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 终入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 终入

    原创第七百九十二章终入

    在罗帆分身修行的过程中,他自我所感觉到的时光悠悠而过

    而这通道之玄妙,直接将通道之中的时空变化与他的时光感觉完全分隔开来,他虽感觉之中过去了漫长的时光,但这通道却并没有与他当初刚刚进入这通道之中的时候有任何分别。

    甚至,便是他自身的身躯也好似没有丝毫移动过,似乎那漫长的时光当中他突破了一层层时空,前进了无比漫长路程的感觉都好似变成了一种错觉般。

    恍惚之间,在罗帆分身的感觉之中,三十六万年时光已经过去。

    这一日,罗帆分身周围的无穷能量猛地一滞,忽的毫无声息的散去。

    甚至便是因为外物激起的,比起无物通过这通道之时强上十倍的能量波动,都已经消失无踪,便好似这时通道之内丝毫没有任何外界的物质存在一般。

    这能量的平息,显现出了被能量包裹住三十六万年之久的罗帆分身。

    那是一具奇异的身躯。这身躯的头颅比起先天道体要大上一圈,那双臂是比起正常先天道长上数分,身躯是比起先天道体要小上些许。

    这种种变化合在一处,便让这一具身躯好似化为一头大头猩猩一般,却是与那人尊的形象相类,虽相貌依然是属于罗帆的模样,却已是完完全全能够被看做是天元大天地的生灵了。

    这身躯,自然便是罗帆修行那两部修行法门之后所凝成的身躯了。

    这一具身躯不单单表面看起来已是与他的本体完全不同,便是内里,也已是完全与他的本体有着本质的区别了。

    罗帆微微感应一下自己的身躯,脸上现出了莫名的笑意。

    这一具身躯虽与先天道体从里到外都有着本质的不同,但却同样是完美无瑕,同样是包含着某种不可思议的奥妙,契合某种至高无上的妙理,对修行的妙用与先天道体丝毫不弱,甚至在某些角度上还胜上一分。

    “这应该便是开辟天元大天地那存在的身躯形态了。”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般念头。

    这一具身躯乃是他将自身意念所存在的,从洪荒天地带出来的神秘特质完全替换为天元大天地的神秘特质之后所自然凝成的,为适合修行的一种形态。

    这种形态的确定,便如同罗帆在洪荒天地之间确定先天道体乃是为合适修行的一种身躯一般,乃是天元大天地的修行正体,或者说,是天元大天地的先天道体。而一个天地适合修行的身躯模样,自然便是由那天地的开辟者所决定的。

    这洪荒天地之所以是先天道体的模样适合修行,原因乃是在开辟洪荒的盘古乃是那先天道体的模样。

    由此推之,那天元大天地之所以此时罗帆分身的模样适合修行,自然也该是那开辟那一方大天地的存在乃是这样一副模样了。

    不过,到了此时罗帆这般境界,身躯到底是何模样已是再不能桎梏他的心灵了。别说只是身躯比例变得与过去不同,便是整个翻转变成蝼蚁模样,只要同样适合修行,罗帆也不会有丝毫在意,不会觉得这样有着什么不爽,定要不顾未来道路的光明与曲折保持自己熟悉的身躯模样。

    因此,在发出对这身躯根源的感慨之后,他也便将之放在一边。

    心念起处,发觉自己体内那两部修行法门隐隐间已是与过去未来都有了莫名的联系,但却极其模糊,根本无能真正突破过去未来的限制。

    知晓自己果然还是差了一步不能让这两部修行法门真正突破时空,超脱过去未来,唯有暗自叹息。

    不过,这种叹息也并没有让他太过沮丧。毕竟他初的目标也已经完成,此时此刻他不单单是意念神魂的一切本质都已经完全与天元大天地同化,日后便是进入天元大天地之中便如同滴水入海一般,再不会格格不入,只要小心点,却是不会轻易被圣人察觉乃是外天地来客。

    而这一具身躯,是玄妙无方。不单单是完全拥有了在天元大天地适合修行的特质,是包含了这通道内部的无穷规则、法则、乃至是那飘渺难寻的大道,完全自成一体,如同一个小小的**天地一般,与周围通道之中的一切规则、法则、大道时时刻刻的交融着,其移动便好似规则、法则、大道的自然流转一般,根本没有任何一丝丝的不谐痕迹。

    正是因为这种特点,这身躯虽比起三十六万年之前那意念凝聚而成的分身加实在,所拥有的力量是强上不知多少倍,但却反而不曾激起这通道内能量的反应,反而如同无质无物的虚空一般,任凭无穷能量奔涌穿梭,自不会引起什么特殊的能量波动了。

