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 突破五(22:10)

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 突破五(22:10)

    别看罗帆似乎随手便能炼制出法宝出来,而之前那一件法器说是相当于二阶法宝却只需要十道三阶仙术便能获得便以为法宝很多,事实上,法宝对于这天元大天地之中的一切修士来说都是珍贵无比的。(_-<>-)

    特别是对于在外域之中艰难求生,努力生存着的修士更是如此。

    毕竟,一件法宝想要祭炼成功,无论是以何种方法,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光,大量的精力,甚至还可能影响修为的提升。

    而且,一旦法宝炼成,便会与自己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虽说不是不可分割,但毕竟心血相连,将之交易出去必定是颇为不舍。

    因此,虽说公认的价格是十道上一级的仙术能够换一件法宝,但除非万不得已,不然却极少有修士真的将法宝拿出来交换十道上一级仙术。

    或者说,这一个公认的价格,只是一种用来衡量价值的价格罢了。比如像罗帆之前遭遇到的,一件七十二重禁制的法器有着相当二阶法宝的价值,便可以用这种公认的价格来交易。

    这价格的意义,也只是如此而已。

    而此时此刻,这六名一二阶的仙人居然能够每一位都有着一件法宝,那领头之仙人的法宝甚至比他本身的境界还要高上一阶,这足以表明这一个组织要么有着颇强的后台,要么便是打劫能力相当的强悍。

    而已他们此时此刻的表现来说,后一种情况的可能性似乎更强。

    毕竟,他们只是看到了八元有着威胁他们的能力便瞬间将自身的最后的,也是最强的攻击,法宝本体的攻击都使出来,这足以看出他们的谨慎了。

    而一般有超强后台的生灵,都不会谨慎到这种地步的。

    这些法宝的功用各不相同,但显然他们在选择或者祭炼法宝的时候已经有过沟通,有过计划。因此这些法宝一旦发出,便自然在虚空之中形成一个奇异的阵势,以那一件三阶法宝作为核心,其他几件法宝作为补充。组成了一个极其精妙的阵势,将他们所牵引而来的,比那六名仙人本身所拥有的力量强上千倍的力量按照某种奇妙的方式组合在一处,化为一道清澈透明,质地无比纯粹的光华,以轰破虚空的声势,顺着某种规则破开一切阻隔轰向八元之处。

    这力量看似只是粗暴的轰击。事实上却包含着无尽的精妙技巧,在虚空之中蜿蜒徘徊之间,拥有无法想象的突破能力。

    若是包裹住八元的只是一种普通的,拥有强大防御能力的力量,在这力量冲击之下,定然是连瞬间都无法防御住,会在第一时间便被这六件法宝以及其裹挟而来的力量直接突破,将所有的力量倾泻在八元的本体之上。

    只是。显然的,包裹住八元的那无形无质无光无色的火焰并不只是普通的力量,更非普通的火焰。

    而是能够燃烧一切。炼化一切,包容一切的玄妙心火。

    这种火焰防御外界力量并不是用坚韧的本质来抵挡防御,而是直接将自身燃烧一切,炼化一切,包容一切的威能发挥到极限,将攻击到其范围的一切力量完全包容炼化进入自身之内。

    在这种情况下,那六件法宝以及其裹挟着的力量虽是玄妙无方,蕴含足以轰开一切阻挡的威能,但在这心火之下却无法发挥出太大的作用。

    只见得,瞬息间。八元那心火组成的八只手臂在虚空一抱,便将那六件法宝连同其裹挟而来的无穷力量抱住。直接开始灼烧炼化那近乎无穷的力量,将那些力量的杂质剔除,将那些力量的精华纳入自身,让那心火随着而愈发的旺盛。

    而那心火的旺盛,让这种炼化能力变得愈发的强大。这反过来加快了心火的炼化过程。

    到了此时,那六名仙人终于面色大变了。

    那些力量虽是他们借助法宝之能凝聚而来的,但其中却也包含着他们的意志,甚至可以说是他们意志的延伸,上面的每一点力量都与他们的心念相连。其中的任何一点损失,都直接反应在他们的心神意念之间。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力量被八元炼化,便好似一股力量在不断的拉扯着他们的心神一般,让他们时时刻刻的感受到那种力量正在转化为对方所有,对方正在每时每刻强大,自己正在每时每刻削弱的感觉。

    “不好,这到底是什么火焰?!怎会这般诡异?!”那领头的仙人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般念头。

    这种情况他们乃是第一次遭遇到,却再不能如同之前那般不用开口便知晓该怎么彼此配合。

    因此,他们几人却唯有对视一眼,交换一下自己的想法,方才统合起意见,知晓该怎么去做。

    只是,待得他们统合好意见之后,情况却已经来不及了。

    他们六人瞬间感觉心一阵难以形容的剧痛从魂灵深处产生,一种身体极其重要的一部分被硬生生切分出去,自己完全失去了一种自己最珍贵之物的感觉忽然从心头泛出。

    随着这种感觉而来的,是几声凄厉无比的惨嚎波动从前方传来。

    瞬间他们几人皆是感到一震无法形容的痛苦与后悔:“我的法宝完了。”

