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 太古遗迹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 太古遗迹

    ~日期:~11月15日~

    猛地,罗帆心念一动,忽然发现一件被他忽略的事情。

    这永恒森林之中大体是分布乃是与天元大天地之间的情况大概相同,那么这森林之中的势力分布状况,或许也与天元大天地的情况有着相当的相似度。

    这般一来,这永恒森林或许能够当成一个小天元大天地,在这永恒森林之中的种种遭遇,种种经验,或许都能对日后在真正的天元大天地之间行走有着相当大的好处。

    想到此点,他忽然有点明白那身处森林内域,镇压整个内域的那强大存在的用意了。

    或许,他便是在借助这种特殊的方法来体悟圣人是如何看待天元大天地,如何掌控天地的。

    这种体悟乍一看对于道行的提升没有什么好处,但哪怕是罗帆都明白,到了超越九阶仙境,达到一个能够有着求取成圣资格的境界,或许便是任何一点对圣人的体悟都能让修士突破极限,破开仙境桎梏,从而成就圣人境界。

    这种想法,只是罗帆的一种没有多少根据的猜想而已,自然没有必要说出来。

    因此,在知晓这永恒森林的情况之后,他便与喙椁说一些有关修行上的问题,彼此之间交流一番对修行的看法。

    罗帆的本体已是大罗真道巅峰的存在,其神通威能若是能够完美发挥出来,在这天元大天地之中便是超越仙境九阶的无上存在,距离圣人怕也只有一步之遥。

    他对于大道的体悟。对于天地本质的了解,自然不是喙椁所能比拟的。哪怕是他进入这天元大天地的时间只是短短的数十日而已,也绝不会改变这个事实。

    不过,虽说他本身对达到的体悟。对天地本质的了解不是那喙椁所能比拟,但喙椁本社那却也有着罗帆所比不上之处。

    那便是,他毕竟是在在这天元大天地之间土生土长的修士,而且在这永恒森林之中待的时间更是足足有着三亿多年之久。在这种情况下,他对于永恒森林的一些特殊规则、特殊法则,对于天元大天地与永恒森林规则、法则乃至大道的不同却是有着极为深入的体悟。

    而这些,虽说需要对大道、对天地进行体悟,进行了解。但更重要的却是经验,却是积累。显然,比起刚刚进入天元大天地数十日之久的罗帆,喙椁明显更强。

    在这种情况下。罗帆与喙椁的交流却也算不上不平等。无论是罗帆还是喙椁,都觉得大有收获。其中,喙椁所感觉到的收获自然是比起罗帆要巨大许多,他只觉得罗帆的每一句话语都是那么的玄妙,都包含着让自己大开眼界。发自己前所未想的道理,一时间他感觉自己以往所遭遇的许许多多修行的难题居然被罗帆三言两语之间便给阐释清楚,甚至有种豁然开朗,那停滞了不知多少年的道行境界都开始微微松动起来。

    罗帆的话语对他有着这般巨大的好处。他自然也想着要回报罗帆,自然是努力的将自认为能够配得上罗帆所讲种种的道理向罗帆阐释出来。

    只是。结果却让他更受打击。

    无论他认为多么深奥,多么难解的。他耗费了多少时光方才体悟明白的道理,只要讲出来,罗帆居然都能够用最短的时间,甚至只是数个呼吸之间便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甚至更进一步,居然还能够三言两语之间说出喙椁所不曾体悟到的道理,让喙椁感觉并非自己在向他阐释,反而是在向他请教一般。

    这种感觉,既是无比美妙,又让他感到颇为尴尬。

    这个天元大天地之中,任何生灵所修行的法门都必定能够寻找到比他们在这修行法门上道行更深的存在,因此任何生灵都有着向前辈高人请教的可能。

    但,这也只是理论上罢了。虽有着那种前辈高人存在,但除非大势力之中的修士,除非圣人门下,否则这种可能对于一般修士来说也只是一种理论上的可能罢了。便如同喙椁这般的修士,他知道有着修行与他同样修行法门的前辈高人可以给他无数指点,但在他这数亿年的生命历程当中,他却从没有见过这种前辈高人,更不曾获得多少指点。

    他能够修成这般道行境界,拥有这种在永恒森林边缘占据一定地盘的能力,几乎都是他自己通过搜集种种资料,搜集种种知识所修成的。根本可以说是自学而成♀种自学能力自然是值得称道,但他更消的,却是有着前辈高人能够指点自己,能够让自己少走上无数弯路。

    甚至他偶尔间回想起自己的生命历程,大胆的猜测一番若是当初自己能够有着一名前辈高人时时指点自己,自己至少在数亿年前便能够成就此时这般道行境界,而到此时此刻直接突破七阶仙境成就八阶应当也是水到渠成的。那般一来,他哪里还需要进入这永恒森林之中?哪里还用得着被限制在此处数亿年之久?

