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 传法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 传法

    第七百六十四章传法

    这三道气柱非是其他,而便是三股气运。

    而在那庄园之中,此时所拥有的生灵,也便是罗纯阳、罗果与老聃这三人了,这三股气运哪里还可能是其他人的气运,自然便只能是他们三人的了。

    如此三股气运在分开之时虽然宏大,但依然是处于正常范围,只能看出他们三人都是鸿运齐天之辈,却并没有超过极限。

    但当那三股气运结合在一处之时,却是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其浓郁程度猛增了不知多少万倍,转眼间便突破了正常生灵的极限,达到了便是罗浮当初成为天地主角之时也无法比拟的地步,便好似三名天地主角的气运结合在一处一般。

    这种变化,对于努力百多个元会,甚至造成整个洪荒天地毁灭导火索的罗浮又怎么可能不震惊,又怎么可能不感到不可思议呢?

    “看来,这老聃的气运当是别有玄妙,若不然定不会有此异变出现。”罗浮心念微动,如此想着。

    如此想着,他的视觉角度已经渐渐的从那种观看气运的状态之中脱离出来,重新恢复了正常的视觉角度。

    他毕竟非是罗帆,更没有罗帆那种无上神通,却不可能如同平常视物一般将自己的视觉角度固定在观看气运的状态之中,能够凭借自身艰难证得的太乙道果获得这种视觉角度短暂的时间已是十分难得了。

    当他脱离这种视觉角度之后,扭头一看,之间广菩早已从那种视觉角度之中脱离出来,此时正是颇为感慨的望着他。

    广菩虽已是证得太乙道果,但修为毕竟不如罗浮高深,而且她并不曾成就天地主角过,对气运的认知也没有罗浮深刻,故而在那种观看气运的视觉角度之中根本便没有办法持续太长时间,自然是先于罗浮而脱离那种视觉角度了。

    “师兄,你可看出到底他们三人的气运为何会生出这种变化吗?”广菩看罗浮似有所得一般,连忙问道。

    罗浮摇了摇头,道:“具体原因我却不知,只是想来必定是老聃的命格较为特别,纯阳与果儿也是适逢其会罢了。不过不管怎样,这种变化都是好事,如此气运,便是天地主角也难以与之相媲美。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这却是必然的。看来我们哪怕再舍不得,也只能放纯阳与果儿他们去洪荒了。”

    “这是正理。”广菩也是一叹。

    对罗浮的话语,她并没有什么不同意的地方。他们三人的气运变得如此宏大,显然不可能是凭空变化的,既然有着这变化,便证明必须有着同样的责任放在他们三人身上。

    若是不行走洪荒,定然便是对这气运有所消磨,长久下去,这些宏大的气运怕便会被直接浪费掉了。

    商量已定,他们两人再不说话,只是牵着手,静静的看着明界,透过明界看着洪荒天地,看着那浩瀚无极的星空。

    自从天地初定,他们便一直在这明界之中修行,没有一刻有着空闲,此时修行已定,他们却方才有着时间去看看外界天地变幻之后是何等模样。

    这一看,他们却是不由得赞叹不已。

    对于冥冥中运转的生灭之道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只感觉自己的见识也随着而增长了许多。当然,道行境界却不可能如此简单的便获得增长的,他们毕竟都是刚刚突破完成的,短时间内的任务都还是稳定自身的道行境界,至于提升道行,这些是稳定道行之后的任务,未曾稳定道行之前,他们即便有所收获,也只是让自身的道行境界稳定下来罢了。

    洪荒天地比起当初的荒凉自然是改变了不少,其中有着不知多少种千奇百怪的生灵在洪荒天地之间生存着。

    这些生灵有着许多是罗浮与广菩完全陌生的,有些却是他们能够隐隐看得出过往生灵残留痕迹的。

    罗浮曾掌洪荒大地之上亿万众生之权,所见所闻自然是丰富得不可思议,微微一分辨,甚至能够看出那些残留的痕迹到底是属于哪种生灵,甚至借助这种分辨能够知晓这些生灵到底拥有何种特质。

    乃至于甚至能够凭借这种认知而隐隐间察觉这洪荒天地与天地大劫之前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不同。

    广菩的角度却是与罗浮不一样,她更多的却是关注洪荒天地之间的风景,查看山川大地的变化,感受着那造成这些变化的无上伟力。

    两人便是这般看着,感受着,同时享受着这种平静。

    转眼间,便是九年过去。

    洪荒天地广阔无边,即便是天地大劫之前的洪荒大地已经足以让人不眠不休的看上千万年无法看全了,更何况这天地大劫之后的洪荒天地增长了何止十倍,区区九年时间,罗浮与广菩所所观察到的洪荒相对于整个洪荒天地而言,几乎是沧海一粟,根本便不值一提。更不会让他们觉得有丝毫烦腻。至于所谓的疲倦,那自然是更不可能发生的,以两名太乙散数,若是站立九年时间便会疲倦,那这太乙散数也太不值得追求了……

