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零一章 蛮荒大陆

正文 第八百零一章 蛮荒大陆

    八元的原身罗帆虽没有看过,但以他第一次见到八元之时那种模样,其原身也该是一种类似异种猿猴的形象。**()

    这种形象与天元大天地的先天道体有着某种相似的特点,这让其本身的修行资质便不会如同其他豺狼虎豹类的生灵一般差先天道体太多。

    除此之外,以罗帆所见,这八元原身更有着一种先天道体所没有的天赋,这种天赋隐藏在其身躯之内的极深之处,几千万年来,这八元也只是开发出其中的一点威能,使得他掌控火焰一道更加的容易。

    但也仅此而已,这天赋更深层次的威能,他却是完全不曾将之引发。

    罗帆之前改变不管八元的念头而要他为奴三千年,正是看上了他的这种天赋,认为这种天赋对他日后可能会有所帮助。

    但可惜的是,按照八元这种心智,想要真正成长到对他有帮助的时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作为拥有智慧的生灵,想要回归自己的家园,回到生他养他的地方去,那自然是无可厚非,甚至也是值得肯定的,哪怕是为此而有所牺牲,也是如此。

    八元为了回归自己的家园而将自己的怨恨放下,决定一心跟随他,他自然是可以理解的,但那却并不代表着他看得上他的这种想法,毕竟牺牲该是有一个程度,若是为了回家连长久给人为奴都愿意,那又有何心气求道,又有何心力去修行?

    而且,上万名申请回归内域便有接近十人能够成功,这种千分之一的概率虽说极小,但却也并非毫无希望。若是连自己乃是千中选一的存在的自信都没有,那谈何超脱,谈何站立众生之上?

    正是因此,罗帆方才觉得失望。

    不过。八元毕竟也只是他的奴仆而已,而且还只是三千年间的奴仆,又不是他的弟子。罗帆却不会去指点这些。因此,心念只是微微一闪。便将这个想法抛下。

    说话间,那老者已经引着罗帆与八元两人来到了一家店铺前面。

    这一家店铺颇大,距离那广场的距离事实上也不算很远,只是过了两三条街罢了。店铺门前高挂一块大大的牌匾,上面写着“万器阁”三个颇大的文字。

    整个店铺便在路边,显得十分显眼,其中隐隐有着一股似乎一震便能震破天地。覆压天下的威压在酝酿,在收敛着。

    比起周围其他建筑,这万器阁却是显得更为沧桑,似乎存在的时光更加长久。哪怕是最新的位置,也至少存在了数万年以上,最久远的甚至是有近百万年的历史了。这虽远比不得龙川城中的种种,但比起这南蛮其他罗帆所见的种种来说,这一处万器阁。已经是遭遇破损最少之处了。

    如此结果,很显然,这万器阁的实力定是罗帆一路所见的南蛮范围内最强的存在。不如此。无法做到这一步。

    一进入万器阁,便见得一个巨大的房间,上面有着几排架子,架子上面密密麻麻的有着种种千奇百怪的器物。

    这些器物有些散发出强大的气息压迫周围的一切,有些却如同黑洞一般吸引外界的一切气息,有些却如同凡物一般便躺在架子之上。

    这房间之内此时有着数人存在。

    其中有两名乃是如同罗帆与八元这般的客人,剩下的几个便是这万器阁的工作人员了,他们或是在保养着那些器物,或是在那客人旁边介绍着什么。

    待得那老者进来,其他人看了一眼。皆是笑着向他打了招呼,对罗帆说了声欢迎,便不再管他们,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那老者笑着回应诸人后对罗帆道:“上仙请这边来。1(1)”

    罗帆一笑,点点头,却不开口。

    那老者便将罗帆引到了入口旁边的一处架子旁边。这架子上面的器物皆是气息内敛。显得好似凡物一般的存在。

    而显然的,这万器阁之内可不是买卖凡物之处。因此,这架子上的器物必定都是有着内敛气息需求或是比起这房间之内其他器物更加强大的器物。

    “此处架子上的种种,皆是第一次踏足南蛮可以使用的器物,上仙可随便看看,定能找到所需。”那老者呵呵一笑,道。

    罗帆点点头,随手拿起离他最近的一件器物。

    这是一卷不知何物制成的皮革卷,其质地坚韧,柔软,摸上去如同摸着女子肌肤,感觉颇为舒服。

    一接触到这一卷皮革卷,罗帆便双眼一亮。

    这皮革卷并非普通凡物,而是一种炼制成为皮革卷模样的法器。

    天元大天地的修行文明发展了不知多少万亿年,因为有圣人存在,其中更没有太大的断层,到了如今早已繁盛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炼制法器的法门,却也发展出无数种之多。几乎可以说罗帆所能想象出来的,炼制法器的方法,在这天元大天地之中都是存在的。

