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五章 创生之道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五章 创生之道

    ~日期:~11月15日~

    那智慧果化入天地足足持续了九天九夜之久。待得那智慧果真正化入天地完全消失无踪之时,八元已经又在那是树下呆了数日之久了。

    待得那智慧果开始化入天地的第九日,那智慧果终于完全消失无踪,那智慧果所散发出来的明亮耀眼的毫光也在同时消失无踪,好似完全不曾出现过一般。

    当此之时,罗帆方才缓缓睁开自己紧闭了九日九夜之久的双眼,那眼中隐隐间有着一片无边广阔的森林闪过,便好似在刹那间整片永恒森林都被他纳入自己的心神之间一般。

    “没想到那规则、法则居然是以这种方式来改变。”罗帆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念头微微一动,他开口说道:“这位朋友看了那么久,也该够了吧,不如现身一见如何?”

    八元一直注意着罗帆,看到罗帆醒来之时有着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听到这么一句话,不由得吃了一惊,体内心火一震,刹那间他便化为一个火人≯光四处扫动,警惕的注意查看着周围。

    “果然是被你发现了,能够干涉智慧果入化之辈果然不简单那。”一声悠然嘶哑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好似一震清风一般在周围缠绕,让八元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刹那间似乎被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攒住,几乎无法动弹一般。

    “这种力量,至少比我强上三阶!”刹那间,八元本能的便对说出这话语之人的道行级数有了大概的衡量。

    而这一认知,让他瞬间变得无比紧张,那心火直接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凝聚缠绕,化为一个一伸一缩,好似心脏跳动一般的圆盘形状。

    那形状,与智慧果却是有着几分相似,但上面却镌刻着无数繁复玄奥的符号,包含着种种难以揣测的奥妙、发出一股稳固如山的气息。

    这却是他这数日之间体悟那智慧果内部包含信息的某种所得。

    心火乃是一种近乎唯心的力量,一旦形成便几乎能够被他随心所欲的掌控。但这却并不代表他便能够在心火形成的瞬间便完全发挥出心火所拥有的一切威能。便如同普通人对于刀剑一般,一般人也能够轻松的拿起刀剑,甚至随心所欲的让刀剑摆出任何姿态。但那却并不代表他们能够将刀剑的威能发挥到极限。

    心火也一样,八元虽在心火形成的瞬间便能够随心所欲的掌控心火,但却无法知晓该如何将心火按照何种方式来构造方能将其威能完全发挥出来。

    此时这一个心火凝成的圆盘,便是一种心火构造的方法♀种构造方法包含了这永恒森林的某些规则与法则,一旦形成,便能产生无法形容的防御力,几乎将其与外界完全分割开来。让其自成一体,完全免疫外界一切物质与能量的打击。

    之所以在此时使出这等手段,却是八元无比清楚的知晓,自己的境界虽已经达到仙境三阶巅峰,但毕竟只是境界罢了,而他哪怕是连修行也真正达到仙境三阶巅峰,相比于至少仙境六阶的存在而言也还是与蝼蚁强不了多少,更何况此时只是境界达到≡身修为还没有跟上境界了。因此,在面对那等存在之时,他所能做的。便唯有一点,那便是先防御住自身!

    便在八元将心火凝成那圆盘之时,一声轻咦从不知何处传出:“咦,你的这个奴仆倒是聪明。居然能够这般快便将智慧果包含的妙法消化。”

    “只是因为之前浪费了太多时间,故而第一次接触这等妙法才会吸收得这般快速罢了。”罗帆扫了八元一眼,淡淡的道。

    便在这时,一股浩瀚的意志从不知何处开始向着罗帆面前的虚空快速凝聚而来。

    这意志强大无匹,至少也是七阶仙人的意志,而且还是中三品的七阶仙人。那意志之中带着一股浓浓的生机,更有着浓郁无比的沧桑岁月气息存在。

    “这位朋友想必是从外界刚刚进入永恒森林的吧。”那意志凝成身形之后。向罗帆道。

    罗帆见得那意志的身形,微微一愣,接着露出恍然之色。

    那意志的身形却是这天元大天地的先天道体,也即是如同此时罗帆的身形一般,乃是一种无毛大头猩猩的涅。

    那是一名中年男子的涅,面目平和。双眼之中有着深邃的智慧光芒。那意志凝聚而成的躯体虽是有些虚幻,但却散发出一股无法破除的不灭气息。

    “正是,在下罗帆,不知朋友如何称呼。”他并没有感应到那意志的恶意,因此也愿意与他交流一番,便说道。

    “果然,在下喙椁,进入永恒森林已经有三亿多年,今日得见罗道友实在是欣喜,不知是否有幸邀请道友前往在下洞府盘桓一番?”那意志呵呵一笑,道。

    “求之不得。”罗帆听了,也是一笑,道。

    事实上,罗帆在当初来到这智慧树所在之处时,便隐隐间感觉到有着一股意念正在关注着此处,只是因为那一股意念与周围天地无比的契合,因此显得无比的隐晦,根本难以察觉,故而他方才无法真正确认那一股意念到底来自何处。

