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意外之得

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意外之得

    第七百八十九章意外之得

    在知晓罗帆并非圣人级别的存在之后,人尊早已明白罗帆与圣人级别的存在必定有着不可思议的差距,在圣人面前,他绝对只是蝼蚁罢了。~~<!->但便是在这种情况下,罗帆居然在听得敌对方有着八百圣人这般多的时候会lu出此时这般兴奋的神sè。不管原因到底是什么,对人尊而言,都是不可想象的。

    罗帆思索良久,道:“你将你所知的,有关天元大天地的一切都说出来吧。”

    这话语,与当初人尊对着人面鱼意心所说的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对象反了过来,原先乃是人尊对这人面鱼说,现在却是罗帆对着他说,这种角sè的变幻,让人尊一时间感到世事无常。

    不过,他还是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微微一叹,道:“阁下何不直接从我的记忆里面直接看?何须我多言?我想以阁下的神通,窥视我记忆之事,怕绝不是什么难事吧。”

    罗帆一听,却是淡淡一笑,摇摇头道:“原因无他,只是不敢罢了。”

    说话间,他以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眼前那大大咧咧坐倒在地上的人尊,面上神sè似笑非笑,双眼之深邃,好似穿透了无穷时空看到了隐藏在其背后的某种存在一般。

    人尊一听罗帆之言,脸上现出了惊讶之sè。

    不过,很快的便以一种极其惊骇的眼神看着罗帆。

    “原来如此,看来我显然非是阁下所遭遇的第一名圣人mén下,这洪荒天地怕是也有着其他大天地的势力侵入过了。早知如此,我便是拼着被主上惩罚,也绝不敢进入这洪荒天地的啊。”人尊一声长叹。

    人尊在之前虽是绝望,但在心灵深处依然残留着点滴希望。这希望或许渺茫,但一旦发生,便是有着极大可能让他瞬间逆转形式,不单单可能直接脱离此时这般人为刀俎我为鱼rou的命运,便是自己来到洪荒天地的任务都极有可能因之而直接完成。

    这希望非是其他,正是如同他所言的,让罗帆窥视他的记忆,以期望能够对天元大天地有着深入的了解。

    只要罗帆敢窥视他的记忆,他便有着绝对的把握自己能够瞬间逆转形势。

    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他曾经与自己的主上,那圣人级别的无上存在见过面!

    圣人级别的存在,其神通威能之强,已经达到了一个任何未曾成圣的生灵所无法想象的境地。

    哪怕是留在他人记忆之中的一点影像、记忆,也都拥有无穷不可思议的神通威能。

    若是罗帆敢于窥视人尊的记忆,必定会窥视到那一段有关圣人的记忆。而他一旦窥视到那段记忆,便自然触动圣人的心念,让圣人瞬间感应到这与其相聚不知多少旹空的洪荒天地之间所发生的一切。

    到得那时,等待罗帆的,便将是一名圣人的愤怒。

    而这,显然绝非任何一名未曾成圣的生灵所能够抵挡的。对于人尊而来说,这便是形势逆转的开始,也是他完成任务的依靠。

    这种期望,不得不说乃是一种有着极大成功可能的期望。甚至若是罗帆不曾知晓圣人的无上神通到底达到哪种境界,几乎是必然可以成功的。

    但很显然的,让人尊失望的是,罗帆早在不知多少万亿年以前便曾经遭遇过一名来自九黎大天地的生灵,并十分不知死活的窥视那生灵的记忆,从中见到了圣人的影像。当初窥视到那圣人的影像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即便是经过了这般多年都依然让他记忆无比深刻。那种无力,那种渺小的感觉,让罗帆永世难以忘怀。

    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会犯下那一次同样的错误?

    正是因此,他才说他不敢,方才会如此好似làng费时间一般与人尊jiāo谈。

    在知晓罗帆绝不会上当之后,人尊终于完全绝望了。

    虽说他的记忆之中蕴含着圣人的影像,甚至有着圣人的不灭烙印,但哪怕这好似拥有着一颗能够将整个洪荒天地炸得粉碎的核弹一般,却也不代表着他便能依靠他战胜不可战胜的对手。

    圣人乃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在本质上来说已经超脱了天地,超越了天地间一切未曾成圣的生灵。哪怕是大罗金道巅峰的存在对这等存在而言也只是蝼蚁罢了。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同样是圣人级别的存在,否则其他一切生灵,都只能被动的承受圣人之威能。却绝对无法主动去调动圣人之威。

    故而,哪怕是知晓脑海之中的记忆乃是拥有无穷威能的存在,哪怕是知晓只要引动那记忆的潜力,便必定能够让自己咸鱼翻身,但在罗帆不主动触动那记忆之下,他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而已,根本无法借助这记忆做到任何让他脱离此时逆境的事出来。