    这一日,罗浮与广菩忽然间不约而同的眼神一闪,对视一眼,皆是微微一笑。

    “看来是已经完成了。”罗浮笑道。

    “九年,不算太长,但也不算短了。”广菩接着笑道。

    心念微微一动,他们两人的身形已经消失在这座山上,再度出现便是在他们原来居住的那庄园之中,在那他们曾经讲道过的那大堂之内。

    只见得,几乎便在他们出现的瞬间,在大堂之中盘膝闭目九年之久的罗纯阳、罗果与老聃几乎同时睁开了双目。

    吸收听道所得原本是一个十分自我的过程,若是资质好,吸收的时间会长上一些,若是资质差,吸收的时间自然会短上许多。

    本来,他们三人的资质参差不齐,绝不可能同时吸收完成,一齐睁开双目的。

    但在九年之前,在老聃突破成就金仙之境时,他们的气运已是融合在一处,形成了一股比起天地主角还要宏大的一股气运,这种变化让他们三人本身都出现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这种变化让他们的资质虽各自不同,但却能够在同一时间清醒过来,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

    “多谢师尊、师伯成全。”老聃反应极快,当下便向罗浮与广菩大礼参拜。

    他拜广菩为师,罗浮虽是广菩的丈夫,但毕竟一直以师兄妹相称,老聃自然便称其为师伯了。

    罗纯阳与罗果自然也过来十分欣喜的行李,他们所行的自然不可能如同老聃那般大礼,而只是家常的母子、父子、母女、父女之礼罢了。

    罗浮与广菩皆是一笑,最后还是广菩随手将他们扶起,道:“看你们的样子似是颇有收获,且说说到底收获了多少。”

    “我好像已经成就了金仙之境巅峰,虽还差许多才能够去求证太乙道果,但也算是将地仙道果修到尽头了。”罗纯阳十分欣喜的道。

    “我也是啊,哥哥从此已经再不能欺负我了呢。”罗果也是十分欣喜。

    “弟子不才,方才稳定金仙之境,实在辜负了师尊与师伯的一片苦心。”老聃却是十分的惭愧。

    听得他们三人的收获,罗浮与广菩解释十分满意。

    “你之前还只是真仙罢了,能够稳定金仙之境已是天纵奇才,比起他们两个只是达到本境界的巅峰来说难了百千倍,又何须惭愧。”广菩笑道。

    “不过,你所修行的法门乃是后天元神法门,与本门的道果大道却是不甚相合,从此次讲道你也改知晓道果大道了,你可有什么想法?”接着,广菩又问道。

    “这个,弟子惭愧。”老聃一听,不由得面红耳赤,“弟子当初不知道果大道宏大,坐井观天,居然欲自创道果大道之法门,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请师尊惩戒。”

    说着,他跪倒在地,伏地不起。

    显然是自觉无面面对自己的师尊了。

    老聃乃是天纵奇才,在洪荒天地的天地大劫之后短短数千年间能够从普通的生灵修得长生,成就真仙,更能凭借自身的力量遨游洪荒,遨游星空,他自然对自己自视甚高了。

    正是因为如此,在经过试炼天地的试炼,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将自身的道心修持修至道心八境甚至触摸到九境边缘之后,他虽对自己所拥有的力量已经有了清晰的认知,知晓自己在上古大能眼中只是蝼蚁级别,知晓自己的力量相对于前辈高人而言只是微尘而已。但,他也正因为心性的圆满,对自身的有了一种超乎想象的自信,认为自己只不过是基础不行,只不过是修行的法门不行罢了,自己的资质还是极其超卓的,只要有着机会,只要知晓原理,他自然便能够创出让自己能够修至,甚至超过上古大能的修行法门出来。

    正是因为如此,在广菩询问他如何选择之时,他方才用那些话语回答广菩。却是想要根据广菩的指点以及那道果大道的法门结合在一处,从而创造出适合自身修行的道果大道法门出来。

    这种想法,广菩听了他的话语之后自然便能够看出。

    但教导弟子,却并非一定要直接指出弟子的错误之处,让弟子去认识自己的错误疏漏之处,从而让弟子能够更深刻的认识这些才是更好的办法,才能够让弟子的印象更加的深刻。

    因此,广菩在当初却也没说什么,反而赞叹他的心态。

    这种做法,让老聃自信心更加充足,更加确信自己能够通过自己的想法创出最适合自己的道果大道修行法门出来,由此而自信十足的前来听广菩与罗浮讲道。

    而在听道之后,他方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浅薄,多么的可笑。

    道果大道渊深难测,其中包罗万有,几乎其中最为浅显的一点道理都足以让一名完全没有接触过道果大道的金仙体悟千百年都不一定能够悟透了。

    以这老聃的基础,便是一部道果大道的修行法门摆放在他的面前,他怕是也需要耗费数以千万年计算的时间方能悟出其中一二分玄妙,想要将之改变,将之变化成完全适合自己的修行法门,那除非他此时的道行境界提升千万倍,更将这一部法门修入骨髓,从而完全体悟其中的玄妙方才有着那么一丝不一定能够成功的可能。

    明白这些,老聃又如何能够不对自己的想法而羞愧?

