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 促成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 促成

    在此时此刻,人面鱼却已是到了其本身的洞穴之中。

    因为之前的遭遇,让他心中萌生了迫切无比的提升实力的念头。

    在这念头之下,他根本不愿浪费任何时光,直接便在那洞穴之中坐定,开始闭目修行起来。他体内新诞生的心力开始按照那修心之法的要求在他的体内不紧不慢的运转起来。

    随着法门运转,他体内的心力以超乎想象的方式精粹,提升,不单单渐渐的充实他的体内,更是不断淬炼他的心神,淬炼他的意志,让他的智慧在这过程之中变得越来越通达,越来越复杂。

    这便是罗果传授他的修心之法的至为玄妙-之处。

    这种能够淬炼心念,让智慧随着修行而变得通达的威能,其他修行法门虽也有着相当的效果,但却绝对无法做到如同这修心之法一般几乎将一切法门本身所拥有的威能都集中在这之上。

    因此,这一部修心之法,可以说乃是洪荒天地修行界之中的一朵奇葩,拥有让洪荒天地之间修行一修行法门的修士垂涎的能力。

    而也正是因此,那人尊方才会为了这一部修行法门而认为人面鱼的价值比起他原来预想当中的要高,故而几次改变了原来的想法。

    那人面鱼随着修行,只感觉自己的变得越来越真实,似乎每时每刻都感觉自己比起上一刻的自己更加真实的活着,每时每刻对自己的认识都比起上一刻更加的深入。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玄妙,让人面鱼沉浸在其中难以自拔,只愿自己永生永世的沉浸在那种修行的状态之中永不脱离。

    时光在这般情况下慢慢过去了。

    不知不觉间,千年时光便已经是过去了。

    在这千年之间,人面鱼每时每刻的享受着那种自身存在状态不断深入,不断变得真实的过程,几乎要让他完全忘记了在千年之前所曾经发生过的那段记忆消失的片段了。

    只是,即便他感觉如此的美妙-如此的难以自拔,但他所修行的那修心之法,却甚至连小成都并没有达到。

    虽比起千年之前有了巨大的进步,让他体内的心力已经几乎充满他的身躯之内几乎没有任何空隙,无比充实,无比圆满,但在境界上,却依然和千年之前并没有太大的提升。别说距离这修心之法大成,便是小成都远远达不到!

    如此情况,这人面鱼每时每刻都能享受到自身在不断真实自身本质在不断提升的状况自然是相当的满意。那隐藏在一方小天地之中的人尊,却难以对他的这种进度感到满意了。

    千年时光对于大罗之辈来说,哪怕是一眨眼都算不上。

    但那是发生在他每时每刻都能享受到融合与大道,融合于天地,心念能够在无边法则、规则之中翱翔的情况下的。

    在这洪荒天地之间,那人尊每时每刻都遭受到无边的排斥力量作用,心神意念时时刻刻的感受到一股随时可能倾覆,随时可能身亡的压力之中千年时光对他而言还怎么可能如同一眨眼?

    千年时光对他而言,简直便向在天元大天地之中的数千万年之久。

    在如此情况下,哪怕千年时光将修心之法修至如此境界已是十分难得算是超乎想象的进步了,但那人尊却依然极其不满意,依然是感到他的修行速度实在是太慢太慢,慢得简直让他无法忍受。

    在这种心态之下,有一日,他终于再忍不住人面鱼那慢吞吞的速度。

    心念一动,便有一股意念直接从他的体内冲出,刹那间冲破了重重阻隔,包罗那小天地,进而渗出那小天地进入了洪荒天地之间。

    作为成就大罗之辈,人尊哪怕是一点最单纯,最纯粹的意念,都蕴含了天元大天地的规则、法则甚至是大道的玄奥。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他已是收敛到了极致,但他的意念却依然激起了洪荒天地的剧烈反应。

    那一处与这小天地像接的海域刹那间风起云涌。

    转眼间便有着无穷无尽的劫数生成那方圆数千里范围的平静海域转眼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同刹那间化为一片地狱一般。

    这变化是如此的激烈,直接让那方圆数千里范围的海域之中所有海水完全蒸发一空,无穷的岩浆地火,罡风雷霆,尽皆疯狂的充斥在这方圆数千里范围之中。

    刹那间,便有着不知多少在这方圆数千里范围海域之中生存的生灵完全消亡,化为无形。

    在这无边的劫数之中,那人尊原本无形无质的意念再无法掩藏,终于显现出了真正的形态。便好似一团永恒不灭的光华一般,在那无边的劫数之中照耀一切,镇压一切,任凭无穷劫数的轰击,侵袭而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一丝一毫的摇晃。

