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 探索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 探索

    罗帆此时早已踏入太古遗迹那往下延伸的楼梯之中,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却没有太多的感觉,却也不知晓那血木王正带着大队人马向着这太古遗迹而来。

    这楼梯幽深莫测,那一级级的楼梯向着地底深处而去,光是目测,便似乎有着数十万级之多。如此多的楼梯,能够延伸到多深的地底,可想而知了。

    对于这等环境,罗帆自然没有什么感觉,那八元在习惯了之后,却也不会觉得太过难以接受。那封灵自然更不用多说,他乃是那一件封灵旗的宝灵,而封灵旗本社便是从太古遗迹之中出去的法宝。这里可以说便是他的家园一般,对于这种环境只有一种亲切,只有一种难言的熟悉,自然更不会有其他的感觉了。

    因此,他们三人便是如此自然而然的向着下方走着。

    这楼梯从上面向下望去是一片漆黑,似乎通往无边深渊之中一般,但走上这楼梯,随着不断前进,那种幽深的感觉反而渐渐消退。周围似乎开始渐渐的亮了起来一般。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奇妙,若是一般人或许会觉得真的是周围变亮了,但罗帆却知道,这并不是周围变亮了,而是周围的气息变了。正是周围的气息之中增添了某种类似希望的特质,故而才让这与之前一样幽深的环境给人一种变亮的奇异感觉。

    明白这一点,罗帆对于下方的天地却是更有兴趣了。

    哪怕是以罗帆他们那相对于常人来说乃是超乎想象的极速,也足足花了一刻钟之久,方才走到了楼梯的尽头。

    这尽头之处,并不是一个漆黑密闭的空间,而是一处天地!

    一处宽广程度巨大得超乎想象,似乎有着亿万里方圆的一片广阔天地。

    而这天地之中的规则、法则甚至是大道,相对于永恒森林来说,甚至相对于天元大天地来说。都有着某种奇妙的改变。这种改变极其微妙,根本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但在这种改变之下,任何生灵在踏入这天地的瞬间,便会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力量变得无比活跃。呼吸之间,元气转化为自身力量的效率比外面提高了至少数倍以上。

    很显然,这对于修士而言,乃是一种极其美妙的改变。

    “这……就是地底的遗迹?!”八元被这场景震撼到了,不由得发出了这样的一声惊叹。

    那封灵瞥了他一眼,得意的骂了一句:“土包子,只是这样就震惊得无法说话了。等一下还有更加不可思议的场景等着你呢。”

    罗帆早已看过地图,对于眼前的场景有着一些猜想,因此他的震撼程度却并不如八元一般,只是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赞叹罢了,面色却没有多少变化。

    那从上方延伸下来的楼梯越是接近尽头便越是虚幻,到了真正与这方天地相接触之时,已是整个化为一片虚无,只有隐隐间看得出其存在的痕迹。让进入之人踩踏着从上而下的降落。

    当然,这种从上而下自然并非从这天地的最高天空,而是便在离地数丈高之处罢了。

    而这数丈。也是真正能够看清这底部到底是什么模样的一段距离。在这数丈之上的楼梯,所能看到的却只是下方一片朦朦胧胧的光影,根本无法看清到底是那底部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模样。

    这落地之处,也是一个广场——一个和上方入口之处那广场十分类似,也是镌刻着无数符号线纹,更是在依然闪耀着种种光芒,推动着某种力量凝聚在这楼梯的落脚之处。

    在这落脚之处的两边,也有着两道立柱,而这两道立柱却是比起上面那两道要高上十倍以上,更散发出一股坚定稳固。万劫不磨的气息,便好似正在顶着上方的天空一般。

    这一片天地地形极其复杂,更是有着无数奇异的建筑物存在着,这些建筑物都极其古老,充满了极浓的沧桑气息。

    抬目远眺,整片天地高低起伏。几乎一切在正常天地所能找到的地形在此处都能够找到。

    而那些建筑物却以一种极为奇妙的方式与这些地形相融合,让乍一眼看上去便好似这些建筑乃是这天地自然生成的,乃是亘古以来便存在于这天地之间,是随着这天地被开辟出来而出现的一般。

    隐隐间,更有着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从这些建筑之中散发而出,这种气息有些是充满杀意,有些充满着温暖,有些发出召唤,有些却在排斥一切。

    这种种气息,使得这些建筑不像是死物,反而像是无数奇异的生灵蛰伏在这里,正时刻打算暴起伤人一般。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明显,让任何生灵都无法将之忽略。

    “这些建筑绝大多数都已经失去了作用,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能够发挥点滴的功能,但便是这些他们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便已经是相当的强大了。至少,对于三四阶仙境的存在来说,能够让他们修行获得提升,让他们的力量获得增长的建筑却是比比皆是。”封灵向罗帆介绍道。

