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血木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血木

    在这永恒森林之中出现一片之物所不能靠近的区域,便好似在外界大海之中忽然有一块区域完全没有海水,直接便空着凹陷下去一般不可思议。

    毕竟,大海之中海水便是绝对的主角,而这永恒森林之中,植物便是绝对的主角,两者的关系并没有本质的不同。

    这遗迹在地面上的面积止有数十里方圆罢了,这点面积,相对于整个永恒森林来说几乎连一小点都算不上,罗帆几乎一言扫过,便将整个遗迹的景象完全看了个清清楚楚。

    这太古遗迹的模样和那地图之上所展示出来的模样并没有太多的区别,便是连最细小,被风一吹便能吹走的沙土,也没有多少不同。

    而那地图,存在的时光可以肯定绝不是一年两年之间,而必定是以千年万年来计算的时光。由此便可看出这太古遗迹果真是相当不凡了——若是没有超凡的力量存在于此处来覆压一切,哪里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在这遗迹周围,并非如同其他地方一般只是草木,刚好相反,在此处除了草木之外,还有着不知多少生灵的气息存在着。

    这些生灵绝大多数都是隐藏着,有些是在另一处开辟出来的阵势之中,有些便直接大大咧咧的驻扎在这遗迹周围。

    便在此时,距离罗帆所在之处数千丈之外的某处空地之上,便有着一个与周围融合得极好的营地存在着,而在那营地之中此时有着许多生灵正懒散的活动着。

    这些生灵绝大多数都是先天道体的模样,但也有一些是其他异兽的模样,甚至还有着几名看起来乃是树人一般,高有数丈,身上气息隐隐,静立着便好似一颗普通的大树一般。

    除了这个营地之外,在其他数个方向,也都有着许多生灵聚集的气息存在着。

    这些显然便是那周围势力对于这太古遗迹的重视所派来此处守着的生灵,他们在这里想必便是要防止其他生灵对这太古遗迹做什么。又或者是想要看看到底其他势力从这遗迹之中获得什么好处。

    这些谋算,很是简单,根本不需要什么思考便能明白。

    对于这些。罗帆自然不会太在意。

    那些生灵哪怕最强的也只是三四阶仙境的存在罢了,这种实力在他们各自势力当中已经是相当了不起了。但,这种实力与罗帆之间的差距之大,几乎便是天壤云泥都不足以形容。只要罗帆愿意,他们根本便不可能发现罗帆的存在。因此此时罗帆与八元、封灵虽是站在那里,但一切气息都被罗帆限制散逸不出,这太古遗迹周围众多生灵,却根本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发现罗帆他们的存在。

    罗帆念头微微一动。随手一指,他们三人的身形便隐入虚空之中,完全化为无形,再难以察觉。

    接着,他们便直接踏入那太古遗迹的范围了。

    一触及那地面,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息直冲而上,直接震撼他的心神。这整个永恒森林本来便拥有一股沧桑古老的岁月气息,只是这种气息随着深入这森林内部已经渐渐内敛。虽依然存在。但却再不会对生灵产生作用。

    但此时这太古遗迹的地面,除了这种沧桑古老的岁月气息之外,还蕴含着另外一种气息。

    那是一种威严,一种震慑一切,让一切生灵都要在其面前完全屈服的威严,这种威严强大无匹。甚至让罗帆也感到自己的心神受到微微的震荡。

    那封灵乃是一件法宝的宝灵,虽说种种表现都与真正的生灵没有不同。但毕竟不是生灵。这种威严对其来说却没有多少影响,本身根本便毫无所觉的四处张望着。眼中透出某种追忆的神采。

    而八元却与罗帆与封灵不同了。他没有罗帆那般高深的道行,那般强悍的心智,更在本质上与封灵完全不同,因此,在这威严气息传入体内的瞬间,他便感受到某种无法形容的恐惧,整个身体一软,便直接跪倒在地上了。

    却是根本无法承受那威严的压迫,完全无法掌控自己的身躯了。

    罗帆扫了八元一眼,也不管他,转头看着这太古遗迹,眼中透出了赞叹之色。

    那威严虽说微微震荡他的心神,但他只是念头微微一动,便足以将那威严完全压下,再不受丝毫影响了。

    但他虽能不受影响,但对于眼前这太古遗迹居然能够散发出如此这般的威严,他却是感到颇为玄妙,对这太古遗迹有了更多的兴趣。

    至于八元,别说他并不在意他如何,便是在意,他此时也不会管他的。毕竟这威严只是这太古遗迹随意发散而出的一种发散的威严罢了,这种威严事实上根本没有多少威力。只要习惯了这威严,虽依然会受到压迫,但却不会有多少更大的影响。

    因此,不用他去管,八元很快的便应该能够习惯那威严,从那威严之中回过神来。

    果然,过得一会,八元的神色便恢复了平静,有些惭愧的站起身来,嘟囔了一句:“居然连地面都有这样的威力,这地方不简单啊……”