    只见得,在那中央八元所在之处,那暴涨不知多少倍的,无形无色无光无色的火焰手臂已经完全将那周围的力量炼化,直接包裹住了那法宝的本体。

    心火玄妙无比,连意志意念都能灼烧一空,这六名仙人与法宝的联系在此时八元的心火将那法宝包裹住的瞬间,便已经被截断。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几人方才会有这那种痛苦无比的感觉。

    而那些法宝,本身已经有着一点点简单无比的灵性,与主人的联系被截断,本能之间便知晓自己的覆亡命运即将到来,因此发出了那声声让六名仙人感到痛苦后悔的惨嚎之声。

    这惨嚎之声乃是灵性根源所发出,没有任何掩盖,没有任何修饰,直接便传达出至为痛苦的意念。能够直达任何生灵的心灵深处,让任何听到这惨嚎声的生灵生出恻隐之心。

    但,这对于八元来说,却根本无法动摇其心志。

    或者说。无法真正影响到他的决定。他的身躯虽说因为这种惨嚎声而产生一些恻隐,产生一些对这些法宝灵性的同情。但他本身的意志却超脱身躯,超脱这种情绪的影响,直接以一个更高的角度来掌控一切,自然而然的排除了这些影响,控制着他的心火依然用一往无前的方式扑向那些法宝,灼烧着那些法宝。

    法宝本身乃是物质与能量的结合。比起单纯的力量却是难炼化得多。

    因此,对于这法宝的炼化,八元的心力虽在不断的取得成果,自身的空虚也因为不断的获得不断的补充而变得越来越少,但那法宝的灵性却依然没有消亡,依然在不断的惨嚎着。

    甚至,那一件二阶法宝与一件三阶法宝还有着挣扎之力,在被灼烧的过程之中不断的疯狂的挣动。不断的冲撞着那些心火,想要脱离心火的笼罩。

    但显然的,这两件法宝的挣扎成果并不明显。

    八元的心火连被六名仙人控制之时的法宝都能够截断其联系。直接对其开始炼化,此时光是这些只是拥有一点灵性,连思考都不会,只是拥有本能的法宝又怎么可能有效的挣脱呢?

    只见得那八只心火组成的手臂轻转轻挡,用种种精妙的手法卸去了这些法宝挣扎的力量,让那些法宝不论如何挣扎,都不能脱离心火的包裹,都不能逃脱出去,只能等待着被一点一点炼化的命运。

    法宝所拥有的能量并非单纯的力量所能比拟。

    只是将众多法宝炼化了一小半,甚至连其灵性都没有完全抹去。八元便感觉自己的身内的那种空虚之感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淡的饱胀之感涌上心头,

    这种饱胀之感并不强烈,但却让八元瞬间明白,自己的能量积累已经是到了一个界限。一个再进一步便能真正冲破桎梏,真正踏入三阶仙境的界限!

    感受到这一界限的存在。他不由得大喜,心火猛盛,对于那六件法宝的炼化能力瞬间暴涨十倍。一股比起之前快上十倍的能量瞬间被纳入心火之中,产生了一种强大的冲力,瞬间让他的心火获得了某种无形的动力,瞬间暴涨,终于冲破了那一层无形的屏障,让他感觉整个世界忽然间停顿了下来。

    似乎时光在这一刻已经暂停了,似乎整个天地,都在这一刻停止了运转。

    他的眼前更是在一瞬间出现了无穷无尽的线条。这些线条有着无穷色彩,每一条都是蜿蜒流转,似乎正在勾勒着什么,似乎正在掌控着什么。

    恍惚之间,八元便明白了这些线条到底是什么,那是规则,法则,是至高无上的大道具现化而成的玄妙存在。

    明白此处,他忽然感觉自己对于以往修行的许多法门有了更深一层的了悟。甚至也有一种惭愧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以前使用力量的方法,实在是太粗糙,太简陋,太浪费了……”这样一个念头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他知晓此时这种状态乃是突破那一瞬间方才可能出现的,是体悟规则、法则乃至隐藏在其背后的大道的一种难得状态,若是将这一段时间浪费在感慨上,等错过这一次,要等下次再来体悟这种状态,怕便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了。

    因此,他用尽自己的一切心力去体悟这无穷规则、法则,努力的将种种奥妙镌刻进入自己的记忆深处。

    这种状态毕竟自是突破道行境界的一瞬间方才可能获得的状态,其所持续的时间却是极其短暂。

    哪怕八元用尽一切心力去挽回,去记忆,去体悟,最终他却也只是悟得数道规则之后,便脱离了那种状态,眼前的世界重新恢复正常,时光开始重新流动,周围景象重新恢复了正常所见的景象。

