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一章 封灵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一章 封灵

    这件法宝的功用,正如其旗面上所镌刻的那个字一般,便是封印,封印元气、封印虚空、封印规则、封印法则,封印被其笼罩的一切。

    当然,作为一件六阶法宝,其所能笼罩的最大范围自然不可能只是罗帆之前所做的那般,只是在方圆数十丈范围罢了。事实上,这一件法宝若是将所有威能激发,哪怕是在这永恒森林,在那天元大天地之间,其威能也能笼罩方圆数百万里。

    若是放在一个比不得天元大天地的所在,比如洪荒天地,这个范围至少能够增大百倍。而若是放在更差一筹的大千世界,那说不定整个大千世界都会直接被包裹住。

    当然,其威能笼罩的范围越是广大,那绝对的封印能力自然也会越差。

    比如罗帆之前那般将那法宝的笼罩范围限制在方圆数十丈范围,那么这法宝的威能至少也能够将同样是六阶的仙人完全封印,便是七阶仙人,也能够受到巨大影响,实力被限制上数成以上。

    但若是将范围扩大到数百万里方圆,那威能顶多也只能将三四阶仙境的存在限制住,甚至对于五阶以上的存在都只能限制其实力了。

    而之前这法宝所笼罩的范围只是在方圆数十丈,却是完全是因为罗帆的限制。

    毕竟,罗帆方才只是实验一番这法宝的威能罢了,却并非要用这件法宝达成什么其他目标,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没有必要将法宝的威能激发到极限,让法宝将这整个底盘完全笼罩住了。

    抬手一指,那法宝的记忆,意念,便直接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不断闪过。

    瞬息间,罗帆便将那法宝的所有记忆,或者说是镌刻在法宝之中的一切信息完全照彻。只是一刹那,便已是明白了这一件法宝的来源,这一件法宝的虚实。

    不由得一笑,道:“原来伱已然只是一卷地图罢了。居然还自称为尊,而且还敢说出要我向伱叩拜的话语。”

    “哼。伱这野蛮人,本尊记忆之中有着传承之地的地图,便是老主人挑选传承者的代言,伱向本尊叩拜又有什么说不过去的?”那三角竖旗勉强争辩了一句。

    “呵呵。伱什么都不知晓,又怎知伱记忆之中的所在便是那传承之地?”罗帆一笑,道。

    此时此刻。通过之前对这法宝的记忆进行感知,他早已知晓这三角竖旗虽是一件颇为难得的法宝,但对于其老主人所知却是几乎没有,在他的记忆之中甚至没有那老主人的具体模样,只能感知到其浩瀚的意志,甚至都不知道那老主人是男是女,更不知道那老主人此时到了何处。

    他的记忆之中,唯一有些价值的东西。便是那老主人留下来的一副地图。

    那地图,也是那太古遗迹的地图。

    只是,那地图比起那表面的地图要大上十倍以上。而且在这一副地图极深之处的一处位置。有着一点特殊的标记,那便是所谓的传承之地了。

    除了这个之外,罗帆根本便没有再从他的记忆之中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如此一来他哪里还不知道之前那法宝只是虚言哄骗自己,若非自己完全不管那法宝说什么将之强行祭炼,让那法宝的记忆无法有丝毫遮掩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说不定真的会被他骗得团团转还以为自己得了天大的好处呢。

    那三角竖旗还待争辩,罗帆已是再懒得管他。

    开始细细的分析着那法宝有关其炼成时的种种记忆——这些记忆倒是还存在着,只是没有了出手之人的记忆罢了。

    随着他对那法宝炼制之时记忆的分析推演,他却是渐渐明白了为何在这天元大天地之间居然会出现这般有着相对完整的宝灵的法宝了。

    之所以如此。原因非是其他,而是因为这件法宝并非在天元大天地祭炼成型,而是在这与天元大天地相对**,其中规则、法则乃至大道都与天元大天地有着一些微妙区别的所在,永恒森林之中。

    永恒森林,乃是因为无穷古木因为存在的岁月太过长久。在吞吐天元大天地的元气过程中渐渐扭曲天元大天地的规则、法则乃至大道所形成的一处所在。因为规则、法则与大道都与天元大天地有着种种微妙的区别,故而这永恒森林相对于天元大天地便是相对**的。

    而这些被扭曲的规则、法则、大道,因为乃是那些古木吞吐元气无穷岁月所自然形成的扭曲,故而却是偏向于古木,对于植物,对于树木的成长,修行有着天元大天地所没有的益处。

    这种益处,使得在永恒森林之中的植物比起外界更容易的获得灵识,更容易开启智慧,更容易的成长壮大。

    这种变化,对于植物来说是如此的难得,如此的有用,放在修行器物之上,却也有着相同的意义。法宝,在某种角度上来说,也可以看做是一种植物,也能够成长,也能够吞吐外界的元气,也能够转化元气,也有着灵性。

