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零九章 斩念 (22:24)

正文 第八百零九章 斩念 (22:24)

    此时的八元心中却是充满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感慨。(_-<>-)

    他虽看似在这大堂门口站了十日,但事实上,他的心灵,他的意念,却已经沉沦于他内心深处的那个世界足足千万年之久的漫长时光了。

    千万年时光,哪怕是八元已经经历了数千万年的岁月,也绝对无法将这段时光当成是一段短暂的时光。

    这般漫长的一段时光,若非他心中有着一点那修行法门留下的印记在提醒着他,他说不定已经沉沦在那无比真实的天地之间,将那天地当成是完全真实的天地,将在那其中遭遇的一切生灵当成是完全真实的生灵。

    而若是他真的完全沉沦下去,最终的后果,或许不会如同一般生灵遭遇外界幻景一般无法自拔,最终意念崩溃,魂灵崩解。

    但却也会让他已然入门的那一部修行法门完全废去,日后甚至可能再无法修行那一部修行法门,最终完全浪费了他用百万年自由换来的难得机缘。

    好在,他刚刚投身那座三百多万丈的山峰之时,顺从自己心中隐隐的奇异感觉修行,居然很是轻易的便修成了这个世界的先天道体,甚至直接便将自己体内所掌控的火焰提升了数个层次,从而拥有了某种唯心的特性——那是心火的特性。

    正是因为这种收获,让他却信了那修行法门遗留在他内心深处的那种感觉,让他知道眼前的一切都很不对劲,让他知晓自己必定是缺失了某些无比重要,甚至足以改变他命运的记忆。

    在这种情况下,他哪怕是觉得在这座山峰之上生存是如此的安定,如此的舒适,如此的平静,却也无法阵阵的将自己的心灵完全沉浸其中,依然是想要努力的寻找那确实的记忆。

    因此。他在修成先天道体,提升了体内力量的等级之后,便开始在那座山峰之上四处找寻,开始与那山峰之上的一切生灵接触。以期望能够在这种找寻、接触当中有所触动,从而获得自己想要的答案。

    只是,显然的,这座山峰以及山峰之上的一切生灵,乃是那一部修行法门自然运转之下按照他记忆之中的一切相关记忆所构筑出来的。

    他所能想到的,所能推演出来的,都已经被构筑得完美无缺。无论他如何找寻,如何接触,都只是如同真实世界之中的一切一般,完美得让他根本找不到一丝丝的破绽,更无法对他产生什么足以让他找到答案的触动。

    一切,便好似他便是在真实的世界,所接触到的都是真实的生灵,真实的物质一般。

    若是外界构筑的幻景。以八元的心智,说不定便将自己心中的那种种感觉打消了。

    但这里却不是外界构筑的幻景,而是他修行的一部修行法门所构筑的幻景。这种幻景为的不是让他沉沦。而是为了让他打破而存在的。因此,哪怕是他所找寻到的,所接触到的种种都在否定他心中的那种感觉,但那种感觉却依然如同跗骨之龃一般,根本无法去除,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有些地方不对劲,提醒着他该去努力的找寻某些答案。

    这种遭遇到的与心灵深处感觉的矛盾,对于八元来说,简直便是一种煎熬,让他哪怕是在这座原本让他感觉无比安宁。无比舒适的山上,都无比的痛苦。

    这种痛苦,纠缠了他漫长的岁月。

    起先只是让他周身不舒服,到了数十万年之后,甚至让他感觉烦躁不堪,四处发泄自己的愤怒。

    这座山上的情况乃是他记忆之中那座山峰的情况。

    山上的生灵最强的都是与他提升之前差不多。因此,当他修成先天道体,体内的力量也获得蜕变之后,对于这座山上的生灵来说,他便是最强的存在。-<>-()

    因此,很快的,他便直接将这座山上的一切强大生灵打遍,在事实上成为了这座山上最强大的存在,虽没有直接封为这座山的至尊王者,但却也获得了所有生灵的敬仰与恐惧。

    这种发泄的过程又持续了数十万年之久。

    到了数十万年之后,他终于对这种发泄感觉到腻了,又或者说,他的这种发泄,已经再不能减缓他心中的烦躁,再不能让他感觉到心灵压力的减轻了。

    故而,在那之后,他便如同身死一般,直接趴在他居住的巢穴之中,开始内省自身,体悟自身身躯的一切细节。

    却是外求不得,开始转而向内,希望能通过对自己体内的研究来找出自己需要的答案。

    这一过程,足足持续了近九百万年之久。

    也就是,一直从他开始觉得向整座山倾洒烦躁在没有任何意思,再不能减少烦躁之后开始,一直到他终于突破障碍成功回到真实世界的这段时间,他一直是趴在自己的巢穴之中内省自身。