    这时,他体内的心火已是不再饱胀。但却也不再空虚,而是一种十分舒适,十分满足的感觉。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是那般的美妙,但却不能让他产生多少喜悦的情绪。因为他刚刚脱离了一种更加美妙的感觉。那种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距离大道如此之近的感觉。

    这种挫败感,直接压下了现在这种喜悦的情绪,甚至反而让他变得有些烦躁起来。

    这种烦躁,自然是要发泄出来的。因此,哪怕是已经不再需要炼化力量补充自身,但他依然催动自己的心火去继续炼化那六件法宝。要将那六件法宝完全炼化来发泄这种烦躁。

    便在这时,在一旁观看了许久的罗帆终于出手了。

    他随手一招,一股无迹可寻,无法抵御的力量凭空显现,直接作用在那六件已经被炼化大半的法宝以及那一团包裹住这六件法宝的心火之上,瞬间,那心火与法宝与八元的联系便完全被截断,直接便脱离了八元的控制。微微一沉,便来到了罗帆的身前。

    也是直到此时此刻,八元方才重新忆起一直站在他身旁的罗帆。想起自己此时的身份。面色不由得一阵变幻。似乎想要翻脸反抗,又似乎变得惧怕担忧。过得好一阵子方才变得平和下来,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恭谨。

    他此时已经是想清楚了,自己哪怕是已经成就三阶仙人,看起来比起以前强大了何止百倍,但面对自己的主人罗帆,依然是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彼此间的差距,更没有拉近一丝一毫。这点,从此时自己的主人只是轻松一招。自己的那点心火便完全脱离自己的掌控上便能轻松看出来了。

    而此时此刻,那周围的几名仙人也都反应过来了,对视一眼,直接散去了他们原来构筑的时空。

    时空的散去,周围虚空瞬间变换。空间渐渐崩溃散开,转眼间。他们几人与罗帆、八元由此而一同重新出现在那巷子之中。出现在巷子之后,几人也不需要商量,直接来到罗帆身前,小心的对这罗帆躬身行礼,口中说道:“我等莽撞,冒犯上仙,还望上仙恕罪,只要上仙愿饶过我等,我等愿付出一切换取。”

    到了这时,他们哪里还不知道自己之前对罗帆的种种猜测根本便是无比荒谬的,眼前这人哪里是什么大家族的少爷,分明便是一名至少是五阶以上的仙境高人,比起那八元至少强了几十万几百万倍!之所以没有丝毫气息透出,之所以让他们感觉不到他的丝毫存在,根本便不是因为什么法器法宝,而是因为他本身的实力已经比他们至少强上三阶!

    而强上三阶,这已经是一道天堑了,却再不是任何手段所能跨越的差距,哪怕他们还如同之前那般对于自己的力量使用技巧有着超乎想象的自信,也不认为这些技巧能够让他们跨越三阶来战胜对手。更何况经历了八元这么一场剧变之后,他们对自己力量使用技巧的自信却是再没有原来那般强烈了,更不可能认为自己能够跨越三阶以上来战胜眼前的仙人。

    因此,他们很清楚的知晓,若是眼前这人愿意,自己这一方别说只有六人,哪怕是六十人,六百人,怕也只是对方随手一碾的事。

    正是因为明白此处,他们直接便按照以往的经验,再不敢有任何其他想法,直接就认输求饶了。

    这外域与内域完全不同,几乎便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天地。这种不同,不单单体现在修士的生存状态之上,还体现在观念之上。

    在内域,因为有圣人存在,一切生灵的行事都需要遵循某些潜规则,因此,哪怕是有着不共戴天的的仇恨,哪怕是有着将对方折磨亿万年多不能稍减的恶意,那失败一方的遭遇也不会太过凄惨,哪怕是凄惨,也有着一个限度——不会突破圣人所立的规矩,一旦突破,自然被圣人排斥,被内域排斥,无法立足内域之中。

    当然,这些自然不是圣人出手,也不是内域天地自动排斥,而是一种不知不觉的改变。这却不必说他。

    而外域却不一样,外域没有任何绝对的力量能够震慑万灵,制定出所有人都遵守的规矩,因此失败一方的遭遇却是没有任何底线的,只要胜者愿意,任何事情,哪怕是用尽一切所能想到的残酷手段来折磨对手,都是不会遭遇任何不妙后果的。

    若是在外域的失败者没有认输求饶的自觉,那等待他们的,将可能是想也想不出的凄惨遭遇。

    对于这种区别,这几名仙人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因此,他们对于自己如此表现没有丝毫的惭愧,更没有觉得这样是多么没面子的事。

    罗帆此时却不管他们。

    他带着八元在身边便是为了研究一下八元体内蕴藏的天赋,此时他的天赋能量已经被引发,更是在他的手中,他哪里还会去关注这些微不足道的一二阶仙人?

    却是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投放在手中的那一朵心火之上。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