下,但却已是劫云的边缘,勉强也能算是脱离了劫数的笼罩。

    在此位置,他们三人自然还都要承受那劫云的压迫之力,但比起在中央之时,那压迫之力却是又小了数万倍。

    如此压迫之力,却已经减弱到了罗纯阳与罗果两人的承受极限之内。

    罗纯阳与罗果两人正努力的抵挡着那几乎要将他们两人完全压成粉末的压迫之力,忽然之间周围一变,眼前的世界已经完全改变,那压迫之力也减弱到了一个可以承受的范围,不由得微微一愣。

    但也只是一愣而已。

    他们再怎么说也是金仙之境,而且是修行道果大道的金仙之境,如此境界,他们的心灵,他们的道心修持,都已是达到了一个颇高之境,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是很快便想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由得尽皆现出惭愧之色。

    “都是我们的道行太差,若不然便能够帮助母亲渡过天劫了。”罗果叹息道。

    “是啊,若是能够有人帮助,这天劫应该会更容易渡过吧。”罗纯阳也是叹息道。

    他们两人的话语传入罗浮的耳中,罗浮不由得微微一笑,摇摇头道:“你们这却是关心则乱了。天劫乃是天地专门针对修士的劫数,若是有人帮忙,这劫数的威力怕是会暴涨数倍,你们若是出手帮忙,反而会害了你们母亲呢。”

    “啊……”罗纯阳与罗果两人不由得尽皆惊呼出声。

    这种常识他们原本该是无比清楚才是的,只不过正如罗浮所言,他们却是关心则乱,因为渡劫的乃是他们最亲的母亲,故而他们一时间却没有想清楚这一点,只是本能的想要帮助母亲渡劫而已。此时被罗浮这般一提,他们方才记起整个常识,不由得微微有些后怕起来。

    “父亲,你怎么不担心母亲呢?”惊呼过后,罗果看罗浮居然还有心思微笑,不由得问道。

    罗浮听了,又是一笑,道:“为父自然是担心,只是为父更清楚你们母亲的实力。要知道,你们母亲踏入金仙之境巅峰的时日比起为父更长,经历了这般漫长的时光早已是将一切基础夯实,这天地间只要有太乙散数存在,你们母亲便必定能够渡过天劫。”

    罗浮的话语很是平淡,但其中所包含的豪气,却是充斥天地。

    只要这天地间有太乙散数存在,广菩便必定能够渡过这次天劫,这是何等的信心?这分明便是认为广菩的神通威能冠绝古往今来的一切金仙,只要有金仙能够渡过天劫,那广菩便必定能够渡过天劫。

    听得罗浮此言,罗纯阳与罗果两人虽依然担心,但比起之前却是放松了许多,脸上也能够勉强的露出笑容了。

    便在这时,那劫云猛地一震,整个明界的时空在瞬间微微一震,在罗浮三人面前的世界似乎在一瞬间变得虚幻起来一般。

    一切事物,一切景观都在瞬间微微的变形了。

    这明界虽已是成就中千世界,但当初罗帆开辟之时便已是有了设定,因此这明界的大小比起当初已然没有多少区别。依然只是数千万里方圆罢了。

    数千万里,相对于凡人而言或许是一段无法想象的遥远距离,但对于金仙之境,对于太乙散数的罗浮等人来说,这段距离却不足以阻挡他们的视线。

    因此,他们随时站在明界边缘,站在那劫云笼罩的边缘之处,但却每个人都能遥遥的看到在这明界中央的广菩。只不过罗浮看得更为清晰,而罗纯阳与罗果却是看得颇为模糊而已。

    而便在此时此刻,这时空一震之际,这段距离似乎在瞬间被拉长了百倍、千倍。

    恍惚之间,广菩的身形直接便在罗纯阳与罗果两人的眼中消失,便是罗浮,也觉得广菩的身形似乎变小了千百倍,变得模模糊糊,几乎只剩下一点影子而已了。

    如此变化,玄之又玄,让对广菩有着绝对信心的罗浮也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虽依然信心十足,却也开始感慨这劫数的玄妙了。

