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零四章 天赋

正文 第八百零四章 天赋

    第八百零四章天赋

    正是在这种心态之下,他们对于罗帆却是视而不见,居然认为罗帆只是微不足道的弱者,只要搞定了八元,他们的一切便能任凭他们予取予夺了。

    事实上,之所以有着这般多人盯上了罗帆他们,正是因为这种对罗帆的看法已经深入人心。几乎每一名没有亲眼看过罗帆出手的生灵都是如此认为的。

    而既然罗帆乃是一个大家族出来的少爷,是来这外域镀金的,那他身上定然会有着巨量的财物。唯有如此,方才可能真的在这外域站稳脚跟,方才有可能在这外域出人头地。

    而这些定住罗帆他们的那些团体,正是为了这些罗帆身上可能存在的财物。

    只是,其中的一个致命的疏漏,却是被他们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若是罗帆真的是大家族出来外域镀金的少爷,那守护他的,又怎么可能只是一名二阶仙人而已?要知道,内域的二阶仙人,可是比起外域的一阶仙人都强不了多少的。而外域之中的一阶仙人的数量却是比起内域要多上千百倍,在这种情况下,一名二阶仙人保护着一名连二阶仙人都不是的生灵,别说出人头地了,便是站稳脚跟活下去,怕是都有着很大的问题吧。

    这也是财帛动人心的缘故。

    在知晓一只肥羊毫无防备的走在自己面前,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认为那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的。

    罗帆自然不知晓他已经被人认为是大家族出来镀金的少爷——他的想象力还没有丰富到那个地步。

    但不管如何,此时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对方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而将重心放在了对付八元之上。

    这种情况,对他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

    反正他也有心让八元锻炼锻炼,看看能不能引发他隐藏在身躯最深之处的天赋,对方这样将对付的中心放在八元身上那自然是正和他意了。

    因此,罗帆更加收敛自己的气息,将自己的存在感压缩得更小,而显然的,以罗帆的道行,想要压缩自身的存在感不被一二阶的仙人察觉,那简直便是反掌一般容易。

    故而,最开始之时或许是那围攻的仙人无意识的忽略罗帆,但到了此时此刻之后,便是他们想要发现罗帆,怕也是再不可能了。

    “不可能的,我修行了数千万年,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被击败!”八元的自尊终于让他勉强重聚心神,将周围散逸四处的炽白火焰重新收集在一处,向着他身前一凝,便在他身上凝成了六只火焰手臂,与他真正的手臂合在一处,刚好是形成八只手臂,化出类似他原身的那八臂猿猴形体。

    这些火焰凝聚而成的手臂没有半点虚幻,便好似真实血肉构成的手臂一般。

    这手臂的凝聚,瞬间便让八元心智凝聚,让他从那种气势压迫之中回过神来,终于完全的冷静下来,用一种愤怒的眼神看向那青年。

    “数千万年方才修成二阶仙人?哈哈哈……”便在这时,那二阶仙人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之中有着一种不屑,更有一种沧桑,甚至隐隐间还包含着一种隐藏极深的羡慕。

    “在外域,你若是不能在万年内成就一阶仙人,不能在十万年内成就二阶仙人,那你就只会是一具尸体。”笑了良久,那青年方才停了下来,用一种莫名的神色说道。

    随着他的话语,他身体周围的那几人也皆是露出一种莫名的神色,似乎怀念,似乎沧桑,好似已经经历了无数的惨烈一般。

    “看来,域外的生活果然是残酷啊。”便是罗帆,此时也不由得暗自感慨起来。

    他们所露出的那莫名神色包含的意义极其丰富,罗帆只是一看便知晓他们在说出这般一句话语之时心中是如何百转千回。

    他们这些在外域求生的生灵只能被生活的压力压迫着拼尽一切却修行,甚至必须将自己的修行历程加速十倍、百倍方才可能获得生存的资格。

    而在内域的生灵却可以如此悠哉游哉,想要修行便修行,不想修行便放松不修行,甚至都不需要考虑如何去战斗,不需去考虑如何获得生存的权利。

    这种几乎天上地下的差别,哪怕是外人看来也是颇为感慨的,更何况是身处其中的这些仙人了。

    “也怪不得他们对于内域出来的生灵如此的仇视,这与前世之人仇富却也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吧。”罗帆终于做出了结论。

    八元显然不会有这种感慨,对他来说,出生在内域并不是他的错,即便是听了他们在外域的生活是怎样的,他也没有太多的触动,相反,反而是对他们能够如此快速的修成二阶仙人而感到有些不服。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他们能够不足十万年修成二阶仙人,而我苦苦修行数千万年方才勉强成就这二阶仙境,而且更是需要卖身为奴,现在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归家园方才能够修成这先天道体!”他心中如此怒吼着。

