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二章 生态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二章 生态

    罗帆此时却没有管他们几人在原地如何。***

    此时此刻,他已是撞入那永恒森林之中。没错,便是撞入,而非走入。

    这一座永恒森林存在于这蛮荒大陆的时光已经不可考,但至少也是以万亿年计算的时光。而时光,却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玄妙存在。当存在的时光超越某一个界限之时,便会产生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

    这一片森林也是如此。

    因为存在的时光如此长久,无数年来无数生灵局限于其中生存、繁衍、消亡,无数树木在其中吸纳天地精华壮大自身,这一座永恒森林已是变得完全与一般森林不同,甚至与一般远古森林都完全不同。

    这一座森林的存在,改变了天元大天地的规则、法则,甚至让天元大天地的大道在这一范围都有着微微的扭曲,便得与外界有了一些极其细微,但对于修士而言却是无比关键的不同。

    这种变化,使得这永恒森林好似被从天元大天地分割出去一般,几乎自成一体,自成天地,自成世界。

    而在这永恒森林与与外界的交界之处,因为永恒森林的奇妙,却是有着一层不可见的屏障,这屏障对于一切物体的出入都没有任何阻挡,但却隔绝了内外规则、法则。

    故而,罗帆与八元要进入其中,却根本无法用走着进入,只能用撞方能进入其中。

    而在穿过那一层屏障的瞬间,他们两人甚至都有一种穿越时空,来到另一片天地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奇妙,让原本对永恒森林没有多少概念的八元终于对这永恒森林有了相对直观的认识。虽说没有因此而对罗帆的信心有所动摇,但毕竟是变得谨慎了许多。

    而罗帆,虽早已知晓这永恒森林绝不简单,但如此变化,还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让他心中更为兴奋。

    一座森林能够存在以万亿年的时光。这本身便是一种奇迹,在洪荒天地更是完全无法想象的,哪怕是他在虚空无极宫之内,也无法守护住一座森林存在这般漫长的时光。因此。对于存在如此漫长时光的森林会产生何种玄妙,他却也无法凭空推演出来。

    踏过界限,那一股沧桑,古老的岁月气息暴涨不知多少倍,几乎铺天盖地,充斥着他的心神意念之间,让他感觉自己也被这一股气息感染。几乎产生一种一切都已经经历过,天地之间再无任何能够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的感觉。

    罗帆念头微微一动,这种感觉便瞬间消失。

    以他的道心,他的心灵,哪里可能真的只是被一股气息便完全改变自己的想法?

    他四处一看,只见在他眼前的森林与外界看起来有着一些变化,但却也只是小节的改变罢了,总体而言。却是与外界看来没有太大的不同。

    这森林之中的树木有高有矮,有大有小。那高大的树木,甚至有着数百丈直径。几乎如同一座大山一般横亘前方。而矮小的树木甚至不及人高,与那高大的树木相比几乎有着天壤之别。

    不过,如此极端的树木却并不会太多。绝大多数树木都是有着数十丈直径之间。

    这种情况却是在罗帆的预想之中。这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森林,并不是什么失去生机的木场。因此,其中的树木自然有着新老交替,自然有着成长、繁衍,自然便有着树木的大小高低的不同了。

    罗帆不紧不慢的向前走去。

    越是前进,他便发现那种与外界的不同变得越来越明显。

    只是,这种不同极其微妙,让哪怕是他也一时间无法完全看清到底是哪种不同。更无法瞬间悟透产生这种不同的具体因素。

    这当然不会让他感到失望。他进入这森林之中便是为了见识自己所不曾了解到的东西,若是什么都是一看便知,一看便明,那哪里还有到来的必要呢?

    也正是这种不同的不断加深,让他明白从外界俯瞰根本不可能看清这森林的秘密,从外界看。所看到的根本便是一种经过奇异扭曲的假象,唯有亲自进入这森林之中,方才可能真正看清这片森林,才可能不获得错误的看法。

    从那购买来的地图上来看,这片永恒森林有着三亿里方圆。如此巨大的面积,相对于这天元大天地,甚至相对于这蛮荒大陆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点而已,但如此面积相对于修士而言,却已是足够探索的广阔了。

    哪怕是罗帆,也无法将如此面积的永恒森林看成狭小的地方——哪怕他平常赶路这三亿里方圆的距离只是动念便能跨越也是如此。毕竟这是连规则、法则都改变,连大道都扭曲的永恒森林,哪里能与平常赶路经过之地等同?