    因此,这永恒森林之中对植物有着大量好处的规则、法则乃至扭曲了的大道,自然也着法宝有着大量好处。

    此时在罗帆手中的这一件法宝,便是在这种规则、法则以及大道的变化之下方才将灵性成长为灵识,从而从典型的天元大天地的法宝变成了类似洪荒天地法宝的模样,拥有了这天元大天地之中本不当存在的宝灵。

    只是,这种宝灵毕竟只是因为永恒森林的规则、法则以及大道所催生的,相对于整个天元大天地那稳固的规则、法则来说,其存在形式还是太过弱小了。在这永恒森林之中,它能够保持着宝灵存在,甚至能够通过被祭炼而不断的成长,但一旦它离开了这永恒森林,出现在外界,直接暴漏于天元大天地的规则、法则笼罩之下,这宝灵便会渐渐的被规则、法则所侵蚀,那灵识将渐渐退化。最终重新化为灵性,重新变化成为那天元大天地典型的法宝模样。

    “怪不得在外界没有听说拥有宝灵的法宝存在。”罗帆一叹,心中原本存在的热情却是瞬间消失了。

    之前,他看到这法宝拥有宝灵之时。心中隐隐间便有着一种冲动,一种找出这法宝存在宝灵的秘密,寻找在这天元大天地之中祭炼出拥有宝灵的法宝的方法出来,甚至若是有可能的话,通过对这种方法的感悟找出洪荒天地的无上大道与这天元大天地大道的契合点,让自己的道行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追上自己的本体。

    正因这种想法,他方才会如此不顾一切的强炼这法宝。若是平常,他即便不会听那法宝说什么,也不会显得如此急躁的。

    只是此时,发现了这法宝只是因为这永恒森林的规则、法则的变化而产生的,只能局限于这永恒森林之中方才可能存在,他原本的想法自然便化为泡影了,哪里还可能存在什么热情?

    至于他那句话的意思,也并不难理解。

    圣人的神通手段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境地。只要这天地间存在的变化,圣人都能模拟出来。也就是说,这法宝在某种条件下能够产生宝灵。那圣人便必定能够让法宝生出宝灵。但若是这法宝生出的宝灵在天地间并不能长久存在,只能随着时光的推移而不断的消减,最终必定会退化成为灵性,那对圣人来说自然便没有任何意义,圣人当然便不会将时间精力放在这上面。这天地间从没有听说过这宝灵的存在,哪里还有什么可奇怪的。

    罗帆叹息之中,随手一指,便有着无数玄之又玄,繁复难言的符号被他打入那三角竖旗之中。

    那三角竖旗在这些符号进入之后便缓缓飘起,在虚空之中不断的闪烁着玄奇的黑色光芒。这光芒吞吐震颤。好似心跳一般不断的持续着,显现出其内部正在产生着种种难言的变化。

    而在这时,那法宝的宝灵发出了声声舒爽的呻吟声,那声音是如此的**,让人简直怀疑他在经历着什么美妙至极的事情。

    “好舒服……这种感觉……怎会如此美妙……”那宝灵呻吟着,赞叹着。恍惚之间,他对被罗帆强行祭炼的屈辱感却是消失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若是能够以一直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被这样的主人祭炼也不错的想法。

    从罗帆手中发出的那玄妙符号足足有着数十亿之多,好似一条河流一般,疯狂的涌入那三角竖旗之中,那三角竖旗的变化时时刻刻的持续着,那宝灵的**呻吟声也在不断的回荡着。

    过得数刻钟。

    罗帆终于将最后一个符号打入其中。瞬间,那宝灵忽然惨叫起来,那一件法宝更是轰然崩溃,直接化为无数繁复至极,更完全勾连在一起,组成一个完美整体,隐隐间能够吞吐规则、法则乃至大道。

    这过程持续了数个呼吸。

    数个呼吸过后,所有的符号重新凝聚,重新化为一面三角竖旗,只是这三角竖旗看起来比起之前足足小了十倍,几乎便如同一面玩具旗帜一般飘荡在罗帆的面前。

    只是,虽是缩小了十倍之多,但其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比起之前更强大了百倍之多,一股难以形容的压抑从那旗帜上扩散出来,周围的虚空似乎因为这旗帜的存在而被完全锁住了一般。

    “此时不出,更待何时?”罗帆轻喝一声。那旗帜随着他的轻喝猛地一震,接着瞬间一转,化为一个五六岁的童子模样落到地上。

    这童子落到地上之后,眼睛眨了几眨,终于明白了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摸摸身上,看看身体,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本尊有身体了,本尊终于有了一副先天道体了!哈哈哈……”

    这童子,赫然便是那三角竖旗的宝灵。

    罗帆看着这法宝的宝灵在那里癫狂的笑着,脸上神色却是十分的淡然,静静的等待着这宝灵笑完。

    那宝灵笑了足足一刻钟之久,罗帆便站在那里静静的等了他一刻钟之久。

    而在这过程之中,八元早已站起身来,瞪大双眼,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满是如在梦中的神色。

