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证就太乙

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证就太乙

    第七百五十九章证就太乙

    只见得,在整个明界被劫云笼罩的数日之后,忽然间那虚空之上的劫云生出了险恶至极的变化。

    那整个明界之前被那劫云所扭曲的时空瞬间一震,那扭曲程度暴涨了不知多少倍。

    原来罗浮已然能够透过这扭曲的时空模模糊糊的看到在那天劫核心之处被天劫压迫着的广菩,但在这扭曲暴涨之后,他的双眼在瞬间便被蒙上了一层浓浓的云雾。

    好似在这刹那间,他的目力在这明界之中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他的感知似乎也已经再无能让他拥有超越普通人之处一般。

    当此变化之时,罗浮心头便是一惊。即便是对于广菩再有信心,此时也再不能保持从容了,眉头猛然皱起,双目之中神光微凝,身上的气息也微微有些不稳起来。

    原本按照他想来,这求证太乙道果之时所遭遇的天劫无论多么强大,都不可能达到他这般证得太乙道果成就太乙散数之辈不能承受的境地的。

    毕竟,若是连太乙散数之辈也不能承受,那这太乙之劫便并不是天劫,而是天谴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够对广菩有着那么强烈的信心。

    但此时此刻,情况却不同了。他虽对广菩信心依然,但却发现此时此刻,这天劫的威能居然超越了他的想象之外。

    似乎隐隐间已是对他有了威胁,这让他如何能够丝毫不担忧广菩?

    罗浮的变化自然是被旁边的罗纯阳与罗果两人看在眼中。

    他们两人在天劫爆发之时,便已经失去了看到广菩的能力了,对那天劫形式的认知自然只能凭借对身边的父亲的表现来推测。

    在之前数日之间,罗浮心中自信无比,神色气息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这让他们明白在那天劫正中的广菩的渡劫过程必定是极其顺利,因此都是十分的放心。

    但此时此刻忽然发现罗浮的神色有了变化,眼中神光凝重如斯,甚至便是身上的气息也隐隐间有着不稳的迹象,这让他们哪里还不明白情况出现了变化?一时间不由得焦急万分,想要拉住罗浮询问,却怕影响罗浮,让自己父亲可能对母亲的帮助化为泡影,因此却只能心急如焚的忍着,等待着。

    在这种心态的变化之下,他们身上的气息也随着波动起来,同样是与罗浮一般变得不稳了。

    罗浮的心念感知毕竟极其敏锐,心念微微一动,便发现了自己那双儿女的变化,一想便知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连忙收敛自己的气息,神色也重新恢复了从容,对他们两人道:“不必担忧,只不过是劫数有了一些变化,但应当不会难住你们母亲的。”

    罗浮的话语之间充满了从容,包含了一股抚慰人心的力量,让罗纯阳与罗果两人只觉得心神一清,心中的焦躁却是少了许多。

    但,自然不可能完全消失,神色间依然十分凝重,只是点点头罢了。

    罗浮却也再不管他们两人如何,将自己的目光重新转向前方的劫云,努力的感应劫云之中每一丝的变化。

    既然无法直接看清楚在劫云之中渡劫的广菩,那便唯有通过对这劫云产生变化的把握来推测广菩的渡劫状况到底是如何的了。以罗浮的道行神通,这种方法虽不如直接看到广菩渡劫的身形来得直接,但却也能够让他能大概的把握整个渡劫的过程了。

    那劫云产生的变化及其剧烈。

    直接便让时空扭曲的程度加剧了不知多少倍,整个明界的时间、空间、物质、能量都在这种扭曲之下混合在一处,形成了一种灰蒙蒙的雾气模样,直接便遮掩住了外界的一切光芒,更遮掩住了一切的窥视目光。

    在这变化之后,广菩的感觉之中,自己所在的整个时空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好似在一瞬间她已经被挪移到了另一个时空,一个无比混乱,几乎已经有了几分混沌特质的时空。

    这个时空因为时间空间的混乱而没有了大小的概念,更没有了快慢的概念,甚至连物质、能量的概念都已经完全消失了。

    而在这变化出现之时,从虚无之中诞生的那无数股无形力量每一股都在瞬间暴涨了万倍以上。

    这种增长程度极其惊人,直接便突破了某个不可思议的屏障,让每一股无形力量的本质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种微妙的变化造成的结果,便是这无数股无形力量在一刹那间交织融合在一处,产生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变化。