    不过,这也只是一种偶尔间的臆想罢了……事实已经发生,哪怕是拥有穿梭时空之能的存在也无法改变自身已然发生的命运。

    因此,在此时发现罗帆居然有着远超自身道行境界的智慧,他方才会有着这种无比美妙,无比欣喜的感觉。

    但同时,他也是颇为尴尬。因为他与罗帆乃是道友相称,此时这种情况岂不是在时时刻刻的表明自己之前与罗帆道友相称是多么的托大,他又怎能不尴尬?

    在这种美妙、欣喜却又尴尬难言的状态之中,罗帆与喙椁的交流不断的进行着。

    在喙椁看来乃是他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但却唯有罗帆方才知晓≡己的收获却也不会比喙椁稍小。

    喙椁所讲的那些都是他经过无数次思考,耗费了无数精力方才体悟出来的道理,每一点都几乎是千锤百炼的,将这永恒森林的规则、法则乃至大道以及对天元大天地的规则、法则乃至大道的某种玄妙提炼所形成的道理。

    这些道理本身在境界上并不比罗帆所悟得的道理更加高妙。但其所透出的思考方式。所透出的这天元大天地的修行特点,甚至那规则、法则乃是大道在这天元大天地之中的种种独特应用,却都是罗帆所缺少的,每一点都让罗帆对于这天元大天地,对于这永恒森林有着更深入的理解。

    而这种深入,并不单单让他日后在这永恒森林,在这天元大天地之间行走更加的方便,更重要的却是。让他这些时日正时刻思索着的,自己在这天元大天地的根本修行法门有了更多的想法,让他距离真正创造那一部修行法门越来越近,让那一部修行法门越来越向完全成型迈进。

    任何一方完美的天地。其规则、法则乃至大道都必定与其他任何天地有着不同♀种不同,若是单单分开来看,便是一个个**的点的不同,似乎只要将那每一点的不同叠加在一处便形成了两个天地的所有不同一般。

    但事实上,对于任何一方完美天地而言。其内部的一切规则、法则乃至大道都是一个无比完美的整体♀个整体之中的规则、法则、大道都是彼此影响,彼此补充,彼此相融的。想要真正完全理解另一方天地的本质,便需要完全投入那天地£全理解那天地亿万年所积累而成的种种观念,积累那天地众生对于天地本质的认识。

    唯有如此。方能真正的投入其中,也方才能够真正创造出完全契合那天地的‖时也最为顶尖的修行法门出来。

    由此便可看出,这种进步,对罗帆的重要性有多大了。

    罗帆与喙椁的这一番交流又是足足过去了数月。

    在这过程之中,八元也终于完全调整好自己的身心,从那调息状态脱离出来。在回过神来之时,他便明白了罗帆与喙椁的交流对他而言是何等重要,又是何等巨大的机缘,因此虽是对罗帆与喙椁的交流过程绝大多数都听不懂,但还是不敢丝毫懈怠,努力的听,努力的记,努力的理解。

    虽是所理解的不足所听到的千万分之一。但便是那千万分之一,便已经让他感觉豁然开朗,甚至感觉自己在之前那二十个日夜之间在这阁楼之中所体悟到,无数智慧果之中包含的道理都渐渐的被贯通,渐渐的被他所理解。

    有着这种收获,他自然更加不可能放过罗帆与喙椁所说的每一句话了,一时间却是听得汗水淋漓,心神疲倦。却是努力的要将罗帆与喙椁说的每一句话语镌刻在自己的魂灵深处。

    之所以记得如此幸苦,却是因为罗帆与喙椁所说的话语虽并没有使用自身力量激发什么神威,但每当他们的话语契合某种规则、法则或大道之时,便自然而然的引起天地的的附和,自然而然的具有某些玄妙威能,让人难以记忆,从而让八元必须耗费极大精力,方能将它们镌刻在魂灵深处。

    对于八元在一旁听自己的话语,无论是罗帆还是喙椁都毫不在意。

    道行境界不足,哪怕是将这些话语记住,所得也不会太多,八元便是记得再多,他能够理解多少,依然只能理解多少,却不会因为他记住得更多而突破领悟能力的极限≡然不必在意了。

    当数月之后,罗帆感觉在喙椁身上再难以获得收获之后,终于停下了与喙椁的交流。

    而喙椁虽是感觉继续下去必定能够对自己有着巨大的好处,但因为这数月的交流,他早已对罗帆心服口服,罗帆既然不愿再讲下去,他也无法逼迫他再讲,因此也只能不舍的退下来。

    一时间,整个阁楼之中便唯有八元那粗重的呼吸声在不断的喘着。

    此时的八元早已脸色苍白,眼神之中虽是无比振奋,无比欣喜,但身上却冷汗淋漓,身体摇摇晃晃。几乎随时可能摔倒。

    “这几月道友解答了在下无数问题,扫平了在下修行当中的无数障碍,实是对在下有着再造的恩德,若是不有所表示。在下实在心理难安,此处有着在下耗费巨大代价换来的一处太古遗迹的部分地图,本来是在下打算日后无法突破之时前往冒险的,这数月听了道友**,在下已是摸到了一丝突破的脉络,却是再不需前往冒险,道友若是有兴趣,有时间。或可前往一探。”喙椁听了好一会,终于一咬牙,掏出一卷类似罗帆之前所买地图一般的皮革卷,道。