    之前那法宝有着智慧,有着灵识。这已经是让他感到难以置信,让他几乎怀疑自己看到底是不是幻景了,此时此刻忽然间见得那法宝化为一个童子模样的生灵,这更是让他感到难以置信。甚至突破了他的接受范围,让他一时间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只能呆呆的看着了。

    待得一刻钟过后,那宝灵终于完全将自己的兴奋发泄出来,也完全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面上露出微微挣扎之色,最终还是一咬牙。向着罗帆跪倒,道:“封灵参见主人,多谢主人成全。”

    那三角竖旗有着一个名字,叫做封灵旗,专封一切有灵众生。其宝灵按照洪荒天地的规矩便是封灵童子,只是此处毕竟不是洪荒天地,而是天元大天地,洪荒天地的规矩却没有延伸到这里。因此这封灵童子却只是自称封灵罢了。

    罗帆见得那童子的表现,终于现出了笑容,道:“起来吧。算伱聪明,知道什么时候该屈服,什么时候不该屈服。若是伱现在还不服,我便不可能再留伱了。”

    对于那法宝自称封灵还是封灵童子,罗帆自然不会在意,反正也只是一个称呼罢了,他也不强求洪荒天地的规矩能够蔓延到这里。

    那封灵听得罗帆之言,不由得一阵后怕。

    一切有灵众生,哪怕是法宝的宝灵,对消亡的恐惧。都必定是极其巨大的。甚至有些将这种恐惧凌驾于生命所遭遇的其他一切恐惧之上。封灵虽没有说将这种恐惧凌驾于其所遭遇的其他一切恐惧之上,但对于自身消亡却也是向当惧怕,更不会视死如归。

    而此时此刻他已经被罗帆完全炼化,只要罗帆的一个念头,他便会直接崩解化为无形。若是真如罗帆所说,自己一个不识相。那等待他的命运必定便是如同罗帆所言的一般,直接被他抹去。

    这让他怎能不后怕,怎能不庆幸自己方才一念间的选择?

    “多谢主人不杀之恩。”到了此时此刻,这封灵终于完全认清了自己的位置,认清了此时的形势,真正的完全顺服了。他说着,向罗帆一拜,再站了起来。

    “休息够了,便出发吧。”罗帆也不看他,对八元道。

    八元过得好一会,方才反应过来罗帆再对他说话,身躯一颤,回过神来,连忙不住点头,道:“是。”

    虽说,他感觉自己依然没有恢复巅峰,若是再休息一段时间将会更好,但经过之前那种种,他对于罗帆早已是完全不敢生出任何一丝丝违逆的念头,自然是连连答应了。

    罗帆自然看出八元的状态,但这也是八元自己找的,若是他在之前强记自己与喙椁交谈的话语之时能够有些节制,此时哪里还会有着这样的情况出现。再退一步,自己之前在收服那封灵旗的时候,他若是能够静心调理自身,此时也绝不会依然如此狼狈。

    而这些,八元都没有做到,罗帆自然不会浪费时间去等他?

    随手将周围的无形阵势一收,罗帆便带着八元与封灵加快速度向着那太古遗迹去了。

    封灵乃是太古遗迹地图的承载法器,对于任何前往太古遗迹的道路自然都是清楚无比,因此,一路上他却是不断的提着自己的意见,绕开了一个又一个可能会引起麻烦的地盘,以虽然曲折,但却不会造成什么大麻烦,引起什么势力敌对的路线前往那太古遗迹的所在之处。

    以这般方式行走,速度自然不可能太快。

    罗帆带着八元与封灵却是足足三日之后,方才到达那太古遗迹所在的位置。

    ……

    三日之后,罗帆终于跨过了七八千万里的距离,来到了那一处被数个地盘环绕着的太古遗迹所在。

    见得这太古遗迹的瞬间,罗帆便忍不住赞叹起来。虽是通过那地图上的标示他对这太古遗迹的状态已是有了大概的认知,但亲眼看到这太古遗迹,他才发现看地图与看实物有着完全不同的感觉。

    这太古遗迹所在之处是一片方圆数十里的建筑群废墟。

    而这建筑群废墟,却是罗帆自从进入这永恒森林以来,第一次看到人工建筑的痕迹。虽说已经是废墟,但便是这废墟范围之内的数十里方圆,也依然没有任何之物存在,便好似这废墟便是植物的禁地一般。

    这种情况,在天元大天地之间,在外界,自然是没什么特别的,几乎绝大多数人工建筑物都是如此。

    但,这些出现在这永恒森林之中,出现在这因为存在时光太过长久,而将规则、法则乃至大道扭曲,从而变得与天元大天地相对**的永恒森林之中,便是相当惊人了。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