    甚至在这过程之中,有着一种越来越强的圆满气息从那光华之中渗透出来,渐渐的镇压周围的海域,让那海域之中的劫数开始不断的消弭着。

    当然,虽是不断消弭,但那劫数产生的速度却是更快,哪怕是再消弭,那劫数也只会越来越强,越来越而已。

    那光华一边承受无边劫数的轰击,一边转化着其形态,渐渐的,化为了一个大头猩猩的模样,形如那人尊亲临。

    其是光华之时如同亘古不动,永恒不灭,但化为大头猩猩之时,却是风雨飘摇,好似一个由烛火照耀投射在墙上的影子一般,显得虚幻,摇摆,似乎随时可能被扑灭,随时可能消失。

    而那劫数随着这意念的变化却是变得愈发的猛烈了。

    转眼间其笼罩范围便缩小到了百里方圆,其强度随着而提升了何止百倍以上,甚至引起了剧烈了虚空雷霆在那方圆百里范围之内不断的震荡,不断的回响着。

    那人尊的意念所化的大头猩猩面上现出痛苦之色。

    不敢再浪费时间,身形一震,似乎直接撕开了时空一般,以超乎想象的声势向着某个方向飚射而去。

    那方向非是其他,赫然便是那人面鱼巢穴所在的方向。

    若是洪荒天地的大罗之辈,无论如何收敛·都必然会与洪荒天地的无上大道有着某种共鸣,让其任何动作,任何移动都自然圆满,无比的和谐·无比的玄妙-,透出足以让任何不成大罗之辈大有领悟的玄妙-气息。

    但这人尊并非洪荒天地的大罗之辈,他并不会与洪荒天地的无上大道有所共鸣,反而是时时刻刻的承受无穷排斥力的作用。因此他想要拥有种种神通,便唯有凭借自身的力量,自身的神通硬生生的打破虚空,打破时空·打破规则、打破法则,用无比蛮横,无比强硬的方式压服一切,最终勉强的做到类似洪荒天地大罗之辈类似的事迹。

    因此,这大头猩猩的每一步腾挪,都是在与整个洪荒天地相对抗,再加上那周围无穷无尽的劫数,那声势之大·便可想而知了。

    这人尊毕竟乃是大罗散仙级别的存在,虽是形势对其来说如此恶劣,但他的意念毕竟还是能够凭借自生的无上神通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跨越了数万里的距离·轻松的冲入了那人面鱼的巢穴之中。

    便在他冲入那巢穴的瞬间,那巢穴根本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直接便被那意念所带来的无穷劫数剿灭,直接便化为虚无,形成了一片方圆百里范围的球形虚空出来。

    若非那人尊并非为了灭去那人面鱼,因此在这过程之中分出一丝丝的力量守护那人面鱼,说不定那人面鱼在这一瞬间便已经完全被那无穷劫数所磨灭,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

    但即便是如此,那人面鱼也再无法保持那修行状态了。

    只是刹那间·他便感觉自己瞬间从自我提升的天堂圣境之中落入了无边的地狱之中。

    原本无比美妙-的环境忽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世界忽然变成了无边暴虐力量笼罩的世界,好似刹那间便来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这种情况的变化,让他根本来不及产生什么追究的想法,更再没有了任何修行的想法,只是瞬间便将自身的所有的潜力激发出来·体内的所有心力,所有的精神,所有的意念都在这一瞬间完全激发出来,那修心之法之中所记载的一切至强的防御神通在瞬间全部出现,直接将他的身躯内外完全覆盖,牢牢的挡住了周围向他侵袭而来的那无穷无尽的暴虐力量攻击。

    这无穷暴虐的力量原本针对的乃是另一个天地的大道、规则、法则,针对的乃是大罗之辈的存在,其强大之处可想而知。

    哪怕是被那人尊削弱了不知多少倍了,但对于这人面鱼而言依然是无法承受的攻击。

    只是刹那间,他所构筑出来的那无数层防御便瞬间被那无边劫数给撕碎,他的身体也随着而遭受了那无穷劫数的轰击。

    好在,这些劫数毕竟经过了层层削弱,中心又不是在他的身上,故而虽是遭受了无数劫数的轰击,但他却只是身体变得残破,变得好似一个破布袋一般而已,却并没有真的在那劫数之下被直接抹去。

    外人看他觉得他是如何的幸运,那人面鱼却绝不会有同样感觉的。

    因为,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的身躯正在遭受无穷无尽的破坏,只觉得自己的周身上下无处不在剧痛,自己的心神意念在无时无刻的受到无穷的冲击,一种毗邻死亡的感觉充斥他的整个心神,好似自己每时每刻,随时随地都可能身死道消,好似自己的魂灵随时随地都可能轰然崩解破灭。

    这种生死一线的感觉,对他而言简直便难受到了极致。

    让他根本没有任何一丝丝心神能够去考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为什么自己会忽然间遭受此时这等命运。

