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 强炼

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 强炼

    罗帆哪里会去管这竖旗说什么。那竖旗本身虽有着六阶法宝的无上威能,甚至能够某一天元大天地的大势力也趋之若鹜,想要将之夺取,但此处毕竟早已是被他布下阵势,罗帆本身的神通威能又是超过一般七阶仙人。故而,哪怕这竖旗再怎么挣扎,却也不能挣脱罗帆的掌握,虽是惊慌不堪,但却只能发出一些声音,而不能真正的脱离他的掌握。

    那三角竖旗一入手,罗帆便不由得赞叹出来。

    这三角竖旗使用的依然是禁制祭炼法所祭炼出来的,只不过其所使用的禁制并之前那一卷地图所使用的禁制罢了。

    “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见到了使用这种禁制祭炼而成的法宝,实在是难得。”罗帆不由得感慨起来。

    在洪荒天地,经他手祭炼出来的,使用禁制祭炼法祭炼而成的法宝便有着数件,其他门下弟子祭炼的法宝更是有着不少,在那里,他对于用这种方法祭炼出来的法宝并不会有太多的感觉,顶多也便只是觉得这法宝颇为玄妙罢了。

    但他此时所在的位置乃是在天元大天地之中,是在一处规则、法则乃至大道都与洪荒天地完全不同的天地。

    在这里,禁制炼器之法,根本就不是洪荒天地之间那种主流炼器之法,而只是一种偏门的炼器法门罢了,甚至便是这种方法祭炼出来的法器也没有完整的宝灵,不可能生出完整的灵识出来。

    在这种地方,禁制炼器之法炼成的法宝,自然是极其难得的。而此时此刻,摆在罗帆手中的便是这样一件法宝,甚至这件法宝还拥有着看似完整的宝灵,这让罗帆怎能不惊讶,怎能不生出一种物是人非的感慨呢?

    “快放了本尊!伱现在已经是欺师灭祖了,若是就此放了本尊。再磕头认错,本尊还能赦伱无罪,若不然,待本尊发威。伱这无数年的道行就要化为流水了,伱可得考虑清楚!”那三角竖旗虽难掩惶恐,但却依然如此说着。

    罗帆对他的话语自然是毫不在意,随手一震,便有一股力量直接打入那法宝之中,不断的往里侵入,却是懒得与他交流。直接便开始祭炼这法宝起来了。

    在一旁的八元之前被三角竖旗发出的气息一冲,便已是几乎无法承受,整个人直接趴在地上了,此时那三角竖旗疯狂挣扎,极力的大吼着,那一股气息虽没有变得更加强大,反而是内敛至并不外泄,但却变得更加的凝练。那扩散范围自然是减小了许多,所引起的环境变化也减弱了许多,但对于周围生灵的压力却变得更加的巨大。而八元,显然便是在这“周围”所包含的范围之内。

    因此,在此时,八元却是显得更加的狼狈,整个人几乎萎靡在地,神色痛苦,整个身体几乎连颤抖都无法做到了。

    只是,虽是如此狼狈,但他却没有完全失去对外界的感知,对于那三角竖旗的出现。对于那三角竖旗所说的话语,对于罗帆的行为动作,他都是完全看在眼中。

    而这些,让他几乎如在梦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不敢相信那三角竖旗真的是在说话。不敢相信那三角竖旗那般强大的气息居然被罗帆如同无物一般随意揉捏。

    八元乃是正统的天元大天地的生灵,他对于修行,对于法器,对于法宝,乃至对于外界天地的一切认知,都是与这天元大天地的正统没有什么区别的。

    因此,法宝,对他来说,便只是一件有着更多灵性,威能也比法器强大至少千百倍的器物而已。他根本便没想过法宝能够与生灵自如的交流。

    这种情况对他来说,已经是颠覆了他的所有观念,让他感觉自己以往所认为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种种规则,种种道理似乎如同放屁一般。

    这种感觉当然是极其不好受了,他的眼中自然而然的放射出惊骇欲绝的迷幻光芒。

    “法宝怎么可能有智慧?”八元的心神意念之间有着这样一个念头。

    创造生灵,对于此时的他来说,依然是一件不可思议,无法想象的大神通,而祭炼法宝,对他而言却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除了要耗费大量时光之外。

    对他来说,若是法宝能够拥有智慧,那与真正的生灵又有什么区别?若是找到这种办法,那岂不是一阶仙人便能也拥有创造生灵的大神通?!

