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八章 彼方之圣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八章 彼方之圣

    第七百八十八章

    彼方之圣

    那人尊周身无力的躺在上,双眼之中依然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采,抬头望着正将他视为无物,只是关注着手中那件器物的罗帆,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了。

    “这怎么可能……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本尊明明已是踏入通道之中,应该已经与这一方天地完全隔绝开来才是,怎会被此人随手一抓便抓回来了?!”人尊的心神意念之间唯有这般念头在回转着。

    这一道通道乃是连通混沌状态之间相距不知多少旹空的两方天地的通道。故而,其性质奇妙莫测,与一般的通道却是有着本质的不同。

    这人尊虽只是在罗帆到来之前的一瞬间冲入那通道之中,但便在那一瞬间,他便已经是冲过了不知多少旹空,距离这洪荒天地,距离罗帆此时所在的位置更是间隔了不知多少万个时空。

    对于这一点,人尊自然是比起这洪荒天地之间的任何人都要了解。

    而也正是因为有着这种了解,他方才敢如此不管不顾的冲入这通道之中,而不怕罗帆只是差他一步便能来到这通道入口。

    因为,他知晓,只要罗帆并不曾和他一同冲入这通道之中,那么他们之间的距离便会巨大到无论罗帆如何努力都不可能跨越的境地。

    但,此时此刻所发生的情况显然是完全扭转了他的观念——在他已经完完全全进入通道,甚至已经在通道之中走了好长一段路程,与这洪荒天地已经间隔了不知多少万个时空的情况下,眼前这人居然轻轻松松,随随便便的伸出一只手,便直接突破了这重重时空的阻隔,直接抓住了他。这怎能让他不感到不可思议,怎能让他直接淡然接受?

    此时,他周身上下看似没有收到任何伤害,但事实上却是一切力量都已经被罗帆所封印。

    罗帆那一抓虽看似只是随手一抓,但便是那一抓之间,已是自然引动无数规则、法则,乃至于种种大道在他手中构筑出一个玄妙至极,更蕴含无穷威能的封印出来了。此时正是这个封印将人尊的一切力量,包括**,包括体内的能量,甚至便是他的神魂,他的意志,都已经被完全封印住,思索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想要激发什么力量来反抗,那却是绝对不可能的。

    正是因为有着这封印的存在,此时罗帆方才会如此放松的将他直接丢在地上,而反去观察那从天元大天地之中带过来的那件奇妙法宝。

    那件法宝虽与洪荒天地的太乙玄宝级别相同,但却也只是太乙玄宝罢了,与罗帆大罗真道巅峰的境界相比,简直便如同蝼蚁一般弱小。

    在这种情况下,这一件法宝在罗帆面前根本便不可能有任何反抗能力,只能任凭他随意的处置了。

    罗帆握着这件法宝,念头微微一动,体内的法力一个震荡,这一件法宝便瞬间崩溃,化为无数奇异的符号,无数奇异的光点,凝聚在一处,围绕着罗帆的右手缓缓的旋转着,便好似一个广阔无边的宇宙微缩在他手中一般。

    那些符号、光点虽看起来一个个都细小无比,好似微尘一般,但只要细细观察下去,便会发现,这些符号、光点每一个都拥有无数的细节,每一个上面都似乎有着一个世界一般,其玄妙之处,达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境地。

    符号、光点在旋转的过程之中,那一股原来还存在的,只有本能的,法宝的灵性却是完全失去了存在痕迹,便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这些灵性一般。

    罗帆双眼灼灼,眼中智慧的光芒微微闪动着。

    过得一会,他随手一拨,这符号、光点便好似受到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牵引一般,其旋转的频率、轨迹,乃至本质所依凭的规则都开始随着而发生微妙至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改变。

    这种改变,瞬间让这些符号、光点的玄奥程度暴涨万倍以上。

    甚至隐隐间有着一股莫名的生机从中传递而出,渐渐向着四面八方扩散,那一座在罗帆面前的灵山受到了这一股生机浸染,那种死寂的气息瞬间消退,取而代之的却是比起变成死寂之前更加生机勃勃的奇妙气息。

    那下方的人尊看着这等景象,不由得双目圆睁,心神意念之间那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念头增强了不知多少倍。

    “他……他居然能够将主上炼制的法宝进行改善,这怎么可能?!主上可是圣人级别的无上存在,他所炼制的法宝怎么是一名未曾成圣之辈能够更改?!难道此人已然成圣?!不,不可能!他身上根本没有任何圣人的感觉,他绝非圣人!”人尊如此想着,看向罗帆的目光瞬间变得惊骇,迷茫起来了。

    这却是他想多了。

    这一件法宝虽说乃是他的主上,一名圣人级别的无上存在所炼制的,但那却并不代表这一件法宝同样达到了圣人级别。

    便如同,一名绘画大师所画的画作,也并非每一幅都是传世佳作,其中必然有些是不成功的,价值没有那么高的画作。

    若是圣人级别的存在认认真真的炼制一件法宝,将自己所能做到的巅峰完全放在这法宝之上,那么这一件法宝的威能自然会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别说大罗天宝,便是混沌灵宝,怕也能够成就。

