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 打劫

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 打劫

    这时,那老者已是将自己的情绪波动压下,向那铜镜一招,那铜镜便一震,将那符蟾光影收回镜中,再猛然飞起,落到了那老者的手中。

    老者将这铜镜一晃,一切异象便消失无踪,那铜镜重新恢复了刚开始出现之时的模样,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

    接着,他将这铜镜往自己袖中一塞,那铜镜便进入了他袖中的那一个存储空间之中去了。

    这时,他抬头一看,发现罗帆已经站起身来,连忙道:“上仙慢走,上仙在本阁消费满一道三阶仙术,达成了本阁贵宾客户的条件,本阁愿奉上本阁二阶贵宾牌一面,望上仙赏脸收下。持有此牌,上仙在本阁处购买不超过二阶仙境级别的器物可获一成优惠。”

    那老者说着,从袖中一掏,掏出一块不知何物制成的卡牌,上面其上光芒流转,隐隐间有着两条线芒正在按照某种极其复杂的方式缠绕游转,几乎缠成一团乱麻,但隐隐间却又契合某种奇妙规律,让人看了心境自然平和,却不因其复杂缠绕而烦躁。

    罗帆对于这万器阁的所谓贵宾资格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反正哪怕是六七阶的仙术对他来说都是要多少有多少的,买卖货物的话只要随手一凝便能够随意买下六七阶仙境级别的器物了,又何须这般只能够让二阶仙境级别以下的器物有所优惠的所谓贵宾牌?

    不过,虽是没有太大的兴趣。但他却不会直接拒绝,那样就太不给这万器阁面子了,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所在得罪万器阁这般存在,哪怕他不怕。却也是麻烦。

    因此,他微微一笑,道了声多谢,接过那卡牌。

    一接过卡牌,他便心念一动,自然解析这卡牌的构造。发现这卡牌乃是使用一种奇异的二阶仙术炼制而成的法器。

    其使用的并非是禁制炼器之法,而是一种在这天元大天地之中更为正宗,更为主流。威能也更为强大的炼器之法。这种法门不使用重重禁制来构筑法器,而是借助重重奇妙的方法来激发物质或能量本身拥有的威能,凭借种种组合,最终完成赋予之种种威能的炼器方法。

    这种方法本身对于能量。对于物质的依赖性颇强,没有拥有某些性质的物质或能量,便不可能赋予法器某种威能。这在某方面来说比起用禁制构筑的方法输了一筹。用禁制来构筑所需要的物质与能量都只需要能够激发禁制,承载禁制罢了,法器到底拥有什么威能。能够发挥出何等神威,最重要的还是看那禁制到底是怎样,那禁制蕴含的玄妙是否足够。而非是材料。

    但,在这一方大天地之中。反而是这种对能量、物质依赖颇强的炼器法门更容易成功,所炼制出来的法器、法宝也会更加强大。甚至要突破极限之时遭遇的器劫也会更弱。故而,此种被物质、能量所桎梏的炼器法门反而是更加正宗。更加的主流。

    而此时在罗帆手中的那卡牌,便是一种是用这大天地正宗、主流法门所炼制出来第一件法器。

    这件法器的威能并不强,只是一种除非用同样手法、使用同样材料方能模仿的一种身份认证之法器。

    若是换算成为禁制炼器之法来计算,这一件法器甚至连一重禁制的法器都比不上。

    不过,即便是如此弱小,但其本身的材质到时颇为坚韧。触手感觉也是颇为舒适。

    因此,罗帆也不多说什么,随手将这一件法器收入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后,道:“此行收获颇丰,不知老丈可知这南蛮可有专门买卖居所之处?”

    那老者见罗帆接下那一道卡牌方才松了口气,毕竟他虽只是凡境九阶罢了,但却也有着许多见识,知晓以罗帆那种随手便能发出十道三界仙术的存在是绝对看不上一块二阶贵宾资格的,只是万器阁的规矩如此,他也没办法将待遇提升,只能硬着头皮将那贵宾牌掏出来。好在罗帆还算给面子,没有当场拒绝,这让他提着的心终于完全放下来了。

    若是罗帆就此当场拒绝,那他可就不好向上面交代了……

    此时听的罗帆询问,连忙道:“南蛮自然有着买卖居所之处,离此处位置也是不远,只是经过十几条街便到了,上仙方才所买的地图之上便有标示出来,不如我带上仙前去。”

    说话间,他们已经出了那贵宾房了。

    当贵宾房的房门在身后合上,罗帆一笑,道:“不必再劳烦老丈了,只需老丈告知在何处,我主仆二人自能找到。”