    或者也可以说是静心修行。

    之前早已说过,心火,乃是一种情绪之火,是因为心灵而生的一种奇异火焰,甚至可以说本质上都不是火焰。

    因此,对于心灵的修行方才是心火修行的正途。

    八元虽是被那功法封印了一切与罗帆接触之后的记忆,但那心火毕竟是已经被他激发出来,哪怕是被封印了,也依然是在他的心灵之中留下了一些痕迹。

    这些痕迹,直接深入了他的生命本源。

    若是罗帆出手,自然能够将之完全封住,但凭借八元自身来运转修行法门,哪怕是再玄妙深奥的修行法门,却也不可能将这种痕迹完全封住,自然会留下一些无法磨灭的线索。

    正是因为如此,当八元将自己的内省深入到某一层次的时刻,这种痕迹,便被他抓住了。

    而当他抓住了这点痕迹,他心中的烦躁,便直接完全消失了。

    一种恍悟,出现在他的心灵之上。因为,有着这点痕迹,他便明白。自己的感觉,并不是虚假的,自己果然是缺失了某种重要的记忆,自己果然是曾经有着某种无法想象的经历。自己果然是曾经拥有远超此时此刻的无上力量。

    进而,他甚至能够隐隐间发现了他所处的世界居然有着一点奇异的别扭,或者说是虚假之感。

    明白了这些,他心中的烦躁自然是完全消失。

    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他所处的形势虽说并没有因明白如此种种而获得改变,但他却已是完全明白了自己所处的形势。明白了自己努力的方向而再无任何不知自己努力是否是在做无用功的疑惑。

    没有了这种疑惑,自然便没有了烦躁了。

    在抓住这痕迹之后,八元开始顺着这痕迹出发,重新开始修行,一步一步的,从零开始,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境界,提升自己的实力。努力激发自身潜力,努力的向那存在的痕迹靠拢,以求重新获得那种自己已经获得过却不知为何消失了的力量。

    这种过程。乃是一个水磨的过程。

    也是一个需要无穷耐心、恒心方能完成的一个过程。

    八元的心智虽被罗帆看不上,觉得日后不会有太好的前途,但他毕竟也是一名修行了数千万年之久的生灵,其心智也绝不会差到哪里。

    这种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的情况下,他的耐心、恒心还是有的。因此,耗费了数百万年时光,他终于在他外界的十日将满,也即是投身心灵世界千万年将满之前,悟透了关窍,重新激发了自己体内的心火。

    心火。拥有无法想象的威能,更对心灵有着无法形容的作用。

    当心火一出现,便瞬间点燃了他的整个身躯,进而扩散出去,将他的巢穴,将他所在的那座三百多万丈的高峰。将那一片天空,将那周围的大地,将那其上的一切生灵完全点燃。

    便在这一瞬间,八元终于明白了这世界的真相,明白了自己身处位置乃是在自己的心灵深处,明白这世界乃是自己心灵所化,乃是依凭自己的记忆而生。

    当明白这些,他只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喜悦用上心头。

    刹那间,产生了一种超脱之感,整个身躯一散,便化为一种无比超然的存在,笼罩住整个世界,覆盖住整个天地。

    而那其中的无穷生灵,在他眼中的形象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那生灵的真实面目,在他面前再无任何遮掩。

    “原来,他们都是本王心灵的杂念投影,每一名生灵,便是本王的一点杂念,本王若要真正超脱,便需要将这些杂念完全炼化。”

    明白此处,他哪里还有任何迟疑,自然便催动心火,直接将那整山的生灵覆灭了。

    由此,便有了罗帆等人所看到的那一幕。

    事实上,八元的想法确实是没有错误。

    那满山的生灵,是修行法门根据他记忆之中那满山生灵的记忆所构筑出来的,与他认知当中的真实生灵并没有任何不同。

    但,任何生灵对外界的感知,对外界生灵的记忆,都带有某种主观性。也即是说,无论什么生灵,他对其他生灵的认知,都是经过他自身意志所扭曲的,几乎可以说都是一种错觉。

    只不过,这种错觉的严重程度对不同的生灵有所不同罢了。比如有些活在自己世界的生灵,看谁都觉得要还自己,其他人的什么做法都觉得是在准备阴谋对自己。而有些比较理智的生灵,便能更接近事实的认识其他生灵,不会因为一点小小的动作便产生种种误解。

    因此,这种错觉,对于生灵的生存、认识世界来说,并不会有什么影响。反而是因为这种错觉,造成了千千万万种不同的心态,不同的想法,不同的魂灵。

    而在八元通过修行法门构筑出来的这心灵世界之中。

    那无穷生灵,便完全是根据他的记忆创造出来的,自然便将这种错觉发挥到最强的境界。

    而到了这种境界,他的某些念头,便自然而然的与这些生灵融合在一起,比如对某种东西不屑的杂念便会与对那种东西极其不屑的生灵融合在一处,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任何生灵,每时每刻都必然会有着无数的杂念出现。

