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七章 域虬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七章 域虬

    说话间,老聃已是回过神来,眼神之中的神光变得比起之前更加的清澈,更加的纯粹,好似原来包含的许多杂质都已经被完全剔除了,似乎整个心灵都承受了一次洗礼,从此眼光再与过去不同了一般。[非常文学]

    罗纯阳与罗果两人看老聃的模样,不由得更是赞叹。

    “多谢师兄师姐叫道,老聃已经明白了。”老聃对罗纯阳与罗果两人躬身谢道。

    “兄弟之间,何必多礼。老聃师弟现在对洪荒天地非是被打坏还有着什么疑惑?”罗纯阳笑道。

    “师弟已经相信这洪荒天地并没有被打坏,在大劫过后比起大劫之前更加完美,更加完善,但却依然对种种表现有些不解,还望师兄不吝解说。”老聃道。

    “哦,是此时天昏地暗,大地破碎,天柱断绝不解吗?”罗纯阳道。

    “正是。”老聃所不解的自然便是如此,他虽已经通过元气的演变知晓此时的洪荒天地必定非是自己过往所想的那般,被大劫之中的战斗所打坏,但毕竟除了元气之外的种种依据还是让人不解,不明白为何会有这这种表现,自然是要问清楚了。

    “这却也并不难解。此时天地大劫方才过去万把年而已,连十分之一元会都不到,自然是处于一个过渡的过程。你看那漫天星辰,是不是多有虚幻之意,待得日后满天星辰完全化为真实,日月重归正轨,自然便不会天昏地暗了。至于那天柱不周山的断绝,那却更加的简单,乃是因为这洪荒天地已经稳定到再不需天柱支撑的程度,这天柱自然便断绝了。”罗纯阳笑道。

    他的解释,让老聃眼中现出恍然大悟之色。

    “还有,如今的大地似乎破碎成为一千多块大陆,但总体面积却足足比起破碎之前增大了十倍以上·哪里算是被打坏?”在一旁的罗果此时却是插口说道。

    显然,对于这大地的变化,她的感触着实不浅。

    老聃至此,之前的疑惑一扫而空·只觉得这世界变得前所未有的美好,一种无法形容的安全感由心而生,无穷希望似乎便在眼前一般。

    处于一个被打坏的天地残骸与一个兴兴向荣,正不断成长着的天地,那感觉自然是完全不同的。

    在以往,认为这天地是被打坏了,是正在走向灭亡的之时·即便是老聃心中也时时有着一种前途无亮的压抑,隐隐担忧不知什么时候这天地便忽然轰的一声完全崩灭,让万物众生随着其崩灭而灭绝。

    这种压抑在平常或许不算什么,但当进入最深层的修行定境之时,他自然而然的便会受到某种干扰,让他无法全心全意的去提升自身的道行,无法绝对投入的去修行。这般心态,自然不可能让其将所有的修行潜力发挥出来·从而影响其修行成就。

    而此时此刻,在明白了这天地正是兴兴向荣,正是在走向更辉煌·更完美之时,老聃心头隐隐出现的那种压抑终于完全消失,那一瞬间的感觉,几乎可比道行境界获得某种不可思议的突破。

    “原来如此。看来这万年来,所有生灵对天地的认知都有着天大的偏差,实在是让人概叹。”老聃长长的叹息一声。

    便在这时,罗果忽然双眉一挑,脸上现出了别有深意的笑容。

    几乎与罗果同时的,罗纯阳的神色也是微微一变,扭头向着虚空的某处位置望过去。

    在罗纯阳与罗果两人的神色都变化好一会之后·老聃方才同样感觉到什么,也是面色微微一变,向着罗纯阳所望着的那片虚空望过去。

    那片虚空距离此处大概有着十万里左右,距离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极其遥远,但相对于罗纯阳他们这等道行境界的修士而言,却只是咫尺之间罢了。

    老聃间罗纯阳与罗果两人没有开口说什么·知晓他们两人是将事情交给自己处理,轻喝一声,道:“不知阁下怎么称呼,为何前来此处偷听我们师兄弟三人的交谈。”

    他的声音和缓,但却充满一股凛然之意,直接穿过了十万里距离,轰入了那一处虚空之中。

    “长耳垂肩,形容老朽,你果然便是真仙老聃,只是没想到,传说中的真仙老聃居然已经修成金仙。你隐藏得却是紧密得惊人啊。”便在这时,一声嘶哑的声音从那一处虚空之中传出。

    接着,虚空微微波动,有着一座十丈高下的宝座破开虚空出现在那一处位置。

    那高台形如石质,看起来却不知是什么石料筑成,显得无比古朴,无比神秘,更是散发出一股久远苍凉的气息,好似乃是从久远的神话传说之中走出来的一般。

    在那宝座之上,有着一名中年男子高踞其上,这男子身材健硕,脸色冷硬,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滚滚如潮,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波动激荡着周围的虚空,让虚空产生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居然能够破裂洪荒虚空,看来你至少也有金仙道行,不知阁下如何称呼?”老聃对于自己被此人认出并没有丝毫在意反而是问道。