    他的记忆虽已经全部被罗帆看过,但这却并不代表罗帆便完全记住他的所有记忆了,像他所说的这些,罗帆便是看过便忘记的记忆。因此,他才有了解说的价值。

    罗帆方自一笑,忽然间心念一动,回头看向那阶梯,笑道:“没想到居然带着这般大队人马追了上来,看来这几大势力之间也是有着不少的矛盾的呢。”

    罗帆的心智是如何惊人?只是微微感应到那从上方追下来的人员数量,便能够瞬间猜出那追击之人的打算了。

    “虽说被当做借口不是很舒服,不过算了,谁叫这里是你们先来呢?”罗帆摇头一叹,带着八元与封灵几步跨出,便离开了这广场,同时带着他们两人重新进入了那种玄妙的隐身状态之中去了。

    之前走着那阶梯之时,罗帆并没有继续维持着那种玄妙的隐身状态,倒并非这种状态需要耗费他多少力量,而是根本没有必要。

    而此时他虽知晓那追击之人只不过是将他当成是一种借口。一种进入这太古遗迹之中的借口,但却也明白,若是自己被他们看到,他们也不会因为自己乃是借口而对自己客气。定然会要与自己纠缠。

    他虽不怕,却不愿如此麻烦。因此便直接隐身离去了。

    便在罗帆与八元封灵离开广场进入隐身状态之时,一股血腥气息从那阶梯之中滚滚而下,瞬间冲出了那阶梯的出口,让整个广场以及其周围数万丈范围的光亮都好似被吸收了一般,转眼间变得阴沉黑暗。侧耳倾听之间,甚至能够听到一股股哀号。怒骂正不断的从中传出。

    接着,那血木王的身形直接从那阶梯之中冲出,仰天发出一声长吼,一股不可一世的气息瞬间向着这遗迹天地扩散而出,冲击着周围的山水草木,卷起了无数尘沙,产生了惊人的视觉效果。

    便在血木王仰天长吼的过程之中,在他身后。有着一名又一名生灵从那阶梯出口之中冲出,排列在血木王身后,同样是长吼着。

    血木王几个命令下去。这数千修士便瞬间分开两队,有着一队被那血木王领着,直接向着这遗迹的某处而去,而另一处却开始在这广场之上布置其种种阵势,布下无数防御,将这广场牢牢守住。

    显然,正在防御着接下来可能从那阶梯之中冲下来的敌人。而看他们那熟练的做法,默契的配合,显然这种事情已经做了不止一次了。

    血木王他们虽是从距离此处颇远之处赶来,但他们至少都是仙境级别的存在。这种存在。若是全速赶路,数万里距离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小意思罢了。

    至于这楼梯,罗帆他们虽说以的是常人觉得是极速的速度,但现对于他们自己来说也只是不紧不慢罢了。这种速度,自然也远比不得血木王与他的手下那丝毫不顾忌一切,全速前进的那种飞遁方式了。

    正是因为如此。方才会出现罗帆方自在这广场上站了没多久,他们便一起赶到的这种情况。

    从血木王出现到其手下分为两队,到其带着一队离去,这整个过程发生的速度极快,快到此时的罗帆依然没有离开多远,依然是在附近轻轻松松的便将这一切看在眼中。

    罗帆此时乃是七阶巅峰,也就是大罗散仙的巅峰。而他所失出的隐身手法,又是通过从洪荒天地之中的隐身法门改换本质所转移过来的,乃是一种与这天元大天地的一切隐身法门都有所不同的法门。

    正是因为如此,哪怕那血木王比起一般六阶仙境的存在要强大许多,但却也完全无法发觉罗帆的隐身法门,更完全不知晓罗帆便是隐身在一旁将他的一切做法看在眼中。

    不过,很显然的,这血木王似乎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似乎也没有什么心思去寻找罗帆。这种情况下,或许罗帆不用隐身法门,他也不一定能够发现他吧。

    “他到底杀了多少生灵,那杀意煞气怎会这般浓郁!”八元在罗帆的隐身法门护佑之下,也没有被那血木王发现,但他却能够感应到那血木王的气息,感应到那血木王所散发出来的惊天煞气与无穷血腥。

    而这,几乎是他这数千万年的生命历程之中所感受到的,最为血腥,杀气最足的一股气息。一时间心生恐惧,几乎无法自己。

    “这是血木王,他乃是一株血木成道,其年岁至少也有数亿之多,他所积累的力量早已足够成就七阶仙境,只是因为杀戮太重,遮掩了灵台,无法明悟七阶之秘,这才维持在六阶层次。若是有朝一日他能明澈灵台,成就七阶也只是水到渠成的。便是我也难以将他封住。”封灵眼中也有着忌惮之色。