    唯有至精至纯的求生之念无比顽固的占据他的一切心神,占据他的一切意念,让他前所未有的催发他的修心之法,催发他体内的心力。

    心力,乃是一种近乎唯心的力量。心灵越是强大,这心力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也便越是强大,当心神有了蜕变,这心力的质量也自然便会有蜕变。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唯有至精至纯的求生之念,这心力自然也变得至精至纯,那使得他生存的能力也由此而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

    只见得,刹那间他那残破的身躯便在那心力的作用下疯狂的重生,快速无比的恢复过来。

    只是,这劫数并不因为他的变化而停止,而是依然在时刻不停的轰击着他的身躯,依然是不断的残破他的身躯,不断的绝灭他的力量。

    这,与他的心力形成了一个循环一个破灭的循环。

    在这循环之中,人面鱼感受到了强烈到近乎极致的痛苦,而在这痛苦之中,他的求生之念被淬炼到了一个无法形容的巅峰。

    他原来所拥有的杂念都在这无边的痛苦之下被一个个的剔除了。

    随着而来的是,他心力之中所拥的无数杂质也在这过程之中被一点一滴的剔除了。

    杂质被剔除对于心力而言,便是一种蜕变,一种向着更高境界进行而蜕变。这种蜕变对于人面鱼而言乃是不知不觉的,甚至可以说是他梦寐以求的。

    便在那人面鱼进入那痛苦至极的死循环之时那人尊的意念却是皱着眉头,显得十分的不满意。

    “领悟能力居然这般的差,怪不得这般长时光都不能将这法门修至大成。可惜不好直接提升他的境界,若不然直接催动他的力量,瞬间便能大成,达到去寻找那灵果真人的层次了。”人尊一边抵挡着那无边的劫数冲击,一边还要控制那劫数的力量不会过多的波及那人面鱼,心情自然不会十分喜悦。

    但哪怕是十分不喜悦,他也理智尚存,知晓自己虽能直接催动那人面鱼体内的心力让其直接大成,但那样的话必然会在那人面鱼体内留下明显的痕迹。

    这种痕迹足以让任何有一定道行之辈轻松看出那人面鱼被人做了手脚,而那却是想要偷取灵果真人功法的他所不愿意的。

    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会如同此时这般,虽心中极其不满意,极其不耐烦,但却依然只能够借助改变环境的办法来努力的激发那人面鱼的潜能,让那人面鱼通过自身的修行将自己的功法境界去努力的提升着。

    在这种过程之中时光不断的过去了。晃眼之间,便是七天七夜过去了。

    这七天七夜之中,那无边的劫数每时每刻都在增强着,而其覆盖的面积,也在每时每刻的缩小着。

    到了七天七夜之后的此时,那劫数的覆盖范围已经缩小到了百丈方圆。

    而其强度,也比起七天七夜之前提升了不知多少万倍,之间的那被无边劫数笼罩的那区域之中形成了一片近乎混沌的混乱状态。

    在那之中,甚至连时间、空间都被微微的扭曲了,那物质、能量更是变得无比混乱,足以将一切自然存在的物质完全剿灭。

    那劫数的增强,对于人尊而言已经近乎达到了承受的极致了。

    他在此处的毕竟只是一点意念而已,若是他的本体,哪怕这劫数再增强千万倍,亿万倍,他也能够更加轻松的承受,但此时此刻这点意念的承受能力却是远远达不到他的本体那般。此时这劫数的威能,已是达到了他的极限。

    眼看着,这一点意念已经再无法保持那人尊本体的形象,而是重新转化为刚刚进入洪荒天地之时那般,化为一团似乎永恒不动,亘古不灭的光华,承受着那无边劫数的轰击。

    而在那光华旁边,人面鱼的身体如同一团如同的肉团一般,不断的扭曲,不但的被破灭,又不断的生长着。

    此时此刻,他所承受的劫数威能比起七天七夜之前已经增强了不知几千倍了。而他的表现虽比起七天七夜前狼狈了无数,但事实上他在修心之法上的修行却也比起七天七夜前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到了此时此刻,他的心力和七天之前已经有了近乎本质的蜕变。哪怕是在此时这种无比险恶,无比狼狈的状态之中,他借助修心之法所修成的心力也已是化为一团光团缠绕在那肉团之上,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心灵之光,向着外界的一切昭示着其存在的深刻痕迹。

    哪怕是无边的劫数轰击,也只是让其飘摇动荡,却根本无法真正让其破灭。

    至于人面鱼的心神之间,更是近乎一念不起,似乎连求生之念也已是化为无形,虽是无比强烈的存在着,却似乎已经是镌刻进入了生命的本能之中,再难以找到一丝一毫的痕迹。

    终于,在某一刻,人尊忽然心念一动,感知扫过那旁边的那团血肉,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终于成了吗…···”

    这叹息过后,那好似亘古长存,永恒不灭的光华瞬间在那无边的劫数之中湮灭了。

    随着那光华的湮灭,那无边的劫数无比突兀的,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消失无踪。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