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 大天地

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 大天地

    时光悠悠而过,转眼间,三千年时光便已经过去。**()

    这一日,在天元大天地某处,一座三百多万丈的山峰山体内部猛然有着隐隐的雷鸣闷响传出。

    这声响起先只是若有若无,几乎无法察觉,但随着时光的推移,这闷响却是越来越强,越来越明显,最后待得数十个呼吸之后,已是如同整片天地都开始震动起来一般。

    而那闷响声之中,也渐渐的有着一股不可思议的威严包含在其中,让任何听到这震响的生灵,哪怕是没有灵识的植物,也都不得不惊惧恐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便是那三百多万丈山峰之上盘踞着的许多强大生灵也没有例外。

    只有偶尔有着一两名强大生灵能够挣脱这种威严的压迫勉强发出一两声怒吼,但也仅仅只是如此罢了。

    在那闷响之下,整座山峰变得一片死寂,原本生机勃勃的景象如同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此时此刻,在这座山峰下方数百里之处,罗帆的分身盘膝而坐,悬浮在一片毫光之中,那下方数十里之下的螺旋元气河流此时已经与三千年以前有了巨大的变化。

    那元气的含量依然如同之前那般没有多少区别,但那元气河流之中原本所蕴含的种种生机,却是已经消散一空。此时虽表面看起来依然与三千年没有什么不同,但只要稍有修行之人便能看出。这条河流已经失去了某些最重要的东西。某些让这河流变得玄奥,变得能够诞生无穷玄妙生灵的重要东西。

    那元气河流的起源之处,也便是其核心所在,在此时此刻更是已经发生了剧变。

    虽依然有着元气不断的从中流出,但却好似一个正在流淌污水的水管口一般,那给人玄奥莫测的感觉早已是完全消失。

    至于那从中流出的,丝丝缕缕缠绕着罗帆的那奇异存在更是消失一空,完全找不到任何存在的痕迹了。

    很显然,三千年时光,因为罗帆分身的存在。那种奇异的存在已经被消耗一空了。

    而这种奇异存在的效果却也是相当惊人。

    它并没有进入罗帆身躯之内,并没有转化为他的任何力量,更不曾增强他身躯哪怕一丝丝,便是他神魂、意志、意念也并没有被其增强。但却让罗帆原本需要数万年时光方才可能完成的疗伤过程缩短到了此时的三千年。

    没错,此时此刻,罗帆的身躯内外所受的种种伤势都已是完全恢复过来了,甚至,因为这一场受伤、修复的循环,他的身躯、神魂、意志、意念反而都变得比起没有受伤之前要强大上数倍之多,

    便是修行的基础也因此而被夯实了,变得比起刚刚凝成这一具身躯之时稳固了数百倍。

    虽依然还需要日后重新调整修行才能够以最完美的姿态获得突破,但他此时的神通威能却也比起当初刚刚踏入这天元大天地之时要强上百倍以上了。

    这种提升,自然远比不得道行境界的突破。但在同一个境界之中,这种提升却也算是相当不错了。

    此时此刻那震荡整座三百多万丈山峰的巨大闷响非是来自其他,正是来此罗帆分身的身上。

    而且,也并非什么神通法诀的效果,而是罗帆体内正在周而复转不断循环着的血液所发出的声响。

    哗……哗……哗……

    如同海浪一般的声响不断的从他的身体内部传出,不断的激荡着周围的无穷后天天地元气,不断的向外传播开去,越是传播,这声响反而好似吸收了某些能量一般,反而是越来越巨大。其中原本所蕴含的,属于罗帆的威严反而被越来越多的激发出来。

    最后,甚至让整座山峰也跟着产生了微微的震荡,结合着那后天天地元气之中所发出的这些闷响,那其中包含的威严与天地之威结合在一处。1(1)反而是暴涨不知多少倍。

    正因如此,方才产生了此时这般不可思议的结果。

    这种闷响足足持续了三日三夜。到得第第三日夜里,方才终于有了变化。让那被压迫了三日三夜之久的这山上众生勉强脱离了那种被压迫得无法动弹的命运。

    当三日三夜之后,罗帆的身形微微一颤。

    这三千年来不曾睁开一次的双眼随着缓缓的睁开,似有两个深渊在其中不断旋转,要吞噬着被其视线所望见的一切物质一般。

    随着这一动作,整座山峰范围之内的时空都好似在刹那间猛然停顿了一般,一切生灵的动作都刹那间停止,便是虚空之中的元气流转,风吹草动,都好似在这一瞬间停下来了一般。

    接着,他体内的血液流转声响猛然收敛于无形。

    他整个人的存在感更是刹那间完全消失,别说不用眼睛看,便是用眼睛看,也会不知不觉间便将他忽略,哪怕是看到他,也会觉得他完全不存在,此处位置完全便是一片虚无一般。

    “终于完成了。”罗帆伸直身躯,体内力量波荡之间,隐隐间有雷鸣传出。

    只是,这雷鸣传出之后,也同样很快的便消失,让人根本无法因为听到这雷鸣声而注意到罗帆。

    细细感悟一下自己的身躯,罗帆摇了摇头,似是颇为不满意一般。

    “这两部修行法门的境界依然没有提升,而且道行境界也只是局限在大罗散仙级别,连大罗真仙都没有突破,这进步速度实在是不理想啊。”他暗自叹息。

    心念一动,抬步一跨,身形已经落到了他下方数十里之下的那一处元气河流的源头之处。

    他此时虽只是大罗散仙罢了。但却也拥有无穷神通。上天入地,蹈火入海也只是等闲罢了,这数十里地层对他来说又哪里算得了什么?

