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六章 鸟巢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六章 鸟巢

    ~日期:~11月15日~

    若是要真正的明白有着何种弊端,却需要罗帆将一些这天地的生灵抓取出来好好研究一段时间,甚至需要做一些实验,方才可能真正的明白到底是有着哪些弊端。

    不过这并没有太多的意义,罗帆也并不打算这般做。

    说话之间,那光路已经带着他们三人穿过了厚度似乎达到数十万里的的云层,来到了这一片时空最顶层的空间。也是这喙椁的真正洞府所在。

    在这上方,有着无边的树枝,树叶,铺天盖地,将空间的上方完全遮掩。那每一片树叶,都如同一块不大不小的岛屿,每一根树枝,都好似是一条巨大无匹的山脉。

    无数树枝,无数树叶铺陈在上,却是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感°以让任何来到此处位置的生灵生出一种自身无比渺小的感觉。

    虽是有着树枝树叶遮蔽天地,但这云层上方却并不显得黑暗——虽没有说是多么明亮,但至少与外界的白天却是没有多少区别。

    那树枝,树叶虽是巨大无匹,虽是密密麻麻,但正因其巨大,故而树叶之间,树枝之间的一些细小缝隙却显得极为巨大♀种缝隙,足以让上方的光线进入,足以为这云层上方的空间提供照明了。

    至于到底是何处发出光芒照耀进来,这甚至连八元都不用思考便能够知晓,那必定是那永恒森林的太阳正在提供着无穷光明。

    这一片时空虽是玄妙无比,拥有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奥妙,但其本身的结构却并没有太多的玄虚。只是直接外界看到的,这大树以及其周围的池塘放大无数倍所结成的涅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从那大树的涅便能猜想出那大树上方到底是有着什么了。

    喙椁的洞府不是在其他位置,而是便在这大树正中央的三根主干交界之处。

    此处位置乃是主干分开之处,刚好便是上方空隙最为巨大的一处所在,也是这整棵大树之中光线最为充足的一处所在。

    那洞府十分的奇异,乃是由无数种珍贵难言之物构筑而成∠面透发出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好似隐隐间在与冥冥中某种神秘莫测的存在交流着什么一般。

    隐隐间有着无数规则、法则在其中不断的进入、吐出,好似那洞府正在呼吸着规则、呼吸着法则一般,那玄妙之处。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只是,除了这种种玄妙之处外,让罗帆感到有些哭笑不得的却是这洞府的形态。

    那洞府,赫然便是一个巨大的鸟巢形状。

    并不是什么建筑构造而成那种形态类似的鸟巢,而是确确实实,实实在在的便是一个鸟巢,一个完全有树枝△叶,稻草所囤积搭建而成的一个巨大鸟巢。

    虽说这个鸟巢足足有着数十里方圆,但毕竟还是一个鸟巢……

    “道友果然是奇思妙想。”看着这鸟巢,罗帆却也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唯有如此说道。

    喙椁一听罗帆之言,哪里还不知晓罗帆觉得这鸟巢构造实在有些说不过去,脸上微微一红,道:“在下身有怪癖。不弄成如此涅便住得周身不舒服,道友见笑了。”

    他都这般说了,罗帆哪里还能够再说什么?只能说了几句个各人有各人的嗜好。算不得什么,不必惭愧之类的话。

    那一道光路乃是那如同鸟巢一般的洞府之内发出,他们几人也不用动弹,说话间便被那光路带到鸟巢上方。待得他们到了鸟巢上方,那光路微微一震,便消失于无形之间,那干脆的涅,让人觉得其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那鸟巢在外面看起来让人无语,但在其内部却一点都不简单,甚至与外面看起来有着天壤之别。

    虽是鸟巢的构造。但这鸟巢之上地面每一根枝条,每一片树叶,每一根毛发,每一点泥土,都按照着某种无比繁复,无比玄妙的方式相互勾搭。相互影响着,彼此之间组合成一个无比复杂,无比融洽,几乎不能有丝毫分割的整体。

