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零八章 升品零(22:14)

正文 第八百零八章 升品零(22:14)

    在那一片虚无之中,渐渐的诞生出了一座山。-<>-()

    这座山有三百多万丈,上面有着无数草木植被,有着数量繁多的异类生灵,更有着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在这座山上盘踞着。

    恍惚之间,八元完全失去了自己遇到罗帆之后的一切记忆,好似重新回到了之前,回到了在那他出生成长之地修行生存的那种状态。

    当这种感觉出现之时,八元当真是回到了那种状态之中。睁开眼睛茫然四顾,周围尽皆是他已经见识了不知多少千万年之久的景象,周围感应到的气息更同样是自己不知道感应了多少时光的气息。

    呼吸一口,浓郁无比的后天天地元气疯狂灌入他的体内,让他感觉自己的整个身躯前所未有的充实。

    一种莫名的安定感,让他惬意的叹了口气。

    不过,这口气叹后,他又是一阵惊讶。这种日子我已经过了几千万年了,这一片天地我也见了不知几千万年了,怎么会忽然觉得这种日子安定舒适,怎么会忽然又生出莫名的喜悦之感呢?

    这种想法出现,他心念一动,又发现了自己的身体是那么的别扭,似乎自己隐隐间明白该向着那种方向转化,该如何修成更高级,更契合大道的身躯形态一般。

    忽的,他心念又是一动,发觉自己体内的力量似乎有些别扭,好似自己的力量不该只是如此而已,自己的实力不该只是这一境界罢了。

    这种种感觉交织在一处,让八元心中涌起了一股诡异的感觉。

    好似之前曾经发生过什么重要无比的变化,但自己却是把它忘记了一般。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奇异,让八元理智便不太相信,认为只是自己的错觉。但那种种的奇异感觉却告诉他,这种感觉极有可能是真实的。

    如此矛盾的感觉,让八元开始细细的研究自己的身躯,试探着顺从自己那些感觉。开始一点一滴的改变自己的身躯,改变自己的力量。

    这一处三百多万丈的山峰,显然不可能是其他地方,而只可能是八元呆了数千万年的那座山。却是那罗帆传授八元的那一部心灵修行法门凭借八元的记忆再造出来的。是八元对那座山所有记忆的集合。

    当然,以八元在那座山待的数千万年时光来看,使用他记忆再造出来的这座山,与真实的情况怕也不会有多少差别就是了。

    八元失去许多记忆投入这山峰之中继续以往的生活正是罗帆所创修行法门的功效。

    淬炼心灵,需要的并不是力量,而是让心灵去经历,让心灵去感受。而要达到这些目的。除了让人去体味人生百态,去游历天地万境让自身的心灵受到震荡之外,便唯有如此这般,自己造出一个个奇景,造出人生百态,造出天地万境来让心灵震荡了。

    用自己造出来的奇景来让心灵震荡,这在凡人看来是几乎不可能的。因为是你自己造的,你自然对其有着绝对的掌握。自然便不可能对心灵造成太大的震荡。

    但对罗帆这等级数的修士来说,这虽麻烦,却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便比如罗帆传授八元的这一部法门。便有着这等玄妙的功效。

    这法门无比玄奇,一旦运转起来,便自然会抽取修士的记忆,使用一种比起修士本身高超无数倍的角度来重新整理这些记忆,甚至再将修士本身的这些记忆封印,让那修士如同从来不曾经历这些记忆之中的场景一般,重新以另一个角度来经历这些记忆,从而如同第一次经历这些记忆一般,产生相同的震荡,达到。甚至超过了真正去体味人身百态,游历天地万境的效果。

    接下来数日之间,八元一直是站在这这大堂门口,双目茫然而无神,体内气息内敛不泄半分,乍一看上去几如一座泥塑雕像一般。-<>-()

    周斯等人收到罗帆的吩咐。知晓八元乃是在修行当中,虽不知为何修行需要如此,但却只有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却没有一个去打扰,让八元能够有着一个安静的修行环境来修行。