    而且,更重要的是,那一股意念似乎只是关注这智慧树罢了,对于他的到来并没有太多的恶意,因此他方才没有太多的反应,也没有出言挑明。

    直到今日,他完成了自己在这智慧树所在之处的所有目标,那意念依然关注着此处,他方才对那意念的存在产生兴趣,故而才有了上面的一番对答。

    待得知晓这喙椁是从外界进入这永恒森林,更是在这森林之中呆了足足三亿多年,他对其自然是更加感兴趣,故而方才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的邀请。

    当然,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便是,那喙椁的道行境界虽然高深,但却并不比他此时这一具身躯所拥有的强,若是要战斗起来,他却是有着绝对的信心能够脱身而出。

    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是无所顾忌了。

    那喙椁听得罗帆答应,不由得大喜,笑道:“道友请这边来。”

    说着,向某个方向飞遁而去。

    那速度并不快。但也不算慢,一路上不断穿梭,不断的绕行,穿过了一片又一片的奇树区域,向着一处距离那智慧树千多里之外,深入永恒森林的某处飞遁而去。

    以罗帆的神通威能,哪怕喙椁的速度再提升千百倍。他也不会有任何吃力的感觉,此时自然更不会被他落下了。

    而八元在罗帆行动之时,却也十分知机的收起自己的心火,身形一震,飞身而起,快速的向着罗帆与喙椁的意志追去。因为他们两人并没有将速度提升得太快,因此八元却也轻松的跟在他们身后。

    千多里距离对于他们来说,哪怕是以哪种不紧不慢的速度飞遁。却也只是花费了数个呼吸而已♀么短暂的时光,罗帆与喙椁自然不可能有太多的交流。因此却是一路沉默。

    喙椁的目的地所在是一棵树,一颗有着百丈直径。高度却只有万丈左右的大树。

    这一棵树枝叶极其繁茂,那树叶更是极为细密,直接便将方圆数万丈方圆的地面完全遮掩住了。

    而那地面上,甚至还有着一个小小的池塘将那大树环绕,让那大树便好似长在池塘之中一般。那池塘中除了那大树之外,还有着许多奇花异草点缀在其周围,让其景色看起来极其美妙,让人一看便生出一种宁静喜悦的心绪。

    此时此刻,在那池塘旁边却有着一名中年男子正笑呵呵的站着。

    那男子的涅与那意志凝聚而成的涅一般无二,显然便是那喙椁的本体。

    喙椁的意志在来到此处之后。毫不汪的扑入那中年男子的体内,二者直接合二为一。

    接着,那中年男子的眼中神光旺盛了些许,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强大了些许。

    “在下的本体因为有着一些牵扯,难以离开此处,故而唯有意志出游〉在是失礼了,还望道友勿怪。”那喙椁十分惭愧的向罗帆躬身道。

    “这有何妨,对生灵而言,本体与意志哪里有什么区别?”罗帆一笑,摆手道。

    “在下洞府开辟于树上,还望道友移步。”喙椁似乎松了口气一般,道。

    “请。”罗帆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反正他对于这喙椁的洞府也颇为好奇。

    喙椁转身抬手向着那大树一指,从那树顶之上便有着一点玄之又玄,清亮如水的光华渐渐亮起,接着猛然一凝,瞬间凝成了一道光路向着他们所在之处延伸而来—眼间便铺陈在他们身前。

    “此树被在下祭炼了数亿年,已经自成时空,形成了极其严密的防御,若无这一道光路,便是在下也难以难以跨入其周身十万丈。”喙椁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原来如此,道友之能果然玄妙,居然能够祭炼出这等玄妙时空。”罗帆赞道。

    将一棵树祭炼到自成时空,这并不是什么难事,罗帆也能轻松做到,甚至都不需要耗费多少时光,只要数日,顶多数年之间便能完全做到。

    但要将这个时空祭炼得连自己也无法自由出入,必须借助一些特殊的渠道方能进出,这便需要颇费心思了。

    这当然并不是一种退化,并非是祭炼不成功。而是代表着这时空之中的规则、法则已经严密繁复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甚至可能是在时时刻刻的改变,时时刻刻的变化,达到他自身也无法短时间内完全体悟,完全抓住其规律的地步。

    唯有如此,方才可能形成这样的结果↓因如此,罗帆方才会如此赞叹。

    喙椁自然知晓罗帆之意,听了他的话语却是现出了欣喜之色,只是推说那只是小道。

    他们三人一同踏上了那光路,刹那间,时空流转,好似瞬息间他们便穿梭了无穷时空一般,无数光影在他们面前闪过。

    如此变化,对罗帆与喙椁来说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他们也早有预料。但对八元来说,这便是一种玄妙到无法想象的遭遇了〔那间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双眼圆睁≯中满是震撼之色。