    这整体之中的每一处最细小的单位都在发出淡淡的光华。

    这光华极其玄妙,虽是虚幻的光华,但看起来却如同实质一般,在虚空之中顺着某种复杂的规律向中央凝聚。

    最终,所有的细小单位发出的光华在那鸟巢的正中央凝成了一处楼阁。

    这楼阁有着数间,虽是光华凝成,却没有一丝丝的虚幻,没有一丝丝的飘荡,便如同镌刻在虚空之中,亘古以来便存在天地之间,更将继续永远的镌刻在这上面一般。

    nbsp见得这楼阁,罗帆暗自赞叹之间,心中也颇有松了口气之感。

    还好这是楼阁,并不是一个小上几圈的鸟巢,看来这喙椁的怪癖还算是有些分寸的,没有达到一个他无法承受的境地。

    虽是心中有着这种想法,但他的神色自然不会有太多的变化。

    “此处洞府乃是整个时空的枢纽所在,这洞府之上的每一个细节,都与外界天地的某一方面相对应,因此在这洞府之中,足不出户便能完全掌握整个时空了。”喙椁介绍道。

    “果然是好神通。如此一来便省去了无数功夫,也能对时空有着更深入的体悟,着实是好办法。”罗帆笑道。

    “正是如此。”喙椁欣喜莫名。

    说话间,他们已是来到了那中央数间阁楼之前了。

    这数间阁楼面积不大不小,居住起来不会太过空虚,却也不会太过拥挤。那阁楼分为数间,有着修行,有着起居,有着炼器,有着炼丹的种种功能区分。

    在阁楼之间,有着数名实力勉强踏入仙境一阶的生灵在忙碌着。

    这些生灵身上有着外面那种多生灵的气息,很显然,这些生灵便是这个时空成长起来的,是喙椁所创造出来的生灵修行而成。

    看着这些生灵,罗帆不由得更是赞叹起来。

    创造出来的生灵能够成就仙境,便代表着那生灵已经有着在自然之中生存的资格,也代表着创造这生灵的存在在创生之道上的道行已经是颇为成熟了。

    “参见神主。”那些仙境生灵见得喙椁回来。皆是拜倒恭迎。看他们的神态动作,看他们的心中想法,赫然是对喙椁完全是一片虔诚,没有一丝一毫的勉强。没有一丝一毫的虚假£全是一派哪怕是将自己的生命都抛弃都愿意的涅。

    “起来吧,吾有客人到来,你们且去。”喙椁淡淡的道。

    他的话语之中没有任何威严,身上的气息也依然收敛,但却自有一股高高在上,掌控一切的意味散发而出。在这话语之下,那些生灵完全没有任何其他意见。恭声应了声是,便小心的退走了。

    “他们虽是成就了仙境,但却只能在这时空之内生存,以前我曾将一些成就仙境的生灵放出外界,他们却根本接受不了,要么便走火入魔自爆而亡,要么便接受不了事实而疯狂杀戮,最终被灭。所以唯有将他们限制在这时空之中了。他们几人乃是仙境生灵之中最强的几人。在那下方生存已是破坏了平衡,只能放在身边。”喙椁用一种莫名的口气说着。

    罗帆听得这话语,便知晓其中症结所在。

    定然是这时空的种种规则已经太过完善。已经有了十足的稳定性,变得与外界格格不入,因此方才让这时空之中修行有成的生灵无法接受外界不同的规则,无法接受外界不同的时空,更无法接受自己生存的世界只不过是他人的造物这一事实……

    因此才有这那仙境生灵离开这时空之后的那些表现。

    “道友可曾想到办法?”罗帆问道。

    他相信喙椁并不会不理解他的意思。果然,喙椁瞬间便名表罗帆之意,摇了摇头,叹息道:“已经无法可想了,如今这片时空已经自成一体,根本规则、法则都已稳固。便是我这创造者除非将整片时空覆灭,否则也无法将那根本规则、法则改变。”

    这话语似乎是推脱之语,但罗帆却并不这样认为□至反而觉得如此一来方才说得过去。

    要构造出一个时空,看似困难,事实上对于罗帆这等存在来说却并不是什么艰巨工程,只要找到契合点。只要有着合适的材料,只要有着合适的地点,再耗费一定的力量,一定的精力,那也就是水到渠成了。

    但,一旦时空开辟成功之后,其便会自然而然的牵引一切有利于其自身的存在来完善自身,让那时空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完整,越来越稳固,越来越难以破除。

    这种成长过程,若是环境合适,几乎是无有极限的,能够永不停滞持续下去的。若是开辟这时空的生灵的体悟能力落后与这时空的发展,那么,总有一日,这时空的强大程度便会超过那生灵的掌控极限。

    到得那时,那开辟这时空的生灵在这时空之中虽说还有着无数的便利,还有着无数的特权,甚至也近乎无所不能,但想要真正的扭转时空的本质,便已经是再无法做到。

    那喙椁与此时这片时空的关系,明显便已经走到那一步了。

    这片时空如此的完善,如此的玄妙,其稳固程度已经达到了甚至八阶仙人都无法改变的地步,这喙椁只是七阶仙人而已,自然是力有不逮了。

    而这一点,从之前这喙椁必须借助这光路才能将罗帆与八元接入这时空便能够看出冰山一角了。

    “如此却是可惜了。”罗帆一叹。明白了喙椁汪在此处三亿多年除了体悟创生之道之外的另一个原因所在——他被这时空给拖住了,想要离开,舍不得,想要将这时空带走,办不到,想要将之毁灭,更是狠不下心,自然便只能被拖在这里了。

    喙椁的心智也是相当超卓的,罗帆的话语并不需要说透,他便能够听个明白,此时罗帆之意他自然也是明白。

    不由得苦笑道:“在下却是优柔寡断了。”