    而罗帆自己,却是独自一人在这南蛮城中一边逛荡,一边研究着那一张蛮荒大陆的地图。

    这蛮荒大陆广大无边,那地图将整个蛮荒大陆的种种都记载得相当清楚,其中包含的信息量之大,自然是可想而知。

    若是胡乱在这蛮荒大陆上乱逛,那说不定要逛上几万年、几十万年才可能将整个蛮荒大陆逛遍。而若是遇到对他有所帮助的,那这段时间说不定还要增长数倍以上。

    这种没有效率的方法,显然不是罗帆所愿意选择的——若是没有地图指引也就罢了,若是有地图指引还使用这种方法,那便是笨了。

    在不断的研究当中,罗帆终于确定了一条行走的路线。

    这一条路线起于南蛮,绕过那近百处那地图之上并不曾具体显示出来的自然险境,最终到达最北边一座地图不曾显示出来的城市为止。

    当确定这一条行走蛮荒大陆的路线之时,这南蛮罗帆也已是逛得差不多,自觉再逛下去不会还有多少收获,便决定离开这南蛮,开始他之前确定的那一条路线。

    而这时,已经是八元进入修行的十日之后了。

    “十日便是一千万年,这般长时间,也该是时候悟透真幻醒转来了吧。”当做出了决定,罗帆忽然想起了八元,心神意念间起了这般念头。

    那一部修行法门乃是罗帆所创,对于其中的一切原理,一切奥秘,他都了解得清清楚楚。

    因此,他自然是明白,这一部修行法门若是八元来催动,其心灵所感受的时光流速该是达到什么程度。

    按照他的推算,以八元的道行境界、心火,在那一个功法营造出来的天地之间,外界经过一日时光,他便相当于过去百万年。算起来,十日时光自然便是千万年时光了。

    念头微微一动。罗帆已经来到了钟钗团的驻地之中。

    刚来到此处,他便发现八元体内那飘摇欲坠的心火忽然一震,接着猛地暴涨,瞬间扩大不知多少倍。直接将他整个身体完全笼罩,让他好似在刹那间变成一个火人一般。

    这心火无形无质无光无色,但其温度却是极其惊人,一旦包裹,自然便改变周围的虚空,改变周围的元气,让周围的一切都有巨大的扭曲。从而勾勒出了一个巨大的轮廓,将八元以及其身体周围的火焰都勾勒了出来。

    这变化,自然是惊动了这庄园原来的主人周斯等人了。

    一时间,他们放下了原来正处理得差不多的种种问题,各自从庄园各处飞遁而来,不一会间便落到了距离八元数十丈之外的位置。

    八元身上的心火威能极其强悍,温度极高。

    他们虽能够抵御,但抵御高温毕竟不是什么惬意之事。他们却也不会自找罪受,因此便停留在这能够看清,但却不太受心火灼烧炙烤的一处位置。

    这时。他们也看到了罗帆,连忙上来见礼,之后肃立一旁,不敢超过罗帆。

    罗帆对他们并不在意,只是看着八元。

    这却并非他多关心八元,只不过是他想要看看八元修行他所创的那部修行法门之后到底是怎么表现,他的那一部修行法门还有无可以改善之处。

    八元身上的变化极快。

    那心火熊熊燃烧之中,隐隐间有着一副光影从他的头顶冲出,被那无穷心火托起,在半空中若沉若浮。

    这光影乃是一座山。

    一座三百多万丈的高山。这座山峰。赫然便是八元待了数千万年之久的那座山峰,也是在这十日之内,八元一直待了一千万年之久的那座山峰。

    只是,则航班一座山峰比起当初刚刚形成,八元刚刚投身其中的时候相比,却已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时此刻。整座山峰已经化为一座火山。

    山上的一切生灵都已经被那火焰沾染,其中那一股股原本颇为强大的气息在这火焰之中疯狂的挣扎着,努力的想要冲破火焰的缠绕,一声声愤怒的吼声,恐惧的叫声,不断的从那山峰之中传出。

    “猿王!我们一山而生,虽偶有争斗,但几千万年来也算是有大交情,你为何要在今日下次毒手?!”声声难以置信的吼声不断的从那座山上传出。

    “如果你们是真的,本王自然不会下毒手,但,你们只不过是我的一个个杂念而已,如果不将你们全部炼化,我的心灵便不得纯粹,便永世不得超脱。”便在这时,一声悠然的叹息这在这山间回荡。

    这声音,赫然便是八元的声音。

    而这声音,也在这座山上根本找不到任何来源,而是来自山外,来自比这座山更高上一个层次,来自一个能够俯瞰这座山的某处玄妙所在。

    随着这句话语,那座山上的种种声响一滞,接着更大的怒骂声传来:“你这疯子,我们实实在在的生灵,怎么会是你的杂念?!快点放我们出去!啊!”

    八元对于这些却是毫不动容,那火焰依然不断的灼烧着那整座山峰。

    在那火焰的灼烧当中,那山峰之中的生灵不断的消亡,不断的化为虚无,那其中惨叫声,咒骂声也随着而渐渐的减弱,最终消失于无形。

    而随着众多生灵的消失,那座山峰的本体也在那灼烧之下渐渐的融化,渐渐的缩小。

    到得最终,当一切变化平息下来之时,这山峰已是化为一个晶莹剔透,好似圆球形状,有拇指大小,上面闪烁着丝丝缕缕智慧光华的奇异物质。

    这物质悬浮在那火焰当中,任凭火焰如何灼烧,都只是变得愈发的晶莹,愈发剔透,上面的智慧光华甚至因为这灼烧而变得更加的密集,变得更加的耀眼。

    到得此时,包裹住八元周身的那心火一震,微微一缩,便瞬间缩回了他的身躯之内,重新占据了他的心脏。只是,此时这心火却再非在心脏上面的一小点,而是裹住整个心脏。不断的舔舐着那心脏,让那原本已经致密纯粹的心脏偶尔便有丝丝缕缕的杂质化为气雾飘出,顺着窍穴离开了他的身躯。

