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六章 稳定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六章 稳定

    此时的洪荒天地之间足足有一千二百九十六块大陆,哪怕除去那隐藏在另一个时空节奏之间的,不周山原来所在的那块大陆,也足足有一千二百九十五块大陆之多。

    这些大陆,每一块都是几近无边无际的广阔。

    对于现如今洪荒天地的生灵而言,哪怕全部集中到一块大陆之上,怕也只能占据一块大陆微不足道的一小片区域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将靠近中央的九块大陆联系在一处形成九洲大陆,这已经是靠着天地大劫之前留下的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段了。

    因此,此时的洪荒天地之间虽有着许多的生灵存在,但绝大多数区域却都没有智慧生灵活动的踪迹,整个洪荒天地之间,都依然是十分的原始。

    罗纯阳、罗果老聃三人降落之处,不是其他位置,便是九洲大陆之中,最靠近西北方向的那块大陆,青洲大陆。

    而这里,也是此时此刻,月亮正对下来的那块大陆,也是洪荒天地之间距离月球最近的一块大陆。更是当初老聃前往星空之时所最后落脚之处—他之所以选择此处落脚,正是此处距离月球最近。

    此时的星空,与天地大劫之前的无尽星空从洪荒天地看来似乎没有多大区别,仰头望去依然是满天星辰点缀漆黑的虚空之中。

    但事实上,两者之间却是有着本质的区别,有着完全不同的特质。

    若是天地大劫之前的无尽星空,那么无论从洪荒天地的何处出发穿过罡风雷火层进入无尽星空之中,都会出现在无尽星空的同一处位置,距离漫天星辰之中的任何一颗的距离都不会因为出发点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其中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无尽星空在事实上是属于另一个时空,虽附属与洪荒天地,但却也拥有另一个时空的一些特性。

    而此时此刻的星空,却完全不是这样的。

    此时的星空与洪荒天地的关系,并非两个时空的关系·而是上下的关系。也即是说,从洪荒天地看那星空,在不同的位置所看到的星空,便是完全不同的·而他们从不同的位置前往星空,与各大星辰之间的距离,也便会有所不同。

    这其中的原因并不难以理解。

    毕竟,洪荒天地是如此的广阔,几近无边无际,相比而言,任何一颗星辰放在洪荒天地之间·都只是无比渺小的一小点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星辰铺陈于洪荒天地的上方,当然便无法占据主体,只能成为洪荒天地的点缀,各个区域所点缀的星辰显然不可能完全相同。自然便会有所区别了。

    当然,日月乃是星空之间最为核心,最为重要的两颗星辰,其地位与其他星辰有着本质的不同·若是正常星空完整的情况下,太阳与月亮的位置却是有讲究的,位置的不同对相聚其距离不同的影响·不会如同其他星辰那般巨大。

    但此时满天星辰只有三百六十五颗巨星是完整的,其他星辰都只是星辰精气凝聚体而已,漫天星辰哪里称得上完整,这太阳与月亮的位置自然便不可能精确到达那其所必须呆着的位置,因此才有了在九洲大陆之间便能看出月亮与洪荒之间位置的区别这种情况出现。

    罗纯阳他们三人之所以不选择在星空之中直接向着西北方向飞遁,直到到了那消失的大陆之上方才降落,乃是因为在星空飞遁与在洪荒天地之间行走那距离并没有相差太远。

    若是真的在星空飞遁,同样需要数十万年时间方才可能到达那块大陆的上方。

    显然的,在星空飞遁的枯燥,远比在洪荒天地之间行走要强上无数倍·如何选择,哪里还用得着去想?

    落到青州大陆,只见得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高山平原,草原戈壁扑面而来。

    目光所及的范围虽是生机勃勃,但却没有多少智慧生灵活动的踪迹。唯有声声兽吼、哀鸣传入他们三人耳中。

    “师兄·师姐,这青洲大陆远离九洲大陆中心,因此没有多少修士在这里活动,所以才显得如此原始。”老聃看罗纯阳与罗果的神色,知晓他们正在感慨,说道。

    “与当初确实是有着天大的不同啊。”罗纯阳叹息一声。

    “这里我当初也没有来过,不过我记得当初这里是有着一座挺大的城墟的,我朝与妖族之民常在此处交换有无,现如今却再找不到任何痕迹了,果然是沧海桑田啊。”罗果也难得的感慨起来。

    这一块大陆在天地大劫之前,乃是洪荒大地靠近中央的一片区域,也是人族与妖族主体势力范围的接触之处。

    因此,这块大陆乃是战争爆发最为频繁的所在,同时,也是人族妖族双方彼此了解,彼此交换有无最为频繁的所在。

    人族妖族的争斗虽是主流,但哪怕是再深的仇怨,也不可能阻止利益的驱使,双方必然还是有所交流,有所交易的。而城墟,便是在这种背景之下产生的,供人族妖族双方交流、交易的城市。

    在此处当初存在的城墟当然不可能是整个洪荒之中唯一的一个城墟,也不是最大的城墟,但毕竟是比较特殊的城市,故而也在大罗皇朝的果公主记忆之中留下了印象。

    天地大劫过后,洪荒大地的种种地形都有所改变,但总体上毕竟还是有着原来的痕迹,罗果一来到此处便自然想起那城墟的存在,方才发出如此感慨。

    老聃看罗果望着南方距离此处位置数万里之外的某处,知晓那城墟怕是便在那里,道:“反正我们此时也并不着急,不如便去那城墟走一趟,看看是否还有什么遗迹残留可好?”