    这永恒森林之中除了树木之外,还有着无数动物依附着这森林而存在。

    其中,甚至有着强大得超乎想象的存在盘踞着。此时罗帆只是刚刚踏入这森林的范围,便能够隐隐感觉到在森林的深处,绝对有着仙境七阶以上的生灵存在着。

    只不过,这永恒森林将规则、法则改变,将大道扭曲,一时间他也无法将感知完全发挥,再加上那些生灵似乎深谙内敛之道,几乎没有任何气息透出。因此罗帆却也只能隐隐感觉有着那种强大的生灵存在,却无法知晓他们到底具体在何处,具体数目又有多少。

    深深吸入一口气,一种充满生机的后天天地元气滚滚而入,再被千万倍的精粹,最终化为罗帆体内的力量。

    “后天天地元气比起外界要浓郁几分,而且多了一种奇异的生机,能促进生灵的活力,甚至拥有延寿之能。”刹那间,罗帆便明白这森林之中的元气与外界的区别。

    而这还只是永恒森林的边缘罢了,越是往森林深处,这种区别还将会变得越来越大,那其中的生机还会越来越浓郁。

    由此便可知晓这森林深处该是何等奇妙的一处所在了。

    “外来者,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你们现在还有机会离去,若是再往前,你们便将永生永世被禁锢在永恒森林之中,再无法离开。快速速离去。”便在这时,一声带着无穷沧桑的威严声音传入罗帆与八元耳中。

    八元听得这声音一惊,四处张望,却找不到声音来源。

    罗帆自然不会如同八元那般,他在这声音响起的瞬间,便找到了那声音的来源指出。

    那赫然便是从一颗四百多丈直径的巨大树木之中传出的。

    四百多丈是何等概念,那是五六百个普通人张开双手连成一排都不一定能够比得上的一个尺度。以四百多丈作为直径的巨木该是何等宏伟。何等高大,可想而知了。

    那棵树高耸入云,几乎有着数十万丈高,其枝叶覆盖的面积更是遍及数万丈方圆。只是,其枝叶却并不茂盛,而是稀稀疏疏的支楞着,虽是占据了大片的面积,但却没有遮掩太多的阳光。并不曾让其周围的树木失去生存空间。

    在这大树周围,有着许多数十丈直径的“小树”零落的扎根,而这些所谓的“小树”枝叶较为茂盛。让其下方只有一些顽强的草类生长着,却不如之前那棵大树那般宽宏。

    在那“小树”不曾覆盖的区域,又有更小的一些小树在生长着。

    如此这般,形成了大圈套小圈的体系。

    而越是巨大的大树,身上便越是有着许多藤蔓存在,其上所透出来的沧桑、古老也便越是浓郁。

    随着那声音响起,叽叽喳喳的声响从那一颗颗树上响起,接着成千上万的各种鸟类便从这些树上飞起,向着森林深处飞去。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罗帆微微一笑,问道。

    问话的过程之中他一直看着那一颗四百多丈直径的大树。眼神没有任何游弋,这让任何人都能看出他是在和谁说话。

    “外来者,虽说你能发现我很让人惊讶,但以你的实力还是绝对无法逆转这一规则的。若是不离去,将永恒禁锢,如何选择。你自己决定。”那声音再度响起。

    依然不知传自何处,但那话语已是明明白白的表明罗帆并没有猜测错误,那声音果然便是由那棵树发出的。

    而也直到此时,八元方才发现那大树居然并非只是普通的大树而已。

    隐隐间,他甚至从那大树身上感应到了一种压力,一种在实力远超自己的修士身上方才能够感应到的压力。

    这种压力,让他瞬间明白,那大树所拥有的威能,极有可能并不是自己所能对抗的。一时间,不由得心中戒惧之心大起,甚至小心的看了看罗帆,生出一种让罗帆听从他的劝导,就此离开这永恒森林的妄想。

    那当然是一种妄想。罗帆在决定行止之时便知晓这永恒森林必定有着许多玄妙,有着许多禁忌存在,早已做好了一切心理上的准备,哪里可能就这么被那棵树几句话便打消念头,放弃打算,就此离开?

    因此,他只是一笑,道:“多谢阁下相劝。”说着,不管不顾的向前走去。

    这永恒森林之中并没有什么明显的道路,此处森林边缘更是走兽的行走痕迹都没有看到。所以他的前进路线却可以随意而定,不过他的目的地乃是森林内部,大概方向却还是无法改变的。

    此时他便是慢悠悠的向着那大树而去。当然,他的目标自然非是那大树,而是那大树旁边的空隙——那大树刚好便是在他们面前,刚好便挡住了向那森林深处的方向。

    那大树果然如同他自己所言一般,任凭罗帆决定。

    在说完那句话之后,便没有再开口,便如同一颗最普通的古树一般。

    罗帆对于这大树的表现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他的感知虽还不能在这森林之中发挥到极限,但毕竟是超乎一般修士的强大感知。因此,在那大树开口之后,他便从那浓郁的沧桑、古老的气息当中抓住了这大树的气息,知晓了这大树的虚实。

