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章 内外之别

正文 第八百章 内外之别

    ~<书海阁>-~第八百章内外之别

    罗帆听了这声音自是没什么感觉,八元听了却是一怒,体内的力量猛地一放,那二阶仙人的强大气势刹那间冲天而而起,铺天盖地的向着那声音传来之处猛压过去,看那毫不留情的姿态,简直便是要将那说话之人完全碾碎一般。

    “哼,这里可不是内域,要耍威风,你们还差得远了。”说话之人,乃是一名全身散发出无穷煞气,杀意凛然之极,周身血腥气息涌动的青年。

    这青年只是一阶仙人而已,但面对八元那二阶仙人的强大气势却丝毫惧怕,脸上的神色只有深深的不屑。

    只见他身躯一震,脑后便冲出一道血光,裹挟着无穷杀机向着八元向他覆压过来的气势猛迎上去。

    轰隆一声巨响响起,血光与气势相撞在一处,瞬间产生了惊天动地的声势,周围的后天天地元气在这冲撞之下向着四面八方爆开。便好似在那刹那间有着一颗巨大的炸弹在那一处位置爆炸一般,产生了一股狂风,吹得周围众人双目微眯。

    狂风过后,一切平息下来。

    无论是八元还是那人都没有任何狼狈之色,一名二阶仙人与一名一阶仙人之间的气势对撞居然是平分秋色,彼此之间谁也压不下谁!

    这种情况,让八元不由得双目一凝,心中涌起一股难以形容的震撼。

    “此人实力并不强大,但却是历经无数生死,磨练出一股不灭的斗志,居然能够激发出超越本身一阶的气势与我平分秋色!这就是外域吗?!”八元心神意念之间唯有这般震惊的念头。

    罗帆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由得双眼一亮,对于这外域却是有了更多的期待了。

    他们此时所在之处也是一处广场,只是这一处广场却是比龙川城的那一处广场小了十倍不止。在龙川城的那广场之上有着数百座空门,在这一处广场之上却只有十三座空门而已。

    在这十三座空门之前同样是颇为热闹,但比起那龙川城之内的空门之前却又是远远不如了。

    只是,这些出入空门之辈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是颇为强大,一阶仙境遍地走,二阶仙人也偶尔可见,三阶仙人也是隔不了多久便有上一个。这一切种种,比起龙川城却是强了不知多少倍。

    而在这广场之外,是一片片虽大概完整,却看得出许多修补痕迹的建筑。便是那些道路,也显得十分的残破,十分沧桑。光是这般一看,便自能感应到一股历经百战的惨烈气息。

    整片天地无处不透出一股野性,蛮荒,血腥与沧桑。

    在那青年对罗帆与八元两人冷嘲热讽的时候,周围经过的路人都用只是偶尔扫过来似乎有些兴趣却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目光。唯有待得两人的气势相冲不相上下之时,方才有着更多的生灵将目光投来,那眼中的意味有了一些改变。

    只是,这改变却并非针对那青年,而是针对罗帆与八元两人。便好似觉得二阶仙人八元能够在气势上与一阶仙人的那青年不相上下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一般。

    罗帆抬目扫过,便将众人的心态看透。

    一时间却是感慨起来。虽只是一小处区域,但光是从这里便能够对这南蛮与龙川城之内的巨大差别看出许多了。

    与此处相比,那龙川城之内反而更像是一个温室,一处暖房,外界的风风雨雨根本无法侵蚀,而这外域,便好似是残酷的大自然,一切风风雨雨都是无遮无掩,唯有凭借自身去努力方能有可能抵御得了。

    这种区别,便造成了内域外域生灵,或者至少说是摩天圣域与南蛮之中生灵的区别了。

    摩天圣域之内虽偶有争斗,但一切争斗都是有所节制的,都被一种超乎想象的大能限制在一个还算安全的范围,如此一来固然是让那摩天圣域变得平和,变得安定许多,但却也让那其中的修士少历生死,心志缺少锻炼,道行、实力,自然便无法完全发挥出来。

    在这等情况下,可以说一名龙川城附近的二阶仙人在初次遭遇之下,或许很有可能被一名外域南蛮的一阶仙人击败。

    而显然的,这种事情应该在以前发生了不少,若不然,周围那些人也不会对八元能够与那青年的气势拼个不相上下而露出这等不可思议之色。

    罗帆心念电转,这种种念头一闪而过,这时,距离八元与那青年气势相冲却只是过去了一瞬间罢了。

    “此处便是南蛮吗,我们应该不需到何处登记记录吧。”罗帆微微一笑,若无其事的道。

    周围被罗帆那种一切不滞于心的态度弄得微微一愣,特别是那与八元气势对撞的青年更是惊讶得一时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

