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六十章 劫后

正文 第七百六十章 劫后

    第七百六十章劫后

    随着这一悠然长叹之声,有着一个人影从虚无之中由虚化实的出现。

    这是一个女子的身形,其貌美,其形娇,周身散发出一股极为玄奇的气息,便好似周身缠绕着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无形力量一般。

    这女子,自然便是广菩。

    这一具身躯更是她的真正证得太乙道果之后直接重新凝聚出来的,完全达到太乙级别的一具玄妙身躯。

    此时此刻,她悬浮在那半空之中,周身的时空扭曲依然严重,那一股足以将她原来的身躯完全毁灭,甚至足以让她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无形力量也依然存在着,但这一切对她而言却又好似虚影一般。

    这太乙之劫对于外面的罗浮而言,已经强大到了他不能淡然以对,甚至产生微微的担忧,担忧广菩能否渡过的地步。

    如此不同的区别,却并非代表着证得太乙道果之后的广菩便比早就证得太乙道果的罗浮要强大。而只不过是表明,对于无形力量,广菩比起罗浮有着更强的抵抗能力,有着更高的承受能力而已。

    在其他种种方面上,广菩却是不一定比得过罗浮,甚至相反,其他种种方面的能力,她比起罗浮都要差上不知多少。

    之所以广菩有着这般罗浮所不具备的能力,正是因为广菩乃是渡过这太乙之劫方才证得太乙道果,而罗浮却是水到渠成的成就太乙道果。

    这种不同,便造成了这种区别。

    这太乙之劫乃是要证得太乙道果的修士最大的危险,但同样的,也是他们最大的机缘所在。若是不能渡过这太乙之劫,那自然一切休谈,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乃是自然而然的。而若是修士能够渡过这太乙之劫,自然便能够获得超乎想象的好处。

    不单单能够在这过程之中成就自身最强大的太乙道果,还能够在这过程之中拥有这种对无形力量拥有不可思议抵抗、掌控能力的威能。

    此时的广菩,便是如此而拥有着这种罗浮所不曾拥有的威能。

    当然,这却也并非代表不渡过这太乙之劫证得太乙道果便比起渡太乙之劫要差。能够水到渠成,完全不需要引动太乙之劫便证就太乙道果,本身便拥有超乎一般修士无数的神通威能,便是少上这对无形力量的超强抵抗、掌控能力,却也算不得什么。甚至,也并非什么不可弥补的损失。

    便比如罗浮,他若是想要拥有这种威能,只需要让广菩祭出许多无形力量来让他体悟,让他融入自身的法力之中,便能够做到了。

    此时此刻,笼罩住整个明界的劫云疯狂的震荡扭曲起来,其中蕴含的无穷不可思议的力量开始疯狂的向下覆压,在这过程之中转化为越来越多的无形力量,通过某种神秘渠道的转换,从虚无之中凭空出现,直接作用在广菩的周身内外。

    这般变化,让那一股原来已经足以将广菩化为无形,化为虚无的无形力量暴涨了不知多少倍,若是将其作用主体分散开来,怕是足以将整个明界完全崩解,让其整个重新回归虚无。

    但,如此恐怖的无形力量对于广菩而言,却也只是产生一点微微的压力罢了。

    她的身躯在这无形力量微微的颤抖着,其中有着丝丝缕缕的奇异物质从其身躯之中消失,她的身躯随着也在不断的提升,不断地精粹着。却是在这无形力量之下,她并不排斥,反而是借之不断的淬炼自己刚刚凝聚出来的太乙之躯。

    这一具身躯乃是她的道果完全蜕变之后,完全根据道果所蕴含的无上威能所凝聚出来的,完全能够承受太乙道果以及太乙级别的法力在其中流转,其强度足足比起他未曾成就太乙散数之前强大了不知几千倍。

    但,这毕竟也只是一具刚刚凝聚出来的身躯而已。

    虽已是太乙之躯,却并没有达到这一具身躯的极限,依然有着许多提升的空间,若是没有这一股无形力量作用,她日后也需要耗费无穷精力凝聚种种力量来锤炼这一具身躯,让其真正达到极限,达到巅峰。

    此时此刻有了那无形力量,自然便省去了她无穷精力了。

    她的太乙道果乃是根据这些无形力量结合自身所悟得的种种太乙玄奥而凝聚出来的,自然包含了太乙玄奥与无形力量的本质。在这种情况下,其对于这无形力量的承受能力,已经强大到了一个超乎想象的境地。

    这无形力量虽说比起之前强大了不知多少倍,但却无法改变其本质,哪怕是再强,也只能是对其身躯的淬炼力度变得越强而已,根本无法真正的将她完全抹去。

    在这种情况下,广菩自然不会浪费机会,只是静静的等待着那无形力量侵袭,却并不曾去击溃那劫云,也不曾凭借自身成就太乙散数之后所拥有的,那对无形力量的超强掌控能力来抵挡那些无形力量。