    这种愤怒,是这一生修行以来所前所未有的。

    其强烈程度甚至遮住了他的双眼,让他眼中所见的一切都好似隔了一层火焰一般变得极其扭曲,变得极其虚幻。

    便是他的心跳声也在随着这愤怒而不断的加快,其伸缩力度更是在不断的加强着,恍惚之间,他的耳中,只能听到“咚……咚……咚……”的巨大心跳声。

    这声音是如此的强烈,足以将外界的一切声音完全遮住,让他只能看到那对面之人嘴巴在不断的张合着,却根本无法听清他们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而这,让他更加的愤怒起来。

    八元的一生当中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那一座三百多万丈的山峰之上生活,便是偶有争斗,也是在这域外修士看来如同过家家一般的争斗。

    这种争斗,自然不可能打出多少火来。

    因此,他这一生当中,真正的愤怒,没有一次能够超过此时的。

    而这种愤怒,却似乎已经突破了某一个界限,渐渐的让他的身体内部产生了某种莫名的变化。

    这种变化,对他来说是无比陌生的,是他从来不曾想过的。但对罗帆来说,这种变化却是他期待许久,更是他带着八元在身边的根本原因所在。

    “终于出现了。看来果然是要经历多一些才能够引发自我的潜力啊。”罗帆如此想着。

    便在这时,那八元体内的变化终于突破了重重阻隔真正展现出来。一捧火焰猛然在他的心头闪出。

    这一捧火焰无形无质,无色无光,便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一出现,便瞬间裹住八元的整个心脏,并开始向外界疯狂的索取力量,疯狂的吸引着外界的一切力量进入其中。

    而最靠近这火焰的力量,显然便是八元自身体内的力量了。

    刹那间,八元体内的力量疯狂的灌入那一捧无形无质无光无色的火焰当中,随着这些力量的灌入,那火焰便好似被浇了火油一般,瞬间暴涨,开始漫出心脏,向着他的身躯内部各处蔓延而去。

    而他发出身体之外的那些炽白火焰形成的六只手臂更是在刹那间轰然崩溃,重新化为火焰倒灌入他的身躯之内,同样是疯狂的灌入那一捧在他心脏出现的火焰之中。

    这些被他发出体外的火焰原本乃是八元在暴怒之下所发出的,却是占据了他身躯内部所拥有力量的几乎全部。比起之前那一捧火焰吸收的,属于他体内的火焰却是多了不知多少倍。

    随着这些全新火焰的灌入,那一捧火焰瞬间暴涨不知多少倍,转眼间便席卷了他的身躯内部每一寸位置,甚至形诸于外,将他的整个身体完全包裹住。

    这火焰无形无质,无光无色,但却并非不可察觉。

    因为,火焰的出现,灼烧着周围的一切,无数种后天天地元气、罡煞之气、星辰精气都被这火焰猛烈的灼烧着,变化着。

    这种灼烧,这种变化,使得外界观看他的视线都受到了强烈的扭曲,从而使得他的身形似乎变得虚幻一般。这种变化唯有高温高热方才可能出现,从这变化的范围自然便能看出他的身体包裹着一层火焰了。

    便在那一捧无形无质无光无色的火焰出现在八元心脏的瞬间,八元忽然间感到自己的心灵似乎瞬间超脱了身躯,眼中所见,心中所思,都变得无比的清晰,无比的明白。之前足以燃烧他心灵的愤怒,在此时虽依然存在,甚至更加的强烈,但却再无法影响他的冷静。

    他便好似成了另一个人一般,高悬与头顶,静静的看着他下方身躯之中正在发生的变化,静静的看着前方那围绕着他的仙人脸上那惊讶的神色。

    当然,收敛了自身存在感的罗帆,他此时依然是将他忽略了。他的道行距离此时的罗帆实在是太远太远,哪怕是激发了自身的天赋,实力暴涨,心性暴增,却也无法达到能够发现罗帆的最低界限,收敛了存在感的罗帆对他来说,依然是不存在的。

    虽说感觉似乎还差了一点什么,但他很快的便被自己身上的变化吸引了注意力,而将感觉不到罗帆的那种缺失感放在了一边。

    “原来,我体内还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若是早知有着这种力量,我哪里还需要数千万年方能成就二阶仙人?”八元那超脱身躯、超脱情绪的意志如此向着。

    此时此刻他身上的一切力量都已经融入了那一股无形无质无光无色的火焰当中,而他的体内却变得空荡荡的,好似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亟待无穷能量来将之填满一般。

    虽是如此空虚,但他却感觉,原本桎梏他不知多少万年之久的**颈已经完全消失,他似乎只要能量足够便能瞬间将自己的道行境界推进至一个不可臆测,他又梦寐以求的无上境界。

    当这种感觉出现,他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在引发体内强大力量的瞬间,便已经轰破了仙境二阶与三阶之间的**颈,终于在境界上达到了三阶仙人的境界。