    除此之外,他对于那两部在三十六万年前觉得无比繁杂,无比玄奥的修行法门早已将其本源完全领悟,甚至已是将那两部修行法门完全镌刻在自己的生命本源之中。

    这成就相当的惊人,甚至已是达到不可思议的境地。

    若是硬要表述出来,便是,若是此时此刻将他对于这两部修行法门的一切记忆,哪怕是连同与这两部修行法门有着任何一丝丝联系的所有记忆都完全抹去,他也能够动念之间便将这两部修行法门再度创造出来,甚至创造出来的修行法门还有可能加的高妙,加的精简。

    到了此等境界,罗帆对于这两部修行法门已是再无任何疑惑。

    心念触动,知晓此时正是向本体传递这两部功法,让自己的过去借之修行这两部修行法门的时刻。

    因此,他心念起处,便有着一种无比神秘,甚至超越时空的神秘联系建立在这分身与本体之间。

    稍稍一询问,便知晓自己所联系到的乃是还未曾得到这两部修行法门之前的本体,再不迟疑,将两部修行法门直传过去。

    罗帆的本体对此自然是惊讶莫名,但道心毕竟坚韧至几如永恒不动,因此却也没有太多的反应,也没有与此时的分身多有交流,获得这两部修行法门之后便直接将彼此之间的联系截断。

    罗帆的分身在本体与分身的联系完全截断之后,终于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虽说从过去自己获得这两部修行法门来看,他在离开这通道之前必定会将这两部修行法门传回去,但这毕竟是一个奇异的倒转因果的过程,哪怕是他道心坚韧,心灵圆满,在没有将这因果完全补完之前也必定是颇有压力的。

    故而,此时终于将这因果补完,他方会显得轻松了许多。

    放松了一会,他激荡自身体内诞生的,与他过去的法力完全不同,但级别已经达到大罗散仙巅峰的力量激起,身形前进的速度暴增。

    因为他的身躯、力量都已经完全与这通道内部的无数奇异时空融合,故而他在这通道之中确实显得比起过去轻松了不知多少倍,那原来需要耗费巨大方能突破的重重时空在此时此刻如同不存在一般,任他随意的穿过,而没有对他产生丝毫的阻力。

    因此,他在这通道之内,却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正在前进,感觉到距离通道另一个出口的路途正在缩短。

    “四十几万年时光果然并不是白费的。”罗帆分身的心神意念之间忍不住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

    不过也只是一个念头罢了,在之后,他加用心的体悟那两部修行法门,努力的吸取外界的能量,淬炼着自己的身躯,自己的神魂,自己的意念,努力的提升着身躯、神魂、意念的纯粹,努力的加深着它们与外界能量的融合度。

    他此时虽初步拥有融入天元大天地的资格,但却也只是初步罢了。想要真正有所作为,提升自身的力量,提升自身的道行却是必然的。

    因为已经解决了两个基本的问题,这分身却再不需从洪荒天地的本体之处获得什么帮助,自身也没有什么所得能够传给本体,故而在之后穿过通道的过程之中,他却也再没有联系本体。

    这段时间,并不太长,或者说,是相对于前面四十几万年时光来说并不太长。

    在他的感觉之中,大概八百多年之后。

    在他视线所及的某处,忽然多了一个漆黑无比,好似一个无底深渊,通往一个不可测所在的奇异洞穴。

    这个洞穴看起来极其类似当初在洪荒天地那小天地之中所见到的通道入口,甚至便是感觉上也是一般无二!

    在这一瞬间,罗帆瞬间明白,自己已经到了通道的另一个入口了。

    “那后面,便是天元大天地了吧。”罗帆停住身形,一种兴奋、期待、忐忑的情绪充斥着他的心神之间,让他几乎无法保持平静的神态了。

    当然,他毕竟是心灵、道心皆圆满的存在,过得一小会也就将自身的情绪完全稳定下来了。

    心念微微一动,他的身形便渐渐的消失,渐渐的隐没于无形之间,在他身体原来所在之处唯有无穷无尽的能量在如同流水一般流淌激荡着,他一切存在的痕迹都在一刹那间完全消失无踪。

    这种法门,非是其他,正是他从那两部修行法门之中所延伸出来的一种隐觅之法。

    那两部修行法门虽分为两部,但本质却是唯一,都是体悟天元大天地的本质,都是融合于天元大天地的力量之中。

    这般法门,自然是拥有着完全融入天元大天地能量之中的隐觅之法了。这种隐觅之法到底拥有多大的威能,能不能隐瞒住圣人级别的存在,这一点罗帆自然是无法确定,毕竟圣人级别的存在到底是拥有何等不可思议的神通,他此时根本便无法想象。但,这种隐觅之法却已经达到了他所能做到的极致了,自己能够收敛,能够隐觅的一切都已经完全收敛,完全隐觅,能够融合于周围能量借助能量波涌激荡所遮掩的,也都已经融合进入其中。