    他在这外域南蛮之中混得并不怎样,虽能够勉强跟上大流,但想要出人头地基本上还差得极远极远。几日前他正是遇见了一件颇为郁闷之事,无法排解,故而才来此处等待,等待会否有从内域出来的菜鸟出现,让他欺负一番,发泄一下自己的愤怒。而这也可以美其名曰是让他们认识认识这外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也是他运气好,原本这一处空门平常几个月几年都没有开启一次,这一次只是等了数日,便有人跨空而来。

    故而,他才开口挑衅,打算等罗帆与八元两人受不住挑衅来和他战斗之时便可以好好的教训他们,发泄郁闷了。

    至于能不能战胜罗帆与八元,此人却是没一丝一毫的怀疑。

    他虽在这外域混得不怎么样,但毕竟是在外域混的,对于内域生存的修士,他天生便有一种优越感。这种优越感让他哪怕是遇见了比他强大一阶的内域修士也是有着绝对的胜利信心。

    但此时此刻,只有最开始八元的反击是在他的预料当中,之后的一切,却都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首先,便是那看起来徒有其表,只有道行境界却不知如何争斗的二阶仙人居然轻轻松松的便将自己的杀意挡住,甚至连狼狈之色都不曾露出来,这与他印象之中的内域仙人有着天大的不同。

    其次,罗帆这一看起来身份较高,似乎很弱又似乎很强的存在居然毫不在意自己对他们的挑衅,居然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问起了手续的问题。

    这两个出乎意料之处,让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不过他毕竟也是历经无数生死的一阶仙人,对自身心智的掌控却也达到了一个相当惊人的程度。因此却是很快的收拾了心情,道:“你以为这里还是内域吗?这里可是南蛮,是一片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任何人会负责你们的身死,你们做什么,只要能够做到,也没有任何人会管你,登记个屁。”

    说着,他心头一颤,忽然明白了自己正在做什么,不由得冷汗便冒出来了。也不再说什么,更不再管罗帆与八元两人,转身快步的离开了这一处广场。

    随着那人的离去,周围那些原本在附近有些围观意思的众人也渐渐散去。

    最后,只剩下一名看似和善的老者呵呵笑着上前来,道:“两位上仙是第一次来南蛮吧?”

    “正是,不知老丈有何指教?”罗帆一笑,道。

    这老者只是凡境九阶,在龙川城之中也算是个人物,至少勉强能够自保了。但在这南蛮之中,从罗帆之前所见的种种来看,以这种实力想要自保,却还是力有不逮,此时其上前来搭话,也不知是为何,让罗帆颇感兴趣。

    那老者呵呵一笑,道:“两位上仙怕也知晓此处南蛮与内域的不同之处了,老朽便不再多说。老朽此处有着一些器物,或对两位上仙行走南蛮有所帮助,不知两位上仙可有兴趣?”

    听得此言,罗帆哪里还不明白这老者的目的,恍然道:“正好,我对南蛮颇为陌生,若能有些器物增长对南蛮的了解,却也是颇为不错。”

    那老者大喜,道:“既然如此,有请两位上仙前往小店一行。”

    “老丈请前面带路。”罗帆一笑,做出了请行的手势。

    那老者一躬身,转身带着罗帆与八元两人离开了广场。在这过程之中,广场之上偶尔经过的行人都用一种羡慕的眼神看着那老者,似乎那老者将获得多么巨大的好处一般。

    只是不知为何,那些行人的实力都比这老者要强上千百倍,但却没有任何一个前来阻止这老者,抢夺这老者即将获得的好处。似乎隐隐间有着什么规则一般。

    随着那老者前往他家店铺之时,罗帆顺路观察着这城市的种种景观。

    那老者也很是知机,一路上都是滔滔不绝的向着罗帆与八元介绍这南蛮的种种历史,介绍着这里的种种特质,顺便说起一些不成名或成名的规矩。

    这一番介绍,让罗帆对于这南蛮的了解更深入了许多,同时一个更加理解了之前那青年所说的话语,明白这南蛮,或者说整个外域,果然是弱肉强食,只要足够强大,便能够办到想要的一切,而只要不强大,那便几乎任何时刻都可能失去自己珍视之物。

    便向这老者,虽只是凡境九阶而已,但他所任职的那店铺却并非他口中所说的小店,从其话语口气之中罗帆大概能够推测出,这老者所在店铺的主人,必定是一个有着强大实力的存在,若非如此,这老者也不会过得如此悠哉。

    而这城市之中处处显现出修补的痕迹,有些地方更是显得极新,好似是刚刚不久前方才修补成功的一般,只有极少极少的一部分方才显现出岁月的痕迹。

    “既然这里生活如此艰难,为何你们不回到内域去呢?”忽的,久久不曾开口的八元忽然开口问道。

    罗帆对于这种没有奴仆自觉的表现也不甚在意,微微一笑,等待着那老者回答。

    那老者一听,用一种极其微妙的眼神看向八元,便好像恍然大悟,又好似再看一个极其无知之辈一般。良久,他叹息一声,道:“看来上仙必定是被人蒙蔽欺骗,否则不会不知晓这些便踏入外域。”

