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七章 天元(下)5k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七章 天元(下)5k

    第七百七十七章天元(下)5k

    只是,虽是忐忑,但他此时的命运却完全是在那人尊的掌握之中,哪怕心中拥有无穷愤怒,也只能忍着,此时此刻自然也只能静静的等待着而已。

    过得良久,那人尊眼中的思索神色渐渐消散。

    他望着人面鱼道:“本尊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便是暂时忘掉今日所发生的一切,继续努力将这一部法门修至大成,最终拜在那灵果真人的门下,将她的一切修行法门都学会。”

    人面鱼一听,微微一愣,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躬身道:“遵命。”

    他这话一说完,那人尊抬手一指,便有一点奇光从他手指之中冲出,刹那间跨越了虚空冲入那人面鱼的眉心之处。

    这奇光玄之又玄,拥有无穷不可思议的奥妙,但却似乎与这人面鱼的身躯,与他体内的力量格格不入,有着某种至为本质的不同,好似彼此是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系统,依凭完全不同的规则、法则所塑造而成之物一般。

    这点奇光在进入那人面鱼的眉心之后,人面鱼只感觉似乎有着亿万里的海域忽然挤进他的身体之内一般,一种无法形容的饱胀感,胀痛感忽然从眉心之处散发而出,让他忽然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整个心神,整个魂灵都随时可能被撑成无数碎片,变得不可收拾。

    只是,这毕竟只是一种感觉罢了。

    他虽无比痛苦,但却并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他的身躯,他的力量,都依然保持着完好,甚至面色反而在这过程之中变得更加红润,更加的健康。

    在那无边的痛苦之中,那点奇光渐渐的放大,最终照遍他的整个身躯内外,甚至直入他的魂灵深处,对他的魂灵深处产生着点点滴滴的玄妙作用。

    在如此过程之中,人面鱼的记忆一点一滴的消散。

    他的双目神光健将变得茫然起来。

    那人尊在发出奇光进入人面鱼的眉心之后,随手一拂,那人面鱼的身躯便猛地一震,接着由实化虚,晃眼之间便已是消失在这片小天地之间。

    再度出现,已是在那他之前进入这片小天地之前所处的那一处海域之中。

    又过得良久,那人面鱼眼中迷茫渐渐消退。

    抬头四望,眼中现出疑惑之色:“方才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他皱着眉头在那里思索了良久,却发觉无论自己如何去寻找,如何努力的去回忆,却都不能忆起到底方才发生了什么,反而是随着他渐渐的会议,那种方才发生什么的感觉渐渐的消退了。

    若不是他的修心之法不知为何已经有了本质的蜕变,比起他有印象之前强大了不知多少倍,让他的智慧比起之前通达了不知多少,他说不定真的以为那种方才好像发生什么的感觉只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

    过得良久,这人面鱼最终还是放弃了找寻那种感觉根源的努力。

    不是他认命,而是他知晓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既然自己此时无法记忆起来,那要么便是有着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隔绝了他的记忆,要么便是他的记忆完全被抹去一部分,不管那种原因,以他此时的力量,都是无法去触碰的。

    因此,他自然也只能放弃继续努力找寻失忆根源的努力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我的力量有足够的提升,总有一刻能够弄清楚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如此念头。

    他也不停留,身形一摆,比起之前轻松不知多少倍的掌控周围的水流,带动他的身躯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向着他来时的方向快速而去了。

    便在那人面鱼离开之后。

    在那一处海域之中,一张奇异的人脸被海水凝聚出来,那形貌,赫然便是那人尊的样貌。

    这人脸无比平淡,双眼似有意似无意的扫过那人面鱼飚射而出的方向。

    过得良久,方才消失无踪。

    而在那小天地之中,那人尊待得人面鱼离开之后,身形便渐渐散开,这一方天地之中那原本变得无比诡异的元气也渐渐散去,重新恢复了人面鱼到来之前的景象,依然是一派普通修行圣地的模样。

    只是,在这一方小天地的深处,在那人面鱼感知范围之外的台年底深处,却是有着一处位置与其他位置完全不同。

    这一处位置,乃是一处无比深邃的深渊。

    一个横着的深渊。一个处于这小天地深处,一个生灵正常行走无论花费多长时光都绝对无法到达的一座灵山脚下的山洞。

    这座灵山,便是这一方小天地的核心所在,乃是这天地最为重要,最为玄奇的所在。

    这做灵山事实上并非普通的山峰,其上面不单单有着无穷无尽后天天地元气产生,更是充斥着无穷的先天元气。

    只是,这些后天天地元气,这些先天元气,却都与洪荒天地之间的后天天地元气、先天元气有着巨大的不同。

    虽在宏观范畴之上是属于同一种类,但却依凭完全不同的规则、法则,大道。

    很显然,这些元气,必定不属于洪荒天地,而是属于另一个天地的后天天地元气与先天元气。而且,按照之前人尊所言,极有可能便是所谓天元大天地的元气。

    其所契合的规则、法则,正是天元大天地里面的规则、法则。只有如此,才会与洪荒天地的元气有着如此奇异的不同。

    在这灵山之上,那人尊便是在那山巅之处盘膝而坐,闭目而修。

    在他的身躯之外,丝丝缕缕的奇异光华如同实质一般盘旋缠绕,这灵山之中的先天元气绝大部分都凝聚在他的身体周围,不断的在他的身体内外进出,一伸一缩,一进一出,好似正在不断的呼吸,不断的吐纳一般。

