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二章 衣钵传人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二章 衣钵传人

    第七百六十二章衣钵传人

    “老聃,你与我有师徒之缘,我欲收你为徒,你可愿意?”广菩也不做出什么高深莫测的暗示来让老聃自己提出拜师,而是直白的说出了这般一句话语。

    听得这句话,老聃微微一愣,接着即便是以他几近圆满的道心修持也忍不住狂喜,神色更是显得微微有些激动。

    当下便向广菩三拜九叩,口中称道:“弟子老聃,参见师尊。”

    “好,起来吧,为师名号为广菩,道场正是在月亮之上的广寒宫之中,具体如何你日后便知,却不必去说它。”广菩微微一笑,随手一拂,便有一股无形力量发出直接将老聃托起。

    这力量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不可思议,几乎如同整个天地的所有力量都加载在一起对其起作用一般,让老聃生出一种面对宇宙天地的浩瀚之感。

    在这一瞬间,他终于直观的感受到眼前这新拜的师尊是如何强大,如何不可思议了。

    广菩微微一笑,道:“你所修行的法门乃是后天法门,更近似元神大道,与为师所修的道果大道颇为不同,为师此处可以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便是废去此时的修为,为师传你道果大道,第二便是你自身创造出新的法门出来,为师可以给你一些参考。”

    当初罗帆只不过是地仙三境便能够创造出无数法门提供广菩等人修行了,此时的广菩已是证得太乙道果,其创造能力虽远不如罗帆,但想要创造出适合老聃修行的道果大道的法门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指点老聃自己创造修行法门对她来说,更是简单至极,故而她方才敢于说出这般话语。

    事实上,若是按照在老聃醒来之前广菩的想法来说,给老聃的只可能是第二个选择。毕竟当初的老聃虽让她欣赏,也与他有缘,但她更多的却只是报答他而已,根本没有真正要将他作为衣钵传陈的想法。

    但此时此刻,在见得老聃居然能够在这般短的时间之内将道心修持突破到此时这般境界,将那一千二百九十六万方虚拟天地完全堪破,她对老聃的欣赏早已达到了极致,自然而然的生出要将老聃收为衣钵传人的想法。

    广菩本身乃是先天神祇,在证得地仙道果之后更是已经证得长生,日后若无大劫,再难身死。

    但,即便是这般状况,她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永久的留存下去,能够永不需他人帮助去渡过种种劫数。

    哪怕是有着师尊存在,有着罗浮这般即是师兄又是丈夫的亲近之人存在,哪怕有着一子一女存在,哪怕是还有着诸多同门,她也绝对不会生出自己如此便绝对安全,绝对再不需要他人帮助的想法。

    在这种情况下,衣钵传人,便是十分必要的存在了。

    衣钵传人虽是传承自身的一身修行,但本身却并不仅仅是为了将自己一身的修行传递下去,而是为了在日后遭遇种种劫数之时,能够多一些应对,能够彼此帮助,共同渡劫。

    因此,这衣钵传人对于任何修士而言,都是十分重要的。并非对自己一身修行能否传递下去无所谓便可以不找的。

    正是因此,广菩即便有着相当的自信自己能够长生永存,也依然会生出这种寻找衣钵传人的想法。

    衣钵传人传承自身的修行,几乎便是自我的延伸,即便是比起父母妻儿,那关系也远不到哪里。唯有如此关系,方能依靠之来渡过种种劫数。

    对于广菩这等依然修得大神通,对自身的日后的路途有着相当自信的存在,衣钵传人的意义便是如此了。

    而对于那些对未来前进的道路颇为迷茫,不知自己的出路到底在哪里的存在而言,衣钵传人却又有更重要的意义。那便是,通过培养衣钵传人,试试看能否让衣钵传人踏出全新的道路,最后来提携自身,让自身随着更进一步。

    正是因为如此,无论对任何修士,任何生灵而言,寻找衣钵传人都是极其重要的。

    广菩对此无比清楚,那老聃道心修持已是极其高深,自然也是清楚无比,因此,三拜九叩之后,他们的关系便已是完全不同。

    当下,老聃在听得广菩给出的两个选择之后,思索了一小会,便毫不隐瞒的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弟子两个选择都不放弃,求师尊传弟子道果大道同时帮助弟子自创修行法门。”

    广菩一听老聃之言,双眼一亮,笑道:“看来你的心思很大嘛,也罢,既然你有此心,为师也不阻拦,不过你却要切记,不可好高骛远,若不能创出适合自身的法门便休要强求。”

    “多谢师尊成全。”老聃大喜道。

    广菩微微一笑,道:“你且先在附近开辟一个洞府住下,稳定好此时的道心、道行,再来见我。”说着,随手一拂,老聃便消失在这庄园之内,转眼便来到了庄园门口。而她自身却直接转身便进了后面的木屋之中。

