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九章 法器中的秘密

正文 第八百一十九章 法器中的秘密

    ~日期:~11月15日~

    罗帆此时此刻自然不会去管喙椁如何,他此时所思所想,便唯有那一张地图,以及那上面蕴藏着的那一股气息。那一处太古遗迹并不在这喙椁的地盘之中。而是在距离喙椁所在地盘七八千万里之外的几处地盘交界。

    那几处地盘本身的占据者都只是六阶仙人这一级别罢了,但每一个地盘的背后却都是属于这外域******势力之中的某一个,而且是相互对立,彼此之间有着巨大冲突的势力。

    正是因为如此,那一处位置,却是十分的不太平”不时的,便有因为这太古遗迹而生的争斗出现,时不时的便有修士因为某些看似十分无稽的理由而陨落。

    前往那样一个位置,哪怕是以罗帆之能,却也不得不小心以对,毕竟若是一不小心,等待他的可能是引起那******势力之中的数个一致的敌意,而这对罗帆来说显然也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事。

    七八千万里在天元大天地之间自然算不得什么,甚至两个普通小城的距离都不会比起这个距离短上多少,但在这永恒森林之中,这段距离却已经算是颇为漫长了♀一路上,至少间隔着三四十个势力的地盘。

    而因为罗帆所选择的路线乃是直直对着那太古遗迹,故而这一路途所经过的地盘却是犬牙交错,并非同属一个大势力,而是分属于彼此之间有着不少敌意的大势力。因为那背后靠山势力的敌对,这些地盘自然不可能十分平和。

    虽说不会如同那太古遗迹所在那般有着那般多的争斗,但偶尔间发生一些小战斗,还是必不可少的。

    通过与喙椁的交流,罗帆对于永恒森林之中生灵的生存状态已经有了比起之前更加深入的了解了。因此却也明白,自己之前只感到这森林之中有着那么几股强大的气息并非是自己的感觉错误。而是因为那些修士事实上都是自己或是伙同其他生灵在森林的某处开辟一些洞府。

    这些洞府,哪怕是弱小的生灵,也能将之隐藏于种种其他气息的掩藏之下,那强大的生灵。比如上三阶仙境的存在,甚至能够自己开辟出一个**的时空来充当洞府。

    这永恒森林之中虽看起来十分平和,拥有无数天材地宝,但对于越强大的修士而言♀永恒森林便越小。

    若是有敌人之人,直接在这森林之中居住,便好似是与自己的敌人相邻着住在一起一般,除非真正有着绝对自信,或者无法可想的存在,一般修士却是都宁愿隐藏于自己的洞府之中,只有必要方才离开洞府出现在这森林之中。

    如此一来。能够真正毫无顾忌显露出来,甚至让罗帆没有真正下什么心思,微微一感应便能够感应得到的生灵气息,自然不可能会有太多。

    罗帆一路上一边走着,一边将自己的心念灌入袖里乾坤之中,细细感应着那一副得自喙椁的,太古遗迹的一部分地图。

    那地图乃是众多修士用生命探索出来的,并非那遗迹天生。与遗迹的主人应当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但,这却并不代表这地图的主人便是简单的存在。更不代表这地图的价值便小了。

    毕竟。哪怕这地图并非是那太古遗迹天生,其主人也极有可能比起罗帆要强大,甚至从这地图上隐藏的一些气息来说,这地图的主人或许并非只是为了标示那遗迹而留下这一幅地图,而是可能有着更多的想法,更多的谋算在其中。

    而这,方才是罗帆感兴趣的地方。

    光是一处太古遗迹罗帆虽有些兴趣,但却不可能让他直接前往那里,而只会让他在经过那一处位置的时候随意下去看一看罢了。

    罗帆的袖里乾坤乃是开辟出一个可以容纳生灵的虚空,其中的体积极其广阔。便是装下几十座山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经过这数十日之间,罗帆的袖里乾坤之中已经有了许多的器物存在。

    那一副地图,此时便处于这众多器物的一角,悬浮在那虚空之中,好似一卷极其普通的皮革卷一般。

    罗帆的念头将那地图裹住,猛然一震〔那间侵入那地图之中。

    那地图也是一件法器,祭炼方法也与那一件罗帆从万器阁买到的地图相类似,也是使用禁制祭炼法祭炼出来的,只是祭炼这一件法器的禁制与那万器阁的地图并不相同罢了。

    这一件法器有着七十二重禁制,也是只差一步便能成就法宝,若是在万器阁之中,光是如此,便已经是极其珍贵了。但在罗帆这等层次的存在来说,其却也只不过与自己随手点出的一道术法向类罢了。故而那喙椁方才会直接将之赠与罗帆。

    罗帆的念头不断的侵入那法器重重禁制之中,不断的解析着,不断搜寻着那些禁制背后所隐藏着的更深层秘密。

    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若是简单,喙椁得到这一卷皮革卷这般长时光早就将之发现了,哪里还等得到罗帆来研究那背后的秘密。