    若是这种情况下依然不能逃脱圣人级别存在的感应,那罗帆也没有任何办法,唯有将这一具分身抛弃了事了。

    所谓的尽人事听天意,不过如此罢了。

    心中念头电转,一种莫名的联系便建立在分身与本体之间。

    这一次建立却并没有传递太多的东西,直接便将自身的一切感知通过种种复杂的过程共享过去,让那本体如同感同身受一般感应着自己所能感知到的一切。

    此时此刻,分身所联系到的本体却是距离分身进入通道之后三千年之后的某一日,也是这分身与本体所联系的距离久的一次。

    罗帆的本体在这时,依然是盘坐在那通道入口。

    忽然间感应到分身通过心灵联系的渠道联系过来,便知晓其是到了那通道的出口所在了。不由得将自身已经大部分进入虚空无极宫之中体悟生灵灵感的意念抽出,回归本体,并锁定那神秘的心灵联系,努力的感悟着从分身传递过来的种种。

    分身与本体乃是同一个自我,同一个智慧,同一个心神,因此,本体对于分身的目的自然是没有任何疑惑,却是完全不需要任何言语,便明白分身是做好了坏的打算——若是被圣人察觉,便将可能遭遇到的圣人出手那一瞬间的景象传回来,以免万一之时毫无收获。

    “不过,想来这种圣人出手的可能性不会太大吧。”虽是做好了坏的打算,但罗帆的本体却也并不觉得这种坏的可能会出现。

    圣人无所不能,若是真的很是重视洪荒天地,重视这通道,哪里会让那人尊单独一人通过这通道进入洪荒天地?哪怕是这通道只有大罗散仙级别的修士有希望通过,多派几十名,几百名,几千名大罗散仙又会怎样?他可不行那圣人座下没有这般数量的大罗散仙。

    因此,从人尊单独进入洪荒来看,那圣人该是不会很重视这通道是。

    既然不是很重视,自然不会时时刻刻关注着此处,有可能的便是安排着一些大罗级别的存在来守护这通道罢了。

    这般一来,虽说要进入天元大天地之中依然要冒许多的风险,但毕竟并非毫无成功的可能。

    本体在这里念头电闪,罗帆的分身却已经是开始慢慢向着那通道入口移动过去。

    这通道玄妙非常,但毕竟是需要无穷的能量来维持,甚至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消耗着无穷无尽的能量。

    因此,这入口之处看似黑黝黝的,好似连光都不能进入一般,但事实上却必定有着无穷能量从中涌入,不断的补充着这通道的消耗。唯有如此,能保持这通道的完整性。

    在这种情况下,这通道入口之处力量奔涌波荡,自然便有着无数能量被冲撞激荡得改变流转方向,从而在无穷能量涌入之时依然有着许多涌出。

    如此这般,罗帆借助能量离开这通道却也算不上是太过突兀,不会毫无成功可能。

    罗帆的分身慢慢的挪向那通道入口,过得数百个呼吸,便已是接触到了那通道入口的奇妙屏障。

    这通道虽要从天元大天地之中接引无穷能量进入其中来维持其完整,但毕竟通道之中自成时空,与通道之外的天元大天地有着本质的不同。

    故而,两者之间也依然存在着某种屏障,虽说这种屏障并不禁止能量的出入,但却也是相当的坚韧。

    接触到这屏障,罗帆便感觉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威严直透骨髓。

    这种威严浩瀚无穷,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好似只要透出一丝丝,便能够将罗帆的分身连同远在洪荒天地的本体,连同一切与他有关的存在都完全抹杀一般。

    感应到这屏障的威能,罗帆也忍不住一阵紧张。

    由这屏障来看,自己若是引发这屏障的反击,不单单自己的分身,哪怕是本体也会被抹杀,却是与他之前所想不同,怎能让他不感到紧张?

    只不过,箭在弦上,却不得不发。

    此时已经来到此处了,罗帆又怎会不试一试便放弃?因此,他的分身一咬牙,便如同流水一般撞向那屏障。

    那屏障对于能量根本没有任何阻挡效果,只是刹那间,罗帆的分身产生一种穿过无穷时空的感觉,一股无比沧桑,无比浩瀚,无比玄奥的气息扑面而来,刹那间将他周身上下,身体内外,从神魂核心直到汗毛尾端的一切完全浸透。

    “原来这便是天元大天地,果然,这是天元大天地……”忍不住的,罗帆发出了一声莫名的感慨。

    无论之前人尊有着多么详细的描述,无论他从人尊之处获得了多少有关天元大天地的情况,待得真正进入天元大天地之后,他方发现,语言是多么的苍白,真正的天元大天地到底是多么的伟岸,多么的浩瀚,多么的玄妙。

    故而,有着此时这样一句复杂的感慨。未完待续书网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