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 气运之变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 气运之变

    老聃完全稳定自己的道行与境界所花费的时间比起罗浮等.预想的要短上不少。

    原本他们以为老聃至少也要十数日方能完成,却没想到,只是短短三日之间,老聃便将自身的道行与道心完全的稳定下来,并化出遁光来到了他们几人所在的庄园之处。

    广菩等人对此虽是惊讶,但却也十分的欢喜。

    毕竟,这对广菩与罗浮而言代表着老聃的资质比起他们所预想当中的还要好,而对罗纯阳与罗果两人而言,老聃越快稳定道行与道心,变代表着他们能够越早的听到自己的父母讲道。

    老聃进入这庄园之后,便感受到这庄园之中比上一次他到来之时相比多了几股浩瀚无极的气息。

    这些气息的每一股,都比起他本身所拥有的气息强悍千万倍以上,他在这些气息之下,便如同蝼蚁一般脆弱,感觉之上似乎随时可能被这些气息微微一个波荡,便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一般。

    “怎会有这么多如此恐怖的存在?”老聃哪怕道心修持接近圆满,也不得不震撼莫名。

    不过他虽是震撼,却也没有失态,那接近圆满的道心无法让他免疫罗浮等人所散发出来的那浩瀚气息,但却能够让他在那浩瀚气息的震撼之下保持清醒镇定。不会被本能所掌控。

    感应着那几股浩瀚气息之中某一股熟悉气息的存在,老聃直接来到了罗浮等人所在的那个大堂之中,与广菩见礼完毕之后,广菩将罗浮等人介绍与老聃,确定了彼此的关系。

    老聃哪怕道心修持不接近圆满,也会在最近的种种遭遇之下从洪荒天地之间的尊崇之中回过神来,更何况他的道心修持已经接近圆满,更能够感受得到自己在罗浮等人面前的渺小。

    因此,与罗浮等人的见礼却是无比恭谨将自身的位置摆得极正。

    见得老聃如此恭谨,罗纯阳与罗果却是颇为满意,心中对老聃凭空加入的排斥却是减少了许多。

    人已到齐,罗浮与广菩自然不会再浪费时间当下也不挑选其他地方,直接便在这大堂之中开讲他们两人所悟的太乙之道。

    这一开讲,那气势比起当初罗帆给他们讲道之时的气势还要宏大不知多少倍。

    只见得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整个明界都好似在这一瞬间变得玄妙-了千百倍一般,天空都似乎明亮了无数。明界之中的所有先天元气更是好似在一瞬间被加载了某种奇妙-的威能一般,似乎能够让普通人吸一口便明悟无穷玄妙-获得无穷好处一般。

    丝丝缕缕的奇妙-音节好似从外界宏大的洪荒天地发出,穿透时空的阻隔进入这明界之中一般,震荡着这明界之中的一切物质、能量,乃至于这明界之中的一切时间、空间。

    整个明界已是有着这般变化,那讲道中心之处的大堂之中,那变化自然是更加的剧烈。

    整个大堂之中回荡着的声音,好似并非是传自罗浮与广菩两人,而是直接来自天地来自无上大道。

    那些音节之中,每一个都契合某种不可思议的道理,蕴含某种无法形容的奥妙-。

    光是听那一个个音节便已经能够获得超乎想象的好处了,更何况这些音节窜在一处那玄妙-程度暴涨了不知多少万倍。

    但其玄妙-程度暴涨到如此程度之时,瞬间化虚为实,从原来只是无形的音节转化为种种有形的光影。

    瞬间,整个大堂之中景色变幻,无数不可思议的光影在虚空之中随着音节的闪现而随生随灭。

    整个大堂之中的种种元气更是在这过程之中产生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其本身的品质瞬间超过了先天元气的层次,但却并非混沌元气,而是一种类似混沌元气的品质,但却比起混沌元气更容易被修士吸收而且更容易转化为修士所修之道,更容易转化为修士所修力量的一种元气。^/非常文学/^

    这些元气浓郁无比,几乎凝成了液体,在虚空之中如同一道道长河一般缓缓游转着,让这整个大堂显得仙气飘飘。在那天花与金莲映照之下,这一个大堂好似成了仙境一般。

    随着罗浮与广菩两人所讲之道的持续整个大堂的环境开始渐渐的变化起来。

    大堂的墙壁、地板、屋瓦渐渐的被隐藏在那无穷光影之下,他们几人渐渐的好似端坐于混沌之中,坐看天地生灭,坐等万物消长的至高神灵一般。眼中所见,耳中所听,心中所思,皆是无穷大道至理。

    这场面,比起当初罗帆讲道之时都要剧烈不知多少倍,对于老聃的震撼之强,自然是不必多说。

    洪荒天地之间自然也有着生灵讲道,只是他们所讲之道一般都是长生之道、地仙之道,所讲之道顶多能够让未曾长生之辈修至地仙长生之境罢了,其中所蕴含的玄妙-,也仅仅是局限在这一个范围之中。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讲道之时顶多也便是让他们讲道周围的元气变得比起其他位置浓郁罢了,什么天花乱坠,什么地涌金莲,什么大道之音,那根本便是神话传说之中方才可能出现的,他们别说见过,便是想都不要想。