    “数亿年的心血,别说道友舍不得,便是我也是万万舍不得的。”罗帆一笑,道。

    说话间,他们已经进入了一间阁楼。

    一踏入这阁楼,便有着无数奇异、玄奇的声音在虚空之间回荡♀声音之中包含着无数不可思议的奥妙,好似正在讲述着某种天地至理一般,让罗帆听得心旷神怡。

    “原来是智慧果,看来这次是在下夺了道友的智慧果啊。”罗帆心念微微一动。便明白了什么,叹道。

    原来,构筑成这阁楼的那无穷光华之中,却是夹杂了无数并非那鸟巢所发出的,但却更加玄妙,可更加不可思议的光华在其中。

    那些光华罗帆无比的熟悉,乃是他之前数日之间一直感应着的光华。那智慧果所化的光华。

    明白这些光华的存在,罗帆便自然明白了为何喙椁会在自己一踏入那智慧树范围之时便注意到自己,便关注着自己。显然是喙椁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便不断的将已经完全成熟的智慧果摘取,将之炼为光华,融入这阁楼之中。

    如此算来,他去感应那智慧果化入天地的过程,便相当于阻止了喙椁摘取智慧果,而八元炼化那智慧果。更是直接将那喙椁的守了许久的智慧果直接夺取。因此他方才说出那句话语。

    “道友何出此言?那智慧树却非我所栽种,所结之果自然也非是独我所有,何来抢夺之说?”喙椁一笑。道。

    这时,清醒着的事实上只有他们两人而已。八元在踏入这阁楼的瞬间,便完全失去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整个魂灵,所有心神都完全沉浸在了那周围时刻不停的,那玄之又玄,妙不可言的声音之中去了。

    八元乃是三阶仙人,更是刚刚炼化一枚智慧果的三阶仙人。

    智慧果的一切对于此时的他来说,都是无比熟悉,无比亲切的。更何况构筑这阁楼的光华之中包含的智慧果数量近乎无穷。更是将之完全化为最容易体悟,最容易激发的光华,这对他而言,简直便是将无穷道理直接摆在他的面前任他取用。在这种情况下,他哪里还有哪怕一丝丝的心念去关注外界?

    “你这奴仆却是很不称职呢。”喙椁偶尔扫到八元的涅,对罗帆一笑道。

    “你我这般存在又哪里需要人伺候?只是心血来潮将他带在身边罢了。称职不称职却无所谓。”罗帆扫了一眼,也是一笑。

    两人入座,一番笑谈之后,喙椁终于说出了他请罗帆前来的真正目的:“在下在永恒森林之中呆了三亿多年,道友刚刚进来,定是知道这三亿多年来外界如何了,不知可否给我讲讲。”

    罗帆早已猜到他应该就是这个目的了,因此也没有任何意外的表现,只是一笑,道:“我平常只知修行,对外界之事知晓得却是不多,向道友介绍一番自然是乐意之至,只是就怕对道友帮助不会太多罢了。”

    喙椁笑道:“不论如何,道友所知定比在下要多上无数,还得劳烦道友。”

    罗帆再不推脱,当下便将从人尊之处所听到的,有关这天元大天地这三亿多年之间的种种变化向喙椁介绍起来。

    罗帆当初询问人尊的乃是他所知晓的一切有关天元大天地的情况,其中自然包括天元大天地的历史,在这之前数亿年的变化因为距离时光较近,却是讲得特别详细。

    因此,罗帆却也不愁没有办法给喙椁一个答案。

    罗帆乃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瞪我一眼我杀人全家之人,这喙椁并没有对他显露出恶意,甚至善意的邀请他前来洞府做客,直接将这时空的枢纽摆在他面前(虽说他知晓这枢纽必定有着种种防护,那喙椁定然有着许多手段防止他掌控这时空,但毕竟已经算得上是极大的善意了),他自然也不会对其产生恶意,故而在讲述之中,他也没有太多的隐瞒。

    将一些不涉及圣人,不会泄露人尊身份的种种尽皆向喙椁讲出。

    当然,人尊向他讲了那般长时光乃是性命握在罗帆的手中不得不讲,罗帆虽说对喙椁有着善意,但却也不会让自己做到人尊那一步。

    因此,他所讲述的都只是大概罢了,详细之处都只是一带而过,一般人尊数日的话语他便总结成为数句罢了。

    即便是如此,罗帆这一番讲述也是足足讲了近十日之久。

    十日之间滔滔不绝的讲话,对于罗帆来说自然不算什么,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没有感受到任何一丝丝的压力。因此,讲完之后,罗帆的神态动作都和十日之前没有丝毫的变化,几乎便好似之前那十日十夜的讲话是完全不存在的一般。

    那喙椁在罗帆讲话的过程之中面色不断变化,随着他的话语之中所讲的内容忽悲忽喜,忽怒忽乐,却是完全投入了进去。

    待得罗帆话语讲完,他方才有些意犹未尽的道:“没想到三亿多年之间便有着这般多变化产生,可惜啊可惜……”(decodeuricomponent(%b8%fc%b6%e0%ba%c3%bf%b4%b5%c4%d0%a1%cb%b5%a3%actxt%cf%c2%d4%d8%7e%c7%eb%c9%cf%7e%c4%f1%d1%db%ce%c4%d1%a7%7e+%7ehttp%3a%2f%);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