    这些的念头如同跗骨之龃一般,在他那一个念头闪过之后便纷至沓来,纠缠着他的心神,让他根本无法将之剔除出去。

    此时的罗帆自然不会去管八元如何,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自己手中的那一件三角竖旗模样的法宝之中去了。

    这一件法宝使用的乃是禁制炼器法所祭炼而成的,而禁制炼器法祭炼出来的法宝,在这天元大天地之间又是如此的少见,若是这天元大天地的生灵,哪怕是再强,遇见这三角竖旗,除非是能够有着大量时间来研究,来实验,不然却是绝对无法在这法宝的宝灵不愿意的情况下强行祭炼这一件法宝的。

    但罗帆却不同。罗帆所在的洪荒天地之中,禁制炼器法乃是最正统的主流炼器法门,而他甚至也凭借这一法门创出了数以万计的禁制祭炼之法,更从无到有的祭炼出了数件法宝,让几名门下弟子也学会了禁制炼器之法。

    以他对禁制炼器之法如此之了解,这一件法宝若是用其它方式祭炼而成,他说不定还拿他没有什么办法,但是用禁制炼器法祭炼而成,那对他来说简直便是直接为了送给他而送到他的面前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却是轻轻松松的便侵入了这件法宝的内部,开始从外往里的不断在这件将法宝之中原本存在的烙印剔除,将自己的烙印留下,让这件法宝的所有权渐渐从原来主人之处转移到自己的手中。

    那三角竖旗原本虽是惶恐,却依然有着一些底气留存,故而才能够在那等不利的情况下依然说出那般话语。

    但此时此刻,在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抵御罗帆那浩瀚的力量之时,他忽然发现自己之前凭借的底气是多么的不靠谱。忽然感到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绝望猛然出现。

    一时间,惊慌莫名的大叫道:“快住手,快住手!伱不愿向本尊跪拜便不要跪拜好了,根本不用祭炼本尊啊!若是失去了主人的烙印。伱根本就没有办法前往主人的传承之地接受传承啊!”

    罗帆对于这话语听而不闻,丝毫都不放在心上。什么传承,什么传承之地,什么老主人,这对他来说都如同耳旁风一般,根本无法在他的心神滞留一时半刻。

    对他来说,除非是圣人的传承。否则哪怕是超越仙境九阶的存在留下的传承,都不如他自己研究,自己体悟出来的道理来得适合自己,他哪里可能会因为这什么传承而委屈自己。

    因此,他对这法宝的祭炼没有因为那法宝的话语而减慢半分,同时也没有因为受到刺激而加快一丝一毫,而是依然不紧不慢的,如水银泻地一般不断的深入那法宝的核心之处。不断的将那法宝之中残留的烙印驱除。

    作为一件法宝,其构造已经与法器完全不同了。

    其虽也是由重重禁制构筑而成,但这些禁制在其成就法宝之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单单所有禁制都已经融合化一,变成再不可分割的整体,便是这些禁制本身都因为某种不可思议的规则而产生了言语无法形容的微妙改变。

    这种微妙改变乃是在天地规则的影响下所自然出现的,除非神通威能强大到罗帆无法想象的圣人级别,否则根本便不可能控制那些变化,只能任凭那变化随机的出现。

    这些微妙难言的变化交织在一处,便让这些禁制组成的法宝核心产生了不可思议的灵识,产生了智慧。

    而正因为这种微妙的变化乃是天地规则影响下随机出现的,因此这种灵识,这种智慧。却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也就是说,哪怕是重复同样的步骤,用同样的材料,用同样的禁制来祭炼,耗费同样多的心血,同样多的精力来祭炼。最终所成就的智慧、所产生的灵识,也绝不可能再与这一道灵识,这一股智慧相同。

    那彼此之间的区别,便仿佛天地间任意两名生灵之间的区别。

    那禁制虽说已经发生了那般巨大的变化,甚至已经看不出其原来的禁制痕迹了,但那毕竟是由种种禁制演变而成的,对于禁制炼器法极其熟悉的存在来说,比如罗帆来说,想要找到其间隙,找到入手之处,却并不是什么难事。

    特别是这一件法宝因为禁制炼器法在这天元大天地并非主流,故而没有发展得太过精深,因此无论是禁制还是祭炼方法,都没有做到尽善尽美,无法将这件法宝所可能拥有的威能完全发挥出来。

    正因如此,那原本无比玄妙,蕴含无穷秘密的法宝核心在罗帆眼中看来,便如同筛子一般,几乎处处是漏洞,他甚至不需要怎么思索,便能轻松的将自己的力量打入那法宝的核心,也就是那宝灵之中去了。

    对罗帆来说是如此轻松。但他此时的动作对那三角竖旗来说,便好似是自己僵直的躺在那里,任凭他人将手不断的从自己身躯各处钻入自己的身体内部,并在其中不断的摸索,不断的刮去一些东西,留下另一些东西一般。

    那感觉,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恶劣了。

    如此一来,刚开始那宝灵还可以用无数利益来诱惑罗帆,希望让罗帆知晓不祭炼它可以获得更多的利益,更大的好处。

    但越到后来,在渐渐发现这些利益无法让罗帆真正动心,无法让他放弃,他终于完全绝望了,开始苦苦哀求,求罗帆放他自由,甚至因此而许下了无数的条件,那些条件加起来其实也与被罗帆祭炼之后的效果差不多,同样是能够让罗帆完美的运用这件法宝,同样是让罗帆在事实上成为这件法宝的主人。