    这一波无形力量的攻击,显然已是这太乙之劫最后一波攻击。

    只要当过这般一次攻击,天劫便会过去,这整个明界也会重新恢复渡劫之前的景象,一切都会好似从没有出现过一般。

    在太乙之劫之中的广菩无比淡定的承受着无穷无形力量的攻击,但在劫云之外的罗浮等人便再不能淡定了。

    因为,在这劫云生出变化的那一瞬间,整个劫云所笼罩的范围之内已经变得愈发恐怖,愈发的惊人。

    只见得,在一瞬间,那阻挡住罗浮视线的那一层灰蒙蒙的雾气瞬间暴增万倍,原来还能模模糊糊的看到那雾气背后的明界景象,在此时却只能看到一片灰蒙蒙,便好似整个劫云笼罩的范围已经完全回归混沌状态一般。

    那时空的扭曲成都,更是达到了一个几乎将时空完全破灭的境地,完全扭曲了一切敢于渗入其中的一切感知,让罗浮即便要硬生生的凭借自己的超强感知去感知里面的景象也无法做到。

    便是那一股劫云散发出来的绝灭气息,也在这过程之中暴涨了不知多少倍,甚至让罗纯阳与罗果两人都身躯颤抖,眼中微微现出恐惧之色。

    如此变化,哪里像是正常变化?罗浮等人又怎么可能不担心?

    好在,罗浮毕竟理智尚存,知晓这劫云有着越激烈的变化,便代表着在那劫数之中的广菩的抵抗能力越是强大,而只要这劫云一日不去,也便代表着渡劫的广菩一日未曾渡劫失败或者渡劫成功。

    因此,虽是变化激烈,心头担忧,但他却并没有真个儿失去信心,却还保持着一点念头关注周围。

    待得发现罗纯阳与罗果两人无法承受的生出恐惧,知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抬手一罩,便有一股太乙级数的法力从他手中发出,直接化为护罩将他们两人护住。

    这一股太乙级数的法力玄之又玄,本身或许不甚强大,但却自有一股玄妙的威能,直接将那天劫传递出来的,能够将罗纯阳罗果心神击溃的气息完全隔绝出去,让他们两人在瞬间恢复了清明,眼中的恐惧更是完全消失。

    恢复清明之后,他们两人却依然一脸担忧的看着前方的劫云,张张嘴巴,似乎很想要询问罗浮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但在看到罗浮的神色之后,却十分理智的没有开口。

    便在他们三人的担忧之中,那劫云所笼罩的范围变化越来越强烈,整个劫云笼罩的范围在这过程之中不扩大反而是在不断的缩小着。

    过了数个时辰,这整个劫云已经足足缩小的一半,只是那剩下的一半劫云笼罩的范围更是靠近混沌状态,那时空扭曲程度也比起之前强烈了数倍之多,看起来简直便是一个世界正在其中不断的毁灭一般。

    罗浮三人自然没有丝毫迟疑,那劫云不断的后退,他们便不断的前进,却是要努力的接近劫云中央的广菩。

    在劫云退去的区域,一切都好似劫云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那之前的时空扭曲,能量、物质的混乱,那灰蒙蒙的好似混沌状态一般的景象都好似未曾发生一般,对于这些区域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

    在劫云出现之前这些区域是怎么一个模样,劫云退去之后其便是怎么一个模样。

    大地,山川,河流,植被,生灵,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区别,甚至那些生灵都感觉不到之前曾经发生过时空混乱,整片天地几乎重归混沌这种状态,依然是如同劫云到来之前一般在那大地之上,在虚空之间悠然活动着。

    这一切的变化玄之又玄,包含着某种无上至理,若是平常罗浮等人定然不会放过。

    但此时此刻,他们所关心的却是在劫云笼罩之中的广菩,对于这些却没有任何一个投以一丝一毫的关注。

    这种时光无比的难熬,待得数个时辰之后那劫云缩小到只有数丈方圆之时,在罗浮他们的感觉之中时光似乎已经过去了不知多少万年了。

    到了此时此刻,他们三人都早已明白最后时刻怕是已经到来了,到底是广菩渡过太乙之劫,还是这太乙之劫将广菩抹杀结局很快便要揭晓了。

    当此之时,他们三人都是神色凝重,双眼紧紧盯着前方那数丈方圆的灰蒙蒙区域。

    便在他们几人的紧张达到极致之时,那灰蒙蒙的区域忽然微微一颤,接着一股惊天霹雳声响从那之中爆发而出,穿向四面八方,让整个明界都在这霹雳声之下剧烈的震颤起来,好似一条沉睡不知多少年的神龙从睡梦之中忽然瞬间清醒过来一般。

    随着这一震颤,罗浮只感觉自己被劫云切断了数日之久的,与明界的联系瞬间回归。

    甚至变得比起之前更加的紧密,更加的完美。

    随着这联系的回归,他瞬间放松下来,脸上也现出了轻松无比的笑容,只感觉整个天地都变得那般的美好。

    之所以如此,非是因为他重新获得这明界,而是因为在与明界的联系重新接继起来的瞬间,他便感觉到了另一个与明界联系在一处的意识,他无比喜爱的一股意识,属于广菩的意识。

    感觉到这一股意识之后,他自然瞬间便明白这一次太乙之劫的结果,明白此时的广菩已是渡过了此次太乙之劫,终于证得太乙道果,成就与他同样的太乙散数。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如此放松,如此喜悦。