    开辟虚空来存储物质,这哪怕是一阶仙人都能轻松做到。但开辟时空,将某种物体炼得自成时空,这便不是普通仙人所能够做到的。至少此时的八元根本便无法做到□至也不知道要强大到何种地步方能做到。

    在这种情况下,他哪里感受过真正**于外界的时空,哪里享受过穿梭时空的妙趣?眼前这时空流转变幻的变化,对他来说,却是开天辟地第一朝。

    一时间,他感觉自己仿佛是一名凡人第一次看到了神仙手段,心中只有一种自身无比渺小的感觉在回荡。之前因为境界快速提升而产生的一丝丝自傲终于完全消失无踪,心态重新变成了之前那种无比谦卑的状态。

    罗帆细细感应着那时空的变化,发现自从踏上这光路之后,他便进入了一处全新的所在♀一处全新所在的时光流速变得与踏上光路之前有了一丝丝的不同步。

    这种不同步并不多,只是一丝微不足道的变化罢了,甚至无法真正的将内外变化用精确的数字来区分开来。但,便是这种不同步,让内外时空真正的完全分隔开来。让这内部的时空真正的**于外界而存。

    当光影变幻完全平息,周围的光影重新稳定下来,他们几人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全新的天地之间。

    这一片天地无比的玄奇,在天地的正中央有着一颗无比巨大,甚至一座百万丈高峰在其面前都如同蝼蚁一般大小的巨树。而这巨树却扎根于一片无边无际的后之中♀后之上点缀着无数个巨大无比的岛屿。

    这些岛屿每一个都是某种奇花异草的形状,但上面却透出无数股弱小的生灵气息,显然是有着无数生灵在这些岛屿上生存着。

    除此之外,在那后之中,更有着无数生机在流转酝酿着,显然其中也有着无数生灵在生存着。

    整个世界,整片天地的上方,是一片无边无际的云层♀云层出现在那大树的主干中央,完全遮掩住了上方的枝叶。让一切生灵抬头仰望天空都只能看到那云层,而无法看到云层之上的任何存在。

    这云层之中有着一个巨大的光团按照某种奇妙的规律在不断的游转着,通过某种规律照耀着这世界的某处区域,不断的循环往复,被其照耀的区域便是白天。没有被其照耀的区域便是黑夜,由此让每一处区域都形成了昼夜交替。

    而此时罗帆、喙椁、八元三人所在的那条光路便是在云海下方,直往云侯处钻去,目标却是那正中央的大树所在。

    这一切种种,便是罗帆也看的赞叹不已,那八元更是如见神迹,前所未有的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孤陋寡闻。

    “居然是创造了一个世界……这种神通……这种威能……真的是仙人能够做到的吗?难道这人已经成圣?!”此时此刻,八元心神意念之间唯有这个念头。

    罗帆与喙椁自然不会管八元此时如何震撼,喙椁关注的唯有罗帆。

    八元只是三阶仙人罢了,这种修为在天元大天地的内域或者能够活得很滋润,在外域也能安全的生存下去,但在他这等七阶仙人眼中,便是真真正正的蝼蚁,他能够给他投以一丝丝关注,已经是看在他乃是罗帆奴仆的份上了。哪里还可能注意他的想法?

    “原来道友正在体悟创生之道,怪不得在此处一待便是数亿年。”罗帆一笑,赞叹道。

    喙椁听得罗帆此言,便好似见得知音一般,哈哈笑道:“果然瞒不过道友,此处时空之中的一切生灵皆是我这数亿年前糅合众多异兽所创造出来的,至今已经繁衍了十二个世代,却让我悟得了一丝丝创生之道,也由此而成就七阶巅峰。”

    罗帆听得喙椁之言,却是瞬间便明白他所言之意。

    事实上,他方才感应到这时空之内的生灵气息,便猜出这些生灵必定是喙椁自己所创造出来的,而非是从天元大天地之中迁入的。

    因为,那些生灵虽说外貌形态很是类似这天元大天地的先天道体,也是这般无毛大头猩猩的涅,但其本质却与天元大天地的生灵有着巨大的不同。

    他们的血脉之中,蕴含了数量繁多的其他异兽的气息,便好似他们都是将其他种种异兽通过种种不可思议的玄妙方式糅合构筑而成。

    正是因为乃是数量繁多的异兽构筑而成,故而他们的血脉之中便包含了众多异兽的气息,同时也让他们拥有了那众多异兽的天赋,若是修行起来,甚至会比起外界天元大天地的生灵跟容易、更快。

    当然,其中也必定会有一些弊端,只是一时间,罗帆也无法研究清楚到底是什么弊端便是了。(未完待续。。

    (decodeuricomponent(%b8%fc%b6%e0%ba%c3%bf%b4%b5%c4%d0%a1%cb%b5%a3%actxt%cf%c2%d4%d8%7e%c7%eb%c9%cf%7e58%ce%c4%d1%a7%7e+%7ehttp%3a%2f%);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