    只是,对此罗帆却没有任何停止的打算。不断的祭炼,不断的将自己的烙印越来越多的取代那法宝原主人所残留的烙印。

    那法宝原主人的烙印虽与这法宝的宝灵融合度极高,几乎与那宝灵的禁制完全结合在一处,近乎不可分割。但其强度却也并不算强大。便是比起此时罗帆所能留下的烙印也要弱小上数十倍之多。

    这种情况,表明了这法宝的主人在炼制这一件法宝的时刻,其神通威能顶多也只是七阶仙境罢了,甚至比起此时的罗帆都要弱小上数十倍之多。

    这当然并不代表那法宝的原主人此时也是这般弱小,但却表明这一件法宝至少是这法宝的原主人并不十分重视的。

    否则在自身的道行境界提升之后,必定会重新在这法宝内部烙下自己的烙印,那烙印也便不会如此弱小了。

    那法宝从愤怒、惶恐到绝望。最终在一切手段无果之后,只能沉寂下来,麻木的等待罗帆完全祭炼了。

    而随着其沉寂下来,那法宝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完全内敛,那种覆压周围天地,让八元只能趴在地上无法起来的气息,自然也完全消失无踪,让八元终于能够站起身来。小心的在一旁恢复自己的力量与心神,同时观看着罗帆的动作。

    那三角竖旗的话语,他自然也是听在耳中。对于三角竖旗的话语。他却是极为心动,也是极为认同的。在他看来,罗帆不管不顾的将那三角竖旗炼化,在那三角竖旗之中烙下自己的烙印,将其原本主人的烙印驱除,这乃是一件近乎暴殄天物的做法。

    若是换了他来,他觉得自己怕是根本无法支持到现在,绝对是在那三角竖旗第一次态度软化,说什么不用他叩拜,便传承自己它老主人传承的时候便已经放弃了继续炼化的过程。

    而也正是因为认识到自己与罗帆的不同。他忽然隐隐间感觉到这或许便是自己比主人所差之处。

    或许正是因为自己的这种心态,方才让自己无法真正成为一个强者,让自己无法真正的如同外域生灵一般用极短的时间便修成高深的道行,强大的神通。

    不过,那也只是隐隐的感觉罢了。若是只是一看到罗帆的做法与他的不同他便能够明悟本质,从而改变自己。那他也就不会直到此时依然只是这般三阶仙人了,更不需要去寻找自己的弱点了……

    虽说有了经验,但这法宝毕竟是六阶法宝,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甚至近乎七阶,在这种情况下,罗帆即便对禁制炼器法无比熟悉,这法宝的禁制与手法在他眼中看起来更是粗陋不堪,但他还是足足耗费了接近一日时光,方才勉强的将那法宝原来主人的烙印完全驱除,在那法宝的全部禁制之中烙下自己的烙印。

    随着最后一个烙印成功烙下,他之前烙下的所有烙印猛地一震,刹那间全部亮起,猛然串在一处,形成了一个完整整体。而那法宝此时已是无法控制自己,周身烙印瞬间崩溃化为一个个玄奇莫名的符号,瞬间与那烙印完全融合,那烙印与法宝的禁制瞬间再无法与那法宝的禁制分割开来。

    待得到了此时,那三角竖旗终于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哀嚎,瞬间散发出一股绝望的气息,整面竖旗好似成为一件死物一般,再难看出任何特殊之处。

    罗帆随手一指,这竖旗便往上飘起,在虚空一震,瞬间化为遮天蔽日的一面黑幕,直接将他之前布下阵势内部的空间完全裹住。

    这阵势内部的空间因之而瞬间变成一片黑暗,甚至便是其中的一切元气,都好似被一股无法形容的强大规则所掌控,能够被罗帆随心所欲的控制,让除了罗帆之外的一切生灵都在无法触碰那元气一丝一毫,更无法将之吸收,应用。

    接着,有着一个大大的封字凭空闪现。

    这个封字的结构及其玄奇,乃是一个立体的形态,充斥天地,将这黑幕所笼罩范围之内的一切虚空都完全充满。随着这个封字出现,整个黑幕笼罩的范围,也就是罗帆那无形阵势所覆盖的范围之内,一起规则、法则甚至是那大道,都生出了奇妙的改变,这种改变封锁了一切,排斥了一切,让任何被包拢在这范围之内的,除了法宝主人之外的一切物质,一切生灵,一切能量,都完全失去自主能力,只能任凭这法宝的主人随意宰割。

    “相当不错的一件法宝。”罗帆一笑,随手一招,周围封字退隐,黑幕崩解消失,重新化为那三角竖旗,往下一沉,便落到了罗帆的手中了,好似死物凡物一般,静静的躺在那,看不出任何超凡之处。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