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八十章 得失之间

正文 第七百八十章 得失之间

    ~-<>-~第七百八十章得失之间

    在那天之后,人面鱼意心与虎道人两人便结伴而行,在茫茫海域之中寻找着上清灵果真人的行走痕迹,努力的找寻着上清灵果真人。

    只是,很显然的,他们两人的道行境界顶多都只是相当于神火之境罢了,距离散仙之境还差了一个巨大的渡厄之境,甚至连仙道都不曾成就,与金仙之境巅峰的罗果相比差了不知多少万倍以上。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三清真人并没有隐瞒自己足迹的想法,只是在海域之中随意而行,但他们所残留的痕迹却也是极其隐晦,绝非他们两人所能够轻易抓住的。

    故而,他们两人所取得的收获便可想而知了,必定是没有任何收获的。

    不过,通过虎道人原来的行走足迹推算,他们却也大概的获得了一个方向,知晓上清灵果真人乃是沿着远离青洲大陆,向着另一块大陆而去的方向前进。

    因此,他们虽找不到三清真人行走的任何痕迹,但大概方向还是没有错误的,在事实上却是一直追逐着三清真人前进路线而前进。

    如此这般,转眼间,便是万年时光。

    这万年时光当中,人面鱼意心与虎道人一直是在茫茫的海域之中按照自身所猜测的方向,近乎渺茫的前进着。

    好在人面鱼意心本身乃是海洋生灵,那在陆地生灵看来任何一处位置都没有任何区别的一大片海域在他眼中与陆地生灵在陆地之上看起来却并没有多少区别,几乎每一处海域都与其他位置有着巨大的区别,每一处海域都有着各自的特点存在着。

    在这种情况下,虽是在茫茫海域之中行走,但他们两人却也并没有迷路,更不会感到眼中所见千篇一律的枯燥。

    反而是在这行走过程之中见识了洪荒海域那丰富多彩,玄妙莫测的无数景观,遭遇了无数心灵的震撼,所见所知,都由此而获得极强的增长。

    而这,反应在他们自身身上,便是让他们的心灵遭受了无数次淬炼,使得他们的道行境界都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提升着。

    在这万年时光之中,那虎道人因为基础雄厚,早已是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提升到了渡厄之境。虽说依然不曾修至触动天劫的程度,但比起万年之前却是强了何止百倍以上。

    人面鱼意心与他相比,那进步却是更加的巨大,而且更加的重要。

    意心在遇见虎道人之前,他所修行的修心之法刚刚小成,只是因为遭遇到那诡异的劫数,以及自身所离奇失去的一小段记忆方才不顾稳定自身境界而匆忙的脱离其原来的巢穴所在。

    因此,在遭遇到那虎道人之时,意心的道行境界却是连那修心之法的小成都依然不曾稳定下来。

    而经过了这万年时光在洪荒海域之中行走之后,意心不单单将那法门的小成境界完全稳定下来,更因为见识了无数以往所未曾想象到,未曾遭遇过的种种景观,种种自然景象,种种生灵争斗而心灵激荡,心力大涨,隐隐间已是触摸到了下一个境界的边缘了。

    而他的道行境界在这般情况下虽依然处于神火之境,但因为修心之法的玄妙,其神通威能却已是牢牢的将渡厄之境的虎道人压了一头。

    修心之法乃是一部极其精妙的修行法门,其修行难度之大,超乎想象。当初这人面鱼意心花费了千年时光,也只不过是让刚刚入门的境界提升到境界完全稳固下来。还是依靠那人尊所带来的无穷劫数,方才让心灵获得足够的激荡,从而让他的修心之法获得小成。

    而显然的,任何法门,从小成到大成,都是一个极其巨大的飞跃。

    其修行难度,绝对远超从入门到达小成,甚至是千万倍的超越。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只是花了万年时光便将这修心之法从小成修至隐隐触摸到大成的边缘,这进步速度之快,绝对是其正常速度的千百倍以上。却是足以让那意心自傲了。

    之所以如此,根本原因便是这修心之法本身的性质。

    罗果所创造的这一部修心之法不同于其他修行法门,不单单因为其乃是从道果大道之中截取出来的一小段法诀扩展推演而成。还因为这修心之法完全是针对心灵的法门,只要心灵获得进步,这修心之法的境界自然而然的便会获得进步。不管这进步幅度是多么巨大,都是如此。

    这,便让这一部修心之法在某种程度上跨越了时光的限制,不需要如同其他修行法门一般,哪怕是境界到了,都需要耗费一定年限的时光去积累力量,将自身的力量推进至与境界相应的规模,方能让自身的道行达至那一境界。对于这修心之法而言,心力乃是直接与心灵境界挂钩的,只要心灵境界突破,他的心力自然便获得突破,而不需要再耗费多少时光去积累心力。

    当然,这并非代表着这修心之法便只能通过心灵境界的提升来提升。

    事实上,这修心之法却也能够借助一般修行法门的方法,通过时光的积累来推进心力的量,从而由外而内的促进这一门法门的境界。

    这也是当初这意心在自身的巢穴之中闭门苦修也能够将这一部法门从原本只是刚刚入门的状态推进至相当精深之境的原因所在。

    若不然,他闭门苦修如何能够获得心灵境界的提升?又如何能够让这法门的境界获得提升?