    在罗浮等人眼中这劫云笼罩的范围有着如此变化。

    在那劫云笼罩的中央,在那劫云压迫的核心之处,广菩所承受的压迫之力,却是在瞬间暴涨百倍。

    她周围的时空更是在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作用之下,渐渐变得混乱起来。

    在时空混乱之间,一股惊天的撕扯力量凭空出现,直接作用在广菩身上,将广菩的整个身体每一个最细微的部位向着四面八方撕扯着。

    这一股力量之强,达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便是以广菩的那经受了不知多少次淬炼,几乎已经达到太乙级别的身躯也在这撕扯力量之下生出一种自己的整个身躯要在这撕扯力量之下化为无数碎片,变成无数粉末的感觉。

    广菩心念一转,眼中现出恍然之色:“原来如此,这太乙之劫与地仙之劫果然是有着天大的不同,地仙之劫还只是属于有形力量的层次,这太乙之劫却已是进入了无形力量之境。”

    广菩不同于罗帆乃是一步成就地仙,而是经历了数次天劫,方才破开桎梏,几乎耗尽一切努力,方才最终证得地仙道果。

    因此,她对于证得地仙道果的地仙之劫,却是有着极其深入的了解。

    故而在这求证太乙道果的太乙之劫刚刚爆发之时,她便本能的将这太乙之劫与地仙之劫相对比。

    地仙之劫有着无数种形式,什么九逍神雷,什么乙木神雷,什么太阳真火,什么绝灭煞火,什么灭世金刀,什么巨蒴神风……各式各样,拥有无穷不可思议的威能,每一种都足以让想要证就地仙道果的修士险死还生。

    但不管是何种形式,这地仙之劫却依然还是属于有形力量,都是属于各种类似阴阳五行,雷火罡风煞气之类的力量。

    这种有形力量虽说强大无匹,但毕竟是有迹可循,能够凭借种种相克之理来对付这些劫数,能够因为选择各种法门的不同而让这劫数对修行者的威胁变小许多。

    而这一次的太乙之劫,却与地仙之劫完全不同了。

    这一次的太乙之劫,居然已经提升到了无形力量的层次。无形力量在本质上或许不一定比有形力量高,但与有形力量相比,却已经是变得无迹可寻,只能凭借自身的修行,凭借自身的肉身,凭借自身的力量来硬抗,而无法如同对付有形力量一般,能够通过种种法门来削弱劫数对修士的影响。

    这种变化,对于修士而言,已经是一个极其严重的威胁了。

    更何况,太乙之劫毕竟是修士要求证太乙道果方才会遭遇的劫数,其强度自然远不是修士要求证地仙道果所遭遇的地仙道果所能够相比的。其强度本身便要比起地仙之劫要强大不知多少万倍。

    如此变化相结合,足以让这太乙之劫对修士的威胁比起地仙之劫增强了无数倍了。

    微微对比一下这太乙之劫与地仙之劫的区别之后,广菩将这种种杂念完全抛在脑后。

    此时她毕竟是在渡劫,哪怕是再有信心,也不能随便的开小差,而是需要将自己的全部心神集中起来,用最大的努力来应对这一次的劫数。

    她念头微动,体内正在蜕变过程之中的法力微微一震,在她的体内按照一道无比玄妙的轨迹游转不休,生出种种奇妙的变化,让她的身躯猛然间被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笼罩。

    这一股力量让她的身躯对撕扯力量的承受能力增强了不知多少倍。

    那撕扯力量虽是强大无匹,恐怖之极,但却已是再无法撼动她的身躯,反而是将她身躯里面的许多杂质不断的撕扯出去,让她的身躯在这过程之中变得越来越纯净,越来越强大。

    因为周围的时空已经被扭曲了,因此广菩所在之处的时光流速也变得混乱起来。这种混乱不足以让广菩迷失,但却让广菩再无法清晰的把握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