    随着解析不断的深入,罗帆的念头渐渐的接近了那最核心的一重禁制所在。

    禁制祭炼乃是从外往里祭炼的,也就是第一重一般来说便是最外的一重禁制,而越是后面重数当初禁制,便越是往里,越是接近那禁制的核心≯前这七十二重禁制的法器核心,便是这法器的第七十二重禁制,若是有着什么秘密,最有可能存在的,便是在这一重禁制之中。

    这七十二重禁制组成了一个无比完整的整体,所有禁制之间都有着无比紧密的联系,甚至彼此之间的力量都在流转之间产生微妙变化,窜起整整七十二重禁制。

    若是日后这七十二重禁制能够成就法宝,便定要将这七十二重禁制祭炼合一,让其转化为某种玄妙不可臆测的存在,那种存在若是在洪荒天地之间,便是法宝的宝灵,在这天元大天地之间不可能有宝灵存在,便会形成一种拥有强大灵性,拥有强大威能的法宝之心。

    这第七十二重禁制与之前罗帆所解析出来的那七十一重禁制并没有太多的区别□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很快的,便被罗帆给完全解析出来。

    将之解析出来之后,整件法器在罗帆面前似乎已是再无任何秘密,那似乎只是单纯的一件承载信息的法器。那些禁制似乎也只是单纯的承载信息的禁制罢了。

    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如此的普通,让人找不出任何一丝丝的错处。

    对此,罗帆并没有任何气馁之感,甚至也早有预料。若是只是解析便能找到其背后的秘密,那喙椁哪里还会等到罗帆来寻找这其中的秘密?

    他凭借自己从本体带来的那超卓的感应能力细细的感应着整件法器,感应着那种无比隐晦的气息来源。

    那气息若有若无。只有在他集中全部注意力的时候方能微微感应到其残留的一丝丝痕迹,若是一不小心,或者没有先入为主的知晓那气息的存在,说不定此时罗帆对这法器的普通再无任何怀疑了。

    但他在最开始看到那地图之时已是有了感觉,此时自然不可能会将之忽略。

    随着他深入的感知,那气息的来源终于被他感应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那却是在第七十二重禁制的内部。在那他以为乃是这件法器最后一重禁制,最深核心所在的更深之处!

    有着这种发现,罗帆哪里还不明白≡己的感觉根本没有任何错误,这法器,果然并不只是普通的法器♀法器之中还隐藏着更深的秘密。

    他念头一动,脱离了袖里乾坤,对脸上现出疲倦痛苦之色的八元道:“且寻找地方休息一下再前进吧。”

    八元之前强记罗帆与喙椁的交流耗费巨大无比,几近油尽灯枯而无法有任何休息的时光,这一路上早已有数次忍不住便要昏迷过去了,只是因为罗帆一直不管不顾的前进,他也不敢开口说要休息,只能硬撑着跟在罗帆后面罢了。

    此时听得罗帆这般一说,却是求之不得之极,勉强应了声是。

    便四处张望“找一处亲近的所在来休息。

    此时此刻,距离他们与喙椁告别之时已经有半日,他们两人虽不紧不慢的前进,但那绝对速度还是相当惊人的,此时早已是离开了喙椁的地盘,甚至也穿过了两三处地盘了。此时所在的位置,却是属于一名五阶仙人所占据的地盘。

    这五阶仙人虽说不像喙椁那般与世无争,但却也是较为平和之辈,因此在近百万里的地盘之中活动的生灵,一般都只是普通凡境的生灵,甚至绝大多数都是草木类的生灵罢了,哪怕是八元,也能够在此处活得相当的滋润,更何况他们两人正走在一起。

    因此这一路上,他们却没有遭遇什么打扰。

    八元看了几下,便发现了在数十步之外有着一处地方颇为空旷清静,便向罗帆禀明,将罗帆引到那一处位置,待得罗帆坐下之后,一屁股便坐在地上,猛烈的喘着粗气。周身气息波动,周围无穷无尽的,充满生机的后天天地元气被其快速的凝聚、燃烧,充入自身的心火之中,继而借助这种心火的振奋,努力的恢复自己已经近乎油尽灯枯的心神。

    罗帆自然不会去管八元如何,在坐下之后,随手一指周围,便有着无形的阵势守住周围,他与八元的气息瞬间便消失无踪,甚至哪怕是亲眼看到他们两人的生灵都可能会因为这种气息的消失而察觉不到他们两人。

    做完这些,他手一晃,那一卷太古遗迹的地图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那一卷地图在第七十二重禁制的最深之处还隐藏着更多的秘密,这已经不是他一个念头能够找寻出来的了。故而他却不得不将之拿出,亲身来研究这一卷地图。

    地图之上所显示出来的信息,罗帆早已完全记在心念之中。因此,可以说,这一幅地图表面所显示出来的东西,对罗帆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罗帆在拿出这一卷地图之后,抬手一点那地图,一股玄奇力量猛地涌入那地图之中,猛地一震。那地图便轰然一震,刹那间便有无数符号在其上面现形,刹那间,整件法器便轰然崩溃。化为密密麻麻的,数量近乎无穷的玄异符号出来。