    这无数股无形力量的性质涵盖了方方面面,几乎将洪荒天地之间的一切规则、法则都包含在其中。

    所有的力量交织融合在一处,瞬间便生成了一个比每一股无形力量都要强大千万倍,都要玄妙千万倍的存在。一股全新的,几乎包含了整个洪荒天地的无形力量。

    这一股无形力量蕴含了之前每一股无形力量的特质,更是在这些特质的基础之上升华了不知多少倍,让每一种之前已经被广菩挡住的特质瞬间突破了广菩的阻挡,让广菩在这瞬间好似承受了之前无数股无形力量所产生的负面感觉,似乎所有心神,整个神魂,整个身躯,所有的法力,甚至那正在蜕变过程当中的道果,也似乎要化为虚无,化为无形一般。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让广菩没有生出一丝一毫的怀疑,明确的知晓,若是自己没办法抵挡住这些无形力量,那等待自己的,绝对便是化为虚无,化为无形,最终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广菩的法力虽说玄妙虽说包罗万有,但毕竟是有其极限的。不可能永无止境的提升,永无止境的变化。

    之前那抵挡无数股无形力量的侵袭攻击已经是几乎达到了这些法力的变化极限,耗尽了广菩这无数年来的一切修行成就了。在这种情况下,这一次全新的变化,对她而言,不啻于灭顶之灾。

    瞬息间,广菩的整个身躯便变得虚幻透明起来,好似在方才那一瞬间已是被那一股无形的力量伤至几乎完全消失了。

    由此便可看出,此时此刻的情况已经危急到了极限。几乎下一瞬间,她的这次突破便会完全失败,她也将随着而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一般。

    但即便是到了如此危急的境地,但广菩却依然没有任何慌张,整个心神凝聚如一,没有因为即将身死道消而有丝毫震荡。

    她心神意念之间点点智慧光芒疯狂闪烁着,每时每刻都有着无数念头在其中生灭,每时每刻的,她都感觉自己的道行境界正向着一个不可思议的巅峰跨越,此时身体所处的状态正是每时每刻的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即便是到了此时,她心中依然有着无穷的自信,自信自己绝对能够渡过这一次的太乙之劫,能够真正的成就太乙道果。

    这种信心并非与生俱来,而是她在这无数年的修行当中所积累而来的,乃是她对于自己的实力,对于自己的道行境界有着充足的了解之后才产生的一种自信。

    这种自信,让她对证得太乙道果没有丝毫的疑惑,同样是认为只要太乙道果这个境界是存在的,只要有金仙之境的修士能够证得太乙道果,那她就必定能够证得太乙道果,而绝不可能在这太乙之劫之中身死道消。

    如此认知,让她能够时时刻刻的保持清醒,让她哪怕是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依然能够清醒无比的思考种种对策,而不会如同一般修士一般失去信心去等死。

    “太乙之劫,乃是天地为了考验修士有没有资格证得太乙道果而形成的,换句话会说,这种劫数再强,只要拥有太乙之力,便绝对能够支撑下去。此时这无形力量看似无法抵挡,但只要我能够发挥太乙威能,便绝对不会有事。”广菩心神意念之间有着这般念头一闪而过。

    有了这个念头,她再不迟疑。

    体内原本正在努力抵挡那无形力量的法力猛然一松,一收,完全放弃了对无形力量的抵挡,向着自己的下腹丹田猛冲下去,转眼间便在她的下腹丹田之中凝成了一个正在快速变化当中的道果。

    这个道果此时不断的扭曲,不断的变幻着,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不知多少亿万次崩溃重组,似乎要努力的重组出一个更加玄妙,更加不可思议的形态,凝聚比原来强悍不知多少万倍的威能一般。

    随着她的法力不再抵挡那无形力量,那无形力量的破坏力暴涨了不知多少倍。

    只是一转眼间,广菩的整个身形便直接被那一股无形力量完全崩解,化为一片虚无,直接消失于无形之中,便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但,即便是如此,天空之上的劫云却依然不曾消失,反而是更加浓郁,对于这明界时空的扭曲也变得更加的剧烈,让外界的罗浮等人眼前的那灰色烟雾变得更加的浓郁,好似要将整个明界化为一片混沌状态一般。

    很显然,虽是身躯已经被化为无形,化为虚无,但广菩却依然没有身死,依然不曾真正的渡劫失败。

    此时的广菩,正处于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当中。她的身躯,她的神魂,她的一切都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了。

    但在她的感觉当中却依然能够感觉到它们的存在,便好似它们只不过是转化为另一种不可查看,不可感知大的状态当中一般。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奇妙,让她瞬间知晓自己方才完全收缩法力的应对方式并没有任何错误。

    不过,这却并不代表她从一开始应对天劫的方式便是错误的,不代表她最开始天劫爆发之时便可以这样完全不抵挡的任凭那无形力量的侵袭而化为虚无,化为无形。

    事实上,若是她不经过这数日之间抵挡那无数无形力量,不在这数日的天劫当中努力的让自身的法力产生蜕变,让自身的道果产生进化,她放弃抵挡任凭那无形力量的侵袭,那等待她的,绝对便是直接身死道消,魂飞魄散,而不可能处于此时这般玄之又玄的状态当中。