    这一日,他们两人来到了某处海域的一座岛屿之上,降落身形,彼此皆是露出了微微疲倦之色。他们两人一人乃是海洋生灵,一人更是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提升到了渡厄之境,距离成就仙道,成就长生也只是差了那么一小步而已,在海域之中行走对他们而言自然算不上什么压力,也不足以让他们的身躯,让他们的力量达至无法承受的地步。

    但,此时此刻他们却不得不露出这般疲倦之色。

    身体上,力量上并不曾疲倦,让他们感到疲倦的,却是感到要达成他们原先所思目标的那种渺茫,那种近乎绝望的渺茫。

    此时此刻,距离他们上一次找到罗果留下的痕迹,已经足足过去了四千年之久了。

    除了在四千年之前曾经看到过有一名生灵曾遭遇了上清灵果真人的考验,得传一部极其简单的修行法门之外,这四千年来,他们跨越了不知多少亿万里的海域,都再没有遇到任何有着那熟悉味道的修行者,便好似他们已经找错了方向,那上清灵果真人并非从这个方向前进的一般。

    这种不知道是否走在正确道路上的心灵压力,才是让他们两人感到疲倦之处。

    两人落在这岛屿之上,并没有其他动作,直接便选择一处遮风避雨之处,盘膝坐定,闭目调息起来。

    在他们闭目调息不久,这一片海域便起了风暴,狂风暴雨搅动无穷海水,掀起了无数波浪,让这原本平静无波的海面忽然间变得暴虐起来,便好似海域忽然间愤怒起来一般。

    这正是他们两人落在这岛屿之上寻找遮风避雨之处的原因所在。

    他们两人的神通虽能屏蔽这狂风暴雨对他们的影响,但那毕竟非是什么美妙之事,若是有可能,他们自然不愿在这种天气之下赶路了。

    过得良久,意心与虎道人相继调息完毕,彼此对视一眼,尽皆叹息一声。

    “意心兄弟,这一片海域真的没有老师留下的痕迹吗?”虎道人依然有些不死心,叹息过后依然问道。

    “没有。”意心叹息一声,道。

    “哎,在这般下去,我怕我实在是撑不了多久了。”虎道人顿了良久,方才无奈的叹道。

    意心毕竟是修行修心之法,原本更是有着相当的道心,故而却是比起虎道人心志更为坚定,见得虎道人有些意兴阑珊,道:“虎大哥何必如此气馁?虽说依然找不到老师留下的痕迹,但我们这一路走来却也获得了巨大的进步了,这不也很好吗?”

    “找不到老师,我们便是修行得再强,又有何用?”虎道人却对此并不认同,依然叹息一声。

    由此便可看出这虎道人与意心道心上的差距了。

    对意心而言,寻找自己的老师上清灵果真人虽是重要,但自身的修行,自身的成就却是更加的重要。

    哪怕是没有寻找到自己的老师,只要自己能够修至长生,在道途能够走得更远,那他也只会感到稍稍遗憾,大体上还是心满意足的。

    而对于虎道人而言,他的目的却便与意心完全不同了。

    对他而言,寻找老师,侍奉在老师身侧,努力的报答老师的恩情,这对他而言方才是最重要的,与此相比,力量,修行,长生,都只是次要的,只是为了达成这一目的的手段而已,只要不曾找到老师,哪怕是获得再大的成就,拥有再强的神通,他都觉得是巨大失败,觉得自己的一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意心对这虎道人的回答虽并不满意,但却也知晓这乃是虎道人真正的想法,自己哪怕是说破天去,也绝对无法改变的,只能无奈的道:“虎大哥此言差矣,只要我们的道行越来越高深,总有一日能够强大到找到老师的。”

    “我自是知晓,只是一日不曾找到老师,我心中总不痛快。”虎道人无奈道。

    意心听了也只能叹息一声。

    心神意念之间再度冒出了一个之前已经出现不知多少次的念头:“怪不得老师放弃虎大哥,连一个记名弟子的承诺都不愿给他,以虎大哥这种心态,在没找到老师之前或许能够有相当的进步,若是呆在老师身边,他的修行必定停滞不前,再难有丝毫进步。”