    在他的身前,虚空光影凝聚,显现出一片海域之中的景象。

    在其中,一名小儿正在海中以极快的速度穿梭,这穿梭速度超乎了一切正常生灵的视力极限,但却完全无法脱出这光影的覆盖,其没一点哪怕最细微的动作,都在这光影之中毫无遗漏,毫无阻隔的展现了出来。

    那,赫然便是人面鱼的形象。

    这人尊让人面鱼离开此处回到洪荒天地,自然不可能没有任何掌控他的准备。这些光影,便是这种掌控的表象了。

    只不过,他的准备,却并非在那人面鱼身上留下什么,在他的魂灵之中留下什么。

    事实上,他任何存在都不曾在人面鱼身体内外留下。

    无论任何人,哪怕是罗果、罗纯阳他们如何检查,都不可能检查出人面鱼身上有着任何这人尊留下的痕迹的。

    而人尊之所以能够完全把握住这人面鱼的一切行动,一切状态,并非因为其他,正是因为人面鱼向他发誓向他效忠。

    天元大天地乃是一方大天地,一个渡过了九次天地大劫,发生了本质蜕变的一方大天地。

    其中的修行文明之繁盛,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

    与之相比,虽无法到圣人满地走,大罗不如狗的境地,却也比起神话传说中的洪荒天地要繁盛百倍,千倍,甚至万倍以上。

    这人尊被封为尊者,在天元大天地之中,却也并非普通的修士,也算是一方强者。虽说那所谓的一方,只是一片极小极小的区域,几乎如同后世的一个华夏小城一般的区域。但其道行境界若是转化为洪荒天地的修行境界分野,至少也是相当于成就大罗散仙的境界。

    这一境界,相对于洪荒天地众生众修而言,也只有罗帆能够胜过他。除此之外,便是罗帆门下的鸿钧、罗浮、广菩这等证就太乙道果的存在,也远比不上这人尊。

    只是,虽是有着如此高深的道行境界,但他的一切实力,一切修行,一切道行,都是在天元大天地之中所修成,天元大天地的规则、法则、大道已经深深的镌刻进入他的骨髓深处,镌刻进入他的神魂核心所在。

    在这种情况下,洪荒天地的规则、法则、无上大道对他便有着无法想象的排斥力量存在着,排斥着他的身躯,排斥着他的力量,排斥着他的意念,排斥他的一切存在。

    在这种情况下,除非他能够改换法门,重修道法,否则只要他一踏入洪荒天地之间,便会遭遇无穷无尽的劫数,直至将他的一切存在抹杀,或者是将他的一切修为,一切道行,一切力量完全抹去为止。

    当然,这却并非绝对的。

    并非只要是其他天地的存在踏入洪荒天地便会遭遇这无穷无尽的劫数直至消除一切外天地的痕迹。

    只要修士的道行境界能够达到一个大罗金道巅峰,能够达到突破本身天地的界限,能够做到轻易解析洪荒天地的规则、法则、无上大道,进而将之利用起来的境地,便自然能够借助这种玄奇威能对天地进行解析,对自身的法门进行重新演化,进而改变,让其变得适合这洪荒天地,最终融入其中,从而化入这洪荒天地的修行界当中,这自然便能将这种无穷无尽的劫数消弭。

    但显然的,刚刚踏入大罗境界,只是相当与大罗散仙,甚至连大罗散道都不是的这人尊,并不属于那一境界,并不曾有着那种解析洪荒天地规则法则的能力,更没有将自身深入骨髓的道法进行改变的威能。

    在这种情况下,这人尊如何敢踏入洪荒天地之间,自然只能呆在这一方小天地之中而不敢离开这一方天地了。

    若非如此,以罗果此时金仙之境巅峰的道行境界,与他的距离何止亿万里,他又如何需要借助这人面鱼方才有机会弄清其所修的法门?又如何需要这人面鱼的存在?

