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 同门

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 同门

    便在那人尊意念所引起的无穷劫数消失的瞬间,人面鱼所化的那团血肉猛地一震,刹那间有着无穷无尽的玄妙光芒从其中发出,瞬息间笼罩了方圆数百里范围。

    这光芒蕴含了无穷玄奥,乃是一种与这洪荒天地之间其他自然存在的一切光芒都完全不同的一种光芒。

    那是一种映照心灵的光华,一种向着整个天地,整个宇宙显现出某种心灵状态,心灵修为的一种光华。

    这般光华根本无法用色泽,用颜色来描述,更并不曾固定在某一个特性之上,这光华便好似是包含了无穷种类的性质,包含了宇宙天地万事万物在其中,并时时刻刻的在其中周而复始的变化,每一瞬间都有无数种性质的改变。

    这光华非是其他,正是已经几近凝为实质,变得无比真实,无比实在的心力。

    在这光华之下,那一团扭曲的血肉缓缓扭曲,不一会间便凝成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儿出来。

    看这小儿的样貌,赫然便是那人面鱼,也是那娃鱼王。

    便在这小儿成型之后,那原本笼罩方圆数百里范围的奇妙光华猛地回缩,转眼间便缩回了其身躯之内,直接消失在其身体之中。

    随着这光芒的消失,那人面鱼的存在感暴涨千百倍。

    悬浮在那一片虚无当中,便好似一个完整无匹的宇宙正在其中缓缓旋转,便好似一颗散发无穷光与热的星辰正固定在那之中一般。

    人面鱼缓缓的睁开紧闭的双眼。眼中似乎有着一道玄之又玄的光华一闪而过,在那光华之中,似乎一切人心变幻,一切心念动转都被包含在其中一般。

    “原来小成是这样的……”似乎体悟了良久。这人面鱼方才常舒出一口气,口中喃喃道。

    此时此刻,他原来的巢穴早已是完全消失,那洞穴原本所在之处已经化为一片虚无的区域,一片连海水都不曾存在的虚无区域。

    在他身体周围,赫然便有着一个方圆数百里直径球体那般的空隙,在这空隙之外,无穷无尽的海水如同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一般。只能在外面疯狂的压迫、冲撞,但却无法侵入这方圆数百里范围之内一丝一毫。

    便好似这方圆数百里范围乃是海水的禁地,任何海水都无法侵入这范围一般。

    之所以如此,并非因为这人面鱼的神通多么强大。而是因为此处位置刚刚经历了那无穷劫数的侵袭。

    那无穷劫数乃是洪荒天地针对洪荒天地之外的大道、规则、法则所爆发出来的,虽表现出来乃是种种暴虐能量的轰击,但事实上却是洪荒天地无上大道的反应。乃是在规则层面、法则层面上的攻击。

    这种攻击,对天地的破坏自然不可能只是在表面,事实上。这种破坏直接深入到了天地的深处,深入到了时空的核心之处。

    在这种情况下,其影响自然不可能轻易的消除。

    因此,在此时此处。虽那无穷无尽的劫数已经消退,但其对空间的破坏。对时间的影响,对海域存在根源的影响却依然没有消除。

    依然有着无数股暴虐力量残留的痕迹存在在这方圆数百里的范围之中。而正是这些痕迹,挡住了周围的海水,阻挡了那些海水侵入这方圆数百里范围的区域,由此而产生了此时这般一个巨大的虚无区域出来。

    这种变化甚至连罗果、罗纯阳、老聃这三清真人都不一定能够看清楚,更何况这刚刚将修心之法勉强修至小成的人面鱼了。

    因此,此时此刻的人面鱼却只是感到惊讶,感到无法理解,感到一种莫名的寒意涌上心头罢了。却根本无法从这痕迹之中知晓之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皱着眉头,暗自思索着:“方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好似是一种劫数忽然降临,可是按照老师的记载,修行修心之法是不会遭遇到如此激烈的劫数的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苦苦思索着,但很显然的,以他的见识,根本便思索不出一个真正的结果出来。

    他唯有无奈的享受着那种无法形容的寒意。

    不过,毕竟他的修心之法已是小成,智慧通达程度比起小成之前又提升了不少,因此却也隐隐间知晓之所以之前有着那种激烈的劫数,怕是与自己千年之前失去的那一段记忆有所关联。

    因此,在苦苦思索不得之后,他却也明白了一个事实,那便是,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无论是从修行来说还是自己遭遇到的一些诡异事实来说,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是一个极不理智的决定了。

