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三教、三清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三教、三清

    “哥哥,我记得当初爷爷还交给我们一个任务没有完成呢不如我们趁这次机会将这个任务完成了怎么样?”在距离那域虬城遗址数十亿里之外的某处虚空之间,罗果对这罗纯阳说道。^/非常文学/^

    “你是说传道洪荒?”罗纯阳念头一闪,已是明白罗果到底在说什么了,双眼微微一亮。

    “正是正是,如今的洪荒与过去完全不同,我们现如今才算是有了传道洪荒的能力,以往这些可都是师叔师伯他们才能做到的呢。”罗果却是兴奋起来。

    此时此刻他们两人已经从之前遇见域虬所引发的感慨之中脱离出来,心情重新恢复了原来兴致勃勃的状态。

    毕竟,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对不起域虬,更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罪过,方才的概叹也只不过是因为忽然遇见熟悉他们之人,回想起过往的峥嵘岁月罢了。既然已经离开那一处位置,自然再不需将那心情放在心中了。

    “这却是个好主意。当初父亲母亲大婚之时,让融合于诸多先天神神魂之中的盘古元灵回归无上大道,虽是让无上大道变得完整,但同时却也让我们与诸多先天神结下了因果,必须还给他们盘古元灵的机缘才能将这因果了结。”罗纯阳笑着对老聃解释道。

    “原来如此,这般一来,传道洪荒却也是必须而行之事了。”老聃恍然大悟道。

    “好了,既然已经决定了,那我们不如立下一个章程,以免日后产生混乱。”罗果兴致勃勃的道。

    “确实该立下章程,不然却是无法提高效率。”罗纯阳也点了点头,皱起眉头开始思索起来。

    “章程啊,不如我们建立一个教派如何?”老聃提议道。

    “教派,不好不好,我们可是有着师门的师门都不立教派,我们这些弟子又怎好立下教派?”罗纯阳皱着眉头,道。

    “怎么会?我觉得立下教派很好啊。爷爷他们不立教派,只是他们没什么兴趣而已我们立下教派的话,也好让洪荒众生知晓爷爷他们的功德,他们定然是乐见其成的。”罗果却是与罗纯阳相反,认为立下教派是极好的。

    “爷爷几乎无所不能,洪荒众生对他而言又算得了什么?哪里需要众生知晓他的功德?又怎会对我们立下教派乐见其成?”罗纯阳依然觉得不好。

    “哥哥,你怎么能这样?!”罗果一听,不由得双目一瞪大叫一声。

    “啊······我怎么了?”罗纯阳被罗果这么一瞪,不由得茫然起来,道了一句。要知道,罗果一向以来对他这个哥哥不说顺从温柔,但却也从来没有用这样的态度对待过他,忽然间来了这么一波,这让他怎么可能不茫然?

    “怎么了?!难道爷爷无所谓众生知晓他的功德,我们这些做晚辈的就可以丝毫不管了吗?!爷爷无所谓是一回事我们做不做可是另外一回事了,你怎么能够这样想?!”罗果十分不满的道。

    “这个······是我错了。确实该立个教派让众生知晓爷爷他们的功德才是。”罗纯阳听了还能怎样,唯有苦笑着道了。

    “嗯这才对嘛。”罗果看罗纯阳屈服,不由得大喜。

    “说得这么好听,其实还不是自己贪玩…···不过,这话说得也有几分道理,作为晚辈的孝心决不能因为爷爷他们无所谓便不表示。也罢,就依她吧。”罗纯阳看着罗果那喜悦的模样,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般念头。

    “那我们教派要叫做什么教呢?”罗果兴致勃勃的问罗纯阳与老聃,道。

    “这个,你决定就好了。”罗纯阳无奈的道。

    “师姐觉得什么合适,就什么吧。”老聃也是说道。*非常文学*

    “这怎么可以?!这可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无论如何都要发动我们所有的智慧来想一个最完美的教名,这可是关系到气运,关系到因果,绝对不能轻忽,怎么可以我随便就决定?!”罗果不满的道。

    “你还知道自己随便啊·……”罗纯阳心神意念之间只有这样的念

    “那,不如就叫做人教吧。”老聃也是眼现无奈之意不过心念一闪,口中说道。

    “人教?不好不好,这岂不是将我们传道的范围局限在人族之上了,与我们传道洪荒的本意却是有所相违。”罗果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摇摇头道。

    “那,不如叫做······阐教怎样?阐释大道之教派,与传道洪荒的本意当时并不相违了吧。”罗纯阳心念一动,阐教这两个字忽然从虚无之中诞生,直接占据了他的心念,让他觉得这个名字似乎与自己有着极其玄妙-的联系,绝对不能抛弃。

    与他相同的,当老聃说出人教二字之时,也同样觉得这个名字似乎与自己有着某种联系,关系着自己的前途,关系着自己的道一般,因此他说出口之前对于这名字并无什么所谓,但说出口之后反而觉得这两个名字对不能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之中。