    罗纯阳与罗果两人自然是无可无不可,当下便点头同意了老聃的提

    既然已是统一了意见,他们三人便化为长虹向着数万里之外那城墟的遗址飞射而去,呼吸间,已是来到了那一处位置的上空。

    若是没有先入为主的知晓此处位置在大劫之前有着一座城墟,那么此处位置也只是一片比较平坦的平原罢了。

    但有了想法再看此处,便能够看出此处位置残留着无数建筑的痕迹,隐隐高低起伏的地形,那隐隐将平原分成颇为规则区域的凹陷那种种植被有些规则的分布,无不表明此处在久远之前有着人为的痕迹存在。

    他们三人来到此处并非只是远远看上一眼便算的,因此却是没有悬浮在虚空之上,而是直接降落在这城墟遗迹中央之处,那原本整个城墟最核心的一处位置。

    “可惜,虽剩下了一点痕迹,但却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形了。”罗纯阳叹息一声。

    “是啊好像足足被扩大了十倍以上,到处都是断层,若不是硬要寻找,怕是怎么都没有办法找出来的。”罗果也是一叹。

    洪荒大地的变化不单单是从一块大地被分割成为一千二百九十六块大陆而已,还是整体上的放大十倍以上。

    在这种情况下,每一处区域的地形自然都增大了十倍。而人造建筑本身却不可能随着而增大十倍,故而便造成了此时这种遗迹之中处处是断层,根本无法将之组合还原的情况出现。

    “原来是放大了十倍啊我原来还以为这城墟居然会如此巨大,几乎吓了一跳呢。”老聃一听,不由得笑道。

    这也并非虚言。

    这城墟遗迹占据的面积足有数万里方圆这种城市的面积对老聃而言几乎是无法想象的巨大,与之相比,此时洪荒天地之间存在的那些数百里数千里的城市简直便是小村庄一样,这怎能让他不感到惊叹呢?

    此时听得原来这城墟遗迹被放大了十倍,他方才松了口气。数千里的一座城市虽依然比起此时洪荒天地之间存在的城市广大了数倍数十倍,但比起之前数万里而言,已经是好了不知多少了。

    “这只是一座为了交易而临时建筑的小城而已,虽后来因为形势改变而留了下来,但在当初而言,几乎是最小的城市了当初我们建立的城市比这大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都有,若是你这就被吓到了,那若是见到其他遗迹,岂不是走不动路了?”罗果笑道。

    她毕竟不是什么伤春悲秋的柔弱女子,感慨过后心绪便已恢复了正常。

    “呵呵,传说中天地大劫之前有着无比繁盛的文明存在只是流传下来的都只是只言片语,不得真相,看师兄与师姐似乎对那段历史无比了解,不知可否给师弟讲一讲。”老聃笑了笑,道。

    “原来你不知道啊?”罗果一听,反而惊讶起来了。

    “不过过去一两个元会罢了,当初还有许多修士在天地大劫之中幸存下来吧,怎么你们居然对那段历史毫不了解?”罗纯阳也是颇为不解。

    老聃一听,不由得苦笑起来,道:“师兄师姐有所不知,虽是有许多前辈经过那大劫,但他们却将那段历史当成禁忌,要向他们问道可以,向他们求法也行,但想要询问那段历史,却是绝不会得到答案的。现如今洪荒天地虽有那段历史的只言片语流传,也只是那些前辈偶尔说漏嘴所传出来的而已,哪里有人能够了解真正的历史?”

    “原来如此。”罗纯阳与罗果一听,都恍然大悟。

    对视一眼,皆是在对方眼中看到哭笑不得的神色。

    最后,罗纯阳叹道:“看来,他们看到此时洪荒天地的景象以为洪荒是被打坏了,在负罪感之下,不愿将那段历史流传下来,不愿将当初的仇怨延续下去。”

    罗纯阳与罗果两人在罗帆门下只是最小的小辈,但再怎么说也是金仙之境的强大存在,即便是在天地大劫之前也是最顶级的高人,在此时的洪荒天地之间更是说得上是无敌的。

    有着这种神威,他们的心智又怎会普通?老聃所言虽只是几句话而已,但他们结合当初的情况,结合如今洪荒天地的景象,便已是将那些大劫之中幸存生灵的心态有了完全的把握,知晓他们是基于什么想法而将那段历史当成禁忌了。

    老聃一听罗纯阳之言,再看他们两人的神色,不由得吃了一惊惊道:“莫非此时洪荒天地不是已经被打坏了?听师兄之言,这其中莫非还有什么玄妙-不成?”