    罗帆静静的看着人尊,随手把玩着手中那刚刚重炼的手镯,等待着罗帆回答他的问话。

    人尊此时已是完全绝望,知晓自己在眼前这人的手中已是再无任何反抗的可能,本想就此干脆的毫不合作,任凭此人处置自己,但心中的求生**还是让他不敢如此做,唯有叹息着,开始将自身所知晓的,能够用言语表达出来的,有关天元大天地的一切不敢有丝毫遗漏的讲出来。

    天元大天地乃是一个比起洪荒广大不知多少倍的大天地,其中种种繁多至无法想象的境地。

    哪怕这人尊拥有极其超卓的语言表达能力,所用的语言也都是尽量简短,甚至达到能用一个字表达绝不用两个字的地步,但却也足足耗费了近千年时光,方才将天元大天地的一切都说了个大概。

    在其这近千年时光的讲述过程之中,罗帆都是静静的站着把玩那手中手镯模样的太乙玄宝,脸上神sè皆是淡淡的,显得从容无比,但他的眼中,却不时的闪过炙热期待的光芒。便是体内的力量似乎也因为其讲述而变得愈发的活泼灵动了。

    人尊乃是大罗散仙级别的存在,哪怕是力量被封得只剩下活动身体的力量,却也依然能够做到对普通生灵来说不可思议的众多事迹。这般时刻不停的说话说上近千年时光,他的声音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依然是如同最开始之时那般洪亮清朗,根本看不出乃是时刻不停讲话讲了千年之久。

    至于身体的疲倦,那更是完全没有出现在他的身上。他依然是大大咧咧,轻松自在无比的坐在那地上,便是脸上的神sè也完全平静下来,甚至透出了几分从容之sè。

    罗帆在他这千年时光的讲述当中固然是对天元大天地建立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虽不能真正融入那一方大天地之中,但若有注意,却也能够勉强做到与一般天元大天地的修士没有区别了。

    这对罗帆而言,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收获,对他接下来的计划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只是,罗帆的这般收获相对于人尊的收获来说,却又根本什么都算不上了。甚至可以说是微不足道到极点。

    此时此刻,人尊的道行境界居然已经不知不觉间突破了大罗散仙的桎梏,达到了大罗真仙的境界!

    这一突破,跨度之大,几乎是以万倍来计算,几乎比得上他在平常以千亿年计算的时光的所有修行成就。

    这种意外的收获,对于人尊来说,简直便是不可想象,几乎让他既感到喜悦得发疯,又让他郁闷得发狂。

    喜悦的自然是居然在这千年时光便获得了这般梦寐以求的突破,那原本桎梏他不知多少亿年之久的**颈居然如此轻松的便突破了,自身的生命本质居然如此轻松便提升到了这般惊人的境界。

    郁闷的却是,这种突破居然来得这般的慢,居然是在他已经完全无法自主,生命完全掌控在他人手中的时候出现,而且更让他郁闷的更是,这种不可思议的突破居然对他此时所处的状态完全没有任何帮助,他依然是处于人为刀俎,我为鱼rou的状态,眼前这人,依然是如同深渊,如同大海,如同宇宙一般深邃,一般不可臆测!

    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不郁闷,又怎么可能好受?

    之所以人尊会有着这般巨大的突破,原因非是其他,正是因为他在这近千年时光当中,他将自己所知晓的,有关天元大天地的一切都重新整理出来,并用自己所能做到的,最简洁,最准确,最有概括xing的话语讲出来。

    这种做法,固然是为了完成罗帆的吩咐,但同时,却也是将他从诞生以来所经历的一切,所自以为已经忘记的种种经历,甚至有关天元大天地的一切自己所曾经体悟出来的奥妙用另一种方式重新整理了一遍。

    这种整理,对于此时已经成就大罗散仙,并在这一个境界之中停滞了不知多少亿年的人尊而言,简直便是对他重新淬炼了一次,虽说并没有达到让他重修一次那般的效果,却也能够加深他对自身所悟之道的认识,jing粹了他的修行,纯化了他的道行。

    而这,便直接突破了原本影响他修为提升,让他修为无法获得突破的桎梏,让他那无数年来所积累下来的种种体悟一朝而发,直接推进他的道行境界获得升华,让他由此突破大罗散仙的桎梏,直接成就了大罗真仙!

    这其中的奥妙玄之又玄,在发生之前,哪怕是罗帆,都无法想象。甚至可以说能够做到这一步,单纯便是人尊在天元大天地那无数年的修行所造就的,乃是他自身的潜力所决定的。

    这变化,罗帆自然是完全看在眼中。

    只是,这些对他来说同样是没有意义,更不会让他感到有丝毫的压力。人尊突破大罗散仙成就大罗真仙,这看似已经与他大罗真道巅峰时同一个级别,似乎他们彼此之间的差距已经被大大的拉近了一般。