    他的声音依然是不急不缓,显现出一种无比从容的意味。

    那中年男子听得老聃这般一问,呵呵一笑,道:“只是无名小卒罢了,到底叫什么,根本没有任何关系,若是你要对我有个称呼,便叫我域虬好了。”

    “域虬?你莫非是这一处城墟中人,我记得当初这座城墟便叫做域虬城。”这时,罗果抬起头来,微微一笑,道。

    “原来果然是你们,没想到人妖大劫过后,作为大劫引发者高层的纯阳太子与果公主们居然都还活着!”那中年男子听得罗果这般一说,面色大变,周身的气息更是四处激荡,让周围的虚空都产生更大量,更密集的空间涟漪出来。

    听得他这般一说,老聃恍然大悟,对这男子的身份再无疑问。

    这男子,显然便是在天地大劫之中幸存下来的生灵或许是人族,又或许是妖族,而且他本来应该与这域虬城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甚至可能便是在这域虬城之中幸存下来的故而才会以域虬自称。

    而看他此时对罗纯阳与罗果的态度,显然该是同样认为这洪荒天地已经被人族妖族的大战所打坏了,心中生出了某种极强的不满甚至是怨恨。

    罗浮乃是大罗皇朝的天荒大帝,罗纯阳乃是他唯一的儿子,自然便是太子,因此在大罗皇朝之中,罗纯阳便是被尊为纯阳太子。罗果乃是罗浮唯一的女儿便被称为果公主。这种称呼,唯有大劫之前的生灵方才可能知晓。

    那中年男子在宝座之上站了起来,神色变幻,似乎愤怒,似乎欣喜,似乎仇恨,又似乎心死,复杂无比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其此时到底是一个什么心情。

    “如今大罗皇朝已经不存,纯阳太子与果公主之称却不必再提起。此时我们便只是普通的修士罢了。”罗纯阳叹道。

    他却是明白此人的想法,不管此人是人族还是妖族在他自身看来,都是因为人族与妖族高层的争斗而造成天地的损毁,造成了此时这一片天地的废墟,他们这两个人族高层对于他而言,都是天地损毁的罪魁祸首,说得而杀之或许夸张了一点,但对他们两人的感觉却绝不会是欢迎。

    刷的一声轻响。那中年男子的宝座带着他瞬间跨越了十万里的距离,直接出现在罗浮等人身前,相距不过百丈。

    到了此处,那宝座之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比起在十万里之外清晰了不知多少万倍让他们三人清楚无比的感受到这宝座之中所凝聚的强大威能。

    而那中年男子也更加清楚了看到了他们三人,认清他们三人身上的每一点细节。

    “你居然敢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些话,莫非你真的冷血无情至此?!”那中年男子站在宝座之上,低头俯瞰罗纯阳三人,口中所发声音直如咬牙切齿。

    说话间,他体内的力量一震如同雷鸣一般的声响从他体内传出,震荡虚空,让方圆数万里范围之内的元气都产生剧烈的暴动,好似整片虚空都随着他的愤怒而愤怒一般。

    感受到这男子身上的力量,罗纯阳与罗果确信了此人乃是人族,而且是将先天器修法门修至金仙之境,神通威能要比起老聃强大数百倍以上的人族金仙。

    当然,即便是比起老聃的神通威能强大百倍,但在罗纯阳与罗果面前,却依然只是蝼蚁而已,他们两人甚至一只手指便足以将他碾成碎

    虽是如此,但罗纯阳与罗果却对此毫无兴趣,那自称域虬的中年男子哪怕对他们口出不逊,更用如此居高临下的态度面对他们,他们也没有要将他碾碎的想法。

    毕竟,他们虽无愧,却也知晓这男子的心情来由,却是能够体谅他的做法,自然不以为意。

    “有些事情,你并不知晓,所以,我不会怪你对我不敬。”罗纯阳淡淡的道。

    那中年男子被罗纯阳那没有一丝一毫愧疚的表现激得几乎爆炸,但却不知为何,并没有动手,而是大吼一声,道:“我不管背后有什么秘密,我只知道,在那一场大战之中整个洪荒亿亿万人族到如今只剩下寥寥数万,我只知道,原来繁盛的洪荒重新回到了蛮荒原始的状态,一切我所熟悉的生灵都在找不到了,我只知道整块大地被达成了数千块碎片,我只知道天地间的无穷元气在那次大战之中被消耗退化成为如今的后天元气!不管是因为什么,哪怕是有天大的理由,我也绝不认为你们无罪!”