    “阐教,阐释大道之教派?不好不好,我们所修之道都是从天●'牟取大道方能成就,阐释大道哪里能够完全体现修行本质我看不如便叫做截教,从天地之间截取一线生机,截取大道玄妙-,嗯,这个名字才能够体现我们修行的本质,就叫这个名字吧!”罗果道。

    在刚开始说话之时,她的神色还有些动摇,但说到后来,她的双眼却是放出坚定的光芒,表达出其不愿将截教这个名字抛弃的坚定意念。

    很显然,在截教两个字出口之时,她同样是感应到这截教二字与自己的联系,同样是感觉到了这截教二字对自己的重要性。

    到了罗果这般道行境界,任何直觉,对她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提示,是一种比起心中想法更能让她坚信的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有着这种觉得截教二字对她无比重要的感觉出现,她那里还会不坚定的?

    三人对视一眼,尽皆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坚定,看到了对各自所提之名的重视程度,不由得尽皆面现悚然之色。

    “莫非·你们也有着这种感觉?”罗纯阳皱着眉头道。

    他虽然没有说出到底是什么感觉,但罗果与老聃却都尽皆明白罗纯阳说的到底是什么,因此都不由得点了点头,表示罗纯阳所说乃是事实。

    看到他们两人点头·罗纯阳长长的舒出一口气,脸上神色反而变得喜悦起来,道:“原来如此,看来我已经有些明白为什么父亲母亲要我们在这个时候来洪荒游历了。”

    罗果与老聃虽神通威能有着天差地别,但毕竟都是金仙之境的道行,心智自然都是机器超卓之辈,听得罗纯阳这般一说·念头闪动之间,种种异象在他们的心中流过,让他们瞬间明白了罗纯阳所言到底指的是什么。

    “哥哥是说,父亲母亲已经看出我们三人和这三大教派有着奇妙-的关系?”罗果皱着眉头道。

    “我虽不知师尊与师伯是如何考量,但以师尊与师伯的神通,定会看出许多我们所不能感应到的存在,我想建立这三大教派,定然对我等日后的成就有着极其重要的关系·不然不会在此时让我们来洪荒游历,我们也不会对这三个教名有着这般奇妙-的感觉。”老聃道。

    “好吧,到底如何·我们日后便知,既然都对这教名有着那种感觉,那我们便建立三大教派,我们三人便合称······三清,我从此便是玉清纯阳真人。”罗纯阳直接下了结论,道。

    当这话说出口,一种无比舒畅的感觉由心而生,恍惚之间,他感觉冥冥中的无上大道似乎有了某种奇妙-的震荡,好似欢欣鼓舞一般·让他好似与无上大道的距离变得更加靠近,似乎引动无上大道的难度比起之前小了数百倍一般。

    这种感觉,让他瞬间明白,自己方才所言必定是无比正确的,至少也是无比契合这天地的需求的。

    “三教?三清?!好,我们便建立三大教派·哥哥你是玉清纯阳真人,建立的是阐教。我就建立截教,我从今日开始便是上清灵果真人。”罗果大喜道。

    这话一出口,她同样是感觉心神一清,似乎以往无比模糊,无比遥远的无上大道变得更加清晰,与自己的距离也变得更加靠近。更同样的好似感觉到那无上大道正欢欣鼓舞的震荡。

    她看向罗纯阳,只见得其此时一脸惬意的模样,便知晓这种感觉并非自己独有,更是大喜。

    老聃听得他们两人之言,忽然间感觉心跳微微加速,忽然有一种宿命感从元神深处生出,在这宿命感之下,他的声音变得无比悠远,无比深邃:“那我所建立的教派便是人教,我从今日开始便是太清道德真人。”

    这话语一出口,他体内仙元一震,冥冥中似乎有着某种无法形容的力量降临在他身上,不断的洗涤他的身体内外,包括他的元神,他的仙元,他的身躯,乃至他体内深处最细微,最深邃的每一处角落。

    随着这种洗涤,他的心神无限拔高,最终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地,无上大道在他眼中变得无比的清晰,那浩瀚至极的无上大道在此时此刻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向他展现出自己的无穷奥妙-,无上威能。

    老聃所修行的毕竟只是后天元神的修行法门,即便已经修至金仙之境,在本质上依然远远比不上修行道果大道的罗纯阳与罗果,因此,他们三人感应到的变化虽不相上下,获得的好处也并没有太多区别,但老聃的表现却要比起罗纯阳与罗果他们两人巨大上不知多少倍。

