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三章 大罗金仙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三章 大罗金仙

    此时罗帆的分身依然是处于那种隐秘状态之中,融合与周围天元大天地的能量之中,不断的逆着能量流而出,向着远离那通道的方向而去。(_-<书海阁>-)

    他此时所在之处,乃是在一处小天地之中。

    这一处小天地并不广阔,只有数万里方圆罢了,而且便是空间强度,时空屏障的稳固程度,都只是一般罢了,能够与中千世界媲美,但却比大千世界弱上许多,更别提洪荒天地了。

    这小天地,显然是与在洪荒天地通道入口的那个小天地一般,同样是依附于这通道而生,因这通道的无穷威能而存。

    若是按照这种角度来说,这小天地的空间强度,时空屏障的稳固程度,显然便强大到了一个不可想象的境地了。

    而罗帆方才发出感慨的,有着这小天地的因素,更多的却是他的感知直接突破这小天地的时空屏障,感应到在这小天地之外那浩瀚无极的天元大天地,感应着那天元大天地所传达而来的那沧桑、浩瀚、玄奥的气息。

    出了那通道,最大的危险虽说已经过去了,但对这分身而言,却并不代表便已经完全安全了。

    便是那洪荒天地之中的通道另一边都有着人尊这般一个大罗散仙坐镇,此处若说没有强大的修士坐镇,那罗帆却是怎么也不相信的。

    他依然没有切断与本体的联系,无比小心的缓慢移动着身形,努力的脱离那奔涌着的无穷能量的影响。

    这些能量,并非后天天地元气,而是某种经过玄妙改变,变得更为活跃,更容易转化,但却不属于先天的奇妙能量。

    罗帆微微一感应,便已经知晓这能量的源头所在。

    与身处洪荒天地的另一个出口不同,这通道并非是在一座灵山之下。相反,却是在一个高高的祭台之上。

    这祭台有着百多丈高,占地也有百丈方圆。

    整个祭台用一种罗帆所不曾见过的材料建筑而成,上面有着无数符号、光点在流转闪烁着。那不断涌入那通道之中的无穷能量便是从这祭台各处产生,最终汇聚到那祭台的顶部,灌入那通道之中。

    那些能量哪怕是在此时的罗帆看来也是近乎无穷,近乎无法想象的浩瀚,但对于这祭台而言好似丝毫没有任何压力一般。

    根本不曾在其上面产生任何影响,更不曾让这祭台向着外界索取力量,这祭台看起来便好似与周围的天地没有任何关系。彼此之间绝不相互影响一般。隐隐间显出一股游刃有余之势。

    罗帆在感应到这能量源头的瞬间,便发现了这祭台的玄妙莫测,但这哪怕是已经让他感应到,他却也无法知晓其中到底有着何等奥秘,只能暗自感慨这圣人之能果然非他此时所能理解了。

    他一点一滴的挪着,过得好一会,终于是将自身的身形挪出了那能量奔涌之处。

    身躯隐觅的方式也随着而生出微微的改变。

    在那无穷能量之外,便是后天天地元气笼罩的范围了。他若是不改变自己隐觅的方式,依然是保持着如同在那能量流之中的隐觅方式,那他便再难达到那隐觅的目的。那能量与后天天地元气的区别,自然便会将他的存在凸显出来。

    那能量虽与后天天地元气不同,但毕竟是后天天地元气胫骨哦某种变化之后所形成的。因此,在其中却也包含着后天天地元气的玄奥。

    有着这种前提,罗帆了悟那能量的种种奥妙之中,自然也包含了后天天地元气的奥妙。如此这般,想要将自身融入那后天天地元气之中,让两者达成完全合一的效果,那自然并不是什么难题了。-<书海阁>-(

    过得一会,待得他将身形完全脱离那能量奔涌的范围之后。他已是完全改变了自身的隐觅方式,看准一个方向,便不紧不慢的随着后天天地元气的流转向着那方向而去了。

    这一方天地有着数万里方圆,有着高山平原,山地丘陵,湖泊河流。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与真正的天地并没有多少不同。

    而那坐镇这小天地,守护这通道的存在,却是隐觅着身形,化入那万物生灵之间,让罗帆只能隐隐感觉到那一股强大的存在感,却无法具体知晓那到底是身处何处,更无法真正知晓那存在到底是有多么强大。

    不过不管如何,谨慎处理,总比大大咧咧、不管不顾来得安全。

    在这种心态之下,罗帆耗费了数个时辰之久,方才顺着元气流动将自己的身形带至自己的目的地所在。

    这里,正是这小天地与天元大天地的交接之处,便如同当初在洪荒天地那小天地与洪荒天地的交接之处一般。

    这一处位置的空间强度,时空屏障,都是整个方小天地最弱的。也是破开离去之时引起波动最小,最有可能不引起那坐镇这小天地的存在主义的位置。

    来到此处之后,罗帆再不迟疑,念头一动,便有一股吸力产生,直接对着那一处位置轰去。

    这一股吸力强大无比,瞬间便撕开了时空屏障,显现出了外界的景象出来。

    而在这一瞬间,罗帆的身形也直接如同箭矢一般向着外界冲去。

    这种种做法虽是瞬间产生,而罗帆也尽力压抑,尽力掩饰,但很显然的,这种波动,这种影响,对于坐镇这小天地的存在而言,根本便是无法隐瞒的。

    在那刹那间,有着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从这小天地的某处轰然而起,刹那间充斥天地。

