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五章 证道之法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五章 证道之法

    第七百八十五章

    证道之法

    以力证道之法,并非如同传说中乃是成圣的法门,而是一种凭借远超本身境界所需要的力量强行突破桎梏自己境界提升的**颈,从而使得自己的道行境界获得突破的一种修行方法。哪怕是凭这种方法突破炼气之境成就丹成之境,那也是以力证道,却并不只是局限于成就圣人这一突破。

    一般而言,以力证道在天地开辟之初并不算困难,因为在那时天地间的生灵皆为先天神祇,天生强大,更重要的是在那个时候生灵的修行法门并不完善,唯有积累了足够的力量自然而然的将境界突破,从而从侧面做到以力证道。

    除了这天地开辟之初的情况,到了后世,修行文明越来越繁盛,修行法门越来越完善,以力证道这种突破方法相比之下却是显得无比困难,无比笨拙,比起自然而然的按照修行法门来突破,来前进,以力证道根本便占不了优势,自然而然的便会越来越少的出现。

    正是因为如此,在修行文明越是繁盛的天地,以力证道便越不可能出现。

    从这些来看,以力证道似乎只是一种粗陋,蛮横的法门,只不过是在修行法门并不完善之时方才不得已的选择。

    但事实上,以力证道的难度,唯有从天元大天地之中到来的人尊方才清楚。

    天元大天地从开天辟地到这人尊离开,经历的时光不知有多少万亿个元会之多,其所经历的时光之漫长,哪怕此时的罗帆也有些无法想象。

    在这种情况下,天元大天地经历了不知多少次天地的变动,整个天地之间的元气更是早已化为最稳定的后天天地元气,几乎亿万年不曾有任何变动。

    而其修行文明经历了那不知多少万亿个元会的发展,早已繁盛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极处,比起洪荒天地在这一次天地大劫之前最繁盛的状态都要繁盛不知多少万倍。

    在这种繁盛的修行文明当中,对种种修行方法,修行理论的研究,都早已达到了一个近乎直达本源的境地。

    以力证道这种修行方法,自然也是在那研究的范畴当中,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极其重要的研究学科

    因此,从这天元大天地之中出来的人尊对于以力证道种种特性的了解,比起洪荒天地之间的任何人,甚至比起罗帆都要深入——虽说他的了解只是止于了解而已,并不足以让他创出足够精妙的以力证道法门,但却也足够他对以力证道的条件有所认知了。

    正因这种种原因,人尊方才知晓,想要做到以力证道,并非如同一般生灵所想那般,只是一种粗陋的,蛮横的,只有在修行法门不完善的无奈选择,而是一种极其精妙,甚至比起天地间其他一切法门更加契合天地大道,更加契合规则、法则的法门。

    因为,以以力证道的方式获得的突破,那便是根基最为稳固,基础最为夯实的突破,突破之后所成就的,也是新境界当中最为契合境界本质,最为深入境界本源的存在。这种存在,在新境界当中的修行,将有着其他种种法门所不比拟的优势,不单单修行速度能够提高到其他修行法门所不能比拟的层次,甚至还能够根据自身与新境界本质的契合,本源的深入,而自己创出最适合自己修行的修行法门出来。

    既然以力证道有着这般多的好处,天元大天地之中的生灵为何不全部选择这种方法来修行呢?为何还会有着那如同恒河沙数的众多修行方法出现,而不努力的开发这种修行法门,努力的将以力证道的方法推进到一个不可想象的巅峰呢?

    那原因,自然那便是因为以力证道虽有着这般多的好处,但却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难到虽有无穷好处,但若是死心眼的一定要以这种方法来修行,那将是得不偿失,甚至足以让那繁盛的修行文明直接被毁于一旦。

    以力证道看似只是凭借超越本身境界的力量来强行突破桎梏境界提升的**颈,从而达到突破境界的目的而已,看起来似乎十分粗糙,并没有太多的玄妙。

    事实自然并非如此。事实上,要能够做到以力证道,最重要的一点,便是那力量,必须有着足够的活力,足够的生机,与大道有着足够的契合度。

    若是修士所修出的力量没有这些特性,那他积累出超越本身境界所拥有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让他强行突破境界,所得到的结果更大的可能反而是让他直接爆体,直接被那超越本身所应该拥有的力量直接撑破身躯,撑破魂灵,从而身死道消,魂飞魄散。这,便是传说中的走火入魔。

    正是因为以力证道有着这般前提,故而借助这种方法来突破的生灵才会更多的出现在开天辟地之初。因为在那时候,天地之间充斥着的是无穷无尽的混沌元气、先天元气。那些修行的生灵也更多的是天地所生的先天神祇,而非后世那由生灵所繁衍出来的后天生灵。

