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零六章 又三千年百(22:16)

正文 第八百零六章 又三千年百(22:16)

    这心火乃是因愤怒而生,其根源乃是在心灵之上,却是一种极其唯心的火焰。-<>-(其存在形式暗合冥冥中某种玄奇规则,若有若无,在本质上甚至并非真正的火焰。只不过是表现出火焰的形态,因此便称之为火焰罢了。

    罗帆触摸着这心火,细细感应着其性质,解析着那心火的每一点本质。

    心,能容纳一切,能抛弃一切,能吞噬一切。因此,这心火,却也能容纳一切,炼化一切,吞噬一切。

    将和心火细细分解,罗帆最终发现在一个不可分的角度上,这心火的构成却是一个个无比玄奇,无比复杂,甚至哪怕是此时的他要解析出来都极其困难,甚至是近乎不可能解析出来的一种结构。那结构乃是一个个奇异的符号,这符号乍一眼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只要仔细品味,便会发现这些符号居然隐隐间沟通冥冥中的大道,几乎便是大道的某种具现。

    这种具现,甚至比起之前八元所看到的,代表规则的丝线具现得更加完整,更加近于大道本源。

    猛地,罗帆忽然明白了这八元的天赋到底是来自何处了。

    “原来如此,却是大罗金道巅峰存在所留下的后裔,故而才遗传了这种天赋下来。”暗自想着,他不由得露出了一种可惜之色。

    那存在显然并不曾成就圣人,若是成圣,他的后裔便不会沦落到在那山上呆了数千万年方才成就二阶仙人。那天赋力量,也不会只是如同此时这般只是拥有这等威能。

    要知道,圣人级别的存在乃是近乎无所不能的存在,哪怕是在这天元大天地之中因为种种条件而威能受到一些限制,其遗留下来的一点天赋,若依然是心火,怕是一觉醒便足以将八元推进两三阶了——圣人到底是多么强大,罗帆却是再清楚不过了,只是一点意念投影都足以拥有近乎圣人级别的威能了。那力量的遗传该有多强,可想而知了。

    叹息过后,罗帆便将这种种抛在脑后,细细的记忆着那奇异的符号。努力的要将那结构复制在自己的记忆深处。

    若是要解析,要体悟,以此时罗帆的道行境界还是力有不逮,但光是记忆,对他来说却不是什么问题。

    因此,很快的,罗帆便已是将这结构的一切细节。甚至连同他的变化规律都完全记载自己的记忆之中,再不有丝毫忘怀。

    做完这些,他方才随手一拂,那点心火便一震,脱离了那六件法宝,重新倒飞而回,直接灌入了八元的身体之中,重新被他纳入了自身掌控之中。

    得了这一点心火。八元神色一舒。心火乃是从他心灵而生,损失任何一点,对他来说都是从他心中挖去一点东西。此时能够重新收回这心火,哪怕在量上对他并没有太大的促进,但也足以让他现出如此神色了。

    将心火送回,罗帆方才开始看那六件法宝。

    只见那六件法宝此时都有着巨大的损失。那一件三阶法宝直接退化为二阶,那一件二阶法宝直接退化为一阶,至于剩下四件一阶法宝却是退化到勉强能保持在法宝层次的境地,而且似乎随时随地都可能崩溃退化为法器。那威能比起之前来说,减弱了不知多少倍。

    当这六件法宝脱离心火包裹的瞬间,便自然而然的与他们的主人重新建立了联系。

    而那几名仙人也在瞬间便明白了自己的法宝到底是受到了多么大的损损伤,一瞬间心痛得眼泪都差点下来了。

    他们将法宝祭炼到此时这般境界每个人都耗费了无穷精力。无数材料,巨量能量,甚至便是他们自身的修行都因为祭炼这一件法宝而受到了不大不小的影响。

    此时此刻只是这么一段极短的时间,数万年的努力便化为泡影,这简直便是从他们的心头硬生生的戮出一大块肉出来,那是何等的心痛。**-<>-*可想而知。

    只是,虽是心痛,他们却也不敢催动这些法宝将之收回,反而是连心痛的神色都不敢太过表现出来,静静的等待着罗帆的决定。

    罗帆打量着这八件法宝,微微品味一下,便知晓这些法宝对自己没有什么用处,甚至连让自己有所收获的可能性都没有,也没什么奇思妙想能让自己眼前一亮,却是对它们失去了兴趣。

    随手一拂,这几件法宝便飞回了它们各自的主人身边。

    那几名仙人见得这等得天之喜,不由得大喜过望,手忙脚乱的将这些法宝收回身躯之内,用自身的力量,自身的精血,自身的魂灵去努力的温养着他们的法宝。

    虽说法宝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但毕竟是他们所祭炼出来的,他们想要将之祭炼到原来的级数,那难度却比起他们重新祭炼一件法宝要容易上百倍。虽然同样要经过颇长时光,耗费颇多精血,颇多能量,但总体上来说还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罗帆见他们将法宝收回,道:“我还需数名奴仆,你们既然愿意付出一切,那同样当我三千年奴仆吧。”