    之所以此时能够处于这种玄之又玄的状态当中,原因很简单,正是因为在这些时日的渡劫过程之中,她的法力,她的道果,乃至她的身躯,她的神魂,她身躯内外一切的一切,已经不知不觉当中习惯了无形力量,拥有了某种类似无形力量的威能。

    这种威能,并不足以让她化身为一股无形力量,但却足以让她在那无形力量的侵袭覆灭之下,保持一点最为核心,最为本源的生命本质,从而让她能够在此时身处这种玄之又玄的状态当中。

    当然,她毕竟并不能化身无形力量,故而,她处于这种状态的时间却不可能太长,只能是一段颇为短暂的时光而已。

    若是太长时间不能想到办法脱离这种状态,抵挡住那一股无数无形力量结合在一处的那一股包罗万有,好似连整个洪荒天地都包含在其中的无形力量,那等待她的,依然是身死道消,依然是魂飞魄散,依然是渡劫失败,消失与天地之间。

    广菩对此无比清楚,自然不会浪费时光,将所有的心神直接投入自身正在蜕变当中的道果之中。

    随着她心神的投入,她好似在瞬间化身那道果,清晰的感应到那道果的每一点最细微的蜕变,无比直接的感应那道果所蕴含的那无穷无尽的奥妙。

    哪怕这道果乃是她修成,乃是她一生修行所凝,但其根源却依然是罗帆所传,故而其中却也有着许多的奥妙是她所不能理解的,是她需要耗费漫长时光去体悟,去掌握的。

    将心神投入这道果之中的广菩在那一刹那间,只感觉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无比广阔,无比深邃的世界,似乎整个宇宙天地的一切都在她面前展现出来,而这宇宙天地的一切对她而言却是那般的熟悉,有是那般的陌生。

    熟悉的乃是这宇宙的构造,这宇宙的一切形态都似乎是根据她这无数年修行所凝成的,她看到任何一处都能够隐隐间联系到自己的某些修行。

    而陌生,却是这些景象虽是熟悉,但她却难以把握住其本质,似乎在这熟悉无比的表象之后隐藏着更加深邃,更加不可思议的玄妙道理,而这些道理,正是她正在努力求取,耗尽一切去求证却依然未曾证得的道理。

    在这瞬间,广菩只觉得一股无法形容的感动从心而生。

    “我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了。”这个念头,瞬间占据了她的心神意念,让她心中充满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欢喜。

    感应到那种隐藏在表象背后的,更深邃,更不可思议的玄妙道理,代表着她已经接近了道果大道的本源,代表着她终于就要真正接触到自己师尊传授自己的修行真理,同样代表着她即将踏上自己的道果大道,即将成就自己的道。这怎能让她不敢动,不欢喜?

    在欢喜当中,广菩将自己对太乙的体悟,将自己在这数日之间渡劫所产生的种种感悟毫无保留的散发出来,将之不断的与自身的道果相合,让她的道果那每时每刻的不知多少亿万次蜕变渐渐向着某个方向演化。

    这种演化速度快速无比。

    恍惚之间,已是达到了极致,将她所悟得的太乙,将她在这数日之间所产生的种种感悟终是达到完全与道果相合的境地。

    到了此时,她的道果终于瞬间一震,稳定在了某个无比玄妙的状态当中。

    如此状态的道果已是与之前完全不同,其中散发出一股太乙气息,整个道果并没有显现出任何光芒,但却给人一种正在散发无穷银色光华的感应,好似直接影响了一切看到这道果的生灵的感知,让他们生出一种自身好似沐浴与月华之中的感觉。

    整个道果的形态玄之又玄,根本无法用具体的形态来形容,甚至任何人看到这果实之后都会瞬间忘记任何形态的形容词,只知晓这便是一个果实,一个玄之又玄,蕴含无穷不可思议威能的太乙道果!

    这太乙道果稳定下来之后,广菩只觉得心神正向着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提升,转眼间便已经达到了一个超乎想象的境地。

    恍惚之间,只觉得天地在自己眼中似乎已经变得不再神秘,而这明界更是似乎她只要微微一震便能将之完全破除,完全毁灭。便是之前那一股她完全无法抵挡的,所有无形力量结合在一处所形成的那一股无形力量似乎也在这一瞬间变得脆弱无比,似乎能够被她轻松的抵挡。

    这种感觉一出现,广菩心中不由得充满了无法形容的喜悦。

    “原来,这便是太乙散数,修行亿万年时光,耗尽一切心神,我终于还是证得了这太乙道果了……”蕴含喜悦的悠然长叹之声从虚无之中传出。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