    “可恨!若非狂尊在主上面前进谗言,本尊怎会被派来这一方新发现的天地探索?!又怎会遭遇此时这般憋闷的状态?!”那人尊忽然面色愤怒的大叫一声。

    随着他这一声大叫,他体内的力量微微波荡。

    这力量的波荡带动了他身体周围的丝线,瞬间搅动了整座灵山,让灵神随着他的叫声而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

    而灵山的震荡传递出去,让整方小天地都随着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

    刹那间,大地开裂,湖水河水尽皆沸腾,大片大片的生灵随着而身亡消失,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那惨烈的景象,直让人看得心内发寒。

    过得良久,这种震荡方才消失,天地缓缓的恢复了原来的景象,众多生灵渐渐的重新诞生出来,如同之前那般在这小天地之中好似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一般活动着。

    而在那灵山之上,那人尊已经恢复了平静,他睁开双眼望着前方那显现出人面鱼所经历一切的光影,神色间再没有之前面对人面鱼的冷漠、淡然,而是充满了一种恨意,一种针对另一方天地某位生灵的无穷恨意。

    对于石头,对于蝼蚁,正常人哪怕是再愤怒,再喜悦,再悲伤,都很少会在其面前表露出来的。但对于同样层次的普通人而言情况自然便不同了,其愤怒,喜悦、悲伤,不管如何掩饰,都必然会有着痕迹残留。

    对于人尊而言,面对人面鱼,与面对石头,面对蝼蚁并没有什么不同,而面对那所谓的狂尊,那便是一种面对同类的情况,自然会展现出其真正的心理活动了。

    “哼,狂尊,总有一日你会为你当初的陷害而后悔。这一方天地虽只是完美天地而已,但却有着超乎想象繁盛的修行文明,只要本尊能够将这一方天地的修行文明精华完全吸取,必定能够获得极大突破,待本尊回归之时,道行定会比起强上万倍,到时定会给你好看!”这人尊面上展现出一丝狰狞的笑容,夹杂在那无边恨意之中,显得无比的可怕。

    随着他的神色变化,那灵山也随着而变化,有着一股压抑笼罩这灵山,进而笼罩住整方天地,让这一方天地随着变得无比压抑,甚至让其中的众多生灵都几乎失去了活动的性质,变得萎靡起来。

    过得良久,那人尊的心绪渐渐恢复了正常。

    他低下头,双眼穿过重重阻隔,直接看到了那山脚之下的那个山洞,一个深邃无比的,横着的深渊。

    在那深渊之中有着一股股奇妙的气息不断的渗出,慢慢的浸润这灵山,让这灵山随着而生出玄妙无匹的变化,让其性质变得愈发的精粹,愈发的玄奇。

    让其上面所充斥的先天元气,后天天地元气之中所包含的,与洪荒天地不同的种种规则、法则的特性随着时光的推移在不断的加深着,变得与洪荒天地的元气愈发的异同起来了。

    望着这山洞,人尊眼中有着一种无奈,一种亲切,一种期待。

    便好似正在望着无比熟悉却不得不离去的家乡一般。

    事实上,那山洞非是其他,正是一道通道,一道通往天元大天地的通道!

    只是,这通道极其不稳定,极其的漫长,极其的危险,不到大罗,绝对无法通过这一道通道。因为不成大罗,便无法承受其中的种种危险的冲击、压迫。

    而成就大罗之后,情况却便会反过来。

    变成了修为越是高深,便越难以通过这通道。因为,除非能将自身的一切存在形式收敛到极致,不然修为越是高深便越会激荡那通道,让其中的危险随着激化,使得通过之人所承受的压力千百万倍的提升。

    因此,唯有大罗散仙级别的存在,方才最合适通过这通道的存在。

    只是,即便是如此,一千名大罗散仙踏入这通道,最终能够跨越安全完好通过这通道的,怕也不超过一人而已。

    由此便可看出这通道是如何的危险,又是如何的玄奇了。由此看来,这人尊能够安全通过这通道,已经是运气好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极致了。

    这通道有着一个名字,叫做万死之桥,乃是由天元大天地的圣人所开辟出来的,沟通两个身处无边混沌之间,相聚无比遥远的两方完美天地的一道桥梁。这万死之桥玄妙无比,能够直接划破混沌,通过某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将两方完美天地连在一处,让未成成就圣人级别,未曾证就混元道果的修士也能够通过这桥梁往来两方完美天地之间。

    虽说,从这名字之中便可以知晓这桥梁是如何的危险,但毕竟是给了未曾成圣的生灵一种前往另一方完美天地的可能……

    人尊望着那通道,眼中的亲切、期待缓缓散去,良久,亲切、期待渐渐消退,他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显然是回想起当初在这通道之中那不知多少万年之久的那险恶经历。

    那通道连通了一方大天地与一方完美天地,这两方天地的规则、法则、大道都完全不同,时光流速也完全不同,这些不同通过通道相互冲撞,自然便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反应,让这通道之中的一切力量、规则、法则都变得无比的混乱,从而让这通道变得无比的危险,几乎虽是随地,每时每刻都有着致命的危险出现。

    这人尊在其中走过,所经历的一切可想而知,哪里可能对这通道淡然以对?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