    罗帆早已见过封灵的记忆,这些话语封灵刚起了一个开头,他便已经明白他到底是要说什么了。

    不过,这封灵虽说强大,但只要不成大罗,便永远非是他的对手。或许他对于这个天元大天地的一切七阶仙人来说是一种巨大的麻烦,但对从洪荒天地而来,对这所谓的七阶仙境有着更高要求的罗帆来说,却不会给他造成多大的麻烦。或许将他如同蝼蚁一般碾死有些夸张,但想要胜过他,却绝不用出手第二次。

    而这,他自然没有必要向封灵与八元解说。因此。他只是一笑,道:“出发吧。”

    说着,便转身带着他们两人向着这附近一栋看起来还算完好的建筑而去。

    这栋建筑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有些温暖,有些亲切,从这点来猜测,其该是一种较为无害的建筑。这点,封灵之上的地图。无论是表面的还是隐藏在记忆深处的地图,都显示出了这一点。

    不过,这建筑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功用,那地图纸上便没有显示出来的。

    事实上,有关这太古遗迹之中的建筑到底都具有些什么功用,那两幅地图都没有标出任何一个。那地图在标示出的范围之中虽是相当详尽,但却只是标示出这些建筑是否有危险,是否能够顺利经过罢了。

    正是因为如此。罗帆方才有着探索的必要。

    罗帆进入这太古遗迹之中的根本目的乃是看看这封灵的原主人到底是有着什么谋算,但这却并不代表他对这太古遗迹没有丝毫兴趣。恰恰相反,他对这太古遗迹却是相当的重视。极想要从这太古遗迹之中获得一些修行的启示,让自己能够更好的创造自己在这天元大天地的修行法门出来。

    而修行的启示显然不可能凭空得来的,若是不对整个太古遗迹进行探索,如何能够获得这种启示?

    那建筑与一处湖泊融合在一处,整个看起来便好似一座水晶宫一般存在于湖水之中。

    这湖泊有着数万丈方圆,那水晶宫一般的建筑几乎占满了整个湖泊,在上方的光芒照耀之下,点点光华在那上面闪烁着,显得极为迷幻,极为美丽。

    罗帆很快便来到了那湖泊旁边。眼光一扫,这湖泊内外的种种便毫无保留的在他眼前分解开来。瞬间,他便发现了这建筑的构筑方式,明白了如何进出这建筑。

    不过,他并没有马上便进入这建筑之中。

    毕竟这建筑到底是有着什么功用他都还不知道,虽说这建筑散发出来的气息没有多少危险。但那并不代表其中便必然没有危险。

    罗帆细细感应,感知不断的深入这湖泊之中,不断的解析着那建筑。

    过得一会,他脸上现出了笑容,道了声,原来如此。

    接着,抬步轻轻跨出,便带着八元与封灵轻轻松松的便穿过了湖水的阻隔,穿越了这建筑的门户,进入了这建筑之中。

    这建筑看起来乃是一栋水晶宫一般,但其内部的湖水的存在形式却极其怪异,并非以液态存在,也并非气态,更非是固态,而是一种虚无的形式,一种好似与虚空融合在一处,化为类似空间一般的存在。

    这种存在形式让一切生灵踏入这其中,都能够感觉自己是在水中,但无论是否拥有入水无碍的能力,他们都不会感到有任何气滞,更不会有任何不妥。

    微微感觉一下在这奇妙状态的水中的玄异感觉,罗帆长长呼出一口气,暗自想着:“没想到居然能够将水化为这种形态,看来这次进入太古遗迹果然是对的。”

    这种形态的水已是将水的变化演化到了某种极致,而能够将这种状态的水维持不变,留存无数岁月,这栋建筑的威能却也是相当的恐怖。

    事实上,这栋建筑并非法宝,更非法器,而是一种介乎器物与生灵之间的某种玄奇存在。

    这种存在并没有生灵的灵识,更没有生灵的智慧,但却拥有着生灵的种种特性——它有着种种本能存在,能够不断的吸纳外界的种种力量来置换自己体内的种种残渣,从而提升自己的本质。

    而这建筑的功用更是简单,便是洗练。

    洗练呆在其中的一切存在,让他们在杂质不断被消除的同时,渐渐的带上了这种化入空间的水性。这种水性,能够让生灵的体质改换,让生灵对水性的掌握变得更加轻松,更加自如。

    同时,若是修行法门与水性相关的话,更能够变得事半功倍。

    只是,这种洗练速度却是相当的缓慢。按照罗帆的推算,若是这建筑一直是如此状态的话,要让一名普通生灵带上一丝能够感觉到,能够真正对其修行有所影响,让其对水的掌控能够获得提升的话,至少也要十万年以上的时光。

    十万年时光来换取这样一丝水性,这很显然并不是一个理智的选择,也不是一名头脑正常的生灵所能够做出的决定。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哪怕这建筑的功用是如此的难得,却也没有多少修士选择这里来享受洗练的快感……至少,罗帆不曾在这建筑之中找到太多生灵存在过的残留气息。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