    那老者一听,也不再坚持,便在门口指点了一下位置,便目送罗帆与八元主仆二人不紧不慢的离去了。

    一路上,罗帆感觉到有着数股衡量的目光偶尔偶尔的便扫过他。

    心念一动,将感知蔓延过去,便发现是分为数个团体的十数名一阶二阶仙人正在各处看着他们两人。

    看到这些仙人,罗帆心念一动,稍稍一想之间,便已是明白了他们的想法。

    “果然是弱肉强食,居然连去一趟万器阁都有人盯梢,打算抢劫。”他不由得暗自叹息。

    不过,只是一阶二阶仙人而已,对来说甚至连蝼蚁都算不上,若是敢来动手,他随手一碾便能将之碾成齑粉,却是不需在意。

    因此,罗帆也便不管不顾,与八元一同继续向着那买卖居所之处而去了。

    他方才虽只是扫了一眼那地图,却已是将那这南蛮城市的一切地图细节记得清清楚楚,此时稍一回想,便知晓那买卖居所之处到底是在何处了,所选的路线也不需按照大路而行。而是七拐八拐的,以最接近直线的路线向着那买卖居所之处而去。

    随着他的选择,那盯梢之人有着几帮觉得有些不对,似乎认为罗帆实在是太过悠然。要么便是菜鸟,要么便是有着绝对的自信,故而却是产生了退意,悄悄的退去了。

    他们的退去,便让那盯梢的目光却是不知不觉间消去了几道。

    谨慎自守之人毕竟只是少数罢了,故而虽是有着几帮人退去了,但却还有更多的依然不肯死心,反而是因为罗帆选择僻静之地经过而大喜过望。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便在罗帆转过十来条街,终于快要看到那买卖居所之处时,终于有一帮人再熬不住,开始向其他几帮人发出信号。要他们走人。

    这一做法,自然便激起了其他几帮人的反应。

    任何地方,只要经常发生的事情便必定会形成某些成名或不成名的规矩。便是此时的盯梢,抢劫,也是如此。

    一番沟通之后。最先发出信号的那帮人不知做出了什么承诺,付出了什么代价,其他几帮人慢慢退去,只留下最开始那帮人。

    待得那帮人确定其他人已经退去之后。终于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化为数道冷冽的光芒,轰然一震。便落在了罗帆与八元身周,却是两女四男六名仙人。其中四名为一阶仙人。另外两名为二阶仙人。其中,二阶仙人是一男一女,剩下的一阶仙人却是三男一女。

    此时罗帆与八元所在的位置乃是在一处不大不小的巷子之中。

    这巷子宽有三丈,长有数十丈,此时他们两人距离路口还有着十数丈的距离。

    他们四男两女围绕著罗帆与八元之后,体内力量皆是一震,瞬间按照某种奇妙的法门,按照某种无法形容的方式结合在一处,激发了某数十种规则按照某种奇妙的方式凝聚,瞬间将他们六人所环绕的范围与天元大天地分割开来。让他们几人在这刹那间好似离开了天元大天地,进入了另一片时空,另一处天地一般。

    罗帆是因为想看看他们到底打算怎么做,打算增长一下见识方才任凭他们动手制造阵势分割虚空,而八元却完全便是没有发现他们这些准备打劫者的存在。

    忽然间有着六道光芒凭空而至,将他与主人裹住,再在他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天地变幻,已经来到了一处完全陌生的所在。一时间惊骇不已,体内力量一震,便有无穷炽白的火焰瞬间从他的周身窍穴冲出,将他的身形直接包裹住。

    “你们在万器阁买了什么东西,全部交出来,我们只是求财,非为杀人,只要你们将我们要的东西交出来,我们自然会放你们离开。”这时,那名男性二阶仙人用一种极其淡漠的口气说道。

    说话间,周围风云变幻。刹那间便化为一片无边火海,那六名仙人的身形更好似在刹那间高大了不知多少倍一般,一股无法形容的气势在阵势的增幅之下向着罗帆与八元两人猛压过来。

    只不过是一阶二阶仙人的气势而已,哪怕是增幅再多,对罗帆而言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因此他却是能够直接将之忽略,对此毫不在意。

    但显然的,对于八元来说,情况自然便不是如此了。

    八元本身虽是二阶仙人,但只是在内域成长起来的二阶仙人,其气势本身甚至连外域的一阶仙人都无法压下,面对此时这般四名外域一阶仙人,两名二阶仙人的气势,还是经过增幅之后的气势,他哪里能够承受得住。

    刹那间,他便感觉自己的理智都被那气势压得崩溃了。

    再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发出一声怒吼,体内的炽白火力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在他的头顶凝成了一个巨大的八臂猿猴形状,八只手臂直接便向着那气势最强的所在,也即是方才说话的那名男子猛砸过去。

    咔咔咔咔……

    虚空好似在这猛砸之下都无法承受其力量一般,发出咔咔声响,似乎随时可能被这般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得崩溃、粉碎一般。

    这也是只有在此处方才可能发生的。

    此处毕竟是这六名仙人借助种种方法开辟出来的虚空,其空间稳固程度自然远远不及天元大天地了。在这种地方。哪怕是以八元这种二阶仙人级别的力量,也能对这虚空造成一些影响。