    说着,他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罗帆与八元两个。

    八元怎么说也是二阶仙人,听得这老者此言,便知道不好,大概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果然,老者接下来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想:“内域外域乃是近乎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我等外域在内域看来乃是蛮荒之地,任何内域想要从内域出来外域,只要出得起开启空门的价钱,任何人都可以出来,甚至不需要办理任何手续,只需要说上一声便可以。但,出来之后想要回去,那就完全不同了。”

    那老者说到这里,叹息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不愿回想的往事一般,顿了好一会,方才接着说道:“外域生灵,无论是否从内域出来,想要回去,都需要历经数十道手续,申请上数百年数千年,还需要接受重重考验,最终还得看内域之中是否有城市愿意接收。经过这种种程序,几乎上万名想要进入内域的生灵之中才有不足十名有机会真正成功进入内域,哪怕是仙人,这几率也不会大上太多,甚至对一般仙人因为实力更强而几率变得更小。那等艰难,上仙没有见过根本无法想象。”

    说话间,这老者神色变得似悲伤似愤怒,人也变得沉默了许多。

    这种表现,让人一看便知他定然是因为这等规矩而吃了一些亏,甚至有着许多悲惨之事因这种规矩而产生。否则他定不会如此。

    罗帆对此早有所料,听得老者说清这些,却是没有太过在意,那八元却是如遭雷殛,只觉得自己忽然间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

    “这么说,我回不去了……”此时,他心神意念之间唯有这般一个念头在环绕着。

    他在那一座山上诞生、成长,足足有数千万年之久,早已与之形成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那几乎是一种比家更加深刻的羁绊。

    就在这种情况下,忽然听得人说自己可能永远不能再看到那座山,再享受到在那座山上悠哉游哉的生活,哪怕是三千年后不再为奴,也再不能真正回到那里,那种感觉,对他是何等的冲击,可想而知。

    一时间,他忽然涌起一种怨恨,一种对罗帆,对这将他带到这等困苦境地的罪魁祸首的怨恨。

    这种怨恨的出现,并不出罗帆的预料,但却也让罗帆微微皱眉。

    不过,还要他为奴三千年,若是一直如此心怀怨恨,日后如何能够尽心办事?因此,罗帆便插口问道:“这位老丈,不知可否有一种直接绕过所有规矩的方法能够回归内域?”

    “是有这么一种,不过实在太难太难,对一般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那老者毕竟还有着相当强的职业素养,听得罗帆询问,收拾起心情,说道。

    八元一听,连对罗帆产生的怨恨也放在一边了,用一种颇为期待的眼神看着那老者,道:“只要有可能,那便有希望,老丈但请说来便是。”

    那老者被盯得压力颇大,但毕竟见识广博,神色并没有多少变化,道:“其实说是一种,事实上却有着两种,第一种,便是修成九阶仙人,那只要说上一声,便能够直接打开空门进入内域。第二种,便是找到九阶仙人,拜在九阶仙人座下,待得那九阶仙人进入内域之时可跟着进去。只是,九阶仙人距离圣人境界也只是一步之遥罢了,真正有志于成圣的九阶仙人哪里愿意回归内域,想要凭这两种方法进入内域,那难度还大过走程序申请呢。”

    八元一听老者之言,起先也是一阵绝望,但很快的,他便忽然瞄到了罗帆,见得他三千年主人罗帆居然神色间没有什么变化,便好似什么话都不曾听到一般,看起来好似胸有成竹,又好似这老者所言的一切对他都没有任何影响一般。

    “莫非,我这主人居然是九阶仙人,能够随时随地的回归内域?若非如此,如何会这般镇定?”这么一个念头闪过,他忽然涌起了一股希望。

    这种希望并不甚强烈,在平时甚至可能被他当成渺茫的幻想而直接忽略,但在此时近乎绝望的情况下,他却是瞬间将这种希望一把抓住。

    “定然是如此了,我以前只是知晓他乃是比我强上三阶以上的仙人,却不知晓他到底是几阶,看他如此镇定,定是九阶仙人。定是如此。”他如此想着,心中的怨恨刹那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跟紧罗帆,要长久跟随罗帆,等待有机会随着他一同回归内域的想法。

    罗帆在一旁看着八元心中念头转变,不由得暗自叹息。

    “如此心智,便是有着绝好的修行环境,日后也难有所成就,实在不堪造就,可惜了这一副绝好的肉身天资。”罗帆如此叹着。

    ~<书海阁>-~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