    便在意心依然感慨着虎道人的心态之时,远在青洲大陆边缘的海域某处,在那依附于这一处位置的一个小天地之中,也有生灵在对意心的进步感到十分的不满。

    这生灵非是其他,自然便是人尊了。

    此时的人尊依然是在这小天地核心之处的灵山之上,他盘膝而坐,直视着他前方所显现出来的那一片光影,在那光影之中显现出了那人面鱼意心与虎道人两人身周的景象。

    这人尊看起来与万年之前并没有任何区别,依然是那般的气势惊人,那般的玄妙莫测。

    只是,他的眼中却充满了一种万年之前未曾拥有的焦躁。

    这种焦躁,影响了整片小天地,让那整个小天地都好似被某种遮天蔽日的存在覆压着一般,似乎随时随刻都可能有着无穷不可思议的巨大力量爆发出来,直接将这整片小天地的一切完全剿灭,让这小天地直接重归混沌一般。

    自从万年之前出手帮助人面鱼淬淬炼心志,让其修心之法成就小成之后,万年来,人尊一次都不曾出手干涉洪荒天地,干涉人面鱼意心的一切行动,干涉他遭遇的一切事情。

    之所以如此,除了他不愿过多的干涉而在人面鱼身上留下痕迹之外,最重要的便是,当初那一次干涉给他带来了超乎想象的严重后果。

    那一次干涉,人尊并没有太多的动作,只是将自己的一点意念送入洪荒天地之间,引动无穷无尽的劫数去轰击那人面鱼意心,从而让意心心灵受到无穷淬炼,直接将他的修心之法推至小成之境。

    那干涉在他想来,乃是极小的,对他的影响也该只是让他损失那一点意念罢了。

    而一点意念,对他而言,只要心念稍稍一动,魂灵稍稍一转便自然能够恢复过来的,由此来看,甚至连那一点意念的损失也算不上。

    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在只是忍了千年时光之久便不再忍耐,直接用哪种粗暴的方式来帮助人面鱼意心的修心之法获得进步。

    只是,他却小看了洪荒天地,小瞧了洪荒天地的激烈反应。

    在他达到目的,直接放弃那一点意念,消弭了人面鱼意心所承受的那无穷劫数之后,洪荒天地居然并不曾就此停止对他的排斥,而是通过他的意念与本体之间那极其微妙,极其神秘的联系,通过某种不可思议的方法穿过了重重时空的阻隔,直接作用在那小天地之中,让他所在的这片小天地瞬间遭受了无穷无尽的力量轰击。

    这种力量轰击乃是洪荒天地对于小天地的作用,虽因为意念与本体的联系极其隐晦,极其微妙,极其神秘而让这种排斥力不能完全降临这小天地,不能完全降临人尊身上而让那个这种力量轰击并不强大,并非乃是整个洪荒天地对这小天地进行碾压,而只是好似一次波动波及这小天地一般,在将一股力量轰入小天地之后,便停了下来。

    但,其造成的后果,却也是巨大到无法想象。

    那力量毕竟乃是天地的力量,乃是由洪荒天地的无上大道直接发出,拥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特性,一进入那小天地之后,便自然凝成一处力量之源,每时每刻的产生着无数奇妙的劫数轰击着这小天地,要将这小天地的存在完全抹去,要将这小天地直接破灭成混沌状态。

    这小天地虽看似只是一方极小极小的,相比于这整个洪荒天地而言几乎是微不足道的天地而已,但对于人尊而言,却是无比重要的存在——这小天地乃是他在洪荒天地存在的依凭!正是因为这小天地的存在,人尊方能以另一方大天地的大罗散仙之身存在于洪荒天地之中,方能保证自身不会因为洪荒天地的剧烈反应而引动无穷无尽的劫数,从而被那无穷无尽的劫数所抹杀。

    正是因此,当洪荒天地的力量侵入这小天地之中,形成面对这小天地的无边劫数,要将这小天地完全抹去之时,人尊终于产生了恐慌的情绪。

    再不敢轻忽对待,直接将对人面鱼的关注抛在一边,努力的控制这小天地的力量来迎击那无边劫数对小天地的破灭。

    洪荒天地轰入这小天地之中的力量虽只是一波,但毕竟乃是针对一方天地的力量,自然比起人尊一点意念在洪荒天地之间遭遇的那无穷劫数强大无数倍。

    哪怕是以人尊大罗散仙的道行,也足足耗费了近五千年时光,方才勉强将那一股力量完全抹去,消除了让这小天地破灭的根源。

    而即便是将那力量抹去之后,他依然是耗费了数千年时光,直到最近,方才将那力量存在的痕迹完全抹去,将小天地所遭受的无数破损之处修补完全,让这一方小天地重新恢复了在遭遇劫数之前的状态,勉强的让这小天地恢复了过来。

    算起来,人尊为了帮助那人面鱼将修心之法修至小成所付出的代价之大,已是远远超过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了,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得不偿失。

    正因如此,这万年时光,哪怕是对于人面鱼意心的修行速度多不满意,他也不敢再轻易的出手干涉,只能在这小天地之中,凭借眼前所展现出来的光影在一边发着牢骚而已。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