    只见得老聃身上一股股后天浊气不断的从他的身躯之中飘出,他的肉身更是在这过程之中变得年轻起来。

    白发变黑,脸上周围消失,身躯拔高,变得越来越健壮。

    一股难以形容的先天气息渐渐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让他渐渐的具有了先天神方才具有的气息。而他体内的仙元更是被洗涤得只剩下原来的千万分之一,但同样的也比起之前凝练纯粹了千万倍,变得金光灿灿,更有一股永恒的气息从那金色的仙元之中出。他的元神更是比之前缩小了千万倍,变得几乎微小到无法察觉·但那气息,却比起之前纯粹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到了此时此刻,老聃身上的气息在本质上已经是隐隐能够与罗纯阳与罗果他们两人相持平,虽在量上的差距变得更加巨大·但却只需要漫长的时光便能够这差距弥补。

    过得良久,老聃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脸上现出了欣喜的笑容。

    “恭喜师弟回返先天,终于补足先天不足之处。”罗纯阳与罗果皆是欣喜的祝贺老聃道。

    老聃虽是这天地大劫之后天地自然生成的生灵,但毕竟非是完全在混沌元气或者先天元气之间诞生的,而是在有着无数后天天地元气存在的情况下诞生的,故而在本质上却并非完全份数先天·依然只不过是后天生灵,若是硬要去算,也只能算是半先天而已。

    正是因为如此,他身上方才没有那先天神方才拥有的先天气息。

    而此时此刻,他身上却有了这么一股先天气息,这足以表明他已是如同修行道果大道一般回返了先天,算是补足了先天最为不足的一环,日后修行速度将比起之前快上以万计算的倍数·这如何不可喜?

    “多谢师兄,多谢师姐。”老聃欣喜的道谢。

    此时的老聃已是再非之前的老朽模样,但却也没有恢复青年·而只是一个中年模样,看起来更是还有着些微老态。

    显然的,回返先天,并没有完全改变他先天便显老的特质···…

    “现在师弟体内空虚,我们先找个地方好好修行一番,待得师弟回复巅峰,我们再继续前进吧。”罗纯阳道。

    “这样也好,我也要体会体会身体的变化呢。”罗果点点头,道。

    他们都已经如此说了,老聃自然不会再说什么反对的话了。

    当下·他们便选择了不远处一座山峰,在那里开辟洞府,布置凝聚元气,化后天天地元气为先天元气,进而转化为混沌元气的大阵,不断牵引着方圆数千万里范围的一切元气凝聚在那洞府之中·提供老聃修行。

    连老聃也得了广菩传授一切修行法门,罗纯阳与罗果乃是罗浮与广菩的儿女,又怎会比起老聃差?这种化后天为先天的,在后世看来是几近逆天的大阵对他们来说根本便算不得什么,几乎是随手便能布下,甚至不需耗费他们什么精力。

    便在罗纯阳、罗果、老聃三人建立三大教派,自名三清之时,远在虚空无极宫之中的罗帆忽然心头一动,从那深层的定境之中猛然醒转过来。

    他睁开了紧闭数千亿年的双眼,抬目一看,便已是穿透了无穷时空的阻隔,照见了洪荒天地的无上大道,看清了那上面所发生的奇妙-变化。

    此时此刻,他对于大罗真道这一境界的玄奥的体悟依然远远没有达到尽头,道行境界更是远远没有达到大罗真道的巅峰,但比起刚刚成就大罗真道之时,却已经高深了不知多少倍。

    这种亲眼看到无上大道每一点细微变化的能力在之前他或许能够做到,但却绝对无法做得如此轻松,如此自如,如此好似掌上观纹一般。

    这一看清,他对于洪荒天地这万把年之间的变化完全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连那老聃如何拜广菩为师,广菩如何证得太乙道果,罗纯阳、罗果与老聃如何自名三清这些都看得清清楚楚。

    看清楚这些,他不由得眉头一皱,接着又慢慢松开。

    “原来如此,没想到三清居然会在此时归位,而且纯阳与果儿居然也变成了三清之二,地位甚至压过老子。”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如此念头。

    “这样一来,纯阳与果儿必会得无上大道的无穷加持,任何修行**颈都再不能桎梏他们,日后修至大罗金道巅峰几乎是必然的。怕唯有证就混元道果那一关才可能桎梏他们,却是前途无量。只是,如此一来,他们与洪荒天地的联系怕是再难以分割,日后若是洪荒天地有什么三长两短,第一个遭受厄运的怕便是他们。”他心念电转,罗纯阳与罗果两人成就三清之二后的好处与劣处都被他瞬间想了个清楚明白。

    “不过也无所谓,以纯阳与果儿的资质若不得无上大道加持,别说成就大罗金道巅峰,便是要证得大罗道果,都是近乎不可能的,这样与洪荒天地的联系又还是没有根本便没有区别,现在这样虽说与天地的联系变得紧密,但毕竟还是好处多过坏处。”如此想着,罗帆脸上也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没想到三清居然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呵呵······”微微笑着,罗帆口中发出这样一声感慨。

    感慨过后,他重新闭上双眼,进入之前数千亿年所处的那最深层的定境之中,努力体悟着大罗真道这一境界所包含的种种玄奥去了。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