    便是洪荒天地所特有的,用重重禁制来构筑法器的法门,这天元大天地也有着类似的,只不过因为天地不同,规则不同,法则不同,大道不同,这种类似的法门不为正宗,不为主流罢了。

    此时这一卷皮革卷般的法器,便是使用这种类似重重禁制构筑的方法来炼制而成的。

    罗帆这般探手一摸,那法器的结构、细节,便在瞬间如同手掌上的纹路一般被他完全掌握。

    这一掌握,他不由得暗自赞叹起来。

    用重重禁制来构筑法器的法门在这天元大天地之中虽不为正宗,不为主流,但毕竟有着那般漫长的岁月来发展,故而也发展的极其完善,那种种构筑方法,那禁制的安排处理,甚至对罗帆都有着许多发他所未想的玄妙,对他的炼器一道有着许多提示。

    只是这般收获,便已是让罗帆感觉来此处这般一次哪怕只有这种收获而再无其他所得,也是完全值得的了。

    心念转动之间,他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这手中法器之上。

    这一件法器只有十重禁制。其威能只是普通,罗帆随手都能炼制出十件八件出来。不过,其却并非是用来对敌,而是如同本笔记一般。是用来记载信息的。

    将这一卷皮革卷展开,便见得上面有无数光点,这些光点密密麻麻,好似无数星辰分布在星空之中一般分布在这皮革卷的各处位置。

    罗帆念头一动,一股力量冲手中冲入这皮革卷之中,瞬间,便发现皮革卷一震。其上光芒闪耀,瞬间在那皮革卷之上组成了一张奇怪的图样。

    这图样无比真实,便好似将现实存在之物直接转移到这图上一般。

    那却是一个城市以及其周围十倍于这个城市区域的地图。上面纤毫毕现,只要罗帆念头一动,某处位置便会极速放大,将其哪怕一桌一椅的细节都显示得纤毫毕现。

    只是,这上面显示的光影显然并非是实时的,而是过去某段时间之前的景象。至少此时此刻这上面在这店铺的范围上便没有罗帆的存在,甚至其他建筑也都有着一些细微的区别。

    “原来如此,果然玄妙。”罗帆不由得赞叹起来。将这皮革卷收起。

    对于那皮革卷上面的地图没有实时显示,他也早有所料。这毕竟只是地图罢了,若是实时显示地图所标示范围,那便不是地图,而是类似监视器的存在了。那样不单单其他修士不会同意,哪怕是这店铺背后的大能有着强大实力压下一切不满,将此物真的做出来,那此物的价值也绝对会比现在的地图要大上以万计算的倍数,哪里可能就这般摆在架子上出售?

    “这地图不错,就是范围太小。万器阁之中能够找到的最大的地图能够有多大?”放下那地图之后,罗帆转头问那老者。

    那老者一听,双眼一亮,喜道:“本阁在蛮荒大陆各大城市都有着分阁,合起来却是能将整个蛮荒大陆的地形图样,除一些敏感之地外。都已是大概的标示出来。只是价钱怕是会稍贵,也不在此处,上仙若是想要,可至贵宾房等候。”

    蛮荒大陆,便是这南蛮所在的这块大陆的名称。

    而他蛮荒大陆又与周围的数千块大陆合称蛮域——这也是应用内域诸多圣域的分域方法,毕竟此处天元大天地乃是八百圣人占据最顶层,其他修士自然是不自觉的向其靠拢。至于为何只有数千块大陆便合为一域,而非是如同内域般一万块大陆方才合为一域,却是因为没有圣人整合,无法真的将这些大陆合为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边缘之处有着许多大陆对自身所属却是有着不同意见,故而只有数千大陆,却无有万块大陆便是一域。

    这些信息,在之前那老者的讲述之中,罗帆已是知晓。

    这万器阁能够将一块大陆地形图样大概标示出来,这已是数千分之一的蛮域,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简直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

    “去取那地图却需多久?”罗帆问道。

    “那地图颇为珍贵,以老朽之职位,至少要数刻方能取来。”那老者计算一下,道。

    “哦,既然如此,我且在此处看看,你去取来我再去贵宾室。”罗帆一笑,道。

    “如此也好,上仙请随意。”那老者自不会说什么,因此点了点头,道了一声。

    说完之后,他便向旁边一名青年招呼一声,让那青年过来招呼一下罗帆,自己却兴匆匆的钻入这房间深处的一个门户去了。

    那青年羡慕的瞟了一眼那老者,显然那老者招呼罗帆买那地图的话他必定也极有赚头。

    这青年与那老者的风格完全不同,一来招呼罗帆,便开口滔滔不绝的介绍起那架子上的种种器物起来。

    这些器物千奇百怪,有些是在野外生活的临时洞府,有些是飞天遁地的交通工具,有些是辨认种种生灵的辨识器,有些是材料收集的存储法器,有些是灵兽凶兽异兽的居所,有些是疗伤保命的器物……如此种种,几乎涵盖了一切在蛮域之中可能的遭遇的应变。