    这些讲道之人当中,甚至还包括老聃。

    正是因为这种对比,老聃对于此时罗浮与广菩两人共同讲道之时所引起的异象方才会更加的震撼,方才会感觉更加的不可思议。

    一时间,他已是完全沉浸在那无边的太乙之道之中,感应着其中种种他所不曾听过,不曾想过的玄妙-,只觉得世间最美妙-之事不过如此。

    罗浮与广菩所讲的乃是金仙之境如何突破地仙三境而证就太乙道果。

    其中自然有着许多的不同,许多的区别。

    但不管如何,他们两人所讲之道都是一脉相承,蕴含了最为本源,最为真实的太乙之道,包含了他们生修行的体悟。

    这些体悟,对于罗纯阳与罗果来说有着无穷的好处,因为他们此时已是金仙之境,也正在努力的向着求证太乙道果的目标前进。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太乙之道对他们简直便是雪中送炭,用处之大,超乎想象。

    与他们两人相比,老聃便差了许多了。

    老聃虽已是不可思议的突破了罗帆当初布置试炼天地之时的一些安排·在真仙之境便已是成就了唯有金仙之境巅峰方才可能成就的道心八境,但本身毕竟只是真仙之境罢了。

    道心境界的高绝,只是让突破的难度减少罢了,却并不能弥补道行境界的差距。

    因此,只是真仙之境的老聃对于这些太乙之道的体悟几乎是微乎其微,甚至比不得罗纯阳与罗果两人所悟玄妙-的万一。只觉得眼前的道理近乎无穷无尽,而自己所得却是微乎其微。

    对此·老聃那超卓的道心境界便起作用了。

    在这种挫败感之下,他却依然能够保持心神的镇定,依然能够将全部心神集中于眼中所见,耳中所听的那种种大道玄妙-之中,没有丝毫被那种挫败感所影响,努力的吸取着其中自己所能理解的玄妙-至理。

    罗浮与广菩两人乃是讲道之人,对于下面听到几人的状态自然是有着超乎想象的把握。

    见得罗纯阳与罗果两人眼中时时刻刻显现出来的明悟光芒,心中却是颇为欣慰——他们讲道更多的还是为了这一双儿女·为了他们能够尽早的证就太乙道果,此时见得他们两人有着巨大收获,哪里会不欣慰。

    再看到老聃虽听得无比吃力·脸上不时露出疑惑不解之色,但却没有一丝一毫懈怠的表现,也是颇为满意。

    这一场讲道便在这种情况下缓缓的持续着。

    不知不觉间,三年时间便过去了。

    太乙之道浩瀚无极,哪怕是此时罗浮与广菩两人所悟得的太乙之道已经是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了。若是要将一切讲出,别说三年时间,哪怕是三百年,三千年,怕也不能完全讲完。

    三年时间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只能算是极短极短的一段时间而已。

    只是·虽还有着无数的道可以讲,但罗浮与广菩却也不得不停下来了。

    因为,通过三年的听到,罗纯阳与罗浮两人的接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即便是再讲下去,他们也再难以吸收多少·反而会因为讲得太多而让他们两人遗忘一些他们之前所得到的许多道理、玄奥。

    如此变化,根本便是得不偿失,自然便不需要再讲下去了。

    至于老聃,反正他的收获顶多也只有罗纯阳他们的万分之一都不到,之前讲的那些已经足够他吸收了,自然也没有必要对他再讲下去了。

    停下讲道之后,整个大堂的景象依然没有恢复过来,而是依然保持着之前那种玄妙-的景象。

    便是他们讲道的那无数音节,也依然是在这大堂虚空之中不断的回荡着,没有因为他们的闭口不言而消退。

    只有那些乱坠的天花,地涌的金莲方才随着他们的闭口不言而渐渐减少,过得数个呼吸之后完全消失无踪。

    至于那大堂之中的那些元气,也并不曾直接消退,而是缓缓的向着四面散逸,显然这些元气也是遵循着天地法则,既然已经凝聚而来,散逸的方式自然也是与其他元气并无什么不同,同样是必须有着一个过程才能最终散逸一空。

    罗纯阳几人在罗浮与广菩停下讲道之后,神色与之前也并无什么变化,依然沉浸在之前所讲之道中难以自拔。

    只有那老聃,神色间的困惑茫然倒是消失了,眼神之中闪现出的乃是丝丝的明悟。

    之所以他有如此变化,正是因为没有了新的道被他所接收,故而在他耳边回荡的那些道理,那些玄妙-,都是他所记得的,他所理解的,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会因为接收到自己所不能理解的道理而感到困惑茫然了。