    这种认识让他忍不住在无边的愤怒之中带起了无以名状的欣喜。

    这种欣喜在那愤怒之中居然并不减弱愤怒的强度,反而与愤怒交织在一处,形成了另一种奇异的结合,转而让那愤怒之中增加了许多活力,让那愤怒反而更加炙热,更加强烈,同时一个更加有力量。

    那火焰似乎乃是因愤怒而生,随着他的愤怒变化,那火焰也变得更加的炙热,更加的强烈。

    那火焰其他的威能倒还没有看出,但对于身躯的淬炼能力,却是强大得超乎想象。

    在那火焰的灼烧当中,八元只觉得自己的肉身正在以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增强着,无数杂质被那火焰灼烧化为无形,他的肉身随之而不断的变得致密,甚至有着一种渐渐缩小的感觉出现。

    一倍、两倍、三倍……

    只是数个呼吸之间,他的身躯便增强到了他原本身躯的十倍以上,而且依然没有停止,依然在那火焰的灼烧当中继续不断的增强着,向着一个不可想象的层次蜕变这。

    便在这时,周围那些一二阶的仙人终于发现不对,也不需相互招呼,便各自出手。

    他们的出手并非是之前八元那种将自己的一切力量直接轰出攻击对手,而是借助自身本身的力量如同钓鱼一般,将外界虚空的力量,将天元大天地的力量,将其中的规则、法则、乃至大道的力量都牵引出来,用一种近乎无法抵御的方式轰向对手。

    以这种方式来攻击,一份力量几乎能够发挥出超越本身百倍力量方能发挥出来的威能。如此威能,也怪不得他们会藐视只会粗暴使用力量的八元了。

    刹那间,整片虚空瞬间被无穷无尽的暴虐力量所笼罩,无穷不可思议的力量从四面八方直接轰向八元所在之处。

    这些力量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境地,几乎每一股,都几乎达到了三阶仙人的层次。而且这些力量之间更是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彼此之间相互补充,不断游转,不断变换,彼此之间的力量不断的交换,不断的旋动着,大大的增强了彼此的凝聚性,也在另一个角度上增强了这些力量轰击的威能。

    这些力量若是早上几个呼吸出现,在八元体内天赋力量没有被引发之前定然能够第一时间便将八元覆灭。

    但,此时此刻却是晚了。

    此时八元的境界已然突破二阶仙人的桎梏,达到了三阶仙人方才可能达到的境界。这些力量对于之前的他乃是无法抵御的恐怖力量,但对此时的他而言,却是一种让他垂涎的养分,一种补充他体内力量,让他体内的空虚获得弥补的养分!

    只见得,刹那间八元身躯内外的火焰一震,瞬间凝出八只无形的火焰手臂,如同环抱世界一般,瞬间抱向那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的那无数恐怖的,结构精妙无比,将各种破坏力发挥到极限的力量。

    这些力量蕴含了那六名仙人最强的攻击意志,在平常之可能被人毁灭,却几乎不可能被人剥夺,被人吸取。

    但此时这些力量遭遇到的,却是那种无形无质无光无色的火焰,一种因愤怒而生,隐藏在八元身躯极深之处的一种心火。

    这种火焰有着无法想象的包容炼化能力,一旦出现便直接将八元体内的一切力量完全吞噬,对于这外来的力量自然也有着超乎想象的炼化能力。

    那些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的无穷力量在撞入那八只无形无质,无光无色的火焰之下,瞬间便被大片大片的炼化。

    那力量之中蕴含的,属于那六名仙人的强烈攻击意志被直接灼烧一空,那些力量则被那火焰剔除了一切杂质,完全纳入那火焰之中,让那火焰随着而不断增长,让八元体内那种空虚的感觉随着而不断的消退。

    这变化,完全出乎那六名一二阶仙人的意料之外。

    让他们瞬间便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他们的战斗经验丰富无比,也不需要相互商量,便各自做出了决定,瞬间他们身躯内部便各自冒出一件法宝出来。

    其中那最开始说话的男子身躯之内冒出的法宝乃是一只铜钟,有三尺高下,显得极其古朴,上面透出的气息足足有三阶法宝的气息。在他身边的那名女子,同样这六人当中最强的二阶仙人的女子,其身躯之内冲出的那法宝乃是一根碧玉发钗,其气息同样强大,但却只是二阶法宝级别,却远不及那男子。

    其他几人体内冲出的法宝有刀、有剑、有印、还有一块铜镜。但法宝的境界,却都只是一阶法宝而已,勉强算是一件法宝。

    这些法宝出现之后,他们几人便直接将之激发,让那法宝的威能直接爆发出来,裹挟着外界远超他们本身所能控制力量过千倍的力量一同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轰向八元。

    却是再不顾一切,用自己所能发挥出来的最强力量要将眼前越来越危险的八元直接抹去!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