    这些玄异的符号分成一层又一层,组成了一个立体的,形状看起来近乎圆球形状的巨大图案。那正是这地图本身所包含的一重重禁制被罗帆直接抓取出来♀圆球形状的图案层数不是其他,正是七十二重。

    随手一拂,这七十二重禁制刹那间便被罗帆拂到一边,一凝。化为一个无比复杂,有着人头大小,上面光华闪耀的奇异球体。

    那正是那些禁制组合在一处的产物。

    若是正常来说,这些禁制便是这法器的全部,禁制被拂开,这件法器应该再无任何物质残留,留在原地的只是一片虚无罢了——那法器的材料早已融合于禁制之中,成为禁制的一部分。因此却是不会有材料残留。

    但,此时此刻,那地图失去了那七十二重禁制之后。残留的却非是一片虚无,而是有着某种玄之又玄的存在残留在那里。

    那存在,乃是一点若有若无的光点♀光点无质无色,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但却实实在在的存在于那里,别说罗帆,哪怕是此时已经疲倦欲死的八元也能轻松的看到它的存在。

    “终于抓住伱了。”罗帆一看那光点,一笑,道了一声。那光点,自然不可能是其他。而便是那一股引起他注意的气息来源之处了。

    抬手一招,那一点光点微微一震,向着他渐渐的飘过来。

    便在那光点即将落入他手中的瞬间,一股强烈的震荡忽然从那光点之中传出,接着,那光点猛然扩大千百倍。从原本只有一小点猛然涨大到一个数丈直径的球体。

    接着,那被罗帆拂在一边的那七十二重禁制猛地一震,受到一股牵引力牵引着,猛然崩溃划开,如同一道长流一般,直冲向那一个无质无色的球体,直接冲入那球体之中。

    随着这些禁制的冲入,那球体微微扭曲,不断的变化,不断压缩,最终化为一面一丈长的三角竖旗,在黑色的旗面上,一个血淋淋的,大大的,属于天元大天地极其远古的时代方才使用的文字——封!

    当这竖旗出现,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从那三角竖旗之中直冲而出,如同飓风一般横扫周围,甚至将地面都刮去了厚厚的一层,让这一处空地如同下沉了数尺。

    幸好罗帆之前已经布下了那阵势将这内部产生的一切气息阻挡,否则这气息如此这般横扫,怕是会让整个永恒森林的一切生灵都能感应到。从而引起许多麻烦出来。

    “居然是一件太乙玄宝,而且按照这天元大天地的区分方法甚至还是六阶法宝。”那竖旗的气息对罗帆自然不可能有什么伤害,但罗帆此时依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哪怕是在天元大天地,哪怕是最差的一阶法宝也绝不是什么大路货色,二阶法宝、三阶法宝比起一阶法宝更是少了十倍百倍,到了五阶六阶法宝,便已经变成了极为难得的,甚至只有大势力方才可能拥有的了。

    但在此时此刻,罗帆忽然在一件七十二重禁制的法器内部发现了一件极其难得,甚至足以让天元大天地那些拥有超越仙境九阶这等强大存在的大势力产生抢夺**的六阶法宝,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罗帆又岂能毫无反应?

    “伱一个小小的七阶仙人居然能发现本尊,实在是出乎本尊意料之外。也罢,既然伱发现了本尊,便算是符合主人的要求,老主人的传承便交给伱罢了。快跪下向本尊三拜九叩吧。”那三角竖旗之中传来一股沧桑古老的声音。

    罗帆听得这声音,眉头便是一皱。

    这三角竖旗之中传出的话语他自然是相当不爽,但让他皱眉的却并非那些话语,而是这三角竖旗之中能够传出话语这一事实。

    “这天元大天地的大道与洪荒天地不同,法宝根本不可能产生完整的灵识,不可能生成能完整思考的宝灵,这件法宝虽说是太乙玄宝,却也不可能例外,怎么会有这等完整的灵识出现?莫非只是那法宝的主人留下的一点灵识?”罗帆如此想着,随手一抓,身体之中的浩瀚力量一震,瞬间锁定时空,借助时空的无穷威能直接将那三角竖旗瞬间制住。

    之后,随手轻招,那三角竖旗便缓缓飘落到他的手中。

    在这过程之中,那三角竖旗剧烈的挣扎着,其中一波又一波的强大力量疯狂的向着外面冲击而来,疯狂的抵抗着周围时空的强大锁定能力。

    “伱这是欺师灭祖!快放开本尊,本尊可饶伱这一次!”在那挣扎的过程之中,这三角竖旗之中还不断的传出这等声音出来,只是其中已经有着许多惊惶之意味。(未完待续。。

    (decodeuricomponent(%b8%fc%b6%e0%ba%c3%bf%b4%b5%c4%d0%a1%cb%b5%a3%actxt%cf%c2%d4%d8%7e%c7%eb%c9%cf%7e%ce%e5%ce%b6%ce%c4%d1%a7%7e+%7ehttp%3a%2f%);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