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天元(中)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天元(中)

    第七百七十六章天元(中)

    这一认识,却并没有让人面鱼生出什么屈辱的感觉,反而是感到一种莫名的放松。

    自身被认为是蝼蚁,甚至连显示力量,施加压力也不屑的蝼蚁,这对于任何生灵而言,都是一种无法想象的羞辱,但那却得看对象。

    若是对方仅仅只是比自己强上一些,还可以望见其项背的话,这自然是绝对无法接受的,任何生灵都会因此而感到无比的愤怒。但若是对方乃是强大到自己无法想象的境地,甚至面对他都有着一种自身甚至连蝼蚁都不是的感觉,那对方如此看待自己,也就只是自然而然的正常看法了,若是理智之人,自然不会产生那种屈辱之感。

    而很显然的,人面鱼在之前或许算不上理智,但在此时此刻,在修心之法蜕变之后,早已变得一个无比理智的存在了。自然不会产生屈辱之感。

    至于莫名的放松,则更不用说了。

    既然这人尊不屑于用压力来迫使自己屈服,那对他而言,自然便是代表着有了机会了,他又怎能不比之前完全绝望更显放松?

    人面鱼生存了万多年之久,弱肉强食的观念早已深入骨髓,即便是得了罗果传授修心之法,在短时间之内也绝无可能将他的观念扭转,让他从此变成一名有道之士,变成一名全心全意修行悟道的修行者。

    对他而言,罗果于他虽是恩重如山,给了他改变命运的绝好机会,但毕竟只是见了一面,毕竟只是传了一部修行法门,许了一个记名弟子的身份而已。

    要说他与罗果有着多深厚的师徒感情,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因此,在平常没什么压力的时候,要他尊崇罗果,哪怕是每天祭拜,言听计从,那当然可以。

    但在此时此刻,要他在这看他甚至连蝼蚁都算不上的人尊面前为了维持自己作为罗果记名弟子的身份而身死,他却还没有这般觉悟。

    至于这人尊非是洪荒天地的生灵,他投靠他乃是背叛洪荒天地,这对于在海底生存了万把年的人面鱼而言,却也算不是什么负担。

    因此,当那人尊这话说完之后,这人面鱼却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便想那人尊跪倒,拜道:“娃鱼向尊者发誓,永世效忠尊者,若有背叛,死无葬身之地,魂飞魄散。”

    那人尊见得人面鱼如此,面上神色没有什么喜悦满意的变化,依然如同之前一般淡然,带着冷漠。

    对他而言,人面鱼的投效却是绝对理所当然的,自然没有什么值得欣喜满意之处了。

    他也不让那人面鱼起来,直接便道:“你将你所修的法门说出来。”

    他原本便是因为对那人面鱼所修行的修心之法有兴趣方才改变主意,让那人面鱼投效自己,此时既然已是投效了过来,他自然再不会和他客气,直接便开始询问了。

    至于以他的眼力为何需要人面鱼亲口说出那修心之法的修行法门,原因却也并不复杂。

    他毕竟乃是所谓的天元大天地的修士,即便修为高深,但两方天地的大道不同,规则不同,法则不同,他虽能看出那修心之法的一些玄妙,也能大概的推演出其全貌,但真正精微之处,他想要推演出来却是相当的麻烦,倒不如直接询问来得方便。

    因此,才有了此时的这一问。

    若是这一问在之前,人面鱼自然绝对不肯将修心之法的修行法门透漏,但此时此刻情况却已经不同了。此时他们两人的关系早已改变,他在那人尊面前哪里还有什么发言权?

    故而,他虽心中不愿,却也只能将自己记忆之中那修心之法的修行法门毫不保留的说出。

    这修心之法乃是罗果从道果大道之中截取出来的一段法门扩展重构而成,其玄妙之处自不必多说,更暗暗契合某种玄妙法则,这让其在洪荒天地之间一出现在天地之间便自然引起天地的种种应和,产生种种玄奇的异象。

    但在这一处小天地之中,这修心之法却受到了极其强烈的排斥。

    虚空之中自然产生着种种声波,干扰那人面鱼的声音,让人面鱼所说出的修行法门有处处关键之处都变得模糊,变得难以辨认起来。

    若非这小天地之中那人尊拥有绝对的威能,因此虽是受到天地间种种波动,种种声波的干扰,但他却依然能够清楚的把握住人面鱼吐出口的每一个音节,接收到那蕴含在这些音节之中的意念,明白加载在这些文字之上的那些妙理。

    “原来如此。”那人尊听完了人面鱼所述的内容,面上终于第一次现出了赞叹之色。而在这赞叹之后,又有一种极深的疑惑展现出来。

    “只是,这法门似乎依然并不完整,似乎只是一种更加博大精深法门的一小段而已……”那人尊眉头微微一皱,双眼之中闪烁着告诉思索的光芒。显然,正努力的想要从这修心之法之中推演出背后更加博大精深的修行法门。

    只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道果大道精神奥妙,乃是罗帆后世无穷记忆通过盘古元灵的玄妙而创造出来的一种修行法门,在经过他无数次的改善之后,其精神奥妙之处,甚至已经超越了洪荒天地的极限,哪里是那般容易便推演出来的?

    那人尊推演了良久,甚至使得这一方小天地之中的元气、空间、时间都在这过程之中疯狂的变幻,好似天地反复,混沌重开一般,终于还是无法推演出什么出来。唯有无奈的放弃。

    转过头来,对人面鱼道:“你将你如何得到修心之法的过程说出来。”

    那人尊方才推演法门之时所产生的惊天动地的场景人面鱼自然是看在眼里,震撼在心,对于这人尊的威能早已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心中对其的恐惧更甚,此时自然不敢迟疑,当先便将罗果如何出现,如何动作,如何言语,给自己什么承诺这些事都巨细无遗的描述出来。

    那人尊听了,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难以决定之事一般。

    人面鱼看着人尊,心中自然是忐忑不已。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