    在感应到这一股气息的瞬间,罗帆便明白了自己之前的谨慎是多么的正确。这一股气息,包含着大圆满,包含着永恒不磨,万劫不灭之意,赫然便是一股大罗金仙的气息。

    这一股气息冲天而起之后,一把淡淡的声音开始回荡在这小天地各处:“只是七阶仙人,居然便敢冲击圣人所立通道,实在胆大。”

    说着,整方小天地的元气、规则、法则、乃至大道都开始生出无比玄妙的变化。有着一只无形无质的巨大手掌猛然从虚空凝成,带着这整个小天地的一切元气、规则、法则、大道的威能向着罗帆所在之处猛罩下来。

    罗帆虽早有准备会承受强大的攻击,但这攻击来得实在是太快太快了。

    快到他只能勉强凝聚自己这一具身躯的力量挡上一挡,便直接被这一只大手拍中。

    这一拍。便好似他还在凡人之时一座大山猛压下来一般,瞬间便将他的一切能量拍碎,甚至波及他的身躯,将他这一具耗费了三十六万年时光方才凝聚起来的身躯拍成了破布袋一般,他在这身躯之内凝成的力量更是在一瞬间便被完全拍散,从那身躯被拍出来的无数破孔之中倾泻而出。

    而他的神魂,也是在这一瞬间承受了几乎无法承受的力量。绝大部分神魂都被拍散,化为无形,只留下一点最深,最坚韧的神魂依然勉强保持着完整,保持着清明,被他那残破的身躯带着,冲出了那小天地,冲入了天元大天地之中。

    罗帆远在洪荒天地的本体只来得及扫一眼那浩瀚无极的天元大天地。本体与分身的联系便就此截断,眼中再难看见分身所在的一切。

    “差点便功亏一篑了。”罗帆的本体微微一叹,脸上有着如释重负之色。

    虽分身与本体的联系被截断了。但那毕竟是他的分身,他到底有没有活着,他的本体自然能够感应得到。故而,此时罗帆却知晓,那分身看似狼狈,却依然活着。

    叹完,他的本体再不浪费时光,继续将自身的心神投入虚空无极宫之中,继续体悟那时时刻刻产生的,无穷无尽的生灵所泛出的灵感之中去了。

    ……

    在天元大天地的那小天地之中。将罗帆的身形拍出小天地之后,那把淡淡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一次便给你一个教训,若是不死的话,记得不可再来冲击通道寻死。”

    说完之后,那时空屏障重新恢复,充斥整方小天地的那一股大罗金仙的气息也随着收敛于无形。那大手更是直接消散,整方小天地之中的一切异常波动,异常能量流转,也同时随着平息下来。一切都回归了罗帆出现之前,便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幸好方才使用的是吸力,不然这一次怕是没那么容易脱身了。”此时,罗帆的分身仅余一丝的意念暗自庆幸起来。

    方才虽是电光火石之间出现了无数变化,但他却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知晓自己此次能够如此脱身实在是幸运之极。其根源也是因为自己使用那吸力劈开时空屏障。

    之所以使用吸力劈开时空屏障有着这般好处,却是因为,这吸力,让他劈开时空屏障要脱身而出的行为显得好似这天元大天地的生灵冲撞时空屏障要冲入这小天地一般!

    那坐镇小天地,守护这通道的存在虽说是强大无比的大罗金仙,但毕竟并没有全心全意的关注那一处位置,而是在那小天地之中自得其乐,享受着某种乐趣。他发现这一处时空屏障被轰开之时,那时空屏障的轰开已经是一个过去式了,所残留下来的只有点滴的气息,只有许多的元气波荡残留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无法直接确定到底是从外还是从内有着生灵轰开这时空屏障进入这里,因此只能凭借那些气息,那元气的波荡,那力量的残留,再加上种种常识来推理了。

    而这种种推理的结果,很显然,便只有外界天元大天地的某些强大修士想要进入这通道而轰开这时空屏障一个可能存在了。

    若是再大胆一点推测,或许在这通道成型之后的若干年之间,这种强大的修士应当是有不少,那大罗金仙也该是有了经验,故而才会让他如此轻易的便确定了乃是外界修士轰开时空屏障。