    但事实上,大罗真道巅峰与刚刚踏入大罗真仙之间根本便完全没有任何可比xing。

    大罗散道、大罗真道、大罗金道,原本便是区别于大罗散仙、大罗真仙、大罗金仙的一种分境。

    前面的三个境界,在某种角度来说,已是开始**成道,开始渐渐脱离天地的桎梏,开始向着至高无上的无上hun元之境跨进的一个过程。

    而后面三个境界,却依然只是仙,只不过是依附于天地,依附于外界,依附于大道,只是获得某种圆满,超脱生死轮回的仙罢了。虽已经可称大罗,但却依然不得超脱,与太乙之境的仙人,甚至与地仙之境的仙人在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提升。

    这两种境界的区别,决定了他们之间的差距是巨大得无法想象的。

    可以说,大罗散道级别的修士,在神通威能之上,甚至已经足以比拟大罗真仙巅峰,甚至大罗金仙级别的存在了。而大罗真道级别的存在,甚至已经可以比拟大罗金仙巅峰,勉强拥有求取圣人资格的存在了。至于大罗金道级别的存在,那神通威能更是达到一个大罗金仙所无法想象的境地,甚至根本无法将两者放在同一处来比较。

    由此,便可想象出此时的人尊与罗帆之间到底是存在多么巨大的差距了。

    大罗真仙的道行境界,虽稍微拉近了他与罗帆的差距,但这点拉近,在如同天壤云泥的差距面前,根本便是微乎其微的进步,哪里可能改变他们的力量对比?

    正因如此,罗帆虽将人尊的突破看在眼中,却根本没有丝毫在意,看他的眼神依然没有丝毫变化,更不曾因此而给他新的限制,给他新的封印,便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人尊坐在那里,面上神sè极其复杂,似乎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一般,微微的变幻着,难以固定下来。

    “原来这便是天元大天地啊。”罗帆在人尊完全讲完之后,长长的叹道。

    这是叹息是一种感慨,更是一种期待。

    “阁下此时已经知晓天元大天地到底如何,不知打算如何处置于我?”人尊面sè变换良久,终是一狠心,开口问了出来。

    罗帆低头看了看人尊,一笑,道:“我不会杀你。”

    这句话显然还有着下文,但只是这句话,便让人尊的面sè轻松了许多。不管遭遇何等命运,只要生命依然存在,那便是希望。

    “你乃是圣人派来的,我根本不清楚你的生死是否会引起圣人注意,是否会让圣人出手。所以,你的xing命我是绝不会动的。”罗帆接着道。

    人尊强抑自己面容不产生任何变化,静静的等待着罗帆说下去。

    罗帆并没有丝毫隐瞒人尊的想法,哪怕是对他自身的恐惧,担忧。毕竟,到了他这一个境界,世事种种都已是尽在心中,强自隐瞒,也定会被同样境界的存在看出,如此这般,隐瞒哪有什么意义?倒不如直接开口说出。

    再说,罗帆的道心坚定无比,所言即是所思,所行即是所言,哪怕对方看不出,他也不屑虚言隐瞒。

    正因如此,他方才会如此侃侃而谈,将自身做出这一番决定的种种考量毫不在意的讲出,并不以为自己的种种恐惧担忧说出来有损威严。

    “不过,你来洪荒天地乃是要将洪荒征服,而且若非有我在,你还有着极大的机会成功。所以,我却也不可能放了你。”罗帆淡淡道。

    人尊依然面无表情,静静等待着。

    “所以,接下来便唯有委屈你了。”罗帆说着,微微一笑,抬手将手中那手镯模样的太乙玄宝向前一抛。

    那手镯模样的太乙玄宝便当空一震,瞬间扩大了不知多少倍,几乎如同一座环形的河系一般,在那手镯的本体之上闪烁着的那无穷光点在这一瞬间好似化为了无数恒星一般。

    一个个都似乎变得巨大无匹,在每一个光点之上,隐隐间有着无穷无尽的奇异符号在生灭变幻,一种无法形容的玄奥气息在这过程之中弥散开来,充斥那手镯模样的环形河系,更渗透出来,渐渐的bo及整方小天地。

    接着,有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吸力在那手镯之上产生,猛然一吸,一引,便有一股浩瀚至极的力量凭空而生,直接作用在下方的人尊之上。

    人尊感应着作用在自己身上的力量,感应着将自己一切力量封住的封印渐渐与这力量产生的那种无法用言语描述其玄妙的联系,终于是明白了罗帆到底是打算作什么了。脸上不由得现出无奈、解脱之sè。

    便在这神sè出现的瞬间,那力量已经裹着人尊冲入了那变得巨大无比的手镯之中去了。

    人尊一进入那手镯之中,身形便猛地一震,猛然分成亿万道光华,猛地一落,便落向了那手镯之中的无穷光点之处,直接融入那光点之中。

    那光点之中的无穷符号在光芒落入之后,开始疯狂的生灭闪烁起来,并且,在这过程之中产生了某种微妙无比,玄奇莫名的变化。

    这无数变化集合在一处,让这手镯居然渐渐生成了一股大圆满的气息。

    却是瞬间提升一级,成就了大罗天宝!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