    好似是数刻钟,又好似已是过去了数日之久了。

    忽然又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作用在广菩的身上。这一股力量好似直接从虚空之中渗出一般,无分内外的作用在广菩身上。

    在这力量之下,广菩只感觉自己的身躯好似受到了比太阳真火更加强烈亿万倍的灼烧一般,无比灼热的感觉无分内外的将她淹没。

    在这种灼热的感觉之中,她甚至有种自己若是再没有任何动作,整个身躯都会在瞬间被灼烧一空,完全化为虚无的念头出现。

    这一股无形的力量完全无迹可寻,直接作用在她的身躯的一切无分内外的位置,虽是如同火焰一般让人生出好似整个身躯再被灼烧,虽是可能气化消失的感觉,但广菩却无比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火焰,甚至连无形的火焰都算不上。

    这种力量若是使用阴寒类的力量来抵挡,根本便不可能有任何作用,甚至可能会造成身躯遭受阴寒类力量的第二次伤害,从而受到的伤害愈发的严重。

    广菩早已明白这一次太乙之劫的劫数的本质,哪里还会使用阴寒类力量来抵挡这无形力量?念头微微一动,体内的法力流转轨迹再生变化,法力再度生出微妙的变化。

    这变化,让她的身躯对这一股好似正在灼烧他身躯的力量的承受能力再度暴增。

    在这暴增的承受能力之下,她的身躯虽依然感受到那无比灼热的感觉侵袭,依然感觉自己的身躯内外都在被不断灼烧而气化,但却再没有受到什么真正的伤害,甚至相反,她身躯之中有着更多的杂质被这无形的力量灼烧气化,消失在她的身躯之内,让她的身躯变得更加纯净,更加强大。

    同时,也更加靠近太乙级别。

    又过了不知多久,好似数刻,又好似数日之久,又有一股无形力量凭空生成,作用在她的身上。

    这一股力量与之前那一股完全不同,让却让她生出自己整个身躯都被冰冻起来,凝固起来,似乎身躯之中的一切活力都被这一股阴寒而停滞了,生出一种自己就要完全变成一块毫无生命的冰块的感觉。

    这种感觉与之前那灼热、那撕扯结合在一处,那种难受暴涨了数百倍。

    好在,广菩已是有了经验,却是没有丝毫的迟疑,体内的法力流转方式再度改变,同样是生出莫名的微妙变化,让他身躯对于这阴寒的承受能力暴增。

    法力,乃是一种无比玄妙的符篆,在道果大道之中,仅次于神魂与道果,处于绝对的核心。

    这种核心,包含万有,拥有无穷威能,蕴含无数种可能。几乎只要你想得到的威能,便能通过种种办法加载在这法力之上。

    而广菩对于道果大道的修行,几乎达到了金仙之境的尽头,甚至可以说,哪怕是鸿钧,哪怕是罗帆,在当初处于这一境界之时,也不一定能够超过她。

    因此,她对于法力的感悟,对于法力的掌控,都达到了一个无法形容的高度。

    正是因为如此,她方才能够每遭遇一种无形力量的侵袭便能通过对法力流转方式的改变而让法力获得某种奇妙威能,从而让她抵挡住那无形力量的伤害。

    如此威能,从某种程度来说,几乎已经做到了金仙之境的极限了。

    以她如此神通,若太乙之劫只是如此而已,渡过这一次太乙之劫,却并非一件难事——罗浮对她的无穷信心又岂是无由。

    接下来的天劫,似乎并没有提高难度的打算,依然是一波又一波的,蕴含各种千奇百怪威能的无形力量加载在广菩身躯内外,让她每隔一段时间,便需要多抵挡一种力量,同样的,也让她加载在法力之上的种种特性变得越来越多,让她的法力威能也变得越来越强。也让他的身躯在这过程之中淬炼得越来越纯净,越来越强大,越来越趋近太乙级数的身躯。

    便在广菩甚至生出一种太乙之劫便要如此过去的感觉之时,天劫却是起了巨大的变化。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