    那中年男子大吼之中,天空之上忽有一朵乌云渐渐浓郁,刹那间这方圆数万里范围的天地变得更加的昏暗了,唯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让他映照得如同愤怒的神灵一般。

    罗纯阳眉头一皱,随手一拂。

    乌云退散,天地重归明亮,那中年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也再不显眼,而是如同淡淡的荧光一般。

    将这散去之后,他抬手轻轻一捏,那中年男子便感觉无穷的压力从他四面八方压迫而来,让他感觉整个身躯都在快速的缩小·几乎转眼间便要化为肉泥一般

    便在他这念头刚刚闪过之时,他忽然身体一轻。那压力消失完全消失,便好似从没有出现过一般。四处一看,发现自己的视线比方才低了十数丈·与那纯阳太子与果公主的距离也缩减到了数丈。

    念头一动,才发现自己此时身下的宝座已经消失回到自己的体内,而他已经直接面对着纯阳太子他们了。

    这一发现,他不由得惊骇莫名。

    这并非他失去了那宝座便失去心灵的支撑,变得无比怯懦,没有安全感,而是他从自己宝座的消失之上便发现·自己的实力在眼前的纯阳太子面前居然是渺小到如同蝼蚁一般,他只需一抬手居然便能让自己器修修成的法器失去功用,这种情况下,他哪怕耗尽一切力量,怕也根本无法对他产生丝毫影响,这,方才是他惊骇的根源所在。

    刹那间,这中年男子心丧若死·只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崩塌,自己的都已经再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耗尽一切方才在机缘巧合之下修成金仙,没想到他们将整个天地的一切当成棋子去玩弄居然更轻易的就修成了比我强大万倍的神通·天理到底在哪里······”这男子心神意念之间唯有这个念头在回荡着。

    他虽是将罗纯阳等人当成是让天地损毁,让众生灭绝的罪魁祸首,但事实上他也没有认为自己就干净到哪里,因此并没有寻找罗纯阳他们报仇,要与他们拼个生死的想法,故而在之前发现罗纯阳与罗果他们之时,他方才没有动手与他们战斗,而只是不愿再承认他们两人那太子与公主的身份罢了。

    但没有寻他们报仇的想法,并不代表着他愿意自己的实力比他们低弱。

    事实上恰恰相反,因为没有什么资格找他们报仇·故而他心中存了一个执念,一个他们的做法是错误的,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执念,正因这个执念存在,他绝不愿自己的道行境界比起罗纯阳与罗果两人低弱。

    正是因为这种想法,他在知晓罗纯阳的神通威能居然比他强悍那么多方才会几近崩溃。

    罗纯阳修行的乃是道果大道·更是将道果大道修至金仙之境巅峰之境,心中不可能没有一丝傲气。故而,他虽能够理解那中年男子的心情,但却绝不愿仰头与那中年男子说话。

    因此才有着他将那中年男子身下的宝座直接压回身体之中,让其再不能出现在外的情况出现。

    此时,他见得那中年男子在宝座消失之后忽然变得如此失魂落魄,不由得眉头大皱。

    那中年男子的心态是如此的婉转复杂,罗纯阳哪怕对人心再了解,又如何可能就这么看出他变得如此失魂落魄的原因?虽不认为他失去宝座保护之后便变得怯懦,却也认为此人的道心修持极其不足,这与之前给他的印象颇为不同,自然是让他有些失望了。

    不过,他与这中年男子到底是没有多少关系,因此却也不会管他太多,只是说道:“其中真相到底是如何,你日后便知,此时多说无益。”

    说着,觉得在这里留下也没什么意思了,对罗果与老聃道:“我们走吧。”

    话语说毕,当下化为一道长虹向着西北方向飚射而去。

    罗果看着那中年男子,叹息一声,却也没说什么,身形一晃,同样是化为长虹随着罗纯阳飞遁而去了。

    这次她却并没有带着老聃——罗纯阳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老聃足以追上,自然不需她带了。

    “域虬道友,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的。来日方长,日后发生之事或许会改变你的想法也不一定呢。”老聃对这那中年男子道了一句,转身化为长虹向着罗果与罗纯阳追去了。

    以老聃原来的身份,这域虬自然是他的前辈,是他需要大礼参拜的存在,但此时此刻他已是被广菩收为弟子,哪怕心中不认为自己的身份有什么比之前高的地方,却也不好再向以前一样面对这些前辈高人——他却必须顾及广菩的脸面,若是他依然如同过去一般参拜他们,广菩的脸面何存?

    因此,他也只有以道友与这以前需要大礼参拜的千倍相称了。

    老聃的话如同一道闪电将那中年男子从失魂落魄之中惊醒过来,抬手便要抓向老聃,却因为力量散乱,抓之不及,唯有急切开口问道:“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众多族人都还活着吗?!”

    这话语远远传出,却没有获得任何回答。

    待得他收集散逸的力量,直接冲天飞起之时,却发现已经完全失去了罗纯阳他们的踪迹,便好似他们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

    “喂,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回答我啊!”那中年男子仰天大叫,声音如同雷鸣一般滚滚传出,惊得方圆数百万里范围的生灵惶然不已。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