    罗帆对于什么太古遗迹原本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但在见到那皮革卷的瞬间,他忽然隐隐间感觉那皮革卷上有着一股极其隐晦,极其玄异的气息。那气息若非他从本体而来的感知极其精微,凭借他本身此时在这天元大天地的感知根本便无法感受得到,因此却不由得起了兴趣:“这气息虽不知是什么存在留下的。但既然是如此玄异,如此隐晦,想必其中该有着更深的秘密。”

    想着,他便改变了注意v道:“本不该夺道友所爱,只是这地图却让在下有着一点心灵触动。在下便厚颜接受了。”

    喙椁原本还有着不舍,待得听得罗帆此言。那点不舍终于消失,脸上现出了真诚的喜悦神色,道:“既然道友心灵有所触动,想必那太古遗迹该是与道友有缘的,在下之前获得这地图,定是在等待着道友前来,如今交给道友,正是理所应当。”

    说着,便将那皮革卷送到罗帆面前。

    罗帆自然不会相信喙椁的说法,不过他既然已是决定了接受这地图,此时自然不会改变主意,接过那地图,当这喙椁的面直接展开,大概的扫了一眼,发现这地图所显示的乃是这永恒森林的某一角,上面地形高低起伏,在地面上有着许多的古树遮掩,其主体却是在地底之下。大概衡量一下,这地图所显示地面之上有着数十里的面积,但在地底之下,光是地图所显示的一部分,便有着数万里方圆,甚至深入了地底数百里的最深之处。

    当这喙椁的面,他自然不可能去研究那隐藏在皮革卷深处的那隐晦玄妙的气息,因此他也只是扫了这地图一眼,对那位置大概有了个印象之后,便将那地图收入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

    对于这永恒森林之中存在什么太古遗迹,罗帆并不感到惊讶,也不觉得有什么突兀、别扭÷实上,他甚至感觉唯有这种太古遗迹存在方才是正常的。

    毕竟,这永恒森林存在的时光是如此的久远,其中涌现的强者数量又是如此的繁多。几乎比那形成了一个比起洪荒天地都要强大的天地了,在这种情况下,在这之中存在久远岁月之前某些强大修士遗留下来的遗迹,那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在下在此处打扰道友已经有数月之久,却不好再叨扰下去了,今日在下便告辞了罢。”收起地图之后,罗帆便告辞道。

    喙椁虽是不舍,但也知晓罗帆告辞是必定的,因此挽留了几句之后,便十分不舍的激发那光路,亲自将罗帆与八元送出了他的洞府,送出了那一方玄妙的时空。

    “在下的地盘乃是这周围的方圆七百多万里,在这片区域算是较为广阔的地盘了,不过在下算是与世无争,却不能给他人安全感,故而依附在下的修士却并没有多少,道友此去当是没有太多阻滞,只是离开了在下的地盘,道友便要小心一些了,附近地盘的修士对道友虽不算什么,但他们毕竟有着层层靠山,道友自是不怕,但若是与他们有了矛盾,毕竟对道友所行有着一些阻碍,却不好轻忽了。”喙椁最后依然是十分不放心的说着。

    罗帆自然不会对这种关心不耐烦,因此只是一笑,道了声晓得,便让喙椁保重,自己带着八元不紧不慢的向着某个方向离去了。

    看着罗帆前进的方向,喙椁在后面一叹,却是认出那方向乃是前往那太古遗迹的方向,明白罗帆的目的地怕便是那太古遗妓,心中不由得暗自忐忑,不知自己将那地图交给罗帆对他是好还是不好——那地图只包含了那太古遗迹的一部分,甚至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而已。

    而便是这一小部分的地图,便已经是那遗荚从被发现之后的不知多少年间,永恒森林之中的众多生灵用无数生命,无数鲜血的堆积而探索出来的。

    按照最必的估计,那遗迹本身的广阔程度至少也是那地图所包含面积的百倍以上,若是凭借那地图,根本不可能完全将那太古遗迹探索清楚,凭着这地图进入其中,依然可能遭遇到许多危险,而不可能完全的安全。

    在这种情况下,罗帆却在得到这地图的第一时间便前往那太古遗迹,打算进入其中探索,这怎能让喙椁不感到担忧呢?

    担忧了好一阵,喙椁终于还是将这种担忧压下,叹息一声,转身召出那光路,重新进入其洞府之中去了——不管罗帆的结果到底如何,他已经将自己能做的都做了,在这么担忧已是没有任何作用,自然再不需在那里发呆了。(未完待续。。

    (decodeuricomponent(%b8%fc%b6%e0%ba%c3%bf%b4%b5%c4%d0%a1%cb%b5%a3%actxt%cf%c2%d4%d8%7e%c7%eb%c9%cf%7e%c1%e3%b5%e3%ca%e9%ce%dd%7e+%7ehttp%3a%2f%);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