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一十章 上路八(22:24)

正文 第八百一十章 上路八(22:24)

    居住之所对于罗帆来说只不过是一个落脚之地,事实上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他也不需要在此处进行什么休息,休整。**-<>-*

    因此,在决定了行止,确定了路线,又再无任何阻滞之后,他也懒得在这庄园之中再等待下去,也不需如同俗人般有种种纠缠,故而直接便询问出来,准备带着他们几个直接离开这南蛮。

    周斯等人一听,便知晓罗帆打算,当下面容一肃,道:“南蛮之中的一切都已处理妥当,若是主人愿意,随时都能离去。”

    罗帆一笑,道:“如此便好,那我们现在便出发吧。”

    周斯等人也不敢询问目的地是哪里,当下便齐声应是。至于求罗帆给他们机缘,让他们升品之事,他们之前已是商量好了,决定从长计议,此时自然不会提起了。

    说完之后,罗帆也不飞身而起,更不让周斯他们拿出飞遁法器——虽说他知晓周斯等人定然有着极好的飞遁法器。而是直接掏出自己在进入这南蛮之时在那万器阁之中所买到的一件云团模样的飞遁法器出来。

    这一件法器使用的乃是一种罗帆所不曾见过的,极其偏门的祭炼方法。

    却是直接将天地间某种类似云团模样的生灵进行祭炼,直接用一种判断术法取代那生灵的意志所构成的一件法器。

    这一件法器的妙处便是在与有着相当的自主性,其灵性虽比不得法宝,但却比起一般法器要强上许多。

    但其弱点却也相当明显,却是一旦祭炼便无法提升,祭炼出来是什么层次的法器,日后便永远是什么层次,根本不可能提升到法宝级数。故而才算是偏门的法器祭炼方法,而不为这天元大天地的法器祭炼主流——毕竟,没有提升潜力。不能成就法宝的法器炼制方法哪怕是再强,再精妙,也只是一种一次性的手段,根本没有任何延续性。自然不可能成为主流。

    罗帆之所以看上这一件法器,并非因为这法器速度快,而是因为他有着更好的办法来祭炼这一件法器,虽不可能改变这时一件法器的本质,让其能够拥有成就法宝的潜力,但却也能够让其威能大大增加,至少。飞遁速度大大增加。

    毕竟,这法器的原身乃是一头云团模样的生灵。而以罗帆之能,要增加这生灵的飞遁之能,却只是一件简单的事罢了。

    这云团离开袖里乾坤之后,罗帆随手向那云团一拍,便有后天天地元气凝聚成为道道奇异的线条,勾勒出一个个玄之又玄,更复杂到无法想象的符号。一个个的沉入那云团之中,深入那云团的核心,凝聚在一处。瞬间一震,产生无穷光芒,勾引冥冥中的规则,瞬间浸透这云团。

    随着这变化,这云团连连闪烁,并不断扩大。

    晃眼之间,便已是比之前扩大了百倍之多。

    微微波荡之间,更是散发出一种化风而去,随时可能消失的玄妙气息。更有一种融入虚空,扭曲距离。刹那间亿万里的意味包含在其中。

    很显然,这一件法器的威能已经是比起之前强大了不知多少倍了。

    “只可惜,本质在那里,再强,也只是一件法器罢了。”罗帆如此想着。

    罗帆在此如此的不满意,其他周斯等人却已经是看得目瞪口呆。近乎难以置信了。

    他们虽早已是知晓罗帆的强大,知晓他的神通威能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但却没有想过居然会强大到这等地步,没有想到他的神通威能会达到如此这般不可思议的境界。

    那一件云团模样的法器其祭炼方法虽说是偏门,不是正统,不是主流,但毕竟也是一种许多生灵选择的祭炼方法,因此,哪怕是八元,也对这种祭炼方法的优劣有着相当程度的了解。(_-<>-)

    因此,他们却是明白,用这种方法祭炼出来的法器威能玄奇,几乎可以一种法门祭炼无数种法器,但想要在一件已然成熟的这种法器之上再提升其威能却是难于登天,甚至比起将那生灵祭炼成为法器要难上千百倍,更别说一下子将法器威能提升百倍了。

    甚至,他们都从没有听过有任何存在曾经做到这一点。

    而此时此刻,他们的主人,路佛按,却只是随手一拍,甚至不需要酝酿,更不耗费任何时间,便直接改变了这一件法器,让这件法器的威能提升不知多少倍,瞬间便脱胎换骨,成为了一件哪怕是他们也梦寐以求的法器。

    这种所见与所知的差异,让他们如何能够不惊叹,如何能够不感到难以置信?