    如此繁多的器物,若是凡人定是听得头昏脑胀。甚至生出一种在域外居然如此复杂,如此危险而生出一种戒惧之心。但对于罗帆这种强大的仙人来说,这些,却只会让他听得眉飞色舞。觉得若是有了这些,在蛮域行走怕是会方便许多。

    因此,在那老者前去取地图的这段时间,罗帆便买下了数十件器物,而且都是这万器阁之中同类器物最好的。

    这让那青年不由得眉开眼笑,这些器物交易成功,他的收获哪怕比不上那老者。却也绝对不会太少,抵过他一两个月的工作所得,却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交易这些器物使用的那是仙术,以八元之能,凝聚足以交易这些器物的二阶仙术却不是什么难事,耗费点滴时光,便自然凝聚出来,将这些器物化为罗帆所有。

    这怕也是此时这八元唯一的作用了。毕竟罗帆此时并没有什么是需要他去做的。他所能帮到罗帆的,怕也只有此时这般在罗帆需要的似乎后为他凝聚术法来充当货币了。

    八元此时心态已经转变,自是显得比之前殷勤许多。神色也比起之前恭谨了许多,却是不等罗帆示意,当下便与那青年交涉起来,很快便完成了交易。

    待得交易完成,那老者也已经回来。只是他此时却是两手空空,并没有拿着那地图。

    “上仙久等了,请上仙来贵宾房,那地图已是取到了。”那老者恭谨的道。

    罗帆点点头,道:“烦请前头领路。”

    那老者点头转身,带着罗帆与八元转过了几排货架。来到了这房间的尽头,发现这尽头之处却并非只有之前那老者出入的那个小门,在那小门旁边却还有着几个比小门大上许多的大门。

    只是之前这些大门被那货架挡住,在那门口附近无法看到他们的存在罢了。

    这房间之内的各处货架之上已是有着许多的防御,那丝丝缕缕的能量线条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组成了一个宏大的阵法将整个房间的所有器物包拢住,防御任何能量的攻击,防御任何超过界限的动作接触,精妙莫名,玄奇无匹。

    但这些防御相比于此时那几个大门之上所透出的防御来说,却几乎是形容虚设一般。

    只见得,那大门用凡眼看去只是普通的实木大门,但若是用灵眼一照,便会发现那大门之上密密麻麻的镌刻着无数细小的符纹,每一道符纹都是千回百转,如同道道灵蛇长龙一般在这门上渐渐勾勒出一个奇妙的图案,组成了一个契合冥冥中某种规则、法则乃至至高无上的大道的图样,威能内蕴,但光是感知,便能知晓这威能一旦爆发出来,哪怕是三阶仙人都可能被瞬间化为齑粉。

    如此贵宾房,果然能够给客人一种非一般的安全感。

    罗帆扫了一眼那老者,只见那老者神色恭谨,推开了那贵宾房的大门,口中说道:“上仙请进。”

    罗帆一笑,与八元进了那贵宾房。

    这贵宾房却并不只是一个小房间而已,而是一个颇大的空间,显然是用上了开辟虚空的法门在其上。这一个空间有着数百丈方圆,周围使用幻景之法布置成为一处鸟语花香的山区景象,在房间中间,有着极其舒适的一排软椅以及一张桌子。

    罗帆走上前去,坐在软椅之上,一种无比舒爽,全身无比放松的感觉瞬间充斥他的心神意念之间,让他几乎有种不再起来的想法。

    在这软椅前面的桌子之上,此时已经摆放着一卷皮革卷。

    这一卷皮革卷乍看上去与之前罗帆所见的那一卷皮革卷差不多,依然是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表象。

    而罗帆一见这皮革卷,便知晓此物已是与之前那一卷有着天大的不同。或许他们是使用同一种祭炼方法祭炼出来的法器,但这一件法器的禁制重数必定是比之前那一卷要多上很多很多。

    之所以有着如此认识,正是因为这一卷皮革卷比起之前那一卷更加隐晦,更加平凡,更看不出任何异常之处。

    之前那一卷皮革卷还能够看出其材质是与众不同,但这一卷却好似用最普通的皮革炼制而成的一般,那皮革似乎没有任何玄妙之处,似乎只是比起凡人身上所穿衣物好上一点的材质一般。

    要让眼力惊人的罗帆生出这种奇妙的感觉,这一件法器,绝不可能是普通级别的法器。

    那老者并没有什么卖关子的想法,见八元很自觉的站在罗帆身后,而罗帆也没说什么,已是真正确认了八元与罗帆的关系。因此,他也便没有多此一举的请八元坐下,而是上前来到桌子前面,双手捧起那卷皮革卷,送到罗帆面前,道:“此卷,便是蛮荒大陆的地图,上仙可看看是否合意。”(未完待续。。)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