    但,显然的,此时这一件在罗帆手中,被罗帆随手分解的法宝并非圣人级别的存在如此炼制出来的。

    这件法宝毕竟只是交给一名大罗散仙的法宝,那圣人自然不可能太过重视,因此那炼制方法自然也便只是随手炼制罢了,正因如此,这件法宝方才只是太乙玄宝级别罢了,比起一般修士炼制的同一级别法宝自然是强了许多,但却也并非达到无可改变的境地。

    故而,才有着此时这般,罗帆只是随意将法力一冲,便将这法宝冲成无数碎块,将其从原本完整合一的状态化为无数细小单元组合的模样。

    至于罗帆对于这法宝的构造所做出的改变,事实上也并非单纯的提升这法宝的威能,而只不过是将自身道果大道的种种玄奥以天元大天地的方式加入其中罢了。

    能够让这一件法宝的威能获得提升,却只不过是这一件法宝那原本便极强的潜力因这种方式被激发出来罢了。

    “圣人手段,果然高深莫测。”罗帆做完这一切,脸上反而是现出赞叹之色。

    他随手一抓,那无数符号与小点便猛然向着他手心一凝,转眼间便凝合一体,化为实质存在。

    却是一个手镯模样的奇妙存在,与之前那车轮模样的表现有着本质的区别。除了大概轮廓有些相似之外,根本看不出他们乃是同一件物体,同一件法宝。

    那手镯在成型之后,慢慢的悬浮起来,微微震荡着,一股比起之前强大不知多少倍的灵性从中透出,隐隐间甚至表达出了种种复杂的情绪出来。

    却是罗帆自身的道果大道包含了这洪荒天地炼制法宝的特点,在借助天元大天地的方式加入这一件法宝之后,自然便影响了这件法宝,让这一件法宝具备了某些洪荒天地法宝的性质,其灵性自然便随着而大大增强了。

    只不过,其本质毕竟乃是天元大天地的法宝,虽增添了某些洪荒天地法宝的性质,但却不可能直接生成拥有灵识的宝灵,而只不过是让其灵性获得大大的增强罢了。

    那法宝在虚空之中微微跳动,震颤着,一股股喜悦莫名的意念从中透出,便好似一名刚出襁褓的婴儿一般。

    其内部的力量隐隐的波动便好似一方方巨大的天地正在震荡一般,产生了若有若无,但却透出一种宏大浩瀚意味的奇异声响,甚至让周围的虚空也随着而产生微微的震动。

    不过,虽威能看起来比起之前强大了无数,但事实上其本身的级别却依然只是太乙玄宝罢了,虽说已经达到了太乙玄宝巅峰,但和之前相比却并没有本质的升华。

    罗帆见此,微微一笑,抬手一招,这手镯便顺从的落到他的手中,那一股从手镯之中透出的意念更是变得孺慕,亲切,便好似是面对着其创造者一般。

    事实也正是如此,这一件法宝虽是圣人所炼制而成,但那圣人只是随意而炼,根本没有赋予他多强的灵性,此时这能够表达出孺慕、亲切、喜悦等等复杂情绪的灵性却是出自罗帆,对其而言,罗帆也正是其创造者。

    抬手轻轻转动,细细观察一番,罗帆扭过头来看着人尊,道:“你从天元大天地来我洪荒,到底是为了什么?”

    人尊正沉浸在那种难以置信的情绪当中,忽然听到罗帆开口,只觉得全身一激灵,似乎感到是一方宏伟天地正对自己做出询问,似乎这一句简单的话语之中包含了无穷压力,蕴含不可思议的力量,若是他一个回答不妥便会直接激起这一句话语的激烈反应,直接让自己遭遇不可测的对待一般。

    这种感觉,他无比熟悉,在他到来洪荒天地之前,每一次聆听自己主上的训导之时,所感受到的,便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察觉这一点,人尊心中的绝望瞬间压下了他其他一切情绪。

    “怎么可能,真的是圣人……”他心神意念之间唯有这样一种哀鸣般的念头。

    罗帆见人尊的模样,眉头微微一皱,随手一抓,这一方小天地便自然凝聚出一股力量直接降临他的身上,让人尊恢复了一点**力量,这点**力量不能让他发挥什么威能,但却能够让他能够自如活动,而并非如之前那般连抬起头的力量都不存在。

    获得了这一股力量,人尊一震,双眼微微一亮,猛地站起,终于再不用如同之前那般狼狈的躺倒在地了。

    不过,当他抬起头看到罗帆,脸上肌肉一阵颤动,似乎要做出什么表情却被其用极强的意志直接阻止一般。

    过得好一会,他方才完全放松下来,脸上甚至现出了解脱之色,道:“不知圣人当前,天元大天地修者人尊唐突前来,着实失礼了。”