    他的嘟囔也只有封灵笑嘻嘻的回了一句:“那当然,这可是太古遗迹,存在的时光至少也有数千亿年了呢。”

    说着,罗帆已经带着他们两人来到了那太古遗迹的正中央。

    这一路上,也有着一些生灵趴在这遗迹的某处研究着什么,显然是那周围的势力所派出的,对这遗迹进行研究的生灵。

    只是,这些生灵全心全意的关注那太古遗迹,别说罗帆隐身前进,便是他不曾隐身,他们怕也完全无法发现他们从他身边经过吧。因此,这一路上,他们三人根本没有遭遇到任何异常,平静的便到了那太古遗迹的正中央。

    这太古遗迹地面之上的整体便好似是一个营地,又像是一个村庄,只是这营地,这村庄的建造形式及其久远,及其坚固。而且尽显一种久远古老的气息罢了。

    在这太古遗迹的正中央并不是什么大建筑,而是一个广场。

    这个广场只有数百丈方圆,地面上镌刻着密密麻麻的无数繁复玄奥的线纹、符号。这些线纹、符号哪怕是到了此时。依然是在牵引着周围无穷元气,推动他们开始运转,让那他们组合成为一个极其玄妙的状态,发挥出某种不可思议的威能。

    在这广场的正中央之处。有着两道立柱,在立柱中间有着一个往下倾斜的楼梯,通往深邃幽黑的地底。

    那广场之上无数的符号与线纹,流转之中便是不断的充入这楼梯之中,发挥着种种言语无法描述的作用。

    而在这广场之上除了这些固定的建筑之外。事实上还有着几名生灵存在着。

    这几名生灵都是树人,每一个都有着四阶仙境的道行,他们盘踞在那广场中央的两个立柱周围,静静的站着,便好似几棵大树一般。

    这种情况很显然,他们便是各个势力派来此处守住这进入真正遗迹门户的生灵了。

    罗帆他们三人此时依然是隐身状态,而以他的实力,那几名树人显然是不可能来发现他们的。

    但。即便是如此。八元在感应到那几名树人的气息之后,依然感到心惊胆战。毕竟,这些树人实力最弱的都要比他强上一个级别,一个巨大的,冲下三阶到中三阶的大级别。

    这种存在,几乎一只手便能够将他掐灭。此时便守在旁边,而他们几人要在他们的守护之下穿过那楼梯。这对他而言怎么可能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罗帆不管八元如何,带着他们两人轻松的便穿过了那几名树人的阻挡。来到了那楼梯入口。

    那楼梯深邃幽黑,一级级楼梯不断往下,似乎延伸向无边无际的黑暗,延伸向无法探测,无法想象的深渊之中。只是站在那入口之处,想到要走进去,便会油然生出一种自己正在堕向深渊的感觉。

    罗帆细细打量一番这入口,发现这入口并不是没有任何防御的。

    事实上这入口之处层层叠叠的叠加了数百层封印,这些封印并不十分强大,只要有着三四阶仙境的力量便能轻松的将它们突破。但这些封印却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只要破除某一封印,便自然会有着某种信息通过某种神秘莫测的渠道传递出去,沟通某种远处的存在。

    至于沟通什么存在,那却不用多想便知道,必定是那数个势力的统治者了。

    “居然是连入口都有着这样的防御,看来他们在下面定然是获得了无数好处,甚至几个势力都已经将那些利益分配好了。”罗帆如此想着,也没有停顿,随手一抓,那数百层封印便瞬间被他抓开一个容人进入的空隙。

    而在这过程之中,那封印没有产生任何一丝丝的异状,别说光影,便是波动都不曾出现。

    这种情况,自然不会引起周围那些树人的注意了。

    至于会否会引起那远处几个势力掌控者的注意,这便得看那些掌控者对于这封印到底有多关注了。若是他们加载在这封印之上的只是一些简单的力量而已,那罗帆的动作自然便能轻松的瞒过他们。但若是他们将自己的意念完全融合进入其中,那哪怕罗帆再小心,虽没有信息传出,但撕开这封印,便好似正在撕扯他们的意念,他们却是必定会有所察觉的。

    对此,哪怕是罗帆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不过,他也并不在意。能够瞒过他们,那少了许多麻烦,自然是好事。但若是无法瞒过,那顶多也只是多一些麻烦罢了,对他所能真正造成的影响事实上却并不甚多,在这种情况下,他哪会太过在意?