    他的心脏在这种情况下随着时光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强大。

    而心脏的强大,让他的血液也随着发生改变。血液的改变流转周身,让他的整个身躯都随着而变得越来越强大起来。

    这种过程时刻不停的持续着,似是永无断绝之日。

    过得好一会,那一团晶莹剔透,闪烁着智慧光华的球体一沉,便从八元的头顶窍穴沉入,进入了他的身躯之中。

    随着球体回归。八元缓缓的睁开双眼。

    那双眼中有着无穷沧桑,更有着看透一切的决意,有着无比坚定的信念。

    他四处看了看,眼中的沧桑、决意、信念渐渐消退,渐渐化为正常的眼神,只是比起以往那种眼神却增加了一些觉悟,一些底气。从这一点便可看出他已是与过去完全不同了。

    八元回过神来之后,向罗帆拜倒。道:“八元多谢主人成全。”

    “看样子已是成就六品三阶,算是勉强迈入中三品了,只是十日便能有此进展。看来你是用心修行了。”罗帆微微一笑,道。

    “还多亏主人法门精妙,不然八元怕是千万年都不能悟透关窍,踏足中三品。”八元更是感激,再拜。

    听得罗帆与八元的两句对话,周围的周斯等人不由得羡慕得双眼发红。

    这外域与内域完全不同,对于内域生灵来说,知晓每一个阶级有着品级之分也只是让他们觉得修行无涯,自己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而已,并不会造成他们太大的触动。

    但对于外域便非是这般了。

    外域之中乃是一片弱肉强食的世界。在这种世界之中,任何一点实力的差别,都几乎可以说得上是生死之间的差别。

    因此,在知晓每一阶级之中有九品之分后,几乎一切外域的修士都有着无比迫切的,提升自身品级的**。

    只是。显然的,外域生灵因为生存状态而使得在同一级别比起内域生灵要强大许多,但本质上毕竟没有多少区别,他们所能找寻到的无穷修行法门,几乎绝大多数都只是下三品的修行法门。

    除了极少部分的大势力能够拥有一些中三品的修行法门,修成中三品之外,其他绝大多数修士都只知道有中三品存在,却没有多少修士知晓到底中三品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点并不奇怪,大势力,圣人门下这些存在相对于整个天元大天地的亿万众生而言,便如同大海里面的一滴水一般。

    若是这一滴水不愿意将信息透出,能够勉强打听到这一滴水之中信息的,也唯有这一滴水旁边极小极小一部分海水罢了。除了这极小极小的一部分之外,整个海洋对于这一滴水定然都是一无所知的。

    周斯等人也属于外域众生,自然也有着同样的**。

    只是,一直不得门户,找不到机缘罢了。

    此时此刻却忽然见到眼前有着一人忽然间从下三品的三阶仙人变成了中三品,这对他们而言简直便是一个凡人看着原本与自己同样平凡之辈忽然间飞升成仙了一般,那种羡慕,那种眼红,可想而知是达到何等程度了。

    一时间,他们几人对视了一眼,信艾等人望向周斯眼中都有着询问。

    很明显,他们是在询问是不是也要如同八元一般向罗帆哀求,让罗帆同样给他们一些机缘。

    周斯眼中有着心动,有着挣扎。

    但过得良久,毕竟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向着他们几人缓缓的摇了摇头。

    见得周斯摇头,几人也渐渐清醒过来,脸上现出了恍悟之色,却是理智重新回来,明白为什么此时并不是恰当的时刻了。

    他们几人给罗帆当奴仆也只不过是十日光景。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他们想要打劫罗帆,只不过踢到铁板,打劫不成反成奴仆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说他们与罗帆之间有多少情分,那他们第一个便不相信。

    而提升自身品级对他们的好处之大,几乎可以说是完全的改变他们的命运,让他们从此脱离以往的阶层,踏入一个更高阶层的改变。

    以这种情分,想要求取这种好处,几乎不用说都是不可能成功的。

    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若是去求取,结果定然是让罗帆觉得他们没有分寸,甚至是愚蠢,反而让日后可能出现的求取成功都变得再不可能。

    明白这些,他们几人眼神恢复了清明,只是望向罗帆的目光却变得更加热切了。

    一时间,态度变得更加的恭谨,更加的顺从。

    若说之前他们表现得那么的顺服还只是因为惧怕,害怕罗帆那强大的实力,害怕一不小心便被磨灭,那此时此刻,他们便完全是打心底里的顺服了。在他们眼中,罗帆已是再非一个能够随手将他们磨灭的强大存在,而是一个能够随手提升他们品级救星,一个他们哪怕付出再多来讨好都值得的存在!(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