    以他们二阶三阶仙境的实力,根本无法理解罗帆的手段,更无法猜想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神通才能够做到这一步,因此却也只能感慨,却无法有任何收获。

    罗帆改变这法器只是随手而为罢了,只当是一件小事,改善完法器之后,他便吩咐一身,带着周斯等人上了这件法器。

    这云团这回上有着数百丈方圆,比起之前的数丈方圆大了百倍。虽依然算不上太过广阔,但容纳罗帆八人却是完全没问题的。

    周斯等人上了那云团之后,只觉得云团柔软舒适到极点,甚至有种便是在这里站上千万年不动都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一般。

    只是,他们却也没有过多的去感受这种舒适。

    在上了这云团之后,便开始忙碌起来,周斯更是直接拿出桌椅,拿出种种琼浆玉液,拿出种种水果、点心出来,让罗帆就坐,享用。

    如此种种,自然不是罗帆所必须的,不过周斯等人既然为奴仆总不好什么都不做。

    罗帆微微一笑,也不甚在意,直接便坐在那座椅之上,享受着周斯准备好的那些琼浆、点心、水果。

    这云团在被罗帆重炼之后,早已拥有相当强的灵性,几乎便如罗帆前一世的自动化机械一般,只需开始之时设定好目标,便能自动的前往,甚至还能够根据遭遇的情况作出种种必须的反应。

    而在方才。罗帆在重炼这一件法器只是便已是直接将自己的第一个目的地输入法器之中。此时此刻却是再不需他有任何动作,这一件法器便能够自然而然的带着他们几人前往那一处目的地。

    正因如此,罗帆这一路上却不必有任何操作,也不需将操控法器的任务交给周斯等人。而是可以悠哉游哉的享受,却再不需管那行走的问题。

    当罗帆与周斯等人驾着那法器离开南蛮之后,在那南蛮的某处,一把劫后重生的声音忽然传出:“终于走了,太好了,没想到我居然能够在六阶以上的仙人手中逃生,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这存在。乃是这南蛮的城主,也是这南蛮最强的存在,其已是三阶巅峰的仙人,距离成就四阶,也只是差了极其细微的一步,便是下一瞬间轰破那桎梏成就四阶,也是一点都不让人奇怪的。

    这种境界,在洪荒天地之间已是金仙之境巅峰。在整个洪荒天地之间除了罗帆门下的几位太乙之外,便数他是最巅峰的存在了。

    但在这天元大天地,在这外域之中。这种境界,这种实力,却只是中下层,顶多便是中层的存在罢了。

    如此存在,在这外域这种弱肉强食的世界之中是如何处境,便可想而知了。

    正是因为其处境,故而这南蛮城主却是极其谨慎,极其小心,对于出现在这南蛮之中的一切能够威胁到自己的生灵都是小心的应对。

    罗帆此时乃是大罗散仙巅峰,在这个天元大天地看来。便是七阶仙人,这种境界,比起三阶仙人强大了不知多少千万倍,两者之间根本便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可以说若是罗帆愿意,甚至不需要动手。只要一个念头,只要稍稍透出一点对他不利的想法,甚至便能直接让他化为齑粉,魂飞魄散,身死道消了。

    在这种情况下,罗帆出现在这南蛮城中十来日之久,他又怎么会没有察觉?

    只不过,察觉了罗帆的到来并不曾让他感到放心,反而是让他这十来日之间几乎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他只是三阶巅峰的仙人,要让他完全无法感应其深浅的,至少也得是比他强上三阶的存在。因此他在知晓罗帆存在的时候,便明白自己在罗帆面前几乎连蝼蚁都算不上,自己的生命可以说便是放在对方的手心里面,只要对方愿意,便能轻易的将自己几百万年的生命完全掐灭。

    而按照外域弱肉强食的社会法则,根本便没有如同他护佑南蛮城中其他生灵一般护佑他——虽说,他对于这南蛮城中生灵的护佑近乎没有,但也正是他的存在,使得那些一阶二阶甚至是三阶的仙人不敢肆无忌惮的在这南蛮城中肆虐。而他却没有这种好运了,没有更强大的生灵护佑,任何比他强大的生灵只要愿意,都能不承受任何后果的对他做任何事。

    在这种情况下,罗帆在南蛮之中呆上一天,对他的煎熬便多上一天,让他自觉处于生死之间,时时刻刻都可能会有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来将他掐灭。

    因此,他在这十来日之间,虽是知晓罗帆存在,却完全没有来找过罗帆,完全没有想要从罗帆手中获得什么好处,或者想要来拉交情甚至利用他的想法。

    由此,方才在这十来日当中让罗帆几乎觉得眼前的南蛮几乎是一片三不管的地区,是完全没有城主的一处所在。

    而此时此刻,罗帆终于离去,这对他来说,便是将覆压在他心头的一块大石头,将遮掩他所有生机的屏障直接搬开,如何可能让他不感到放松,不感到庆幸。

    “这南蛮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原本以为在这里当城主是美差,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么强大的存在,若是再来几个,我的小命说不定便没了。”这南蛮城主在自己的城主府之中思来想去。

    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决定离开南蛮。

    这蛮荒大陆虽说没有一个绝对强力的存在镇压大陆,但毕竟只要有生灵的地方便必定有争端,必定有胜负,也自然便有了统治者。因此这蛮荒大陆之上却也有着许多的势力将整块陆地分割占据。