    这大树并非修行功法的修士,更非如同八元这般的仙人。它,只是一颗树。不过,却是一颗活过了至少数千万年时光,吸取了无数天地精华的古树。

    因为这般漫长时光的吸取。它不知不觉间变得强大,不知不觉间拥有了无数修士梦寐以求的神通威能。

    只是,这神通威能虽是强大,但却难以用来战斗。最多的还是防御,还是吸取天地精华。

    而若是将其神通威能换算成修士的修行境界来看,这古树至少也是四阶仙人级别,而且还是极其纯粹,至少也是中三品的四阶仙人。

    如此神通威能,虽是有所局限,但却也近乎太乙。绝非普通三阶仙人所能对抗的。

    从这方面来说,八元危险的感觉却是相当正确。

    只是,虽是有着这般神通威能,但其本身的思维却是与一般生灵极其不同。它几乎便如同机器人一般,根本没有多少情绪。之前对罗帆说出那些话语更多的还是因为某种规则限制,其本身根本没有任何怜悯劝导之意,只是单纯的完成自己的任务而已。

    因此,其有着这种表现。罗帆自然不会有什么意外了。

    几万丈的距离,很快便被罗帆与八元走过。当从那大树旁边跨过的瞬间,罗帆便明白了那大树为何要说那些话了。

    因为。在那瞬间,他忽然感觉周围的规则、法则忽然生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变化。

    这种变化,好似无数的丝线一般,纠缠在他的身上,甚至进入了他的身躯之内,进入了他的心神意念之间,纠缠住他体内有形无形的一切。

    在这种纠缠之下,他忽然发现自己想要离开这永恒森林的难度已经增加了不知多少倍。

    “原来如此。居然会将一切踏入其中的生命纳为自身的一部分,融入自身生态体系当中。若是要突破这种纠缠,至少也要拥有斩断规则之力。怪不得此处森林有进无出。光是这种规则法则的纠缠,就足够让九成九的修士无法以对了,更何况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其内部还有着更为难搞的因素存在。”罗帆叹息。

    他虽是叹息,但更多的还是恍然,却没有任何的惊慌。更不曾绝望。

    斩断规则,以他此时的道行境界虽还难以做到,但他的本体却能够做到。这也便是说,这种限制对他来说,并不是永久的,只要他能够恢复本体那种神通威能,想要挣脱这种纠缠便不是什么难事。

    有着如此底气,他又怎会绝望?

    罗帆有着底气,八元却没有如此底气了。他虽无法清晰的感应到规则、法则的变化,但当他跨过那棵大树的瞬间,哪怕他心中有着后退一步离开的念头,他的身体也在无法后退。这种变化的出现,他哪里还不知道方才那大树的话语并不是虚假,自己果然再难以离开这永恒森林了?

    这却是让他瞬间生出莫名的恐惧,虽依然没有达到绝望的地步,但却也开始暗自后悔自己跟着罗帆进来这森林了。

    罗帆哪里却没有心思管八元如何。

    他拍了拍身边的那大树,呵呵一笑,道:“还真是奇妙,没想到居然是这种限制,多谢提醒了。”

    他的话语自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那大树的观念与正常修士并不相同,其冷漠之处,根本不近人情,在认为没有必要开口的时候,自然便不会开口。而罗帆的这些话语在其看来显然是没有必要回答的话语,因此当然便不会有任何回应了。

    罗帆也没有奢望得到回答,说完那句话之后,便不再管那大树,直接带着近乎绝望的八元向前走去。

    前方的景象又与他之前经过的位置不同。在他前方,并没有多少大树,更多的还是一些数尺直径,数丈直径的古树。这虽依然看起来颇为巨大,颇为惊人,但比起外面那些动不动便数十丈直径,数百丈直径的情况来说,已经是差了不知多少倍了。

    而那种充斥整个森林的沧桑古老的气息更是再非从这些树木之上透出,而是从地下透出,虽说甚至比起之前经过的位置要浓郁许多,但却少了一种无远弗近的感染力,而增添了一种厚重的支撑感。

    “果然,这内部的繁衍代换频率比起外面要高上许多倍啊。”罗帆暗自想着。

    此时此刻,他隐隐间感觉有着某种玄之又玄的奇妙存在从外界涌入他的身体之中,又从他的身体之中带出某种同样玄之又玄的存在。

    这一进一出之间,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什么不舒服,反而是感觉自己与周围的联系在不断的变得紧密,自己对于周围的规则、法则乃至经过扭曲的大道都变得更加的亲近,更加契合了。

    这变化,让他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看法。那种纠缠,果然是将他纳入了这森林的生态体系当中,让自己不知不觉间变成了这森林的一部分,让自己在能够更容易从这森林获得某些东西的同时,也不断的付出某些东西来壮大这森林。(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