    因为这种种,才有了罗帆之前的遭遇,才有了罗帆此时的脱身。

    如此种种猜想,罗帆此时自然不会放太多精力在其中,此时此刻的罗帆谨守心神,努力的凝聚神魂,收敛自身的力量,维持身躯的完整。

    方才被那大罗金仙凝聚小天地的威能拍了一下。他虽说逃出了生天,但毕竟受创极重,此时甚至已经有些昏昏沉沉,感到自己的思维运转都已经收到了影响。

    恍惚之间。他感觉自己已经飞出了不知多少万里,接着忽然一滞,周身一痛,前方出现了无穷阻力,似乎他的身体已经撞入了某种坚硬无比的物质之中,不断的深入,不断的摩擦。似乎足足前进了数百里,方才最终停在那坚硬的物质深处。

    对于周围的变化,罗帆并没有太过在意。

    他的身躯虽已是受创极重,但他的大罗本质却依然存在,普通自然环境的变化,对他来说根本便没有太多的影响。只要非是强大修士攻击他,他便不会有太多的危险。

    在这种毫无危险的情况下,他自然不会太过在意环境的变化了。

    此时他所受的伤势之重。若是放在一般大罗之辈身上,怕是必须耗费以亿年计算的时光方才可能恢复过来。

    但对他来说,这种伤势自然不需如此。

    这一具身躯。这身躯之中的力量,这身躯内部的神魂,都是他修行那两部倒转因果获得的修行法门所凝聚而成的。以他对那两部修行法门的掌握,哪怕是身躯粉碎化虚,哪怕是神魂完全消亡,只要他的生命烙印,生命本源没有完全毁灭,他便能够通过种种手段恢复过来,而且那难度绝对比一般修士修复伤势要小上以万千计算的倍数。

    在这种情况下,他想要修复身体的伤势。自然比起一般大罗之辈要轻松上无数了。

    罗帆的分身静静的躺在那里,体内的神魂碎片不断的向着他的神魂凝聚而去,一点一滴的重聚着他的神魂。

    在这过程之中,那两部已经镌刻在他生命本源深处,甚至已经只差一步便能超脱过去未来的修行法门自然而然的运转起来,开始用某种无比玄妙。无比繁复,却又契合这天元大天地某种至高无上规则的方式淬炼着他的神魂,淬炼着他的身躯。

    如此这般,渐渐的,他的神魂在重新凝聚的过程之中开始一点一滴的提升着,一点一滴的精纯着。整个过程虽是缓慢,但却坚定无比,更好似是将钢铁打碎精粹再重炼一般,反而在不断的夯实他神魂的根基。

    而他的是身躯,也经受了同样的过程。

    那已经几乎不可收拾,如同破布袋一般的身躯之中有着源源不断的生机从身躯深处产生,不断的充斥着身躯内部,不断的修复着身躯所受的伤势,更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打熬着每一处受伤之处,让这些位置变得比原来更强,更加难以受到伤害。

    整个过程,似乎不像是修复伤势,反而像是一种修行过程。

    随着神魂、身躯的修复,他体内的力量也随着自然而然的运转,原本被打散的,依然残留一部分在身躯内部的力量开始重新凝聚。

    他的身体随着而开始散发出淡淡的奇异光芒。

    这光芒无形无色,好似完全透明,好似没有任何让人视觉感应的因素,但却让任何人都知晓,那是一种光芒,一种玄妙无比,包含了无穷奥妙,至精至纯,至光至亮,至强至坚。

    在这光芒笼罩之下,他身体周围原本将他限制住的那坚硬物质开始渐渐的被排开,便好似海绵构成一般,被挤出了一个数十丈方圆的球形空域。

    罗帆的身躯也不知不觉间由平躺转为盘坐,那一具如同大头猩猩一般的身躯散发出一股无上圆满的气息,整个人看上去好似一个天地,一个宇宙一般。

    罗帆分身所撞入之处,乃是一座有着三百多万丈的山峰半腰,他撞入的轨迹,是斜斜的,从上往下形成了一道斜线。

    此时此刻他所在的位置,乃是在这一座三百多万丈的山峰正中之下数百里,在他下方数十里之处,正好有着一道后天天地元气凝成的河流,这道河流成螺旋状,从那下方的某处产生,盘旋而上,最终流出了这山峰的范围,到达数千里之外,渐渐散逸消失与无形。

    而那一处产生元气河流的位置,正对而上的,正是罗帆所在之处。

    两者的位置之间隐隐间有着某种呼应,使得有着丝丝缕缕的奇异存在透过数十里的地层涌向罗帆所在的位置,隐隐间缠绕着罗帆。

    这种奇异存在无形无质,哪怕是罗帆此时都无法察觉其存在,只是觉得身心无比熟悉,精神凝聚起来隐隐间比起以前轻松了许多一般。

    这一座三百多万丈的山峰占地面积只有数千里方圆而已,相对于其高度而言,却也算不上广阔。

    这座山上遍布着种种千奇百怪的动物、植物,更有着许多强大的生灵在其中盘踞着。未完待续。。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