    而这些杂念。对于一般生灵而言,只会让其变得不够理智,无法集中精神去思考,去办事罢了。并没有其他太严重的后果。

    但对于修士而言。那后果便不是那么简单了。

    修士修行,唯有精纯的心念方能更好的体悟天地至理,体悟大道玄奥,这些杂念的存在,必定会影响这种体悟的效率,从而影响修士的修行。

    这对于修士而言,那后果自然是相当严重。

    甚至。杂念,也可以说是资质的一种。若是杂念多到某种程度,那生灵便不可能成为修士。而若是杂念少到某种程度,那生灵的修行速度,便会比起其他条件相同的修士快上数倍、数十倍乃至数百倍都有可能。

    杂念对于修士有着如此巨大的损害,原本任何修士都要努力将之斩除的。但可惜的是,杂念乃是每时每刻都在产生的,除非能时时刻刻的知晓杂念的存在并将之斩去。否则哪怕斩去再多的杂念,下一刻都必定会有着新的杂念出现,根本便于事无补。

    八元的心火乃是因心灵而生的一种奇妙火焰。时时刻刻都与着他的心灵有着奇妙的联系。

    因此,却是具备了时时刻刻斩除杂念的条件。

    只要是他将这些杂念炼化,那日后无论他什么时候再产生这些杂念,只要他愿意,都自然便会引起心火的灼烧,直接将这些杂念消除,从而保持他心灵的纯净,让他能够更好的进入修行状态当中。

    当然,这却并非一刀切。

    毕竟,杂念乃是相对的。并非一个念头任何时候都是杂念,也并非除了修行之外的一切念头都是杂念。

    这心火乃是极其唯心的火焰,其控制自然是完全根据八元的意愿,什么时候该去除杂念,什么时候该保留,这完全便是看他的想法。却并非将他化为一个只知道修行的机器人……

    当将那山峰。那无穷生灵,那心灵的天地炼化之后所残留的,并非其他,正是那一部修行法门的核心。

    这核心玄之又玄,近乎念头,却又非是念头,乃是一种介乎虚实、真幻之间的玄妙所在。

    其能够如同念头一般存在于心神意念之间,却也能够根据他对那一部修行法门的修行而不断的提升。

    这一个核心的形成,也便代表着八元对于那一部修行法门的修行已经踏入了正轨。

    日后修行,却再不需像这次一般,无法控制的投身创造的天地之中,而是能够将自己的所见所闻的信息不断的投入其中,不断的积累,不断的转化,最终通过自己的意愿创造出一个越来越完善的幻景世界出来,将自己的意念送入其中,任凭那世界淬炼。

    同时,因为那修行法门的玄妙性质,这个过程也自然而然的会吸引他的种种杂念进入其中,最终让他的心火炼化。从而让他的心火所能燃烧剔除的杂念变得越来越多,到得最终,便能将他的一切杂念完全剔除,让他从此心灵纯净唯一,意念清澈,再无任何遮掩,能够清晰映照天地,映照大道,以此修行,将再无任何**颈、任何障碍,道行境界将可无限制提升,最终直达仙境之巅!

    这也是要看他本身的道行境界。

    若是那修行法门的境界不足,当他的道行境界提升到某一个层次之时,他的杂念也会增强到无法被牵引进入这核心的境地,而到得那时,他新产生的杂念自然便无法获得消除而回越积累越多,最终完全恢复没有获得这修行法门之前的状态……

    这也是这一部如此玄妙的修行法门还有着分阶的原因所在了。

    而此时八元所获得的修行法门乃是到达仙境五阶,也即是说,只要八元突破了仙境五阶,便必须获得下一阶的修行法门,否则,这一部修行法门的效果便会越来越差,越来越差,最终完全失去作用。

    八元此时自然不会想到那么远。或者即便是想到了,也不会放在心上。以他此时三阶仙人的道行境界,想要达到仙境五阶,那至少还得耗费不知几千万年,甚至可能永远达不到,此时便思考那时的问题,那实在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因此,他偶尔冒出这个念头,便直接被当成杂念让心火给灼烧一空了。

    此时的八元拜在罗帆面前,心中对罗帆有的,便只有感激。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百万年自由换来那一部修行法门可以说是自己这一生数千万年来最好的选择了。

    罗帆看着八元,微微一笑,道:“日后好好办事便是了,起来吧。”

    八元如此感激罗帆,自然不会违抗他的意愿,再拜一下,道了声:“八元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后便站起身来,收敛气息,肃立在罗帆身旁。

    罗帆见此,转过身来,对周斯几人问道:“南蛮中的事情可曾处理好了?”(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