    若是在外界,在天元大天地之中,别说八元只是一阶仙人。哪怕是他提升到三阶,再将自己的所有力量爆发出来,甚至是自爆全身,怕也无法让天元大天地的虚空产生任何哪怕一丝丝的扭曲。

    那名二阶仙人对于这等足以将他们开辟出来的虚空崩碎的力量,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慌,反而是露出一种不屑的笑容。

    “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张嘴吐出了这般一句漠然至极的话语。

    周围那几人也是用一种不屑的神色看着八元,似乎觉得八元的这种行为实在是愚蠢到极点一般。

    “让我教教你力量是怎么用的。”那承受八元攻击的男子又冷冷的道了一句。

    说话间,他抬手一招便有一股细微的力量在虚空凝聚。绕着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好似规则流转一般,轻轻一钻,便钻入了八元火焰凝聚出来的那一个巨大的八臂猿猴体内。直接来到那核心之处一震。

    只是耗费了点滴的力量,居然便瞬间将八元火焰凝聚出来的那巨大八臂猿猴瞬间崩解。让那八臂猿猴在刹那间化为无穷的炽白火焰,脱离八元的掌控,向着四面八方四散飞去。

    八元被这么一招惊得大叫起来:“这怎么可能?!”

    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已经是颠覆了他的以往的一切观念。作为一名内域生灵,他从出生到现在所形成的观念便是。力量越是强大,实力便越是强大。即便是听说过许多力量应用多么重要的说法,但这重要性却被他大大的低估,让他认为只要实力足够强大。技巧再精妙,也绝对无法弥补。

    而此时此刻。对方只是用了微不足道的,几乎比自己少上亿万倍的力量。只是轻轻的一震,居然便已是将自己的力量击溃。

    这种情况,对他来说简直是颠覆了他的世界。让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种情况是不是在梦中所发生的。

    “你们这些内域来的生灵哪里知道外域是多么残酷,居然连如此粗浅的力量使用之法都无法应对,若非圣人庇佑,早被我等吞得骨血不存了。”那男子淡漠的道。

    对于周围那星星点点,几乎将整片空间完全覆盖的那无穷炽白火焰却是毫不在意。双眼之中更是透出一种莫名的神色,似乎是不屑,又似乎是羡慕。

    不屑的,自然是内域生灵的弱小,至于羡慕的更不用说,却是那内域生灵居然能够如此弱小。

    或许有人会怀疑内域外域的差别会这般巨大。

    但却不要忘了,哪怕是最近成型的摩天圣域,也已经存在了以千亿计算的年岁了。

    千亿年计算的年岁这是一个何等概念?哪怕都是按照修士的寿命来计算,也有着不知几千万代了。这般多代,哪怕最开始内域也是与外域一般,也早已完全蜕变,早已完全熟悉了内域的气氛,变得与外域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天地了。

    罗帆在这过程之中,一直是在旁边静静的看着。

    那仙人的气势覆压,八元的崩溃反击,八元的反击又崩溃,那仙人的讽刺,这一切的一切,他都是看在眼中。但却没有丝毫反应,更没有想要阻止的想法。

    八元虽是他三千年间的奴仆,不算是他的弟子,但他身躯的天赋着实是可观,若是要他亲自教导他引发这种天赋,他自然是不会那如此多管闲事。

    但若是有机缘,有遭遇能够让八元引发这种天赋,让他见识见识这种天赋到底是多么强大时,那他也是乐见其成的。

    “团长,不要再耽搁时间了。”这时,在那男子旁边的二阶仙人皱着眉头,道。

    “有什么所谓,他们虽说实力不凡,但只不过是从内域出来的菜鸟罢了,我们几人难道还可能让他们翻了天去?”那团长却是很不屑,道。

    旁边那二阶仙人乃是一名女子,她皱了皱在这天元大天地的审美观来说很是美丽的眉毛一下,却也觉得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倒不如让自己的团长发泄发泄,因此却也没有说什么。

    至于罗帆,早已被他们给忽略了。

    罗帆此时乃是大罗散仙巅峰,其道行境界已经比起在场诸人都要强大不知多少倍了,早已超过了他们所能探查的极限。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罗帆想要隐瞒,哪怕他们的探查手法再强,也是绝对无法探查出罗帆到底是多么强大的。

    而罗帆自从踏足这南蛮之后,唯一出手的时候便是在那万器阁之中,而且还只是凝聚火法去付款,这外面却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到底是多么强大。

    因此,他们却是不自觉的便将罗帆当成是被八元护住来外域镀金的大家族少爷,本身根本是没什么实力的——这种人他们见得多了。

    至于为何他们感应不到罗帆的实力,那顶多便是他有着一件能够掩藏自己道行境界,以便让人不知深浅而不敢动手的法器甚至法宝罢了,这天元大天地之中的法宝有无穷多种,有这种功效的法宝他们几乎随口便能数处千百种,这大家族的少爷有一件,又有什么奇怪的?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