    老聃一边应答一边躬身行礼,之后身形向上飞起,来到数百丈高空之上,四处张望一番,已是找到了数十里之外的一个弥漫着浓郁先天元气的小池塘,双眼便是一亮,催动仙元,身形化为一道遁光向着那小池塘而去。

    显然是打算在哪池塘边搭建居住的洞府。

    洞府,并不一定便是一个山洞,事实上只要是修士居住之地,便可以称之为洞府。

    在这池塘边搭建洞府事实上也不需要什么太复杂的动作,只需要一些木屋、石屋,哪怕是茅屋也就可以了。

    对老聃而言,这明界之中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既熟悉又陌生的。熟悉乃是这明界的一切都是按照大劫之前的洪荒天地开辟,隐隐间能够让他找到在那试炼天地之中所看到的那些虚拟天地的影子。而陌生的,自然便是这明界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自然不可能完全不显得丝毫陌生了。

    只是,他此时的道心修持已是接近圆满,却是能够几近完美的控制自己,知道此时最重要的并非熟悉这明界,而是完成师尊所吩咐的。

    因此,毫不停留的来到这池塘边落下,指地成石,体内比之前纯粹不知多少倍的仙元流转变化,发挥出种种玄奇的威能,利用这池塘周围的泥沙直接建成一座十数平方米的简陋石屋出来。

    这石屋看起来简陋无比,与普通的单人小屋没有多少区别,若是硬要说什么不同的便是,这石屋的构成颇有奇效,能够牵引这池塘周围浓郁的先天元气向着石屋内部凝聚,增加石屋内部的先天元气浓度。

    这种神通在此时的洪荒天地之间或许是一种颇为玄奇的神通,足以让任何修士惊叹不已。但在罗浮等人看来,哪怕是罗纯阳与罗果看来,却都只是一件小手段而已,他们哪怕是还未曾证得道果,未曾成就散仙之境,也能够轻松的做到这一点,甚至做得比起老聃更为轻松,所构成的石屋也会更加玄奇,而不只是此时这般只是拥有凝聚先天元气的小小威能而已。

    老聃进入石屋之中,便直接盘坐于蒲团之上,闭上双眼,缓缓运转体内仙元,不断的沟通自身的身躯,沟通自身的神魂,沟通自身的识海,努力的自省,不断的稳定自己此时此刻的道心与道行境界。

    便在老聃听从广菩吩咐去开辟洞府与稳定自身道行与道心的时候,广菩一家四口已是重新聚在一处了。

    “此人颇为不凡,怪不得师妹会动心让其传承衣钵,早知他居然有如此能力,我怕会与师妹抢上一番的呢。”罗浮叹道。

    广菩自然知晓罗浮乃是开玩笑,微微一笑,道:“师兄此时这般说已经是晚了呢,老聃既然已是拜我为师,便已是我之弟子,却再不能让给师兄了。”

    “父亲母亲,你们是不是太过夸奖他了,我看他也只是道心坚定一点罢了,根本就没有太多过人之处啊。”罗果撇撇嘴道。

    “果儿你可是小瞧你的老聃师弟了呢。”广菩笑道。

    听到老聃师弟四个字,果儿双眼一亮,似乎直到此时方才发现这老聃拜入自己母亲门下之后便是自己的师弟了一般。

    “有这个师弟似乎也不错,虽说显老了一点。”罗果此时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般念头,双眼之中的期待之色变得浓郁起来。显然是已经想象到当老聃拜见自己这个师姐之时会是怎么样一个场面了。

    广菩看到果儿如此神色变化,眼中现出笑意,她故意点明老聃是罗果的师弟,正是为了让罗果不再对老聃有所排斥,此时看罗果的模样,显然是起作用了。

    罗果虽说从修行到如今已经经历了不知多少个元会之久了,甚至在之前当果公主之时也算是掌握大权,见多识广了,但被人拜为师姐,这却还是第一次,这比起被他人参拜为公主,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被人拜为师姐,那乃是一种多了一名弟妹的感觉,而被人参拜为公主,却只是一种身份高贵的感觉。两者又怎么可能相同?

    正是因为如此,哪怕是经历如此丰富,但罗果却依然会对老聃作为自己的师弟而感到期待,感到喜悦。

    罗浮看着罗果那双眼大亮的期待模样,与广菩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到笑意。

    广菩并没有停顿太久,接下去说道:“果儿,你与你哥哥两人此时也已是金仙之境了,算起来神通威能比起老聃起强上无数倍,但你们爷爷所开辟的试炼天地,你们又看破了多少方呢?老聃此时可是直接将一千二百九十六万方虚拟天地完全堪破了呢。”

    “这个……”罗果与罗纯阳听得广菩这般一说,不由得皆露出惭愧之色。

    他们两人毕竟不是从无到有爬到如今这般道行境界的普通修士,而是有着许多神功广大的长辈在上面护佑的所谓“仙三代”,修行基础虽然夯实,但对道心的淬炼便比起那些一步一步爬上来的普通修士要差上许多了。