    “呵呵,老聃师弟你莫不是也以为洪荒天地是被打坏了?”罗果笑道。

    “难道非是如此?从试炼天地之中的那些天地来看,如今洪荒天地的修行环境比起当初差了何止万倍更是天昏地暗,大地破碎,连天柱都似乎断绝了,难道还不算是被打坏了?”老聃十分惊讶的道。

    这老聃看起来乃是老者的模样,但论年岁,论修行,都远远比不得罗纯阳与罗果两人在见识上更是远远不及,故而却是将自己放的极低,更没有对请教他们两人而绡什么不好意思。

    “哈哈哈……老聃师弟这可便真的是误会了。你所说的这种种,哪里都是洪荒被打坏的表现?洪荒天地的修行环境比起当初差,那是因为天地间的元气从原来的先天元气向后天天地元气衍化,是一个由不稳定走向稳定的过程,虽是修行起来更为困难,但却是洪荒的成长。”罗纯阳笑道。

    罗纯阳与罗果乃是罗帆的孙子孙女先天基础上便雄厚无比,那见知自然不是普通修士所能够比拟。

    元气的衍化本质他们或许无法完全把握,但大概的情况他们还是了解的自然是明白混沌元气化为先天元气,先天元气化为后天天地元气乃是元气变得稳定,是天地成长的必然,并非是退化。

    老聃一听,双眼猛然一亮,心神意念之间有着道道智慧之光不断的闪过。

    “从不稳定化为稳定,原来元气之奥妙正在此处啊······”老聃口中喃喃,明悟之色在他的脸上不断的闪过。

    老聃乃是天地大劫之后洪荒天地所诞生出来的生灵,乃是一种介于先天与后天之间的生灵。他从修行到如今,得了前辈高人传法得了无数天材地宝修行,更在洪荒天地之间行走数千年之久,积累下了无数的经验,无数的阅历。这对他自然是让他收获了许多,但同样的,这也让他传承了洪荒天地众生所习以为常的认知。

    对于一般生灵而言他们从自己出发,只觉得越是高级的天地,越是完美的天地,便越是应该适合修士修行,其中所拥有的元气,也应该越是高级,越是容易被生灵吸收,越是应该对生灵有好处。那样才不负其高级、完美之名。

    因此,洪荒天地之中的元气变得比起天地大劫之前质量更差,更难以被修士吸收,更难以供修士修行,这自然是被他们当成是洪荒天地正在退化,正在变得不再那么完美的表现。

    老聃既然传承了这些认知,在之前自然也是这般认为的,甚至将之当成是常识。

    而此时罗纯阳的话语,却是直接轰破了他的那种认知,在他原本根深蒂固的观念面前打开了另一扇通往更广阔天地的门户。

    天地,并非专门为生灵,专为修士而存,天地的存在,是为了其本身的存在而存在的。万物生灵都只是依附在天地之上的附加之物,对他们自身而言无比重要,对天地而言却是可有可无的。

    因此,天地要成长,要变得完美,自然不可能是以万物生灵作为主角,自然不可能单单为了让万物生灵更容易修行而向某个方向变化。任何一方天地所需要的变化,便是要让其能够更长久留存下去的变化,只有这种变化,才是能够称之为成长的变化。

    而显然的,只有稳定,才可能让天地更长久的留存下去,才可能让天地更少可能的因为某些变化而毁于一旦。

    从这一角度而言,先天元气那种极容易退化,极容易被生灵吸收,极容易被消耗的存在状态,显然不适合一个完美天地的存在状态。唯有变得更稳定,化为一种更不容易被生灵吸收,更不容易被消耗的存在状态,才算是元气的成长。

    因此,先天元气化为后天天地元气,自然便是天地的成长,是一种向上的,积极的变化了。

    这观念一形成,老聃忽然感觉以往遮住自己双眼的层层迷雾似乎消散了许多,无数以前自以为正确的观念在此时忽然显现出了无数疏漏矛盾之处。一种无法形容的喜悦充斥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恍惚之间,他更是觉得自己的道行境界获得了长足的进步,元神、仙元,都变得比起之前精纯凝练了许多。

    “老聃师弟果然天纵奇才,怪不得能够短短数千年间修至金仙之境。”罗纯阳一眼看出老聃的变化,不由得赞叹起来。

    “可惜,老聃师弟修行的乃是后天元神之法,若是能够如我们一般修行道果大道,现在的神通威能绝不会如此低微。”罗果却是感慨道。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