    这话语没有丝毫的转折,没有丝毫的余地,显然已经是最终的决定了。

    为奴三千年时光,这比起这几名仙人想象当中的更加宽厚,让他们根本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当下便向罗帆行了主仆之礼,正式确定了主仆关系。

    外域乃是一个残酷的世界,战败为奴,那是很少发生的。

    一般情况下,战败了便是身死,便是连魂魄都要被炼化为法器,化为对方的修行力量。此时罗帆肯收他们为奴,还只是三千年,这种优厚,让他们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没有差到家。因此心情却都轻松了许多。

    罗帆稍询问一番,便知晓这几人并没有什么靠山。

    他们六人本身便组成了一个团体,一个靠打劫抢夺为生的团体——这种团体在外域乃是最常见的。当然,他们对外宣称自己乃是为了在城外有着更强的生存能力而抱成一团的冒险团体。

    这个团体在南蛮之中有着不大不小的名号,叫做钟钗团,取的便是那两名二阶仙人的法宝形态。

    而那男性二阶仙人名为周斯,那女性二阶仙人名为信艾。其他几名一阶仙人分别是电成,齐遥,柳沟以及盛桩。

    当然,这些性命看起来与洪荒天地如此相似。却并非真的便是他们的名字便是这样写的。事实上,之所以写成此时这般与洪荒天地的名字相差不多的状态,却是罗帆将他们硬生生翻译过来的罢了。

    事实上他们的名字用这天元大天地的文字写来,却绝非此时这般模样。

    不过,这也无所谓,反正名号只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到底是怎样。只要彼此知晓便可以了,写成如何却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周斯,你们钟钗团在南蛮可有驻地?”知晓必要的信息之后,罗帆问道。

    “禀主人,本团虽不成器,却也在城东有着一处居所作为驻地,若是主人不弃,可前往居住。”周斯恭声道。

    他比起八元见多识广。自然知晓该如何为奴,此时的神色态度都放得很低,很是符合他奴仆的身份。

    罗帆微微一笑。道:“正要如此,却是免得我买居所的一番花费。”

    “能为主人省此花费,实是周斯的荣幸。”周斯很是狗腿的道。

    那八元此时却不知该说什么了,他乃罗帆收下的第一个奴仆,在之前也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很好,很是恰当了,但到了此时他方才发现,原来为人奴仆需要做到这一步,自己还是太过天真,太过放不下脸面了……一时间却是颇多感慨。

    当下。周斯等人便在前头带路,带着罗帆与八元向着南蛮城东走去。

    这速度,依然是不紧不慢的。而且也只是在地上行走着,却没有使用神通飞遁。

    一边走着,周斯似乎知道罗帆对于南蛮并不熟悉,因此却是一路上滔滔不绝的向罗帆介绍起路上所见的种种了。

    那种种介绍之前在前往那万器阁的途中。罗帆便听过那老者介绍过一次了。但周斯的介绍却与那老者完全不同,所取的角度也是完全不同。

    那老者的介绍完全便是就着这城市种种建筑的历史,将这建筑所代表的文化介绍出来而已。而周斯所介绍的,却是根据所谓的冒险团体的历史来介绍。

    将那建筑什么时候发生什么战斗,为何会引发那战斗,战斗的结果又是怎样,最后对南蛮城中的情势有着什么样的改变向罗帆介绍起来。

    随着他的讲述,罗帆渐渐的知晓了所谓的冒险团体在这个城市之中的生存状态,隐隐间对于外域蛮荒的文明形态又有了一些新的感悟了。

    城东距离那条小巷颇为遥远。

    这一路不紧不慢的走着虽说认真来说速度并算不上慢,但他们却也走了数个时辰,到了天色渐渐变暗只是,方才走到了那一处钟钗团的驻地居所所在。

    这里,看起来却是一片十分普通的居所罢了。

    占地数千丈方圆,完全便是一片不大不小的庄园了——天元大天地实在是太过广阔了,哪怕是有着无穷生灵填在其中,也是地广人稀,因此一般居所都不会太小,更不会向罗帆前世地球之上一般巴掌之地便要倾家荡产才能获得……

    这一片占地数千丈方圆的庄园在周围看来并不算是最大的,勉强来说却只能算是中等罢了。这等中等的民居,在周围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民居当中却是极为不显眼,没有多少特别之处,让人难以将注意力放在其上面。

    “不错,这个地点选择得相当有水平。”罗帆见得这居所,笑道。

    “多谢主人夸奖。”周斯似乎十分欣喜的道。

    他如此表现,周围那信艾等人却也没有任何异状,看起来神色依然如之前一般无二,显然是并不觉得周斯的如此表现有什么不妥,或者他们也觉得便该这般表现才是正常,才是求存之道。