    此时此刻,他们也仅仅是只是达到堪破十二万九千六百方虚拟天地的道心六境罢了,连突破真仙之境成就金仙之境的道心第七境他们两人也都依然未曾达到,更别说做到此时老聃这般,将一千二百九十六万方虚拟天地完全堪破,甚至隐隐间摸到道心九境边缘的境界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哪怕是知晓自己并不一定需要借助道心境界的提升来突破境界,而是能够反过来突破境界之后再来提升道心境界,却也忍不住有些惭愧。

    当下,不管是开口说出质疑的罗果还是未曾开口的罗纯阳却都是再不敢小看那老聃。

    甚至反而对老聃能够以如此低微的道行做到这一步而感到十分的佩服。

    “好了,既然已经知晓你们老聃师弟的能力,日后便不可小瞧于他,要于他好好的相处,日后互为助力,日后也好渡过那种种劫难,知道吗。”广菩说到后来,神色已是微微有些严肃了。

    听得广菩这般一说,罗纯阳与罗果两人哪里还不明白广菩的认真,当下都是凛然点头。

    见得他们两人知晓事情的关键,罗浮与广菩也便都是放下心来了。

    当下,罗浮便道:“好了,现在便在此处等待你们老聃师弟吧,待得他稳定了道行与道心之后,我们便开始为你们几人讲道。”

    听得罗浮这般一说,罗果与罗纯阳两人皆是面现期待之色。

    他们两人也非是真正的无知小儿,只是在罗浮与广菩两人面前并不掩饰自己的真性情罢了。因此,对于讲道的难得,他们自然是比起其他任何人都要清楚,更是明白能听一次道对他们的好处有多么巨大。

    特别是此次为他们讲道的乃是他们的父母,两个仅仅比他们高上一个小境界的无上存在。

    讲道,并非差距越大越好。而恰恰相反,讲道之人与自身的差距越小,听道之后的收获反而可能会更大。

    这点很容易理解,便如同对小学生讲课,所讲的内容自然是越是小学范畴越好,若是你给小学生开讲的乃是博士生都无法理解的内容,难道还能够期待小学生能够有多少收获?甚至,便是同样的小学内容,也必须用小学的方法来讲解,不然那小学生也难以获得多少收获。便好像一加一等于二这个等式,若是数学家研究了一辈子的证明来讲解,又有多少小学生能够听得懂?

    由此便可看出,讲道之人的道行境界与听道之人的道行境界差距越小,听道之人的收获反而便会更多。

    故而,罗纯阳与罗果这两名金仙之境的存在听罗浮与广菩两人讲道,所得的收获方才会达到最大。若是罗浮与广菩两人的道行境界再差,便没有太多的道来讲,若是他们的道行境界再高深,罗纯阳两人反而会因为道行境界的差距太大而使得对所讲的内容更难理解,所得的收获反而会更少。

    罗帆之所以很少给门下弟子讲道,除了本身需要修行,没有太多时间之外,他与门下弟子的差距实在太大,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罗帆在散仙之境时,门下弟子几乎都还没有成道,以他所差的至少是一个大境界。

    而待得他门下都证得地仙道果之后,他自己几乎没过多久便证得太乙道果,差距依然是一个大境界。

    到了如今,他门下已是有人证得太乙道果之时,他又是成就大罗真道,与门下的差距并没有缩小,反而是再度增大了不知多少,甚至已经再非一个大境界,而是超过一个大境界了。

    在这种情况下,罗帆哪怕是天天给他们讲道,他们的所得怕也绝不会达到他所讲内容的亿分之一,这低劣的效率甚至还不如他随意指点他们一些修行诀窍,他自然没有办法提起很多兴趣来为他们讲道。

    对于这区别,罗帆门下的众多弟子在道行低微之时或许没有什么了解,只是以为罗帆不给他们讲道是有着另一种考虑。

    但待得他们的道行境界提升到相当的程度,达到也能够勉强给他人讲道之时,他们方才清楚的知晓这其中的奥妙,知晓并非罗帆不愿给他们讲道,而是他们距离罗帆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大到他们无法理解罗帆所讲之道的地步。

    正是因此,罗纯阳与罗果方才清楚的知晓自己父母给自己两兄妹讲道会对自己有多大的好处,自然是期待无比了。

    看着他们量兄妹如此期待,罗浮与广菩两人却是不由自主的开了小差。

    他们两人的心灵几乎想通,彼此之间想什么都难以瞒过对方,当这小差出现之后,他们两人皆是发现对方在想什么,对视一眼,眼中皆是有着惭愧之色。

    他们所惭愧的是同一个事实,那便是,他们在当初罗帆数次讲道的过程之中,所听到的,所理解的内容,居然都只是占了罗帆所讲内容的数千分之一,甚至数万分之一,而他们在当时甚至还自以为已经完全理解,此时想起,着实是有些愧对师尊、父亲。由不得他们不惭愧。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