    先天神祇本身便是天地所生,自然便与天地有着难以形容的契合度,甚至可以说是天地自然规则的种种体现,这种存在吸收本身便蕴含无穷玄妙的混沌元气、先天元气所修出的力量,当然拥有强大的活力,丰富的生机,与大道更是有着足够强的契合度。这种力量,自然便拥有了以力证道的资格了。

    故而,才有这以力证道的修行方法更多的是出现在开天辟地之初,出现在众多先天神祇活跃天地间的时代。

    人尊正是因为知晓以力证道的这些特点,方才会在见到人面鱼意心居然以以力证道的方法让修心之法大成而感到震惊,进而对人面鱼的师门感到威胁的存在。

    “一名后天生灵,修行的还只是勉强跨越仙道成就长生的法门,居然便具有了以力证道的资格,看来这人面鱼的师门比本尊所想还要强大啊。”人尊皱眉思索着。

    这人面鱼乃是两种海洋生灵杂交而生的生灵,本身自然是属于后天生灵,与洪荒天地初开之时的那众多先天神祇在本质上差了不知多少倍。而此时此刻,这天地间所存在的元气绝大多数都已是化为后天天地元气,别说混沌元气,连先天元气都只是占据了极少的一部分。

    在这种情况下,正常生灵吸收外界元气所修出的力量,绝对是难以拥有以力证道资格的,哪怕是有生灵能够逆天的修出拥有这种资格的力量,那也一定是有着天大的福缘,获得无法想象的机缘让自身的力量改变性质,从而让力量拥有那足够的活力、生机以及与大道的契合度。

    而显然,这种种特殊情况对于人面鱼意心来说都是并不存在的。

    从万多年开始,人尊便一直观察着人面鱼意心,观察着他的每一点修行的进步,观察着他修行功法的每一个周天运转,观察着他所吸收的任何一丝外界元气。因此,他无比的清楚,意心此时所拥有的力量,完完全全便是借助那修心之法所修成的,其中没有一点一滴的侥幸,更没有其他改变力量性质的机缘存在。

    变在这种情况下,意心所修成的心力居然拥有了以力证道的资格,这足以证明意心所修行的修行法门绝对是精妙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至少与这一方天地无上大道的契合度绝对强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

    唯有如此,他修成的心力才会如此的玄妙,才会让他拥有以力证道的资格。

    这种认识,让他瞬间知晓了那创出这修心之法的存在比起他之前看到这修心之法之时所预料的还要强大不知多少倍。

    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能淡然面对人面鱼背后的师门呢?

    种种念头闪过之后,人尊面上的凝重神色渐渐变淡,一种名为兴奋、期待的神色渐渐的在他面上显现出来。

    知晓人面鱼背后的师门比起自己预想当中要强大之后,人尊对于自己一万一千年以前的决定更为庆幸起来。对于那上清灵果真人的修行法门也更加的期待了。

    “若是那修行法门与这一方天地如此的契合,那本尊也便能越轻松的从中体悟出这一方天地的修行本源,到时这一方天地对本尊将再无任何阻碍,完成主上交予的任务将再不是问题。”人尊心神意念之间有着这般念头不断的回荡着。

    念头过后,他的心念重新依附在那在洪荒天地某处海域的石妖之中。

    此时那意心已是使用以力证道之法直接将那修心之法突破至大成,这比起他预想当中要快上数倍之多,他自然再没有什么心思继续在这里承受那无穷劫数的轰击了。

    反正他早已对那洪荒天地的力量侵入自身所在的小天地有了充分的准备,与其等待自身在洪荒天地之间的这点意念与力量被轰散,那力量直接侵入小天地,倒不如他直接将意念退出洪荒天地,直接将这力量引入那小天地之中。那样还省了这一点意念与力量的损失呢。

    回到这石妖的身躯之中后,人尊却发现这石妖的身躯好似忽然间强大了不知多少倍一般,在那比正常强上百千倍的无穷劫数当中居然显得游刃有余,随意指点之间,一个个器物虚影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威能,直接将一**的劫数消弭,却是显得轻松自如之极。

    “可惜了,这一具石妖身躯留给这小子倒是更能发挥出威能,不过这上面有着本尊太多的痕迹,若是被那灵果真人看到,定会发现不妥,却唯有毁掉了。”人尊如此感慨着。

    他倒不是对人面鱼有着什么好感,觉得要让他有着更强的实力——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虽说他时刻不停的观察了人面鱼意心万多年时光,但这对他而言便相当于观察一只蝼蚁几个呼吸而已,哪里可能对他产生什么感情?他之所以觉得可惜,却是为自己所凝聚出来的这一具石妖之躯而发。