    而这,更让八元觉得大开眼界。

    几人说着,已经是进了居所的大门,一进入其中。便见得有着许多机关人定定站立着。这些机关人在他们进入的瞬间似乎感应到了他们的到来,当下便陆续的活动起来,开始了作着种种准备,伺候着罗帆等人。迎接他们能够最舒适的享受这居所之中的生活。

    一番忙碌之后,终于安定了下来。

    此时罗帆已是坐在大堂主位之上,轻松自在的看着下方站着的几人,呵呵一笑,道:“我不会在这南蛮待很久的,顶多只是数月便会离开,你们若是有什么东西要处理。可趁着这几个月赶快处理,不要到时手忙脚乱的。”

    作为在这南蛮之中呆上许久的地头蛇,罗帆明白周斯他们定然是在这南蛮之中有着种种乱七八糟的关系,这些关系,便是他们与这南蛮的羁绊。

    若是就这般不管不顾的便让他们直接斩断这些羁绊离去,他们怕是会心生不满,到时怕是会增加许多麻烦。反正也只是举手之劳,他便不吝啬一点时间让他们去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了。

    周斯等人对于罗帆不会久在南蛮并没有太过惊讶。

    这主人从内域出来。显然是不甘于平淡之人,又怎么可能在一个地方呆上太长时间,更何况这地方还是南蛮这种小城。

    只是。让他们惊讶的却是罗帆居然会留给他们时间让他们处理在这城市的种种关系,这可是宽厚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了,这让他们也不由得生出一种莫名的感激出来。

    从这角度来说,他们确实是适合为奴……

    见几人的神色变化,罗帆便知晓他们的想法,只是微微一笑,挥挥手让他们下去。只留下八元在身边伺候。

    他并没有在这些仙人身上下什么禁制,更没有限制他们的力量,而是任凭他们自由自在的做他们想要做的一切事情,任凭他们能完全发挥自己的一切力量。

    之所以如此。自然非是他天真,认为这些人果然是心服口服,真的将自己当成至高无上,要永世效劳的主人。而是因为这些人对他来说根本便什么都算不上。哪怕是任凭他们发挥,他们也绝不可能翻出他的手心,更不可能对他造成丝毫损害。在这种情况下。又何须什么禁制,什么限制?

    而且,他也相信,周斯等人绝对能够明白他们与自己之间的差距是多么巨大。若是聪明的话,便不会有背叛的心思。

    要知道,不背叛的话,只是三千年为奴的生活。但若是背叛的话,便是要拿自己的性命去赌一个胜利可能极其渺茫的赌局啊。

    正是因为这种种考量,才有这此时这般看似不合理的情况出现。

    “八元斗胆,欲向主人请教。”等得众人离去,八元顿了好一会,终于鼓起勇气道。

    “哦?说来听听。”罗帆无可无不可的道。

    八元抬起右手,摊开手掌,只见手心之处忽然钻出一朵无形无质、无光无色的火焰,正是那心火。

    “这火到底是什么火焰,为何会蕴藏在我的体内?”当这火焰出现,八元眼中现出疑惑之色,向罗帆问道。

    罗帆一笑,他猜想这八元问的也该是这个问题了,果然正如他所料。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他也不必隐瞒,当下便笑道:“这火非是实质存在的火焰,而是心火,或者又可以说是怒火,是因你心中情绪激荡而生出的的一种火焰,既契合大道,又暗合心灵,故而拥有容纳一切,抛弃一切,吞噬一切的威能。至于为何蕴藏于你的体内,莫非你不知道吗?”

    八元听得罗帆用一种极高的角度来阐述自己手中的心火,刹那间恍然大悟,似乎对心火的认知已经深入到了一个自己之前完全无法探测到的深度了。

    这心火虽已经被他从身体深处引发出来,但事实上他对于这心火却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能够使用,也只是因为这心火性质特异,乃是由心而生,自然随着他的心念动转变化,自然随心应用罢了。

    以他的实力,根本便无法深入这心火的内部,更不能看到这心火的结构,接触这心火的本源。

    此时听得罗帆这般的概括,他方才发现,原来心火的本质是这样,原来自己以前对心火的了解居然是如此的表面,一时间大有所得,眉飞色舞起来。

    不过,很快的,他便想到了罗帆的反问。不由得沉吟起来:“心火在我的体内蕴藏,显然不可能是后天得来,而是先天所带。这么说,定是我祖上遗传下来的恩泽!”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大吃一惊。

    他一出生便是在那三百万丈的山峰之中,他的父母更都只是普通的八臂猿猴罢了,根本看不出他们与其他任何普通的八臂猿猴有着任何不同。而他自从出生以来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告诉他,他乃是一名普通的八臂猿猴,没有任何出奇之处,没有任何超乎普通八臂猿猴的地方。

    而此吃此刻,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祖先可能并不简单,可能出过了不起的大能,自己的出身可能极为不凡,这让他怎能不吃惊?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