    罗浮与广菩对视一眼,都感到对方的精神状态是十分的满足。

    讲道不单单对于听道之人有好处,对讲道之人,也是一种对自我过往修行历程的梳理·若是讲道的人数超过单一,那讲道的过程也是彼此的一种无比深入的交流过程。

    因此,罗浮与广菩两人共同讲道三年,对他们自身而言·自然也是有着巨大的收获。

    此时此刻,他们对于自己所悟的种种道理已是有了更深入一层的体悟,感觉自己前进的道路变得比起讲道之前清晰了许多。

    而通过这种讲道的深入交流,罗浮对于广菩所悟得的,对无形力量的种种体悟也有了大概的认知,知晓自己与广菩相比的缺失之处。而广菩的收获却也不比罗浮稍少半分。在这深入交流之中,她对于罗浮从无上大道之中牟取所得的种种不可思议的道理也有了深入的体悟·知晓了接下来的修行方向到底是在何处。

    两人皆有如此收获,又怎能不满足?

    相视一笑之后,他们拉着手,心念一动,便已是消失在大堂之中,只留下罗纯阳、罗果、老聃三人在那大堂之中盘膝而坐,静静体悟这大堂之中所残留的太乙之道以及吸收之前听道的种种收获。

    罗浮与广菩的离开,他们三人根本毫无任何感觉·在此时此刻,他们只觉得自己的心神完全沉浸在那无穷无尽的大道玄妙-当中,每时每刻都感觉自己的道行境界在经受着某种无法形容的洗涤·产生着某种微妙-的提升。

    其中,提升最大的,反而不是从听道当中收获最大的罗浮与广菩,反而是收获不足他们万分之一的老聃。

    毕竟,老聃本身道行境界只不过是真仙之境,修行的还只不过是此时此刻洪荒天地之间流传甚广的后天法门,比起罗浮与罗纯阳弱了何止千万倍。因此,虽说所得不足罗纯阳他们的万分之一,但他所悟的道理占他以往所悟之道的比重比起罗纯阳两人多上数千倍之多。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提升·又怎会比起罗纯阳他们小?

    便在罗浮与广菩两人离开这大堂的瞬间,老聃的道行境界居然直接突破了屏障,水到渠成的成就了金仙之境,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金仙。

    他体内的仙元在他成就金仙的瞬间猛然压缩了数千倍以上,甚至带上了一点无比纯粹,无比玄奇·带着一种牢不可破之意的金色。

    他身上的气息,更是在瞬间提升了数千倍之多,产生的气势相对于罗纯阳与罗果而言虽依然是蝼蚁级别,但与之前那种几乎没有任何可比性的状态相比,已是有了本质的改变。

    体内仙元的被压缩数千倍,他的身躯瞬间变得空荡荡的,自然产生一股无法形容的吸引力,疯狂的吸引着大堂之中无穷无尽的元气,将之不断的纳入身躯之中,通过淬炼转化为那带着金色光华的仙元。

    只是,这吸力虽强,但外界那些甚至与混沌元气同级的那些元气却比起他体内的仙元还要精纯,还要纯粹,还要高级。

    因此他吸收元气的速度虽快,但吸收的数量,却只是一般般罢了。

    只是过了数个呼吸,那一股吸力便完全消失,他的身体内外重新变得充实饱满,再没任何一丝丝空虚之意。

    体内仙元被重新补满之后便自然流转起来,开始不断的淬炼着他的身躯,让他的身躯强度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提升着,过得一小会便突破极限,达到了一个与他此时的道行境界相契合的境界。

    这境界的身躯强度比起罗纯阳与罗果他们自然是弱小得可比豆腐,但比起他本身的身躯强度而言,却是提升了数千倍之多。

    可以说,只是转眼之间,老聃的生命本质便已经提升了数千倍之多。

    便在老聃身躯内外的一切变化完成的瞬间,冥冥中忽然有着某种奇妙-的震荡传递开去。

    这种震荡玄之又玄,好似遍及天地内外,宇宙洪荒,让整个洪荒天地的本质都生出某种奇妙-的变化一般。

    “嗯?师妹你可曾听到?”便在此时,在明界另一处高峰之上的罗浮忽然眉头一皱,对广菩说道。

    “听到了,似是无上大道发生了某种变动。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广菩眉头一皱,说道。

    说话间,罗浮与广菩两人同时心血来潮,想到了什么,将自己的视线投往明界的某处位置,那他们刚刚跨越虚空离去的庄园所在。

    他们的双眼之中皆是隐隐间有奇妙-的光华闪耀,双眼的视角直接改变,眼中所见再非现实事物,而是呈现一个气态的世界。

    在这气态世界之中,他们视线凝聚的所在,有三道气柱冲天而起。

    这三道气柱在原来乃是分开**的,但到了高空,却是汇合在一处,化为一股宏大无匹,充斥天地,震撼寰宇的清气。

    “怎会如此,纯阳与果儿的气运和老聃的气运居然结合在一处了!”广菩惊呼一声。

    “怎的他们的气运结合在一处居然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提升?这种提升幅度,几乎可比瞬间成了天地主角!”罗浮对气运的认知比起广菩更强,惊讶却是更甚。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