    既然有着这种感觉,人面鱼哪里还敢继续在这已经消失一空的巢穴停留下去,身形一震,体内心力自生变化,自然在他身体之外凝成了两道肉翅,如同两只巨大的蝙蝠翅膀一般,微微一扇,便带着他的身躯直冲而起,以蛮横无比的姿态冲入了上方的海水当中,继而疯狂的搅动海水,产生无比强大的推力,带着他的身躯以超乎想象的快速直冲而上,不一会间便跨越了数万里的距离,直接冲出了海面之上。

    人面鱼虽乃是占据一方海域的强者,拥有着一般海洋生灵所不能比拟的力量与神通,但他毕竟也只是海洋生灵罢了,与海洋之上生灵的交流虽有一些,但真正直接跨出海洋,进入天空,却还是第一次。

    此时他离开海洋,一时间却是有些不习惯。

    微微扇动一下翅膀,身体以无法自控的姿态在海面之上四处攒射着,过了好一会,他才勉强掌握了在天空之上飞行的方式,保持住身体的平稳。

    至此。他方才有着心思去注意这海面之上与海面之下的异同之处。

    周围没有了那无穷无尽的压力,呼吸之间再不需如同以往那般需要借助复杂的过程才能够在水中吸取到足够的元气,而只需要微微一呼吸,便有滚滚元气蜂拥而入。

    只是。除了这些好处之外,他也感到一些海面之上比起海面之下并不占优势之处。

    那便是,周围的压力虽是没有了,但同时随着这些压力没有的,还有着无穷无尽他能够借助的力量。

    作为海洋生灵,更是拥有强大力量的海洋生灵,那海水产生的无穷压力在他习惯之后,已是变成了一种他可以通过种种方法借助的外界力量。让他几乎能够利用这些力量做到自己想要做到的任何事。

    此时此刻周围没有了海水。这让他免受那压力的压迫,同样的却也造成了他此时此刻无力可借的尴尬事实。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之前刚刚离开海面之时才会有着那种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情况出现。

    “咦,这是什么品种的生命。居然会有着这般奇怪的形象。”便在这时,忽然有着一把声音从上方传入了人面鱼的耳中。

    人面鱼心头一震,自身的警惕之心提升到了极致,抬头向上望去。

    只见得,在上方数千里之上的虚空之中。有着一朵白色的云团。这朵云团十分奇异,不单单离地极近(现对于那千万里的高空而言,这云团离地数千里几乎便如同贴在地面一样),而且显得无比真实。与其他云团的虚幻有着本质的不同。

    便好似这并不是一团云,而是一个奇异的平台。只是构筑得如同云团一般罢了。

    人面鱼毕竟已是将修心之法修至小成,在道行境界来说。已经是达到了类似神火之境的境界,而因为他修行的法门并不是返先之法之故,故而他距离成就散仙之境,也就只差了一个渡厄之境罢了。

    这等道行境界,在此时此刻的洪荒天地之间虽算不上是什么强者。

    但却也勉强能够算得上是有着一些自保之力了。

    而他的修心之法又是精妙无方,念头微微一动,他的双目便自然生出变化,直接看透了那云团的本质,知晓那云团乃是一种神奇的法门凝聚无穷后天天地元气所炼化而成的一种奇妙的器物。

    其功用便是托人飞行,运载凡物。

    这种法门在他的修心之法之中也有类似的,只是他修心之法之中所记载的法门比起此时他所见到的法门要精妙上不知多少倍。至少,若是他要凝聚出云团出来,所成的云团便绝对不会如同此时这一云团一般让人轻易的看透。

    在这云团之上,有着一名青年男子正盘膝而坐,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人面鱼一看这青年男子,微微一愣,终于发现了那青年男子与自己的相同与异同之处。

    相同之处便是他们都是人形,都是有着一副先天道体的模样,不同之处除了他用心力凝聚出肉翅而那青年男子没有之外,最大的便是,那青年男子身着道袍,而他却全身***。

    人面鱼智慧通达,看到那青年男子的瞬间便知晓自己的疏漏之处,心念一动,他身后的肉翅微微一震,便重新化为心力,再一转,便覆盖在他的身上,凝成了一件长袍出来。

    一名十岁小儿身着成熟长袍的模样,便出现在了原地。

    上方那青年男子见得人面鱼的改变,双眼之中露出惊异又欢喜的神色,好似是看到了什么极其少见,却期待已久的事情发生在眼前一般。

    在人面鱼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那青年所盘坐着的那团云便猛地一震,一转方向,以极快的速度往下直冲而下,不一会间跨越了数千里的距离,直接来到了人面鱼身前。

    而那青年在这段时间之中也已是占了起来,紧紧的望着人面鱼,眼中现出迟疑又期待的神色。

    “阁下到底是何人,为何如此看着在下。”人面鱼被他盯得颇不自在,首先开口问道。

    “你果然会说洪荒古语!”那青年更是大喜。

    人面鱼若是到此时还感觉不到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他也妄称智慧通达了。不由得也是双眼大亮。道:“莫非你也得老师传过法门?”