    看得老聃如此羞愧,广菩却只是一笑,发出一股无形力量将他扶起,道:“何必如此羞愧?你此时的能力虽不足以做到,但只要有心,却总有一日能够做到的,切不可因此而失去这等宏愿。”

    罗纯阳与罗果两人听得老聃与广菩的交谈,对老聃的目光有了微微的改变。

    那种改变却并非是觉得他不自量力的鄙视,而是一种看新奇物品的好奇。其中有着探究,有着敬佩,却就是没有鄙视。

    之所以如此,却是他们都是阅历极其丰富的存在,所见识到的各式各样的修士也都繁多到无法想象。

    但却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心态如此超卓的修士。

    没错,在他们看来,老聃的这种一心修行自己所创造的,最适合自己的修行法门的心态便是超卓。

    这天地间本来是没有什么修行法门的,是因为天地间第一批诞生的生灵通过观察天地演化,观察自然景观的种种变化,体悟一切自身之外的变化方才最终创出了洪荒天地之间的第一批修行法门。之后通过无数次的发展,方才产生了此时洪荒天地之间无穷无尽,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那众多修行法门的。

    而一般修士都追求着前辈高人所创的那些精妙法门,为了那些精妙法门甚至愿意不择手段,却不愿走前辈所走过的道路,去自身挖掘出与自己相合的修行法门,去努力的为洪荒天地之间繁盛的修行文明添砖加瓦。

    在这种情况下,老聃的这种与众不同的心态虽稍显不知天高地厚,但却是极其超卓的,不与凡俗等同的心态。

    这种心态不应该出现在一名后天生灵身上,反而是应该出现在一名先天神祇身上方才算是正常的。

    正是因为如此,罗纯阳与罗果两人方才会用如此目光看着老聃。

    老聃感觉到罗纯阳与罗果的目光,不由得对这师兄师姐增加了许多好感。

    毕竟,他之前所思所想便是他也觉得羞愧,罗纯阳与罗果却能够不鄙视自己,反而是颇为欣赏一般,这让他怎能不产生好感?

    “弟子必定将此铭记于心,永不敢忘。”老聃肃然回答广菩之言。

    广菩看老聃那听教的模样,颇为满意。

    随手一拂,便有一股无形力量穿过老聃的识海,在他的识海之中留下了一片密密麻麻的文字与图案。这些文字的数量足有数万亿,那图案的数量也是足有数百万之多。

    这些文字与图案除了几乎涵盖了广菩所悟得的,有关道果大道的方方面面,包括她自身所体悟的,以及罗帆当初所传授的种种之外,更有着许多其他修行法门的本质描述,包括元神大道,符文大道,图纹大道之类的众多法门,甚至也有当初洪荒天地那众多门派所创出的五大修行系统的描述。

    这些,几乎穷尽了广菩对修行法门的见知,没有一丝一毫隐瞒,没有一丝一毫的截留。

    可以说,得了这些之后,光论对修行法门的认知,老聃已是丝毫不差于广菩了。

    广菩乃是先天神祇,天生便有着超卓的自信,绝没有自己所知都传授给他人自己便可能被他人超过的想法存在。

    对她而言,修行法门只不过是工具而已,更重要的,更本质的乃是对大道的感悟,对天地的感悟。

    正是因为如此,她既然已经收了这老聃为徒,便再不认为对老聃有着丝毫隐瞒截留的比要,而是直接便将自己所知的,能够传授给老聃的种种修行法门都直接传授给他。

    老聃此时虽是金仙之境,但毕竟所修的乃是后天元神法门,根本无法感觉到那无形力量的存在,他只看到自己的师尊随手一拂,自己的识海忽然一涨,好似瞬间吞了亿万吨的食物一般,甚至感觉自己的思维都几乎被涨得停顿下来一般,感觉头昏脑胀的,差点便睡了过去了。

    好在,他毕竟道心修持已经达到了不可思议的道心八境。

    故而却是很快的便运转起自己的心神,渐渐的看清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出现在自己的识海之中。

    这一看,他却是瞬间感觉一股无法形容的感动涌上心头,哪怕以他几近圆满的道心修持,也忍不住激荡不休,差点便要热泪盈眶了。

    那些文字虽是有着数万亿之多,图案也足足有着数百万的数量,但毕竟是在老聃的识海之中。他虽无法在瞬间将这些文字、图案完全理解,但却能够大概的知晓其中记载的到底都是些什么。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