    而这南蛮拥有连通内域的空门,自然不可能放任不管。因此却也是被这某一势力所统治。

    而这城主之所以来到此处当城主,却也是被派来的。

    当然,他当初也是很是乐意被派来此处当城主,更在此处捞了无数的油水。

    有油水却是自然的。虽说间隔颇长一段时间才会有着生灵从内域前来外域。但在几十万年的时间堆积之下。这南蛮城主在任期间从内域出来的生灵却也决算不上少。而作为这南蛮的城主,作为南蛮之中实力最强的存在,最好的东西,当然都是落入他的手中。

    而从内域出来的生灵,除非罗帆这般实力强大,对于外域一切危险都不太在乎的存在,否则都必定是准备极其充分。拥有众多好东西的存在。

    如此这般,他数十万年间所捞的油水又怎会少?

    有着这般多的油水,所遭遇的危险又极小,这种日子对于外域生灵来说,简直便是梦寐以求的,这南蛮城主在之前也对自己的生活无比的满意,甚至以为自己将会永久这般生活下去,直到到突破三阶仙境。再换一个更有油水,更好,更安全的地方去当城主……

    但。直到十日前遭遇到罗帆这等强大得无法抵御的存在,他方才明白,自己自以为的安全居然是如此脆弱。

    居然脆弱到只要从内域出来一个出乎意料的生灵,便足以让自己的生命操之人手,从此不能自主。

    这让他自然生出了退缩之意,有了调离这南蛮城的心思。

    这南蛮城最强的只不过是三阶仙人,因此他在此处根本没有任何靠山可以护佑。在其他地方他并非最强者,但只要是依附更强者,反而比起此处更加安全。

    正是基于这种考虑,他才有着那种想法。

    既然已经有了想法。这南蛮城主自然便开始四处活动,打通关系,申请调离,这却不必多提。

    罗帆虽神通广大,心智惊人,但却也不会在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生灵身上浪费自己的精力。自然是不知自己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居然便将那南蛮城主吓得不敢在南蛮再呆下去,急匆匆的便要申请调离了。

    不过,他便算是知晓,顶多也只是鄙视一下这是南蛮城主那脆弱的心志,做出一个他绝难突破三阶成就四阶的结论,却不会有太多的感觉。

    此时此刻,那一件被罗帆重炼过的,云团模样的法器载着他们主仆几人以哪怕是三阶仙人八元看来也算不上慢的速度顺着他之前设定的路线不断的前进着。

    这云团乃是飞遁法器,除了拥有极快的飞遁速度之外,隔绝内外,温养滋润,牵引元气,这些都只不过是最基本的威能罢了。

    因此,在这云团之上,他们几人根本便没有感受到任何飞速前进所带起的冲击,只觉得自己如同在固定的洞府之中无所事事一般,若非外面光影不断变幻,说不定他们根本便察觉不了自己是否在前进了。

    罗帆一路上一边享受着那琼浆玉液、水果点心,一边静静淬炼自己体内的力量,推演种种妙法。

    他此时只不过是大罗散仙罢了,别说比起他本体大罗真道巅峰,便是比起本体在大罗三境第一境只是的大罗散道,都是远远不及。

    若是按照天元大天地的分境方法来分,他此时顶多也只是四品七阶仙人罢了,却是连上三品都不入,在八元这种存在面前他自然是无所不能的,但若是遇见真正的高人,比如仙境七**阶的修士,那一条的实力可就捉襟见肘,难以真正覆压一切。

    正是因为如此,他此时除了历经蛮荒大陆的种种之外,更重要的便是创出适合这天元大天地的,能媲美道果大道的修行法门,从而让自己的道行境界能够尽量的接近他在洪荒天地的本体。

    唯有那样,他方才能够真正的在这天元大天地获得相当的自由,方才能够不顾忌太多,不会遇到稍稍强大的修士便感觉束手束脚。

    天元大天地的生灵一旦修行某一修行法门,日后什么阶是什么品便已经完全确定了,日后没有大机缘,根本难以改变品级。

    而一种能够让修士的力量,修士的魂灵,修士的肉身乃至其他一切完全转化,但却更高品级的修行法门,显然便是这样一种大机缘。

    因此,只要修士改修符合以上种种条件的修行法门,便自然能够提升自己的品级,便如同之前的八元一般。

    不过这看似简单,其实却是极难遇到。毕竟到了天元大天地这种将修行文明发展到如此繁盛境地的大天地,任何修行法门都必定是经过了无数年的发展,无数年的完善,一般而言都是达到了其所能达到的极限。

    也就是说,一般来说,修行那法门能够达到什么品级,一般便是那一修行方向所能达到的最高品级了。

    要更高品级的修行法门,一般便是向其他方向——更契合大道的方向修行。想要在同一个方向创出品级更高的修行法门,几乎是不可能的。

    由此便可知晓这大机缘也不是那么好找的。(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