    “便是此物在这三千年间温养着我吗。”罗帆暗自想着,细细的观察着这元气的源头。

    任何天地的元气,都是天地自生,故而才会无穷无尽,永不断绝。毕竟,只要修士能够在天地的承受能力之中,无论如何吸收元气,相对于一个宏大无匹的天地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只需要每一处虚空稍稍生成一点一滴的元气,便能够将之完全补全。

    也即是说,对于大千世界来说。太乙三境的修士哪怕是再多,也无所谓,无论有多少,怎么吸收,都不可能将一个大千世界的元气消耗一空的——只要吸力的爆发不超过极限,天地便能够即时的补充元气。而对于洪荒天地来说,那限制,便提升到了大罗三境。而对于此时罗帆分身所在的这天元大天地来说,这限制,便会提升到圣人之境。即是说。对洪荒天地来说,大罗三境的修士再多也无所谓,不会损其根基分毫。而对于天元大天地来说,圣人便如同洪荒天地的大罗三境修士一般,再多都是不怕的。

    由此便可知晓洪荒天地与天元大天地本质的差距是多么巨大了。

    这些且先不说他。

    此时单说那元气。元气虽乃是整个世界,整方天地自然而生,无穷无尽,永不断绝。但具体到局部,元气却也浓郁稀薄的区别,元气的生成的载体。自然也便有所区别了。

    便比如此时这浓郁得已经凝成液体的元气河流,自然不可能是虚空自然而生的。它却是由一件与天地有着某种奇妙联系,能够契合某种规则、法则甚至大道的物体来诞生。

    唯有如此,方能以如此奢侈的方式生成如此巨量的元气。

    此时在罗帆面前的,便是一件这样的物体。

    不过。这一条螺旋元气河流虽在此时看来是巨大非常,但哪怕是在洪荒天地。都只一小缕小流罢了,在这天元大天地之间更是算不得什么,因此,这一件作为元气河流源头的物体自然不可能太过玄妙,顶多也只不过是微微契合某种莫名的规则罢了。

    只见得,这物体有着一丈高下,呈椭球形,便如同一个一丈高下的巨蛋一般。

    这巨蛋上面有着有着九窍按照九宫方式分布,那源源不绝的元气便是从这九窍之中如同鲜血一般流出。

    “看来此物该是与对疗伤有着奇效的规则相契合,我之前三千年所感应到的,应当便是那种规则的自然依附。可惜了,若是没有我的存在,此物再等上亿万年,怕是能够获得突破,成长为真正的生灵也说不定。”罗帆叹息。

    此处虽是天元大天地,规则、法则、大道都与洪荒天地不同,但最基本的一些原则还是不会有太大区别的。

    因此,他却是一眼便看出此物事实上并不单纯只是元气源头的载体罢了。

    它事实上却是一种微弱的灵种。那上面的九窍便是这灵种的外在表现。

    这九窍虽是在时时刻刻的流淌着元气河流,但却也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牵引着这天元大天地的某些规则集纳体内,不断的充实那其中所拥有的一丝丝灵种,待到漫长的时光过后,这灵种集纳足够的规则,灵种变得足够的壮大,自然而然的便会破壳而出,脱离石卵形态,化为一头生灵。

    只只是,这石卵看起来随时经历了千百万年时光的成长,但其灵种却依然弱小,根本无法稳固自身,在规则被牵引集纳其内的过程之中,也受到了规则的影响,自然而然的做出那契合规则的行为——至于那规则,按照罗帆的猜想却该是助益疗伤方面的。

    如此这般,结果便很明显了。

    当罗帆来到靠近此处数十里的位置之时,规则牵引之下,这石卵内部的灵种浑浑噩噩间便是将千百万年所集纳的规则放出,本能的帮助罗帆,三千年间,便将千百万年的努力散逸一空,让此时那灵种近乎崩溃,同时也影响了其流淌而出的那无穷元气,让那元气生出了此时这般的变化。

    “我虽不需你帮助。但你却也算是帮了我一把。却不好不还。”罗帆叹息一声,如此说道。

    说着,他也不迟疑,抬手向着那石卵虚虚一抓,便有着道道无形的规则自然具现,如同丝线一般直直插入那石卵之中,向着那石卵内部的近乎崩溃消亡的灵种缠绕而去,转眼间便将那灵种缠成一个丝茧。