    他所用的语言却并非他本身所使用的,天元大天地之中通用的语言,而是这些年之中从人面鱼意心身上所学到的,那天地大劫之前洪荒天地之间所使用的洪荒古语。

    虽说他知晓自己使用任何语言眼前这人都必定能够听得懂,但对方听得懂是一回事,自己的做法又是另一回事。要表达自己的顺服,自然是必须从最小的细节做起了……

    罗帆见这人尊的态度忽然有着这般改变,心念微微一动,便知晓他的想法,不由失笑。

    眼前这人尊显然是在看到自己的神通威能之后错认自己乃是圣人级别的存在,因此在种种绝望之后,认为自己已经是他永远不可能对抗得了,屈服也是理所当然的,故而直接便表达出这等顺服的状态。

    事实上,人尊也确实是这种心态的。

    对他而言,他来到洪荒天地乃是听从圣人之命,那么既然在洪荒天地遭遇到圣人,那哪怕是放弃任务,他的主上,那命令他来到此处的圣人也绝不会对他有任何不满的。正是想清楚这些,他才会如此干脆的表示了自己的顺服。

    “吾非圣,却只是洪荒一修者罢了。”罗帆笑道。

    “不可能!”人尊听得罗帆此言,第一反应便是将这句话吐出,脸上顺服的神色也变得僵硬起来。

    “若吾为圣,这通道的构筑者又怎会无法察觉?又怎会让你来到洪荒?”罗帆又是一笑。

    人尊面上神色更加僵硬了。这种简单的事实他原本该是第一时间便想到,只是罗帆的强大已经突破了他的心理底线,故而让他第一时间便将这个简单的事实丢在脑后。

    这人尊虽已是大罗散仙,但在罗帆面前却如同蝼蚁一般,他的一切念头,一切想法,一切情绪在他的眼中便如同掌上之纹路一般,根本便没有任何遮挡,一眼可见。此时人尊心神翻涌,意念纷乱,却完完全全被他看在眼中。

    见此,罗帆却是觉得颇为有趣,心中对这人尊将会有什么反应生出了兴趣。

    “原来如此。”人尊过得良久方才一声苦笑,道,“即便阁下非圣,对我来说,却也与圣人没有多少区别了,阁下想知道什么怕是一算便知,又何必多问?”

    罗帆一笑,道:“我虽大概知晓,但毕竟没有亲耳听到,自然无法完全确定。”

    人尊无奈一叹,再不顾自己的形象,直接便坐在地上,双脚摊开,道:“正如阁下所思,我此来洪荒,正是为了征服洪荒,让洪荒天地成为天元大天地的附属天地,或者说,是成为我家主上的一处别属天地。”

    “果然如此。”罗帆一听,发出一声感慨。

    他在之前身处虚空无极宫内部推演到底是什么引起自己心跳不谐之时,便已经将这些推算清楚了,此时听得人尊之言,却是完全确定了自己的推演。

    当然,这人尊所言之中却也有着他所不曾推演出来的,更包含他所疑惑的。

    因此,他便问道:“天元大天地有着多少附属天地,征服洪荒天地对你家主上又有什么帮助,他该是圣人级别了罢,又哪里还有什么需要从洪荒获得的?”

    人尊苦笑,道:“天元大天地到底有多少附属天地,这我又如何能知?我也只是一名刚入大罗之辈罢了。不过据传说,天元八百圣每一个都至少有着一处别属天地。至于圣人要这附属天地有什么用处,想要从那之中获得什么,我又怎么可能知晓?”

    “八百圣?”罗帆一听人尊之言,其他都被他抛在一边,首先注意到的便是这一点,双眼猛地便是一凝,脸上更是显出震撼之色。

    接着,在这震撼的神色当中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渐渐的泛出。

    在穿越之前的洪荒传说之中,洪荒天地之间止有七大圣人,三清、女娲、西方二圣,再加上一名圣人之师,天地之师,鸿钧。而便是这七大圣人,便已是搅得洪荒天地翻天覆地,崩溃破碎又重聚了不知多少次。

    而在那天元大天地之间却足足有着八百圣人,那天元大天地是何等宏伟壮阔的一方天地,只是想一想,便足矣让他兴奋得难以自己了。

    不过,除此之外,更让他兴奋的却是,他在这洪荒天地之间寂寞得已经太久太久了。便是想要真正遇见一名能够与自己交流的,能对自己的修行有所裨益的存在都找不到,此时听得在彼方天地之间居然有着这般多能够视自己为蝼蚁的圣人存在,这让他怎能不兴奋?

    人尊毕竟也是大罗散仙,观察能力,智慧都相当的惊人,看到罗帆的神态变化,稍微一想,便已是知晓他到底是什么样一种心态,为何会出现眼前这般复杂的神色变化。

    不由得目瞪口呆,心神意念之间暗自骂了一声:“疯子。”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