    那青年一听人面鱼此言,大喜过望,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三千年了,三千年了,我终于再度找到老师的行走路线,终于有机会追随老师了!”

    人面鱼一听此言,脸上也不由得现出了笑容。

    此人果然是灵果老师曾经传授过的修士,却可以称得上是自己的同门。苦修千年,今日终于见到了同门,人面鱼却也不由得感到一震亲切。对眼前这青年却是不由自主的泛起了相当的好感。

    那青年发泄了良久,方才平息下来。

    既然已是知晓了这青年与自己分属同门,人面鱼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不满,当下一番交谈之后。他们都是知晓了彼此的名号。

    人面鱼既然已是与其他修士有了交流,自然再不能一直没有名号,更不好一直叫做娃鱼王,因此他便给自己直接起了一个名号,叫做意心。而那青年自然不需要现起名字。他却是黑虎成道,名字便叫做虎道人。

    交换名号之后,他们自然是一番交流,也就大概的知晓了彼此的经历。

    这虎道人十分巧的。正是上清灵果真人罗果在行走青洲大陆之时曾经考验过的生灵。

    只是,这虎道人虽资质尚可。但却没有多少道心,只知追求力量。不知修行悟道,不知长生可贵。因此,罗果也只是传了他一点基础的修行法门,便自将他放弃了,甚至连一个记名弟子的希望都不曾给他。

    虽说很巧,但这却也是最有可能发生的。

    毕竟罗果号称有教无类,所考验过的生灵必定是三清真人当中最多的,与人面鱼意心遇到的三清门下,最有可能的当然便是出自罗果了。

    这虎道人虽没有什么道心,不知修行真谛,只知追求力量,但却有着一样好处。那便是忠诚,记恩。

    罗果传他修行法门,让他拥有力量,让他脱离了普通黑虎的命运,成为一名修行者,这对他而言乃是一种天大的恩德。在这虎道人的心中,罗果的地位早已被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

    因此,在将自己的道行提升到类似丹成之境,勉强拥有行走洪荒资格之后,这虎道人便义无反顾的离开了自己的家园,追寻着三清真人的行走路线,想要追上罗果,侍奉罗果左右,报答罗果给他的恩情。

    只是他的修为低微,罗果他们虽是慢慢行走,但其行踪却也不是这虎道人所能掌握的。

    磕磕碰碰之间,足足耗费了三千年之久,方才在走了无数弯路之后,终于在此处找到了了罗果千年前的足迹。

    这也是这虎道人这三千年以来第一次遇到同样是出自罗果门下的修士,这也由不得这虎道人不兴奋了。

    这虎道人当初离开家园之时虽只是类似丹成之境的境界,但行走洪荒三千年之久,走了无数的弯路,遭遇了无数危险之后,他的潜力受到了激发,此时也已是达到了类似神火之境的境界。与这人面鱼意心相比,却也不差分毫了。

    因此,他对自己情绪的控制,却也达到了极其精微的地步。并没有因为这种激动而影响了自己的判断,在与人面鱼的交谈当中,却是很轻易的便从人面鱼的话语之中找到了自己与人面鱼的不同。

    “原来如此,看来意心兄弟更得老师看重啊。”虎道人无比羡慕的感慨起来。

    只是他虽是羡慕,却并没有丝毫的妒忌,更不曾因为这一事实而减少对罗果的崇敬,也没有生出对人面鱼意心的不满。

    他虽没有多少道心,但心胸却相当的豁达、坦荡。在知晓人面鱼意心比起自己受宠之时,他所想到的并非命运不公,老师不公之类的念头,反而是:“既然意心比自己更受宠,那意心便定然会比自己更加容易找到老师,自己只要跟在他的身边,便更有可能找到老师。”这般一个念头。

    在这种心态之下,虎道人在感慨了一句之后,便道:“既然我们是同门,那不如我们便结伴而游,若是有可能,顺便寻找老师,看看能否找到老师如何?”

    人面鱼意心一听他所言,也是大喜,反正他此时也没有什么目的地,与这同门结伴而游自然是最好,若是能够在这过程之中会遭到自己的老师,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因此,他便笑道:“如此最好,日后还望虎大哥多多照顾啊。”

    “哈哈哈……什么照顾,意心兄弟乃是老师预定的记名弟子,日后还需要你在老师面前美言几句,最好让老师也收我入门才是。”虎道人哈哈一笑,道。

    人面鱼也是一笑,只是说一定一定,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而虎道人也只是这般一说,却也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毕竟他也知晓,人面鱼顶多也只是记名弟子而已,在罗果面前的地位哪怕比自己高也是有限,在罗果跟前的说话有多少分量可想而知,想要让自己入门,他还是有些不够资格。(未完待续。。)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