    那灵种本能之中便有着求生**,之前受得规则影响不顾身死那只不过是自身与规则相比实在太弱罢了,此时有着这道道规则凝聚在周围。哪里可能将之放过,丝毫不顾的将规则牵引进入体内,不断的壮大着它的本质,增强着这灵种。

    这些规则源源不断。不断的涌入其中,让那灵种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壮大着。

    而那从石卵九窍之中流淌而出的无穷元气在这过程之中也开始变化起来,其中的生机变得越来越多,活力也变得越来越丰富,只是那元气的性质,却也比起最开始之时有了些微的不同。

    后天天地元气乃是一种总称,其中包含着无数种属性,却并非单纯唯一——这也是存在各种不同属性的修行法门的基础所在。

    因此,因不同元气源头契合不同规则、法则、大道所诞生的后天天地元气各属性的比例自然也会有所不同,其性质自然也会有所不同了。

    看着这石卵内部的灵种已经稳固下来。罗帆暗自衡量一下,大概还需要数千万年,这灵种方才可能成长到脱壳而出的地步,点了点头,任凭那道道规则不断涌入灵种,壮大灵种,将身一转,抬步一跨,身形便如同一道烟尘一般缓缓散去,最终消失。

    而在这山峰半山腰。那当初罗帆身躯被拍飞撞入的那一处入口之处,罗帆的身形好似从无形之中凝聚而来一般,从虚化实,从飘渺到稳固,渐渐的出现了。

    “呼……”悬浮在虚空之中。罗帆长长的舒出一口大气,脸上神色变得似笑非笑。似喜似忧,更隐隐有着一种兴奋、期待在其中。

    虽是进入了这天元大天地数千年之久了,但罗帆却是直到此时方才算是第一次看清这天元大天地到底是什么模样。

    巨头四望,整个天地广阔无边那自不必多说,便是一个大千世界站在山上举头四望都是无边无际了,这天元大天地自然不会比不得大千世界。

    最吸引罗帆的,却是周围天地之中所透出的那一股无比沧桑的岁月底蕴。

    正是这一股沧桑的岁月底蕴让周围那乍一看上去与洪荒天地没有多少区别的天地与洪荒天地完全区分开来,让这一片天地给人的感觉变得如此的宏大,如此的伟岸。

    虽没有看到整片天地的整体,只是看到眼前这般方圆数十万里范围的一片天地,但却已经让罗帆无比清晰的感受到眼前这一方天地有着比洪荒天地丰富亿万倍的故事,拥有比洪荒天地更加漫长的亿万倍的历史!

    那无处不在的沧桑气息,那处处皆有的岁月痕迹,无不告诉他这一点。

    与这一片天地相比,洪荒天地哪怕是已经被开辟了数百个元会之久了,却也依然如同嗷嗷待哺的婴儿,简直到处皆能看出稚嫩的痕迹。

    抬手一招,从下方山体表面有着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头便来到了罗帆的眼前。

    “这便是底蕴啊……”罗帆看着这块石头,忍不住叹息。

    便是这块随手拿出来的石头,居然也有着数十亿年的历史,若是细细感应,甚至能够感应到数十亿年岁月在这上面留下的痕迹,感应到这块石头是如何从数百丈直径大小的一块巨石渐渐风化到此时这般模样的。

    这种石头材质虽是普通到不值一提,但若是交给洪荒天地任何一名先天神祇,说不定都能够从这上面残留的岁月痕迹感悟出某些月时间相关,与岁月有所联系的修行法门出来。

    光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便有着如此妙用,也怪不得罗帆如此感慨了。

    叹息一声,罗帆将这石头随手一抓,这石头便化为无数粉末,微风一吹,洋洋洒洒的飘荡开去。

    天元大天地之中所有的自然元气都已经化为最稳固的后天天地元气,但这却并不代表此处天地的修行环境很差。

    事实刚好相反,这天元大天地的修行环境却是相当的好。

    这大天地之中的元气浓度弄遇到了一个无法现象的地步,光是论浓度的话,比起洪荒天地的元气浓度还要浓郁数千倍之多。

    如此浓郁的元气,按理来说早该凝气成液,甚至再进一步,凝成固体,也是有着几分可能的。

    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抬头仰望山顶,便是这座三百多万丈高峰山顶元气浓度最为浓郁的所在,元气也只不过是凝成了气雾形态罢了,更别说这下方元气浓度只是一般的半山腰了。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却是因为这天元大天地的时空稳固成功度远。

    这天元大天地的时空稳固程度比起洪荒天地更强上万倍以上。

    这种时空稳固程度,想要将之扭曲,没有太乙之境的道行,几乎想都不要想,要将虚空打得粉碎,那更是至少需要大罗散仙级别方才能够勉强做到。(未完待续。。)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