    便如同罗帆所预料的一般。

    当数百层封印被他以某种玄妙的方式撕开成一个容人通过的空隙之时,远在数万里,数千里不等的数处玄妙时空之中,有着七八位存在同时心念触动,感觉到了这变化。

    一个全部是水的时空之中,一名化为巨大鱼类在其中遨游的六阶仙境生灵猛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眉头一皱,暗自想到:“有不是我们几大势力之人撕开太古遗迹的封印了。嗯,这手法绝不是六阶仙境所拥有的,算了算了。为了一个遗迹与这样强大的存在争斗却是不值,你想要进去便进去吧。”

    想着,再不去管那变化。继续翻卷海面,干着他之前被打断的事情去了。

    这种类似的思绪在其他几个时空之中发生。

    但,有一个漆黑的时空之中却并非如此。在那漆黑的时空之中,一名如同先天道体。有着万丈高下,盘膝坐在地上,周身还带着树木痕迹的生灵双眉一掀,眼中透出通红的煞气,冷哼一声:“居然敢触碰我们的规矩。哪怕你再强大也要付出代价!”

    这生灵也是六阶生灵,而且是一种古木化形而成的六阶仙境生灵。

    从其本体那般巨大便能看出,他的实力绝对不会是普通的六阶仙境生灵所能比拟的,若是正常来说,他甚至能够挑战普通的七阶仙境生灵。

    这生灵周身带着无穷煞气,更有浓郁的血腥气息不断的透出,浸透整片时空,让整片时空都被包裹在其血腥气息之下。

    这生灵说着。一震。身体站起,双脚交替抬起,整片时空的地面都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赫然是他之前双脚乃是化为根系插入地底之中。

    随着他站起身来,整个时空忽然有着无数嚎叫声响起。

    一股股原本隐蔽于其气息之下气息冲天而起,带着疯狂的,兴奋的嚎叫声冲上了天空。与这存在遥遥相对。

    这存在,便是那太古遗迹周围的某一个势力的统治者。而这一个时空,便是这生灵所开辟出来的。提供给他手下生灵生存的时空。周围那些兴奋嚎叫的气息,显然便是他的手下。

    这生灵,事实上乃是一株血木经历了数亿年岁月之后化形而出的生灵,天生便血腥无比,乃是这永恒森林众多吸食血食成长的树木。他手下的那种多生灵,也大多是拥有同类性质的生灵。

    因此,这个势力,事实上也是最为血腥,最为霸道的势力。若非周围每一个势力背后都有着强大的靠山,他的靠山无法压服对方的靠山,其他几个势力根本不可能在此处与他对峙。

    不过,即便是对峙,他也是占了绝对的上风,其他几个大势力也只是维持了根本利益不曾受损罢了。想要将他压服,那难度之大,却是近乎不可能。

    一番呼啸之后,那血木一震身躯,便快速的缩小,转眼间便缩小成为三丈高下的巨人。

    这般模样虽说依然与常人不同,但比起他之前那万丈高下的模样来说,却是好上了不少。

    “小的们,随老子杀人去!”缩小之后,这血木大吼一声。这吼声在整个时空之中不断回荡。随着这吼声,周围他的众多手下齐齐大吼,现出激荡愤怒无比的心绪。

    那血木哈哈大笑,抬手一撕,那时空便瞬间裂开一道横亘整个时空的巨大裂缝。

    在这裂缝之后,便是那永恒森林的景象。

    接着,那血木便呼啸着带着他那密密麻麻的数千手下直冲而出,脱离这一处所在,进入了永恒森林之中。

    他的那些手下大多数都是先天道体的模样,但却是各种种族都有。其中有着许多还是带着树木的痕迹。

    他们离开那时空之后,气息疯狂爆发处于来,产生了巨大的旋风,从他们所在之处向着四面八方飚射,让周围的众多树木都开始风雨飘摇起来。

    那血木带着众多手下呼啸着便向着太古遗迹的方向快速飚射而去。

    如此声势,其他几个势力又对他十分的关注,哪里可能发现不了。一时间,意念飙飞,一道道愤怒的意念从四面八方轰向那血木。

    “血木王!你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你打算挑起我们几个势力的全面战争吗?!”之前那巨大的鱼类发出了这样一股意念。

    其他几大势力的意念也是与这类似。

    “有生灵破坏我们的规矩踏入遗迹之中,你们不管,自然就是本王来管了!”那血木王发出一股狰狞的意念,轰向那数股意念,直接将那数股意念轰了回去。

    “维护规矩难道需要带着你的全部手下吗?!那存在虽只是七阶仙境的生灵,但却也不可能无敌,你带上几十名手下也就足够让对方有所收敛了。你现在这般做分明是想要借这个机会带着全部手下进入遗迹之中牟取利益,快快住手,不然就战争吧!”那鱼类的意念再度轰了回来。

    同时轰回来的,还有其他数股意念,他们表达的意思也是类似,都是在警告那血木王不要趁势干什么让他们不能容忍的事情。

    “嘿嘿……你们这些懦夫现在已经有勇气动手了吗?老子说是要去维护规矩,你们爱信不信,如果你们想要战争,那就战争吧!反正官司打到上面,老子也有话说!嘿嘿……”那血木王嘿嘿一笑。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