    “没事了,你们母亲已经渡劫成功,成就太乙。”心情大好之下,罗浮对罗纯阳与罗果说道。

    此时罗纯阳与罗果的心底正七上八下的,不知晓这整个明界的震荡到底是代表什么,不知道前方那劫云之中的变化到底是表明什么,忽然间听得罗浮这般一说,不由得大喜过望,两人都是瞬间完全放松下来。

    随着他们这一放松,两人瞬间汗流如浆,整个身躯却感觉轻了许多,似乎完全放下了压抑在心底不知多少年之久的一块石头一般。

    好似他们心中的重负已经在方才随着那如浆的汗液一同流了出来一般。

    便在这时,在他们前方那如同混沌状态一般的劫云笼罩区域猛然一涨,暴涨数倍,若非罗浮反应快速,带着罗纯阳与罗果两人往后直退数十丈,这暴涨的劫云已是将他们三人包裹在其中了。

    这劫云包裹的区域暴涨到了极限之后,以更快速的速度猛然收缩。

    刹那间便收缩到最中央之处,显现出一个灰蒙蒙的人影。

    接着,一声轰鸣,一声剧烈的震荡从那人影之上传出,整个明界随着而又是一震,罗浮只觉得那明界与他的联系在一瞬间又是暴涨数分,甚至整个明界都在这过程之中获得了相当的好处,好似元气浓郁了许多,整个空间、时间都稳固了许多一般。

    随着这变化,那人影之上的灰蒙蒙色泽缓缓退去,显现出了那人影的真貌。

    自然便是广菩了。

    此时的广菩身上透出一股淡淡的玄妙气息,这一股气息蕴含不可思议的奥妙,好似正在衍化着亿万种性质的力量一般,让人产生无法捉摸的感觉。

    广菩缓缓的睁开双眼,身躯微微颤动几下,有一股亘古难破之意从其动作之间透出,便好似她的身躯已经强大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哪怕是无穷时光侵袭都不能让其有一丝一毫损伤一般。

    “我已成太乙散数,让师兄担忧了。”广菩柔柔的看着罗浮,道。

    “成了便好,成了便好,我就知道这太乙之劫对你不会有任何难度的,哈哈哈……”罗浮哈哈大笑起来,却是欢喜得几乎失态。

    “恭喜母亲证就太乙。”罗纯阳与罗果两人又惊又喜的道。

    “你们两个小鬼。”广菩笑骂一声,拉住罗浮的手道,“这次渡太乙之劫我颇有体悟,接下来不如我们来为果儿和纯阳讲一次道吧。”

    对于罗帆而言,随口所言都足以让他门下的众多弟子体悟良久,因此,他每一次对弟子门下的指点都可以说是讲道,甚至在他证得大罗道果之后,每一举一动在众多弟子门下的眼中都可以算是在对他们讲道。

    但对于罗浮与广菩这一层次的修士而言,讲道却是一件无比严肃,无比郑重的事。

    若没有绝对的信心自己所言是正确的,是对于罗果他们有着绝对好处的,他们两人是绝对不敢将讲道这个词用在自己对他们两人的指点之上的。

    此时广菩敢于用这个词,表明她对于自己在太乙之劫之中所悟得的种种道理有着绝对的自信,自信自己所悟得的这些道理哪怕是放在罗纯阳与罗果身上也必定是正确的,是对他们有着巨大好处的。

    听得广菩这般一说,罗浮眼中现出惊喜之色,拉着广菩的手道:“师妹居然有着这般信心?”

    “师兄何曾见我撒过谎?”广菩微微一笑。

    “那可太好了,不过这事怕还是得推后一点,待得解决了一件事之后才来给纯阳与果儿他们讲道吧。”罗浮笑道。

    “师兄所说的可是那广寒宫前面之人?”广菩一听罗浮之言便明白了他到底在说什么,微微一笑道。

    说着,她随手一指,在他们四人前方便出现了一面直径一丈的镜子,镜子之上显现出了一片光影,上面银光闪闪,赫然便是那月亮之上广寒宫之前的景象。

    只见得,在那里有着一名老者如同雕塑一般盘膝而坐,呼吸近乎停滞,体内力量沉寂,好似已经陷入了最深层的定境之中一般。

    “虽只是真仙,但所修法门却极其精妙,基础夯实,力量虽弱小,但却十分精纯,凝聚,勉强算是可造之材。”广菩眼光一扫,便将那老者的身躯内外一切情况都纳入心神之间,开口说道。

    “怎么有一名真仙出现在广寒宫之前?”这时,罗果惊讶的问道。

    罗果与罗纯阳两人没有罗帆与广菩那般对明界及日月有着超强的把握能力,因此却是一直未曾知晓是这真仙触动广菩的机缘,让广菩证得太乙道果。此时见得那老者,自然是惊讶莫名了……q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