    这石妖之躯虽是他随意而凝,但毕竟是他的造物,在见得自己的造物能够发挥出远超他创造之前预想的威能之后要将之毁去,这哪怕是他已经是大罗散仙,心志坚定到极点,也不可能丝毫没有感觉,感到可惜根本没有丝毫奇怪的。

    虽是可惜,但人尊显然不会为了这点可惜的感觉而冒险。

    因此,便有一声长叹声在这瞬间流过人面鱼意心的心神意念之间:“可惜,我的意志已经承受不住这劫数了,若不然怕是真有渡过这成妖之劫的希望呢。”

    意心正十分畅快的挥霍着那无穷无尽的心力,体悟这修心之法大成之后所给自己带来的种种提升,种种改变,忽然间听得这般一句话,不由得吃了一惊,惊道:“前辈何出此言?晚辈看前辈的身躯强健稳固,力量浩瀚无边,心神更是坚韧至极,何来意志无法承受之说?!”

    他在一开始虽是十分不情愿身处此时这种状态来帮助这石妖渡劫,但此时此刻他获得了无数好处,更突破了上万年来不曾突破的**颈,心中那点对此时状态的排斥早已消失。甚至反而因为此时能够肆意的挥霍那无穷心力,毫无顾忌的使用以往需要积累数百年力量方能使用的一些神通法诀,对于这种状态反而变得无比留恋,恨不得永远处于这种状态之中。听得这种状态便要劫数,他又怎么可能不感到无法接受?

    “哈哈哈……我自己的意志我自己难道还会不知?若不是我的意志本来便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岂会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引发这一场劫数?若非我根本没有任何渡过劫数的希望,我有怎会如此轻易的便将身躯交予你控制?你难道以为我会不怕死么?还是你真的以为自己的修行法门精妙到能够让我罔顾修为的差距?”人尊哈哈大笑的声音流过意心的心神意念之间。

    这些声音让意心不由得面现惭愧与不满之色。

    惭愧的自然是他还真的如同这声音所言,以为他的修行法门真的精妙到了能够让他罔顾修为差距的地步。

    不满的却是,这石妖明知无法渡过劫数,还要硬生生的将自己拉下水,让自己也跟着担负这种无法渡劫,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危险。

    只是,这惭愧与不满却在出现一瞬之后便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难以形容的伤感。

    他虽从出生到如今生活了两万多年时光,但在最初的万年时光几乎都是浑浑噩噩的活着,在之后万多年时光却是将自己的全部心思都投注在修行上,故而他虽有着相当的道心,有着相当坚定的心志,但却并没有做到如同人尊那般,任凭万物在面前流过而不改变自己的心态分毫。

    对他而言,这石妖虽蛮不讲理,霸道,更将自己陷于此时这种随时可能身死的险境当中。但毕竟一直以来都没有真正伤害到他,反而似乎将自己的身躯交给他控制,让他在控制身躯的过程之中悟得了许多修心之法的奥妙,甚至直接让修心之法获得大成。因此,他不知不觉间,却是将这石妖当成是一个相当亲近之人,虽远比不得虎道人,但眼见其注定身死,却也不得不感到有些伤感。

    这种伤感自然是被人尊所感知到。

    只是人尊本身心志坚定无比,几乎如同岩石一般不可动移,对此却没有丝毫感觉,更没有因为这种伤感而对意心同样生出什么亲近之感,控制这那点意念笑道:“好了,小子,你做得相当不错,至少让我多活了这两三天时间,为了表示感谢,我便不追究你引发我成妖之劫的罪过了。”

    说着,那人面鱼完全失去了对那石妖之躯的感应,那种拥有无比浩瀚的力量,拥有无比强大的身躯的感觉在一瞬间完全消失,身处之处变成了一片散发无穷光芒之地。自己那弱小无比的身躯重新回到了感应之中。

    接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强大力量慑住他的身躯,将他猛然一拉,一送,他便感到周围光影不断变化,自己的身形在刹那间便来到了外界天地之中,身处一处距离海面有着十里左右的空中。

    遥遥望去,在远处有着一团乌黑的云团笼罩一大片海域,在那云团之下,一片无比混乱的景象呈现在他的眼中。在那混乱的景象之中,无穷恐怖的暴虐力量以要毁天灭地的威势在疯狂的闪灭着,一股股破灭的气息向着四面八方,宇宙天地不断的传播开来,哪怕是他所在之处距离那一处位置有着数十万里,也依然感到那一股破灭气息的惊人强大,感到自己的身躯似乎受到那破灭气息的强大压迫,若非他的修心之法已经大成,心智比起之前强大了不知多少,怕是连悬浮的半空的力量都无法控制,要被这破灭气息压迫得掉落海中了。

    “再见了,前辈。”意心瞬间便明白了是什么时候,眼中伤感更甚,更有一种极深的感激从中泛出,向那破灭气息传出之处躬身一礼,口中道。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